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同一性和斗争性等问题]
徐水良文集
·关于反共问题和带路党问题
·也谈口炮党与改良派等问题
·关于魏京生等问题驳曾节明等人
·也谈非暴力非组织问题
·评点和随感
·狭义民运圈的真实情况与媒体制造的情况差距极大
·再驳一神教的素质论和信主才有民主论
·理想美好,信仰可怕
·关于信仰问题
· 本人关于美国大选的部分意见和评论
·再评美国大选
·三评美国大选
·四评美国大选
·关于美国宪法的几个问题
·学习美国的同时防止照搬美国弊端
·张三老说法完全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辩论他们吹捧习近平的问题
·讨论大选问题并驳曾节明刘刚等
·谈些基本知识
·驳张小鼐
· 驳茅于轼文章《重温洛克名言“财产不可公有”》
· 驳王希哲等没有任何党可以代替共产党等谬论
·再驳设立国教等陈旧烂货
·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
·再笑造谣撒谎的刘刚附带蠢人顾晓军
·谈彭明等问题
·笑笑高学历特线科盲刘刚
·近日部分跟帖汇编修改
·上午在共舞台再谈特线问题
·徐林先生的说法和观点都很错误
·社会转型自由先行还是民主先行?我的意见
·揭露曾节明企图误导破坏中国民主运动阴谋
·对刘刚等特线破坏茉莉花革命的揭露批判
·对几个问题的评论
·再谈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造成雾霾等问题的社会原因和哲理
·美国将联俄制中共
·思想、言论自由等问题再讨论
·救世主、大救星、神、骗子和恶魔
· 关于环境问题网上文章两篇
·对环境污染问题的讨论
·部分网友提供的曾节明小部分材料链接
·本人近日部分意见汇编
· 郭永丰《拆除自由女神像美国才能真正强大!》评论
·再谈破除迷信、解放思想
·现在是全世界解决马列教一神教问题的时代
·再谈土义和团、洋义和团
·关于台湾问题的一点意见
·对民运等一些问题的评论
·谈中共特线掩盖狭义民运圈沦陷区的问题
·一神教问题再调侃
·今日杂谈:白左白右习大大,神棍谎言老穿帮
·谈贵族制度及其它
·再谈贵族、神棍和革命
·对朱学勤先生文章的简单评论
·也谈老虎咬死人问题
·现代世界,动物园是奢侈品还是公共必需品?
· 我在公有私有问题上的简要意见
·人就是需要正义和良心
·丛林法则和丛林动物
· 探讨对川普问题的合适态度和策略
·生命和规则,何者是根本?
·近日部分讨论和辩论帖
·谈对付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的策略
·继续探讨敌人首、次和应对策略问题
·谈如何评价岳飞等问题
·再谈川普等问题
·川普像是本能的独裁者
·再谈当代世界的历史任务
·部分川粉图穷匕首见,公开反民主
·评民阵过渡工作委员会《重申和平理性非暴力》
·再谈盛雪问题
·反自由反民主的代表作
· 关于228事件等历史问题
·几个短点评
·闲聊儿童教育问题
·“反对政治正确”荒唐口号的本质
·惊世骇俗的荒唐口号——打倒政治正确
·两系特线的大致轮廓
·对吴向宏文章的批评
·中共两系特线内斗、中央系大规模反扑
· 也谈“伪善”问题
·语言、文字、文化:用信息科学常识批驳陈腐教条
·具像化是信息时代的大趋势
·国际通用文字只能是表意文字,不可能是拼音文字
·纠正拼音迷沿用的西方哲学心理学语言学某些基本错误
·继续讨论教育问题
·互联网时代革命的策略
·继续批评国际意识科学社会科学及中国拼音迷的错误
·继续讨论语言文字问题
·颠倒的国际意识科学和社会科学
·关于数学和哲学
·与某网友的一次小辩论
·在微信再谈马列教一神教问题
·重视形象思维和右脑作用
·避开狭义民运圈沦陷区踏踏实实做工作
·再谈儒家问题
·思想、信仰、文化、制度、素质
·美国应该尽快对北朝鲜动武
·再谈文化、信仰和素质
·再驳汉奸谬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同一性和斗争性等问题


   
    一九八0年十月中修改定稿
   
    原载韶关《庶声》一九八0年十一月

   
    本文转自香港出版的文集《民主中华》86年第三版
   
   

关于同一性和斗争性等问题     


   

毛泽东懂哲学吗?


