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给贵州朋友的信]
徐水良文集
·三个烂党,一色蠢货,统统皆输,没人胜利
·邓慈禧和赵光绪远远不如真慈禧真光绪等网文两则
·恐怖主义的最简定义(兼评联合国定义草案)
·关于恐怖主义定义的讨论
·恐怖行为不等于恐怖主义
·联合国等限定恐怖主义出于政治目的,完全不对
·恐怖主义的总体定义
·在纽约看到处都有的美国公有制
·我们的目标是适合实际的私有制和公有制的和谐结合
·谈当今中国的定义和定义问题的一些哲学知识
·某些人对事实与价值相互关系及功能的颠倒
·本人第一二次入狱的公检法文件
·谈波兰情况,破除一个传统迷思
·北京现象
·中共60周年大阅兵,回光返照而已
·简单答复王希哲
·历史的能预见性和不能预见性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我看“统一民运”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2010年
2010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给贵州朋友的信

   
   
   贵州朋友们:
   
   因为忙,你们的新年献辞,现在才应你们要求转发。在转发你们献辞的同时,给你们发一封信,谈谈我的一些看法,供朋友们参考。


   
   你们希望民运大团结,所有的人合在一起,同舟共济,这种愿望,完全可以理解,我在国内时,也是这种想法。但我出来以后,才知道,这根本不可能。其原因并不复杂。东德,波兰等东欧经验,共产党控制的民运人士,占民运人士总数的56-57%,此外还有民运中的一些流氓,(因为任何时代,反政府力量中,都会有相当数量流氓无产阶级),正派民运人士可能不到总数的三分之一。三分之二的人要搞“内斗”,主观上或客观上要把民运搞臭,再加上共产党控制的侨界,媒体对民运的攻击,民运被分裂,被搞臭就毫不奇怪。这当然是东欧数字。但中共一般比东欧厉害得多,因此其数字绝不会少。目前国内的情况好一些,但不是他们的数量少,而是国内民运受迫害,又不牵涉金钱问题,中共无法造谣攻击,二是国内老百姓痛恨中共,同情民运,感情上不相信中共的宣传,不相信中共媒体。不像海外,亲共的人多。一段时间来,中共地下势力也开始鼓吹民运大团结,因为他们清楚,只有与他们合在一起“大团结”,他们才能制造大内斗,大混乱。民运空喊十多年大团结,结果十多年大分裂,十多年大内斗,十多年走下坡。如果正派民运人士做自己的事情,不与他们“团结”在一起,他们就难以搞大内斗、大分裂了。所以,正派的人到一起,能做点什么就做点什么,不要争出风头,追求虚张声势,“人多势大”,而是踏踏实实,埋下头来,真正做事,才能防止被搞臭,然后才能真正壮大发展。我们当然要努力解脱那些受中共胁迫的人,努力争取中共地下势力和情治人员脱离中共,但这只有我们有力量时,才有可能。
   
   另外,中国民运虽然一直采用的是和平,理性,合法,非暴力的策略,但这不是原则,不是口号,而是普通情况下的策略。采用这种策略,需要当局不滥用暴力为条件。这种策略当然也不是非暴力和平主义。采用非暴力和平主义,需要条件。90年代我在北京批评一个朋友的类似观点时说,印度甘地的和平主义,面对的是英国的议会民主制,所以他胜利了,如果面对的是撒达姆,一把刀子就结束他的生命。议会民主制,或当权者愿意实行民主改革或改良,这就是非暴力和平主义取胜的条件。
   
   目前的世界上,还不可能废除军队,警察等暴力。例如我们坚决反对恐怖主义暴力,但美国如果不动用全世界最强大的暴力--美国军队,能消灭本·拉登及塔里班恐怖势力吗?有些人根据非暴力和平主义,反对和抗议美国动武,站到恐怖主义一边,事实上就帮助了全世界最邪恶的恐怖主义暴力。中国一些受中共欺骗及奴化较深的人,一方面为本·拉登恐怖主义暴力攻击欢呼,一方面又用非暴力和平主义,反对美国动武,双重标准,虚伪得很。
   
   按我的看法,未来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最可能是采取基本上是和平的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但我们走和平道路,并不意味我们必须捆住自己的手脚,放弃独立宣言等人权宣言规定的暴力反抗暴政的权利。
   
                 徐水良
   
               2001年12月31日
   
   
   附:贵州朋友来信(略)

此文于2017年07月1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