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杂论十一则]
徐水良文集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转贴Leebai:再说几句仇恨和敌人-简单低级的道理
·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转贴王若望先生批评刘晓波文章
·王希哲投靠共产党阵营自供状
·驳何永全先生
·无敌论者真会胡诌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近日有没有敌人争论)
·理解民运真相的两个关键
·刘宾雁、刘刚谈刘晓波逸事
·中国失业率超过美国大萧条时期
·ZT一比吓一跳:中外税收与福利对比
·有敌无敌反复无常的没有敌人派
·我们对不同的人不同的狱中表现的态度
·目前两种思想、两条道路的斗争
·几句话简驳驳胡平草虾说法
·胡平《维权与民运》评点
·谁使民运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枯萎瓶花
·政治革命的绝对必须和相对必须
·张三一言徐水良与杨光等争论
·讲个简单的道理
·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和宪政
·言论自由是“第一自由”吗?
·答张健——再谈言论自由不是第一自由
·谈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基本知识
·讲一点自由民主和宪政的最基本知识
·讲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最基本知识
·不存在不民主的又“当之无愧的宪政”
·怎样看待教师农民等集体下跪事件
·在中共压力下挺住或屈服问题
·关于民主党临委会一事的说明
·答胡安宁两则:撒谎成瘾和虚虚实实
·现在不可能建立民运统一战线
·写给上海公安国保(两则)
·谴责郭台铭、抵制富士康
·郭台铭应该受谴责
·徐水良与洪哲胜关于富士康问题的争论
·富士康消息、传闻和评论(5月27日)
·中共开始封杀富士康信息
·驳扬光、洪哲胜
·富士康信息和评论(5月29日)
·富士康消息和评论(5月30日编)
·富士康跳楼事件和近来罢工浪潮
·中国人逻辑思维能力低下吗?
·支持张三一言评点韩一村
·温和与激进相互转换的一个普遍性规律
·关于民主党组党的几件事(答王希哲胡安宁)
·21世纪建国纲要(重发稿)
·高耀洁女士说得非常对,就是要实行正当防卫
·反对派圈子水平竟然还不如你?——再答韩一村
·又驳韩一村
·关于粤语保卫战的讨论
·你们称精英,真精英要羞愧得跳河了
·是制度问题而不是讲不讲道理的道德问题
·对茅老文章第一节谈点不同意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杂论十一则

2001年4月-6月


   
   
   (注:因手头没有有关书籍,全凭记忆写。引语等如有错误,请朋友来信纠正。)
   

   

之一、思想和语言的污染和混乱


   
   
   马列主义及对马列主义的汉语翻译,一方面。由于介绍了一种比较深刻的理论,给予人们一种理论研究的参考,有其一定的意义。但另一方面,由于马列主义的根本错误及翻译水平问题,又在汉语中造成了大量的污染,包括思想的污染和语言的污染。本人曾经多次论述过的“法、法权、权利”和所谓的“利权”,是一个例子。关于国家问题,则是一个更大更典型的例子。除了马列主义本身的错误及翻译错误以外,还有等而下之,水平极低的毛泽东之流,更以他们自己的胡说八道,把人们的思想和语言搞得混乱不堪。我在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初的文章中指出,毛泽东的文章中,到处是不懂装懂,冒充内行,胡说八道。在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批评毛泽东《矛盾论》,《实践论》,《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等等著作时,我嘲笑毛泽东不懂哲学,不懂哲学的最基本的概念,一到哲学领域,甚至连基本的汉语也不懂,也不会了。例如把汉语表示普遍性绝对性,与普遍性绝对性是近义词、同义词的“同一性”“统一性”,说成是特殊性相对性,把汉语中与相对性是近义词或同义词的“对立”性,说成是绝对性普遍性。把表示变化性,不同性的同义词或近义词“转化”,说成是同一性不变性的一个含义。还有把对立程度小于“斗争”等汉语单词的“对抗”,说成是对立程度极大的一种状况,其实这种状况不是对抗而是敌对、破裂或爆炸、或类似含义。把汉语中在理论之后,表示理论的实行的“实践”,与理论之前的客观实际等同起来,说成是理论的前提,说理论来源于实践。还有其它许许多多可笑的东西。在一篇文章中,我嘲笑说,衡量猫用猫的标准,衡量牛用牛的标准,衡量狗用狗的标准,可是一到理论领域,马上就不同了,衡量文艺就是政治标准第一。还有全国那么多大理论家,甚至整个理论界,一轰而上,铺天盖地地解释这些伟大高深的理论。及到今天,还有那些智商、智力水平低得令人可怜的新老左派,连毛泽东最明显的不懂装懂的胡说八道也看不出来,还死抱这些垃圾不放。暴君不懂装懂冒充内行胡说八道,与帮闲大理论家的吹捧拍马,都令人厌恶。而又有许多人,自以为早已摆脱了马列,却天天说着“经济是基础”,“经济起决定作用”,“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理论来源于实践,实践先于理论”等等马列和毛的完全错误的陈词滥调,则让人感到又好笑又好气。
   