   
   新老左派们把毛泽东视为伟大的哲学家。
   
   可是,毛泽东真懂哲学吗?
   
   他是伟大的哲学家,还是哲学骗子?
   
   这里再给新老左派们一份礼物,一篇批判毛泽东《矛盾论》的文章《关于同一性和斗争性问题》,以便新老左派们反思他们自己的思想、迷信和智商。
   
   本人自一九七三年投入民运,开始写的一系列文章,实际上都是批判毛泽东的理论,包括他的哲学理论。其后,又写了好多篇批判毛泽东哲学思想的文章。记得在说到一分为二和合二为一问题时,我说,分(分解、分裂、分开等)和合(联合、合作、化合等)是客观世界存在的客观现象,一分为二是分的最简单、最基本、最抽象的形式,合二而一则是合的最简单、最基本、最抽象的形式。只承认一分为二,否认合二而一,就是只承认分,不承认合,这是荒谬的,可笑的。记得杨献珍先生看了我有关哲学文章后,写信说有新的很深刻的见解,如果还有其它文章,希望能寄给他看看。后来,我在北京与他谈过几小时。他很希望这些文章能在内部刊物发表,(因为公开刊物不可能发)。可惜我的有关文章,最终只能在民办刊物发表一部分。下面是在海外文集中找到的,我在七十年代写的批判毛泽东《矛盾论》的一篇文章。发表于韶关民办刊物《庶声》一九八0年十一月。从文章中可以看出,当时我还迷信马克思主义。文章力图从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批判毛泽东。并且限于当时条件,不指名地批判毛泽东《矛盾论》。因为新老左派朋友们批评我对毛泽东哲学思想的否定评价,所以就再次打印出来,送给他们。除个别印刷错别字外,没有作修改。有的地方,意思有些不连贯,估计是《庶声》出版时或者香港再出版时,掉了某些内容,因为没有原稿,所以也不作修改。不过在少数几个地方加了作者按语。在这里,我顺便向新老“左派”中,我的有些老朋友的坚执致敬,但同时,批评他们思想上的低水平和顽固。记得在“四人帮”时期,我就在私下激烈批评南京有些“左派”老朋友倾向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和毛泽东的错误立场。
   
   (以上系按语)
   
           关于同一性和斗争性等问题
   对立统一规律是唯物主义辩证法的核心。因为唯物辩证法研究的是物质运动的普遍规律,而对立统一规律研究的是物质运动的每个点、每个“细胞”中包含的最普遍规律。搞清了运动的每个点、每个细胞,才能更好地搞清运动的各个环节(量变质变规律等等),各个“周期”(否定之否定规律等等),以及整体(如列宁说的认识过程由无数“圆圈”组成……等等)。
   
   而就对立统一本身来说,从根本上就是要搞清相对、绝对、斗争、同一、普遍、特殊等等问题。“对立统一”,顾名思义,就是讲的“对立”(斗争)和“统一”(同一)问题。因此,搞清矛盾的同一性和斗争性问题,实质上就是搞清对立统一规律的问题。
   
   这个问题,在马克思、恩格斯那里,本来是非常清楚的,但是,最近几十年内,由于关于某些矛盾学说的权威著作,这个问题被搞得混乱不堪,从此,使对辩证法的研究,几乎处于停滞状态,并且搞乱了整个辩证法,许多已经被搞清了的问题,又重新被神秘化了。本来,要重新搞清同一和斗争这个问题,也并非难事,但由于许多年内流行的现代迷信,束缚了人们的思想,从而使权威著作的错误成了人们和哲学家们的习惯,要搞清这个问题至今仍然并非易事。我本人,从六七年到七五年,花了七、八年时间,才摆脱现代迷信的束缚,终于搞清了这个问题。最近,报上有些文章已开始对这个问题开展讨论,这是好事,但讨论各方,仍然束缚于错误的框框,或者更确切地说,错误的习惯之中,并且又产生了一些新的错误,因此,本文简要地谈谈这个问题。
   
