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徐水良文集
·抛弃左右直线线性思维,改采立体运动思维
·评孙丰《“革命”的争论不休,是因意志与认识是两个立场》
·惩办委托缅军灭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惩办中共国务院委托缅军灭果敢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三个烂党,一色蠢货,统统皆输,没人胜利
·邓慈禧和赵光绪远远不如真慈禧真光绪等网文两则
·恐怖主义的最简定义(兼评联合国定义草案)
·关于恐怖主义定义的讨论
·恐怖行为不等于恐怖主义
·联合国等限定恐怖主义出于政治目的,完全不对
·恐怖主义的总体定义
·在纽约看到处都有的美国公有制
·我们的目标是适合实际的私有制和公有制的和谐结合
·谈当今中国的定义和定义问题的一些哲学知识
·某些人对事实与价值相互关系及功能的颠倒
·本人第一二次入狱的公检法文件
·谈波兰情况,破除一个传统迷思
·北京现象
·中共60周年大阅兵,回光返照而已
·简单答复王希哲
·历史的能预见性和不能预见性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我看“统一民运”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回答来信询问: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徐水良


   
   
   本来想详细谈谈前些时间来信所提上面这些问题。因为它们有普遍意义,所以还打算发给其它朋友一阅。但太忙,只好简要地回答这些问题。民运人士有各种各样的观点,并没有统一的意见,因此,这里只能谈一谈我个人的看法。
   
   其实,法轮功、藏独、疆独、台独,除藏独外,其它都是在中共支持下搞起来的。疆独、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原来是国民政府时期,由国际共产党(其实是苏共)和中共合谋搞起来的。中共建政后,吸收了疆独的干部,后来又对其中一些人进行打击。疆独中的一部分人坚持搞独立,断断续续逐步延续至今。而台独,首先由中共及台共领导,如最早领导人谢雪红提出来,搞起来,及到六七十年代,台独以民进党前身“党外”面目出现时,中共在海外一些使领馆还公开或秘密地给以支持和帮助。而法轮功,也是先得到中共,尤其是其政法系统支持,才发展起来。“世将乱而妖术兴”,大陆形形色色的“特异功能”功法组织,都是在以钱学森为代表的中共官僚倡导下闹起来的。以钱学森为代表的中共当局及官僚的做法,很早就遭到主张科学和民主的自由化知识分子(如于光远),及一些民运人士(包括笔者)的坚决反对。到后来,几乎整个大陆科学界都对“特异功能”等伪科学持反对态度。他们本着“五四”科学和民主的精神,对钱学森等官僚们的做法提出批评,并呼吁打击以伪科学搞欺诈的行为。笔者在大陆,功法组织盛行时,也曾经批评这些功法组织的伪科学或迷信。如果中共当局听取自由化知识分子的意见,至少像台湾那样,大陆“气功大师”张颖在台湾表现“隔空抓药”,就立即以欺诈等罪名拘捕起诉,并且以确凿的证据判刑。那么,那种一片乌烟瘴气,“妖术”泛滥的局面,本来是不会发生的。但中共当局置若罔闻。因为中共当局一直对伪科学及其欺诈行为采取支持纵容的态度。而且包括法轮功在内的许多功法组织,都得到官方批准和承认,因此及到李洪志回国,策划包围中南海,中共情治系统虽然都清楚,都掌握有关情报,但没有采取预防措施。而包围中南海事件发生后,江泽民大怒,立刻反过来,对法轮功大加镇压,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中共及其政府不倡导科学,不取缔欺诈行为,是渎职;后来用暴力取缔“邪教”,侵犯普通法轮功学员的思想,信仰自由,以及他们的人身自由,则是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是滥权。法轮功事件出来后,我曾经写过二篇文章,一篇是《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另一篇是《邪教不是罪》。表明我的原则立场。(见附件一,附件二)。像法轮功这样的组织,至少目前不是邪教,并且还是比较温和的半宗教组织。更何况即使是“邪教”,也不是罪,不能根据思想、信仰定罪。至于李洪志本人,如果有罪,中共应该拿出他触犯刑事罪如欺诈罪的证据,而不是以邪教来定他的罪。
   
   宗教,当然是迷信,保护宗教信仰自由,就是保护思想上迷信的自由。我们既要大力发展科学,批评迷信,又要保护对迷信的信仰自由,两者并不矛盾。要取缔的只是刑事罪,如欺诈罪、非法行医罪、致死人命罪等等。你共产党可以迷信毛泽东,迷信马列主义,给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灾难,以致许多年来,共产党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倡破除这种迷信。为什么普通老百姓迷信宗教,迷信法轮功就变成犯罪?
   
