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重建根据地]
徐水良文集
·近来关于特务问题的一些论战帖子
·张鹤慈和伪宪政派颠倒的改革道路
·许北方文章评点
·再谈改革程序(修改稿)
·读杜智富文章的一些看法
·中国反对派远超苏联东欧
·论索尔仁尼琴并谈国民主独特困难
·三妹回答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三妹评朱学渊的文章《温家宝的颠覆效应》(转贴)
·和解合作派的驯虎梦呓
·陈至洁:中国对颜色革命做出反应
·评谢燕益《政改破题——直选人大代表!》
·决定革命的不是经济而是政治和社会矛盾的尖锐程度
·两种朋友
·在独立评论看骗子神棍陈尔晋发神经
·在共舞台看骗子神棍陈泱潮发神经
·网友揭露陈尔晋诈骗犯真面目
·关于盗用他人名义问题
·李录、多维,和第二正义党
·朱长超:刘晓波有获得自由权利,但不具备得和平奖资格
·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笑话
·部分朋友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奖
·诺贝尔和平奖的泄密丑闻
·评刘晓波得诺贝尔奖共舞台评论三则
·怎样看待和利用诺贝尔奖事件
·刘晓波获诺贝尔奖评论(3)
·让软骨头和平奖为中国民主事业铺路
·未来中国的转型道路
·刘晓波诺贝尔奖评论(4)
·诺贝尔和平奖评论(5)
·三个建国纲领,你选择哪个?事涉中国未来
·关于刘晓波问题答周志荣先生
·教温家宝一招:
·64天网披露中共转型计划
·刘晓波三百年殖民地谈话:中国人从肉体到精神统统阳痿
·中国民主运动中的十二大分歧
·诺奖评论(汇编7)
·说几点几乎公开的秘密
·诺奖评论(8)
·就刘晓波问题答李悔之先生
·答刘荻
·诺奖评论(9)
·揭示陈尔晋真面目、他的谣言和被他搅乱的某些历史真相
·驳曾节明——陈泱潮那些东西是信仰吗?
·中国教育的耻辱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绝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原来刘派呼吁释放刘晓波是演假戏
·答朋友:不要过分重视对方边角料
·刘派偷改《我没有敌人》(附按语)
·驳胡平
·网友评论三则
·与刘荻论战实录
·关于《民运精英大起底》,为郭罗基先生辨
·荆楚:“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违背基本常识的废话
·小学水平评大学及其它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三言两语初评方绍伟文章和“公地悲剧”
·对吴义龙和秦永敏先生的一点赞扬和希望
·关于刘晓波问题的通信
·刘晓波不靠正路靠异路出名
·答方绍伟先生
·答方绍伟先生
·对方绍伟先生谈一些常识性问题
·对方绍伟先生后一句话的补充批驳
·颠倒的现行社会科学和意识科学
·真正笑话:方绍伟暴露自己是假学者假经济学家
·方绍伟先生又一次自打嘴巴
·愚蠢到家的线人花瓶民运
·说一说方绍伟先生的错误从哪里开始?
·主张政权即产权就是主张国家奴隶制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徐水良答小乔和张健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王希哲帮中共宣扬中共自己不敢宣扬的违宪歪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刘刚: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随笔四则:之一、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之二、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之三、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之四、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土义和团和洋义和团
·准备体制外的革命转型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一些基本含义
·人民币的历史性转折
·短评两则:儒家别学洋义和团;关于曲阜教堂问题
·评彭剑许志永等调查报告
·关于民运的派别划分
·再谈中国民运派别问题
·为线人花瓶民运起草《呼怨书》
·关于刘晓波媚共谎言问题
·评“撞死十个八个,看他还敢拦”
·海外一定要比国内调子要高一点
·写给许志永先生
·对许志永先生的一个意见
·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香港反对派组织和黄雀行动之谜
·一个水果摊推翻突尼斯强人政权并按语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转发别做梦了!慈禧太后再世又怎啦?并按语
·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建根据地


--致国内朋友的信


   

2002年1月


   

   