   一、概念
   
   思想是概念的矛盾运动,概念是思想的基础,是组成思想的原子或细胞。概念的混乱,必然造成思想的混乱。初级的概念,是在初级的形象及形象思维的基础上形成的,是初级形象的概括。概念是实际事物通过人的感觉、印象、表象、记忆、知觉等一系列过程,在人脑中抽象出来的。不过,我们这里不来详细说明这个过程,这里只是说明,概念是从实际事物中抽象出来的。
   
   至于许多更高一级的概念,如许多科学和哲学的概念,则是初级概念通过思维过程的进一步抽象的概括。科学上,许多概念和用语,往往是从日常生活中借用来的,尤其是在它们产生的最初级阶段更是这样。哲学也不例外,不同的是哲学概念更加抽象,它往往删去了日常概念的一些具体含义,而仅仅留下它的最抽象的含义。但无论如何,这种概念的抽象,及从日常生活中借用的用语,必须与它的日常含义保持某种一致性,至少是倾向上的一致性,而不是完全相反,否则,就会造成人们思维的极大混乱。例如,物质、精神等等概念,正是用这种方法抽象出来的,它们既保持了日常含义,又扬弃了日常含义。这就是科学的抽象方法。否则,与日常含义,从而与客观实际完全脱离,甚至完全相反,那就不是科学的抽象,而是唯心主义的任性和随心所欲。当然,如果某些特殊人物一定要使自己使用的用语及其所反映的概念与日常含义相反,那么,他们至少必须加以说明,才不致使周围的人感到迷糊。否则,人们一定会把这种特殊人物当作神经病人。如果一个人使用的概念与日常含义一致,同时又要使它与之完全相反,那么,他的思维必然会陷入不可摆脱的矛盾之中。
   
   但是,遗憾的是,在同一性和斗争性问题上,情况恰恰正是这样。这就使问题具有特别严重的性质,导致了整个唯物辩证法哲学思想的混乱。
   
   二、对立统一规律的基本概念
   
   很自然,同一、对立、统一、差异、矛盾、斗争、绝对、相对、普遍、特殊等等概念,同样是从日常生活中借用来的。在日常生活中,它们都具有确切的含义。因此,说“同一性、统一性、一致性、互相渗透、互相依赖或依存、互相联结或互相合作,这些不同名词都是一个意思”,是完全错误的。事实上,它们的含义是很不一样的。我们只能说,如果略去这些概念的特殊含义,仅仅留下它们最抽象的哲学倾向,那么,它们说的都是矛盾的同一性,而这些概念本身,反映的是同一性的各个不同的侧面。但是,我们决不能用一个侧面来代替它的另一个侧面。例如,我们不能用互相渗透来代替互相依赖或互相合作。因此,它们本身,决不是“一个意思”。
   
   过去在批判德波林的时候,说德波林认为在事物开始的时候只有差异而并无矛盾,这是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因为“差异就是矛盾”。这样,就算彻底把德波林驳倒了。我不了解德波林,因此没有发言权。但是,德波林这里搬的是黑格尔的思想,用这样简单一句话,就驳倒了黑格尔经过长期研究提出的思想,这确实太简单、太容易了。习惯于简单抽象地思考问题,而不能具体思考问题的形而上学的大师,总是抓住简单的抽象而否定复杂的具体的。但可惜,这里未免有牛头不对马嘴之嫌。黑格尔在这里并没有在最抽象的哲学含义上使用“矛盾”这个词(以“矛盾”这个中文词代表对立统一规律,这种抽象是后来才有的)。黑格尔在这里是在日常或比较具体的哲学含义上使用这个词的。而在具体含义上,这两个词的含义是不一样的。“差异”表示差别、不同,而“矛盾”表示相反、对立,它们反映的恰恰是矛盾(这里指的是对立统一)运动过程中两个不同的阶段。事实上,既然汉语“矛盾”这个词的意思是“对立”、“相反”等等,因此,用“矛盾”来代替“对立统一”,并不完全确切。但因为它们并不是相反的概念,并且现在又成为人人懂得的概念,人们已经把“矛盾”理解为“对立统一”,因此我们仍然沿用这个词。
   