   不过,我们的原则是国家和宗教及意识形态分离,批评宗教迷信,不是国家的任务,而是科学的任务。国家不批判、也不支持特定的意识形态。只是像美国那样,严格实行政教分离的原则,禁止在公立学校讲台上宣传宗教。当然政府可以有自己的倾向,那是老百姓在特定时期通过选举作出的选择,政府应该大力支持和发展科学事业。
   
   现在来谈谈台独、疆独、藏独等问题。
   
   中共历史上一贯卖国,出卖中国利益,维护苏俄利益。出卖北方大片领土,出卖东北及全国的许多主权。但他们为了把民运搞臭,极力反过来把民运人士说成是卖国贼,并通过他们在民运中的代理人,散布“爱国贼”及要做汉奸的理论,企图坐实民运人士反对爱国,主张卖国的假象。一些民运人士不了解他们的诡计,也盲目接受这种理论。这是荒谬的。我们不能说“诚实贼”、“善良贼”、“道德高尚贼”,只能说“虚伪贼”、“邪恶贼”、“道德败坏贼”。同样,我们不能说“爱国贼”,只能说“卖国贼”。我已经在《真假爱国主义》一文中阐明了我们的观点。(见附件三)
   
   因此,作为热爱祖国,并且献身于祖国和人民的中国人,真正的民运人士当然希望祖国统一。但如何实现统一,我们与中共却有原则的差别,我们认为:
   
   1,无论是统一还是独立,都必须服从各方面人民的切身利益和最高利益,统一和独立不是实现人民利益的原则,而只是实现人民利益的手段。
   
   2,必须尊重各方面人民的意愿,尊重民族自决原则,这是共产党信奉的马列主义,尤其列宁也再三强调的原则。
   
   3,我们认为,祖国在自由民主的前提下实现统一,并实行各民族在各地方的高度自治,符合各族各地人民的根本利益。
   
   4,我们必须充分吸取苏联强制统一,最后分崩离析的教训,学习当代美国以自由、民主、高度自治、富裕强大来实行统一,和吸引新民族、新成员加入的经验。(但不能学习美国早期的殖民主义,那种政策在当代早已过时。)
   
   在汉族人民中,迫切需要进行反对盲目民族主义和种族歧视的教育。到美国后,我发现由于中国人过去缺乏这方面的实践和教育,问题非常严重。在美国的华人,一方面反对白人对自己的歧视,特别过敏;另一方面却特别歧视其它族裔,尤其是非洲裔(黑人)和西裔。在国内,北京人歧视河南人,上海人歧视外地人,城里人歧视“乡下人”,这种粗俗强烈的歧视偏见,在美国其它族裔,在白人中,是很少见到的。汉族人必须学会平等地、非常友好地对待少数民族及全世界的所有民族。
   
   目前中共的许多政策,尤其是拒绝与达赖喇嘛那样优秀的藏族人民的精神领袖打交道的政策,令人难以理解。
   
                徐水良
   
              2002年5月3日
   
   

附件一: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为什么要捍卫法轮功人权,又要批判以钱学森为代表的伪科学


   

徐水良


   
   有人把捍卫法轮功学员的人权,当作争取他们支持的一种权宜策略,这是错误的。捍卫法轮功学员的人权,像捍卫全人类的人权,捍卫一切人的人权一样,是原则问题,也就是捍卫全人类最基本的原则,即人权原则的问题。无论在大陆还是在国外,笔者历来批判以钱学森为代表的伪科学、伪气功,包括批评法轮功。(不过当然不会反对法轮功提倡真和善,也有条件地赞成一定限度的忍。)但当中共当局大规模镇压法轮功时,笔者却毫不犹豫地谴责中共镇压,为法轮功的人权,为他们的思想和信仰自由呼吁,就是出于捍卫人权原则。
   
