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致一个朋友的信]
徐水良文集
·在共产党内部反对共产党
·中国上层人士对下层华人的歧视
·专制和民主永远不可能对等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附注一个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评清华大学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学院副院长李希光
·政治家首重着眼大局
·认真研究当代社会转型形式,及其通例和特例
·中国未来应该建立多种形式的联盟
·冼岩的奇谈怪论
·中共的假抗日及其自吹谎言
·自由民主是两岸统一的前提和条件
·再谈自由主义概念
·保护北方领土和国家尊严
·有真相正义公道才有宽容
·支持朱学渊批评王怡
·关于法轮功问题答朋友信
·[短评]制止叛卖行为!
·与张三一言及实子先生讨论打倒中共问题
·迎接决战
·胡安宁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两个电邮
·谈庆典式革命、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
·答草虾
·[短评]再谈没有共产党,中国不会乱
·[短评]: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
·中国的问题,在于一党专制
·[短评]结束滥用重刑、死刑的中共乱世
·驱逐马列,让中华民族重新走向世界前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一个朋友的信

   
   (因为信中对未来的预见等等有某些参考和讨论价值,修改后转给各位朋友一阅。)
   
   海外中文媒体,包括电子媒体,西方国家中文电台,大多数为中共地下势力渗透控制,几乎是统一打压民运。所以要在海外发表文章,也非常困难。特别像我,大约是重点打击对象,更难发表,甚至在网上发表,也总是被删去,后来我干脆不上帖了。报纸及其它,发新闻,发消息,我的消息几乎都不发,别的人的名字,都可以见报,我的名字几乎一定删去,个别不得不上的,就放到后面不起眼的地方,很有趣!中共在台湾情治系统,媒体系统中渗透也非常厉害。八九年六四以后出面打压民运,往往由台湾在海外媒体出面。93年破坏合并大会,也由台湾某些海外势力出面。当然媒体也例外哄抬一些人或组织,例如过去的正义党,以及鲍X、谢XX之类的人,及到最近某些人和事。因此,凡海外这些报纸和其它一些媒体哄抬的人,就打一个问号,研究一下,往往能发现一些很有意义的东西,很有趣和有效。
   


   您当然也是打击重点,所以您的文章,国内不给发。海外,也只能发在一些民运的和个别的香港刊物上。我到海外不久,他们想象搞臭其它一些民运人士一样搞臭我,大围攻,结果没有成功,后来交手,他们又吃了败仗,只好采取尽可能不提我,不声不响封杀的办法。我想他们对你也会采取同样的策略。
   
   一般说来,反对中共的反对派,可能会有以下一些层次:
   1,恐怖主义;
   2,盲目激进主义;
   3,理性激进主义;
   4,反共缓进主义;
   5,亲共缓进主义;
   6,投降主义。
   
   中共欢迎的,当然是后两种,亲共和投共的。对恐怖主义,中共当然要严加打击,对真恐怖主义,他们也要彻底消灭。但对口头上的假恐怖主义,以及对盲目激进主义,却有所不同。对盲目激进主义,他们也很憎恨。但由于盲目激进主义及假恐怖主义这两者,既可以用来搞臭民运,诱捕国内激进人士,又在搞臭后,适当控制下,把他们支撑住,可以有效地阻止民运的发展壮大,所以表现为既打击,又派代理人支撑控制的方式。唯独对理性激进主义,他们感到很大威胁,特别害怕,全力打压,企图彻底消灭。一段时间来,中共地下势力在海内外大力推行他们情治部门“三反一缓和”等方针,反对暴力,反对革命,鼓吹温和,合作,妥协,渐进等等,理性激进主义当然也是打击对象之一。
   
   由于中国的未来,一般将会走苏联东欧式的,庆典式突变革命的道路,并且由于中国人弱势下软弱,强势下强硬不宽容,易走极端的特点,在突变或革命后,一般将是激进主义的天下。又由于中共非理性的镇压,并且特别打压理性激进主义,必然是非理性激进主义泛滥的局面。上述后面第4-6种主义,或者甘于失败,或者根据一般规律和本人几十年的政治经验得出的结论,为了自保,或为了争权夺利,他们必然立即走向极端的盲目激进主义。唯有理性激进主义,虽然也许并不强大,但仍然可以和盲目激进主义抗衡。我在大陆时,一再警告中共及其公安当局,他们不让有组织的理性反对派形成,最后吃亏的还是他们自己。但中共当然不会听得进我的话。
   
