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徐水良文集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30大于1000的启示
·转发民联章程并答国内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答国内朋友问:谈理想民主及其它
·高薪养贪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头脑、勇气和教训
2003年,美国
·与宋保卓先生探讨本体论等哲学问题
·宣传人本主义,反对钱本主义和实践本位主义
·在疾病问题上,中共历来撒谎
·行动起来,共赴国难
·六四反思和理论探讨
·答朱子:技术的专制异化问题
·对中共的审判和赦免问题
·关于信仰和执政党问题
·浅议中共对公共财产的侵占及偿还问题
·打击中共地下势力和亲共败类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客串政治,不要孙中山及其它
·不能“以暴易暴”吗?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海外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学术不能搞“民主”
·还是多一点骨气,多一点自尊好!
·9.11,一个悲伤的日子
·教育医疗商业化讨论1:反对医疗教育等领域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商业化”
·教育医疗商业化讨论2:搞教育必须舍得化大钱
·谈“狂妄”和“野心”
·关于两种革命的概念
·对刘建安先生文章的一个按语
·必须高度重视道德问题
·关于台独和统一问题
·谈“国父”
·大陆的检控趣谈
·对党治国先生《土地者,天下之土地》一文的不同意见
·按语简评冼岩《认识中国的方法论──兼答朱学渊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在目前中国的政治反对派中,与任何社会一样,有主张向前进一步的一翼,即主张向自由、民主、开放、发展的一翼;也有主张后退,退回毛泽东思想,退回到“无产阶级全面专政”的一翼。这后一翼,反对社会不公,也有其进步意义,并不完全是反动倒退,也可能只是表面上的反动倒退而是实质上的前进进步要求。这一翼有时被命名为新老“左派”。但“左”、“右”,只是相对的方位概念,并无真正的政治含义,“左”并不一定代表前进、激进、进步,如前所述,在这里恰恰是代表向后倒退。退回毛泽东时代,不过本文不来谈这一翼,而来谈政治反对派的另一翼,即主张否定中共过去,主张向前进步,主张自由、民主、开放、发展的一翼,这一翼被“左派”们称为“右派”。
   
   就这一翼说来,大致有以下五个层次:
   1,非理性激进主义,


   2,理性激进主义,
   3,反共缓进主义,
   4,亲共缓进主义,
   5,投降主义。
   
   非理性激进主义的典型思想,就是“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或者简化概括为“一反到底”。这是毛泽东式的流氓无产阶级极端思想。是一种全面否定现社会和现存一切的破坏主义思想,缺乏建设性。虽然它的危害,目前还不明显,但对中国的未来,却有很大的危险的破坏主义作用,因此,我们不能采取这种非理性激进主义,但是,在目前状况下,理性激进主义必须与非理性激进主义结盟。只有当它的非理性破坏因素产生危害的时候才加以适当的批评。我们希望目前持非理性激进主义的朋友们向理性激进主义转化。
   
   那么,我们为什么以不采取后面三种主义,即反共缓进主义,亲共缓进主义和投降主义呢?投降主义是投靠中共,我们当然不会采取。我们也不亲共,当然也不采取亲共缓进主义。
   
   这种亲共缓进主义,表面上与中共不同,也表现为某种程度的政治反对派。但他们小骂大帮忙,对中共是利大于害。相反,对政治反对派,尤其对民运,他们可能是真骂假帮忙。
   
   这里唯一要说明的,是为什么我们不采取反共缓进主义。
   
   在对中共的态度上,我们与对共缓进主义的朋友们是基本一致的。但我们认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已经奋斗了一百多年,在取消专制实现民主的时间跨度上,已经超过了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中国实现民主的客观条件,早已成熟,问题只是中共政治是的压制。在全国人民一致要求民主的条件下,缓进主义必然会酿成大乱,危害我们的民族和国家。缓进主义否定革命,告别革命,以及用经济唯物主义思想,用生产力,经济,小农经济,人民文化程度、觉悟水平低为理由,主张推迟实现民主,是完全不符历史事实,站不住脚的。
   
   不过,反共缓进主义仍然是我们很好的朋友和盟友,理性激进主义非理性激进主义,反共缓进主义,立场上基本是一致的,思想上和策略上的差别是正常现象,而决不是敌对的关系。
   
   所以,我们主张采取激进主义,但又是理性激进主义,因为只有理性激进主义,是中国目前最需要的战略性策略。
   
   采取理性激进主义有广阔的盘旋余地。
   
   当然,理性激进主义只是主张激进,无论是改良道路还是革命道路,都采取比较激进的形式。激进并不一定就是革命,尤其不一定是暴力革命,他们之所以不放弃革命的权利,因为这是独立宣言以来公认的一种权利,他们可以不行使这种权利,但没有理由要放弃这种权利。同时,这也是逼迫中共及一切专制统治者实行改良的必要手段。同时,只有实行激进主义,当我们与中共打交道的时候,才有广阔的盘旋余地。同时,一旦未来的巨变来临,人民不会怀疑激进主义的立场,他们也才能有更大的自由去反对种种冒失和极端行为,维护理性,去保护一切人,尤其是保护中共及其党员的合法权益。相反,无论亲共、容共,还是反共缓进主义,在同中共打交道时却缺乏这种盘旋余地,他们即使与中共达成某种协议,也可能被人视为背叛政治反对派利益。而一旦今后巨变来临如果他们出来纠正极端和冒失行为,或为中共及其党员的权益讲话,人们可能就会把他们当作中共代理人。因此,他们中的不少人,为了摆脱这种嫌疑,就会反过来比谁都激进,比谁都反共。而且,他们的缓进主义,建立在突变不会发生的假定上。一旦突变发生,他们的缓进主义马上破产。为了弥补这种破产,他们也就表现更加“激进”。
   
   凡是在困难条件下软弱的,绝大部分,必定在顺利时候盲目冒失,这是我在几十年内政治生涯的经验。我在中国大陆时,嘱咐一些朋友,今后要防备某些人的破坏作用,他们当时对中共非常温和软弱,既要出风头,又怕惹麻烦,于是一边天天在海外媒体闹新闻,一边向中共献媚,讲好话。宣称反对一切革命,乞求参加中共政协,宣称中共专制将继续三十年。五十年。我对国内朋友说,别看他们目前最温和,今后形势一好,他们一定比谁都激进。我的原意是等以后大环境改变时将会这样。但不料,只过了半年,国内民主党建党形势略为好一点,他们就马上以非常激进的面目出来,抢夺民主党领导权,对民主党及冲破党禁的努力,起了相当大的破坏作用。
   
   因此,在目前条件下,采取理性激进主义,不仅是中国的需要,也是使我们立于不败之地,具有高度政治自由和广阔盘旋余地的策略。等今后大变发生后,以及其它任何时候,如果需要,也将有更好的条件,转向理性缓进主义。

此文于2017年07月2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