   但民运中有些机会主义者,往往没有原则,或把原则问题当策略问题。在北约误炸毁中共大使馆,中共掀起民族主义狂热时,他们抛掉原则,完全站到中共一边。理由也是策略需要。其实,制订策略,不能以牺牲原则为代价。否则就是机会主义,就是方向立场错误。策略只是原则的贯彻,原则的具体化。在法轮功问题上,如果把原则当策略,一旦法轮功没有力量了,他们就会认为不需要这种策略了,就会抛掉他们的策略,实际上是抛掉人权原则,而当法轮功力量强大的时候,为了争取法轮功支持,他们又抛弃另一个原则,即人类在思想领域的原则:真理和科学的原则。去拍法轮功马屁,决不敢批评法轮功,帮助法轮功学员摆脱愚昧和迷信,不敢批评伪科学,大力倡导科学和真理。没有原则的策略,是没有方向的道路,没有骨头的身体,是错误的,立不住脚的。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原则,是最基本的人权原则之一。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仅每个人是平等的,由人组成的每个组织是平等的,而且人的思想也是平等的,而不管这些思想是正确还是错误。思想自由的原则,不仅适用于正确思想和信仰,而且同样适用于错误思想和信仰。捍卫错误思想和信仰的自由也就是反对思想专制,从而也是捍卫正确思想、科学思想的自由。当法轮功学员的思想和信仰自由遭到侵犯时,毫不犹豫地与他们站在一起,争取他们的思想和信仰自由,这是完全正确的。我们不仅要和法轮功,而且要和一切思想和信仰自由遭到侵犯,或其它人权遭到侵犯的人们站到一起,为人权和自由而战。
   
   当然,思想自由的原则,也包含批评自由的原则。我们捍卫法轮功学员思想和信仰自由的权利,也捍卫他人批评法轮功的权利,同时捍卫法轮功为自己辩护和反批评的权利。我们坚决反对任何人以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或以其它非法手段解决思想和信仰问题,以及压制们他人批评的企图。我们既反对政府以强力侵犯法轮功思想和信仰自由,也反对法轮功以暴力或骚扰等方法强力压制科学家的批评。任何人,不管他主张何种思想或理念,不管这些思想或理念是多么正确,都必须尊重并捍卫他人批评自己的权利。以笔者为例,笔者主张一种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的新人本主义的人文社会科学体系,主张自由民主,但笔者将坚决捍卫他人批评这些思想的自由。不许批评这些思想,就是反对和危害这些思想。笔者主张中国未来的民主国家,必须取缔审判中共犯罪集团,捍卫民主制度,打击专制主义的破坏行为,但坚持主张,不得将任何一种思想,包括民主思想,法定为指导思想。不准以国家权力镇压任何一种思想,包括专制思想。人们有信奉专制思想的自由。只要不采取违反法律的行为,任何人都有主张或批评任何思想的权利。每个人,每个政党,每届政府,都可以有自己的指导思想,但国家却不得以法律规定特定的指导思想,包括思想、主义、宗教等等。国家捍卫的是制度,而不是思想。中共将没有理论的理论,而只有猫论、摸论等可怜的、低档粗俗的实用主义的所谓理论,即邓小平理论,写进宪法,是非常可笑的思想专制。
   
   以上讲的是思想和信仰自由。但一到思想自由领域的内部,我们的原则和策略就会完全不同。在这里,中国的民主运动,无论在原则上还是在策略上,都必须坚持与中国科学家站在一起,反对以御用科学家钱学森为代表的伪科学、伪气功。我们必须反对机会主义在这个问题上的错误原则和错误策略。中国的民主运动一直认同五四运动提出的科学和民主的口号,继承了五四运动的优秀传统。谁要抛弃科学原则,谁就是在这方面背叛民主事业。特别重要的是,抛弃科学原则,对中华民族,尤其对我们的下一代,对中华民族的未来,将贻害无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