   我自投入民运以来,近三十年中,几乎一直以理性激进主义的面目出现,八一年起诉书中,就指控我“叫嚣在中国进行革命”(附),成为打击重点,并不奇怪。而您,近年来,也可以算是理性激进主义的一个代表,我想这也是您成为打压重点的原因之一。
   
   我想我们应该注意那些中共刻意不声不响打压封杀的人,他们很可能是中共无法对付,无法搞臭,又很害怕的人。中共及其军队内部,还曾经有中国共产党革命委员会及其它一些大案,抓了不少人,但中共保密,一直不为外界所知。
   
   目前民运困难时期,就狭义民运即民运圈说来,我在《重建根据地》等文章中指出,中共民运在人数上占优势,并且处在暗处,而我们自己的朋友对此又缺乏认识。我们无法将敌人赶出根据地,因此只能重建根据地。有时,我看到中共几乎将民运玩弄于股掌之上,迫使许多人跟着他们的指挥转,心里确不好受,然而又有什么办法?前一段时间,纽约民运人士聚会决议对鲍戈采取必要行动,但是,民运不是组织,即使像鲍X,谢XX,周XX这样几乎公开的内奸,你也无法将他们赶出去。我们一直努力挽救整个民运圈这个根据地,并且努力搞“大团结”,但实践证明,这是不可能的。
   
   有人对我说,你们打了大胜仗,重创中共以激进面目出现的一翼,使上海公安十多年的努力几乎毁于一旦,你们应该有信心挽救民运圈。事实上,我们通过重创其一翼的方法,还大致搞清了他们在整个民运中的总体布局,正因为搞清了这个总体布局,才更清楚这个任务的不可能。我们必须有充分的准备,重建有防护能力的新的根据地。许多人说抓特务,共方负责人特派员还给我戴上“抓特务专业户”的帽子。然而,我们既无权利,又无权力,也没有能力抓特务,我们不去做这个事。我们的任务仅仅是做任何事之前都必须做的,即摸清情况的工作。
   
   任畹町好像很反对我们对民运圈的看法,而且近来好像也在抓特务。但他又认为中共控制的人只是少数,这种做法,颇为盲目。对北京的一些情况,我们早有掌握,但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例如,中共为了对付徐文立,在他周围安插了一些人,其中,一个是七九民运时期就钻入民运队伍的,另一个是七九民运的人,98年投靠中共,还有一个比较年轻,靠对徐恭恭敬敬喊老前辈取得信任,等等。为了对付江棋生,在江周围安插人,六四传单印制,散发的任务,由他们接去,结果传单没有出去一份,江却被判了刑。他们在中发联彭明周围安插人,取得彭明信任,最后与中共公安设计,把彭明送进监狱。如此等等。这些情况,我们没有告诉当事人。政治是一门艺术,对中共地下势力的斗争,更是高度的艺术,不可以盲目乱搞的。
   
   希望我们的朋友千万小心,不要轻易堕入中共的圈套,让中共牵着鼻子走。
   
                 徐水良
                2002.7.7
   
   附:顺便讲讲当时很为有趣的法庭辩论,供一粲。我当时辩护自己无罪,说反革命罪本身,就是一个不伦不类的罪名。起诉书白纸黑字,肯定我主张革命,是拥护革命的;而检察官把主张革命称为“叫嚣”革命,并将主张在中国进行革命定为犯罪,当然是反对革命即反革命的。因此,坐在现在的被告席上,受反革命罪起诉的,不应该是我,而应该是两位检察官先生。结果,两位检察官及坐在门口的他们上级,大窘之下,紧张查文件,狼狈不堪。只好由事先安排的便衣人员起立高呼口号:“不准徐水良狡辩!”弄得庭长也直皱眉头,辩论草草收场。

此文于2017年07月2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