   总之,我们决不能因为使用了某些概念的抽象的哲学含义,而完全否定它的具体的日常含义。许多年来,一些形而上学的现代迷信的崇拜者们,总是死记某些词的哲学含义而反对它的日常含义。例如,死记“矛盾”这个词通过上面提到的改造,而具有的“对立统一”这种哲学含义,从而极力反对“没有矛盾”等日常用语。但不管他们怎样努力,也不能把“没有矛盾”的说法从汉语中抹去,老百姓仍然一而再、再而三地使用这个说法。对此,这些教义崇拜者们也许应该哀叹“德波林流毒”的深远吧!只知抽象地思考问题,而不能具体地思考问题,不可救药的教义崇拜者,是永远不能理解上述这一切道理的。
   
   上面顺便谈了必须说明的一些次要问题。现在我们来讲本题,来讲同一性和斗争性问题。
   
   某些权威著作说,同一、统一是特殊性、相对性,而对立、斗争则是普遍性、绝对性。而以后的人们,则不假思索地接受了这个荒谬的说法,这就使辩证法的基本概念陷入空前的混乱之中,对立统一规律重新被神化而变得不可理解。至于那些接受这些概念,而又自以为理解了对立统一规律的哲学家们,实际上只是满足于自己的似是而非,其实是根本不懂得对立统一规律。
   
   在日常生活中,统一、一致、同一、相同、相等、共性、到处一样、普遍、绝对等一类概念,虽然其中每个概念的具体含义各不一样,但就其倾向性来说,都是一样的,是某种范围的同义词,都是事物中包含的共同性的不同表现。事实上,几乎每个头脑健全的人,都已经习惯地按这种含义在日常生活中使用这些概念,这是千百年来人类实践的结果,是人类语言对客观世界的反映。举例说吧,世界上有各种各样不同的人,有各种各样不同阶级的人,但他们都是人,这就是一种共性,才使他们在人类历史长河中都处于人类社会的范围之内,或者换成哲学语言说,就是共处于人类社会的统一体中。相反的是另一类概念,如不同、差别、差异、斗争、对立、相反、相对、特殊等等,这些概念表达的正是差异、斗争性的不同表现。我相信,理智正常的普通人,是不会向这些人类语言的正确常识挑战的,但遗憾的是,当哲学家们在他们自己抽象的思想太空遨游的时候,却往往忘掉人类最起码的基本常识。
   
   因此,把同一性说成是相对性、特殊性,把斗争性说成是绝对性、普遍性,这不仅是哲学上的错误,而且是违反人类日常语言常识的荒谬谬误。
   
   在汉语中,相对和对立是同义词或近义词,就空间上说来,差异、对立、斗争等等,不仅不是普遍性,而且随着相对立、或相比较的各方的不同,而完全不同,表现为无数的特殊或个别;从时间上说,这种差别、对立、斗争又随着时间的变化而不断变化,表现为完全的暂时性;只有它们的共性、共同性、同一性、才在一定范围内不因时间、空间的不同而不同,在事物本身范围内(或在事物的某一阶段,在旧的统一瓦解之前),始终或到处一样,始终或到处一致,始终或到处统一,表现为绝对性、普遍性。因此,把同一性说成相对性、特殊性,把斗争性说成普遍性、绝对性,只是把上述简单明了的东西变得混乱不堪,复杂而不可理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