一、一些人行为脱离常规的问题

   
   近来收到国内朋友一些来信,对海外民运的目前状况表示痛心。有的来信说,海外一些人行为脱离常规。其实,何止脱离常规,有时往往是不可思议。对此,你可以设想各种可能的解释,但最后,合理的解释可能只有一种。国内朋友还比较乐观,说幸好大部分人的行为还是好的。但我们在海外,却没有这么乐观。东欧的经验,共产党控制的民运人士占多数,民运的混乱状况,就是由此造成的。行为好的,正派的民运人士,可能只有总数的三分之一。中共还控制了海外大多数中文媒体及侨团,并向西方国家各个方面渗透。国内民运,无论是真民运人士,还是假民运人士,因为生活在老百姓中间,有老百姓监督,一般行为不敢脱离常规。海外却分散于不同肤色、不同人种的外国环境中,缺少监督,中共力量又占极大优势,那些人就胡来,反正只要把民运搞臭,就达到了他们的目的。我出国以前,知道海外情况很不好,出来前,就已经有思想准备。但出来以后,仍然大吃一惊,情况之不妙,在国内难以想象。海外民运人际关系之复杂,是我过去经历过的任何情况,包括监狱的情况,所没有的。监狱中,虽然周围全是社会渣滓,虽然他们对你虎视眈眈,想从你身上“立功”,然而,他们内心里,对你还是尊重的,对你讲的话还是相信的。当你讲的事实与他们中有的人讲的事实不同的时候,其它人及监狱干部,也相信你而不相信那些人。海外却不同。在海外,有的人可以胡乱造谣。有的人一天到晚在网上冒名造谣。你根本无法辟谣,否则,你就什么事情也做不成了。他们不必打工,你却必须打工;你一个人辟谣,他们可以有十个人造谣,他们有的是人,有的是时间。而且,你与这些人打笔仗,就会大大贬低你自己,人家就会把你看成与这些人是同一个等级的。因此,你只好闭眼不看,任由这些人造谣,把已经被揭穿,或还没有被揭穿,大多是冒名的造谣帖一贴再贴。一些完全不了解情况的局外人,包括国内的一些朋友,有时也信以为真。造谣者甚至反过来诬陷我们这些较少有时间上网的人“天天上网,匿名造谣”。前不久,王老追悼会后,鲍戈闹事打笔者,事后连鲍自己的造谣文章,也没有说我们还手打他。当天看到的人多,现场和当天的其它的舆论,几乎是一边倒谴责鲍戈的。然而很快,有的人就开始造谣,说成互殴,互相扭打,打架,甚至是笔者追打鲍戈,还是一家子上阵(我儿子不在会场),等等。故意这样讲的人中,甚至还有个把道貌岸然的人。结果,搞得有些不在现场的人信以为真,这说明某种地下势力有能力共同努力,把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事情都搞颠倒过来,更何况其它事情!这两年来,某下流胚把造谣帖一贴再贴,其中有的帖子,把海外著名民运人士几乎全部列入,说他们都拿台湾的钱。有的国内朋友相信了,以为海外民运人士都是靠台湾和美国供钱生活。其实,民运人士中拿台湾的钱的人,只有极少数。绝大部分正派民运人士,都靠自己劳动,多数以打工谋生。倒是拿中共的钱的人,要多得多。许多不拿台湾的钱,又不打工的人,包括没日没夜上这些造谣帖的下流胚们,他们的钱那里来?
   
   顺便提一下,国内朋友千万不要轻易相信海外表面反共,甚至有些表现得极端反共的中文媒体和个人,包括电子媒体(电子网,论坛等等)。我们得到一些情报,作过调查,不少朋友也用许多办法试验过,结果发现,许多媒体很可疑,与表面情况完全不同。
   
   

二、邪气猖獗,正气不足的问题

   
   前两年,我们一些朋友召开新闻发布会,决心聘请律师,循法律途径,解决这类造谣问题。但结果,有的被攻击最多的“民运领袖”,临阵脱逃,答应帮助找的律师也不找,最后,事情只好不了了之。我个人,曾经多次企图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此类问题,但没有金钱,没有时间,不懂英语,找不到法律帮助,最后都只好放弃。现在造谣是愈演愈烈,愈来愈下流。或许最好的办法是“眼不见为净”,不去看它们。事实上我们也很难有时间去看这些东西。
   
   因此,这种情况的造成,还不能全怪中共,也有民运人士自己的责任。在这方面,我自己就有切身体会。我出国前,有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嘱咐我千万不要与正义党搞到一起,我答应了。我当时不完全了解老魏,不仅在国内努力帮他,被迫逃匿两个月,而且想出来后帮他做点事。但我到美国后,由于料想不到的情况,被老熟人动员加入正义党,并且被说成是“核心的核心”,但仅仅一个月,这“核心”就一点也不“核心”了,因为我反对正义党“瓦解海外民运组织”等方针,及不同意把国内民主党说成由正义党组建的说法,产生激烈矛盾,退出正义党。他们强留不成,立即进行大规模围攻,铺天盖地,网站上全是造谣攻击我的东西。当时我初来乍到,除了一个朋友根据我提供的材料,写了一篇《徐水良和正义党的交往经过》,以徐水良办公室名义发表,还有二三个朋友表示关心以外,没有人主持公道,没有人讲公道话。那种孤立,无助,对海外民运的失望之情,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在国内从事民运,这种情况就不大可能发生。即使1974年初和1975年秋,江苏省委和南京市委对我组织大规模的围攻批判,在极其强大的政治压力下,我们工厂职工和南京市民的议论,民间的舆论,基本上都是同情和支持我的;在国内,民运人士之间发生问题,大多数人也会有自己的判断,会同情支持正义的一方,黑白颠倒,是非颠倒的情况,不大可能发生。而到了自由的美国,在号称为了正义的民主事业而奋斗的人中间,却缺少主持正义和讲公道话的勇气。从那以后,我决心从我做起,改变海外民运的风气,讲公道话,主持正义,该打抱不平的时候就打抱不平,努力用正气去压倒邪气。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目前的总体情况,仍令人沮丧。由于敌强我弱,主持正义所遭到的攻击和压力,确实难以想象,人们的害怕情绪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如果因此而恶性循环,那我们就只能失败。
   
