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徐水良文集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30大于1000的启示
·转发民联章程并答国内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答国内朋友问:谈理想民主及其它
·高薪养贪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头脑、勇气和教训
以下近四百篇文章,尚未恢复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中共创造的“奇迹”和怪象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客串政治,不要孙中山及其他
·不能“以暴易暴”吗?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海外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 学术不能搞“民主”
·还是多一点骨气,多一点自尊好!
·反对医疗教育等领域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商业化”
·搞教育必须舍得化大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中国民运情报组经过艰苦努力,大致搞清了中共在民运内部地下势力的分布情况,以及在媒体、侨界等配合力量的一些情况。使原来混沌的阵线大致变得分明,并有选择性地对中共的地下势力进行打击,使中共地下势力受到重创,暴露了其大量成员,包括进行组织、协调、指挥的领导成员。现将有关情报简要综合如下:
   
   一、海外民运不是败于中共的坦克、机枪,而是败于中共的地下势力。如果不能击败中共地下势力,民运只能永远失败。可是,海外民运朋友对这个问题仍然没有足够的认识。最近社民党事件和刘国凯先生的教训,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刘国凯先生为人正派,影响很好,是一个很不错的人,但他没有参加纽约民运对正义党一役,并且很轻视摸清敌我阵线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对别人摸到的情况也不相信。正义党暴露后,他仍然与他们关系密切。结果,操纵正义党的人在企图扶植谢记民主党,以取代暴露的正义党等多次尝试失败后,企图组建其它组织。后来组建社民党,并利用刘国凯对他们没有认识,骗刘当傀儡主席。社会民主党成员,主要是没有完全暴露的正义党地下党员、地下支部及其它一些可疑分子。为了完全控制社民党,他们设法排除高寒等人。组建社民党的目的或效果,一是重建一个类似正义党由他们控制的组织,二是堵住中共党内民主派、改革派及其它开明派别把共产党改组成社民党的道路。后一个目的相当有效地达到了。原来改成社民党的运作,由曹思源等人在活动,但海外社民党一来,这些人就很难活动了。
   


   本情报组在社民党成立时,就托人将上述情况转告刘国凯先生,并认为,一下子在国内搞起二十多个分部,民运人士没有这个能力,谁有这个能力,只有中共,想来刘国凯先生也清楚,请他警惕。显然刘先生重视程度仍不够。此次他们借刘国凯先生的错误,突然袭击,进一步把他架空,刘先生仍有点措手不及,非常被动。不过,他们的目的是进一步架空刘,还不可能撤消其主席职务,因为那样社民党就清一色,缺少掩护。但如刘不就范,也不排除进一步行动的可能。
   
   二、海外民运对正义党一役,对中共安插在民运中地下势力的打击,超过参与此役的人及其它民运人士原先的估计,几乎暴露了地下势力两翼中的一翼,从欧洲、到纽约、到美国西部,这一翼的基本伦廓已经暴露,同时也暴露了其在新闻界、侨界的不少势力,甚至这一翼的领导人,也露出马脚。及到目前为止,也无法重建过去规模的捣乱力量。
   
   中共安插在民运中的地下势力,前些年形成两翼,一翼直接以比较亲共或比较温和面目出现。鼓吹与中共合作、和解、反对革命,鼓吹和平、公开、合法、退让、妥协,解除民运的思想武装。他们极力影响民运中持类似思想的有的学者。有时,这一翼公开和私下讲共产党的好话,咒骂民运人士。
   
   他们在民运中的另一翼,则以激进面目出现。有的鼓吹挖祖坟、炸桥梁等恐怖主义及打游击等冒险主义,一方面借以掩护自己的面目,并诱捕冒险分子。有的,则鼓吹三民主义,这样,既可以表现反共,又对中共没有多大伤害。这也是前一段时间这一翼,包括社民党内可疑分子,在他们上司指挥下,突然普遍高调唱三民主义的原因之一。
   
   三、九三年,华盛顿合并大会,中共调动了其一切地下势力,甚至安插在台湾系统中的地下势力进行破坏,一方面,中共极力挑起矛盾,并努力把大会搞得不像样子,逼迫一些民运人士退出合并,而一些民运朋友,在中共阴谋、逼迫下,采取了错误的分裂行动,而中共地下势力也极力挑动这种分裂。搞清当时情况,并注意那些跳得最凶、或搞阴谋最厉害的人,包括竞选主席、副主席的头面人物,很有必要。
   
   四、从七九民运开始,中共就采取了“筑巢引鸟,做窝养鱼”的策略,主动组建民运据点。目前在法轮功中,他们的地下势力除了极力引导法轮功学员走向温和,不要反抗外,也采用了同样的策略,主动组建法轮功网点。此外,也有少数故意引导法轮功学员走向极端,如自焚等。中共还从海外调动力量,以记者等外衣,去刺探和影响民运,法轮功等反抗力量。当然,他们也不断从国内向海外派人。有时派人前,先为他们造声势,例如,上海有“民运人士”,出国前,就抓抓放放,大造声势。民主党事件及其它事件,他们已经储备一些特情和民运变节分子,包括采用他们一贯做法,表面上将这些人判刑,为他们积累钻入反对派捣乱的资本,实际上进行必要的训练,随时准备放到社会上或放出国外。
   
   五、中共要挟民运人士及控制他们地下势力的情况极为复杂。有的民运人士,出国前受中共要挟,被迫答应中共一些事情,但他们内心里是很不愿意的。我们要尽可能帮这些人摆脱中共要挟,宣布所有人被迫与中共签的协议、答应做的事情,只要他们不执行,不为中共破坏民运,一律无效,不作罪证。但对那些积极为中共效力、破坏民运,今后的民主政府将一律追究,严惩不贷。中共党员在体制内,不得不为中共做事,这可以谅解。但对破坏民运罪行严重的特务,却不能宽恕。而对中共内部,尤其特工系统的人,愿意投向民运的,我们将严格保密,表示欢迎。目前这些人中反对中共的人不少,还可以说很多。可惜民运中特务太多,民运也不景气,如果投向民运,目前既看不出前途,又容易暴露,因此阻止了他们投向民运。
   
   2001年5月10日

此文于2017年07月1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