   我在国内生活五十多年,没有碰到过一个要好的朋友,说翻脸就与你翻脸的,更没有进一步搞突然袭击,公开攻击的。但到海外后,不到四年,就碰到四个。最近的一个,听说现在他在国内颇有名,因为高行健得诺贝尔奖时,他接连发表十多篇杀伤力很强的文章,中共有的报刊全部转载,因而名气大增。据说由于我在文章中提到他的话,因此立刻反过来,颠倒事实,颠倒黑白,写文章攻击我和整个民运。让我目瞪口呆,怎么也难以相信。我的文章写得很匆忙,并且以为,像鲍戈这样的人,稍有正义感的人,都不怕公开表态反对他,并且以主持正义为荣的。及到攻击文章出来,我才恍然大悟自己犯了一个大错,不应该把他的态度写进文章。一方面,为自己不小心牵连别人,使他们有可能遭到鲍戈这样的人的攻击,而深感抱歉,这无疑是今后必须认真吸取的教训,没有特殊情况不能牵涉他人。但另一方面,也为海外民运许多人只会私下议论,缺乏公开主持正义的勇气和荣誉感,以致连鲍戈这样的人,竟然也可以横行无忌,民运竟然对他毫无办法,而深感悲伤和耻辱。人,有时难免不小心而累及自己的朋友,被累及朋友心中不快,是可以理解的。但立刻反过来,搞突然袭击,让人目瞪口呆,这在国内却是难以想象的。说实话,我在海外,也还是想不通。对脱离常规的事情,也许只有用脱离常规的想象来解释。
   
   因此,这里重要的问题在于正派民运人士自己。向反政府力量大量派人,这是专制政府,甚至有的民主政府都会做的事。连美国政府对付美国共产党,也是这样。当FBI的人超过美共一半的时候,美共也小丑化。正派民运人士只有以历史上空前的勇气来主持正义,以空前的智慧来处理这些问题,才有可能摆脱困境。如果缺乏正气,勇气和智慧,那么,被邪气压倒,被搞臭,也是必然的。
   
   

三、重建根据地

   
   如果说,广义民运,即推进中国的人权、自由和民主的整个进程,是民主运动的本质,目标和事业,那么,狭义民运,即由民运人士组成的狭义民运圈,就好比是根据地。由于这个根据地不设防,谁都可以自称民运人士,因此,进入根据地的敌人力量,超过了自己人的力量。这时,只有两个办法,一是齐心协力,将敌人赶出根据地,二是被迫撤离,重建或新建根据地。但前一种可能,几乎不存在。其原因,一是民运不是组织,不设防,什么人都可以进来,你没有什么办法对付这一点。二是民运不是政府,不可能进行侦查处理,不是组织,无法进行审查。目前很多人说“抓特务”,或者把摸清情况的工作,称为“抓特务”,这完全不对,完全不正确。你不可能抓任何特务,你既无权力,又无能力“抓特务”。即使摸清情况,也只是为自己寻找合作伙伴和制定对策时,心里有个底。你很难掌握确凿证据。即使掌握了确凿证据,因为牵涉大量问题,你也不可能公布证据。即使你公布了证据,人家也不会相信,那些有问题的人,也一定会进行“责疑”,攻击,和否定,或者捏造事实和谣言,尽可能把水搅混。甚至像浙江王荣清那样为中共长期当线人,带着公安政保负责人到全国各地,刺探民运情况,并且被大家发现,(笔者也亲眼目睹),海外也还有人一再否认。由于多数民运人士对中共情治工作完全无知,连许多情治工作的常规做法,许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无法相信。许多人常常问的问题,就是认为这些人是在搞民运:“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搞民运’),这对中共有什么好处?”至于中共把自己的某些特情人员抓起来“判刑”,及其它一些常规做法,则更觉得不可思议。他们甚至不知道过去中共为了保护他们的特工人员,曾经允许他们枪杀自己的许多同志,如大陆一些地方临“解放”时的情况。至于中共特情到处渗透,严密控制整个社会,以及过去控制国民党许多部门,现在控制,领导,组建民运组织的情况,大约更不清楚。即使介绍基本知识,对不少人而言,也就像鸡对鸭讲,语言不通。民运人士打交道最多的,中共对反对派进行的大规模监控、跟踪、盯梢的情况,大多数民运人士也是基本不懂。在国内时,常常问来访朋友有没有盯梢的,往往回答没有,因为他背后没有人跟着。但派出有经验的人一看,往往立刻发现处在大批便衣包围之中。自己的无知,再加上中共地下势力故意混淆,造谣;再加上有的朋友胡乱指控,把反对自己的人都指为特务,情况也就更加复杂。说实在的,根据目前民运的思想,智力和道德水平,以及相反的,中共具有的巨大力量,长期经验和老奸巨滑,如果他们聪明一点,完全有能力把海内外的中国民运玩弄于他们的股掌之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