   马列和毛泽东,给中国的思想、理论和语言带来了巨大的污染和混乱。
   
   
   

之二、关于国家问题


   
   
   对国家问题,我已经在过去的文章中,多次谈过。等以后有机会再详细论述。在这里,再作点非常简单的解释。
   
   目前民运中的不少朋友,谈到国家时,总是在马列的国家概念中打转,前一段谈到爱国主义时就是这样。以为爱国就是爱统治阶级的国家。其实,马列的国家概念,是错误的。爱国主要就是爱祖国,或者爱地域意义上的国家,其次是爱民族意义上的国家。除马列主义者及少数受马列主义影响很深的,浅薄的民运人士以外,很少有人把爱国说成是爱治权意义上的国家,更少有人说成是爱统治阶级的国家。
   
   一般说来,汉语中的国家概念,是从古代“国”的概念演变而来的,像祖国这个概念一样,是以地域为主的一个概念。有时它也带点治权的含义,例如把国家和老百姓对立起来时,就是讲治权意义上的国家。有时也带点民族意义。因此汉语“国家”翻译成英语时,有三种意义、三个单词:country,state,nation。而当印欧语言中的三个单词都翻译成国家时,有时就会产生一些问题,例如列宁的《国家与革命》,书名在俄语中很得当,但汉语就难免有点别扭。而一些民运朋友受马列书籍影响,往往只在治权意义上讲国家,并且用的是马列的意义。这就颇不妥当。
   
   其实,即使是治权意义上的国家,马列的观点也是错误的。马列把国家说成是阶级组织,说成是阶级的国家,把法,法律,说成是统治阶级的意志,这是不对的。国家,恰恰不是阶级组织,相反,恰恰是具有排他性的全社会的组织,全社会的唯一代表,法和法律,则表现为全社会的意志或全社会唯一代表的意志。在社会中占优势的社会势力,当然往往在国家中也占优势。越是民主的国家,越是代表全社会,越是专制国家,就越是倾向于某些社会势力,包括阶级,阶层,集团,家族,个人。但是,再专制的社会,皇帝的绝对专制,朕即国家,国家依然是全社会的代表,皇帝仍然不可能完全排除被统治的臣民。中共是党即国家,但仍然要说成是劳动人民的国家。
   
   以全社会代表的面目出现,这就是治权意义上的国家的特点。
   
   至于法和法律,也是同样,它们往往是全社会各种意志较量和综合的结果。
   
   我们的一些朋友,尤其是主张马列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的朋友们,习惯于用阶级分析的方法观察和分析问题,往往造成一些可笑的错误。我曾经一再指出,阶级现象是人类社会的一种异化现象,不是人类社会的本质。马克思错误地把经济异化,包括阶级异化,当作人类社会的本质,并以此为立足点,建立起一个完全错误的,颠倒人类社会真实情况的颠倒的理论体系,结果,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之三、具体的人,抽象的人


   
   马克思批评费尔巴哈讲的人是抽象的人,并对人下了一个被以后的马克思主义者们奉为经典的著名定义,说在现实性上,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多少年来,那些盲目的马克思主义者对这个定义推崇备至,认为这就是具体的人。其实,马克思定义的这种人,恰恰是一种非常抽象的人,看不见,摸不着,而必须用头脑来把握的抽象的人。本人批判马克思主义,正是从具体的人出发,批判和否定这种马克思定义的人,并且被歪曲了的人开始的。
   
   “在现实性上”,人完全是一种具体的,看得见,摸得着,有血,有肉,有头脑,有思想,会行动,生活在过去、现在和将来的历史时空中的人。这种具体的人,至少可以首先分解(或抽象)成四个方面的人,即:
   
   1、生物的人,肉体的人;
   2、意识的人,精神的人;
   3、社会的人;
   4、历史的人,时空的人。
   
   马克思的定义,只是定义从具体的人抽象出来的社会的人,并且是社会的人中一个更抽象的部分,更抽象的属性,即社会关系。正像前面讲的那样,这些社会关系,看不见,摸不着,只能凭人的头脑,从大量的社会现象中抽象出来,又凭人的头脑,靠逻辑和想象来把握。这种社会关系,无论是单个的还是总体的,部分的还是总和的,都只能属于抽象范畴。即使企图建立的是有序的总和,或有序的总体,也不过是企图把抽象综合起来,重建抽象的总体,或者抽象的具体。有时,一些人,一些理论家,如黑格尔,往往从单纯的抽象出发,企图重建抽象的具体,并把这种头脑中重建的具体,或者想象的具体,当作现实的具体,这种做法,是错误的。
   
   在过去的书和文章中,我曾经用我的意识科学简要地证明,人们能够从具体走向抽象,但却不能从单纯的抽象简单地走向具体。单纯的抽象,只有在人们的头脑中(注意,已经是在头脑中,而不是现实中)的具体表象面前,以具体表象为依据,才能思维地,或精神地,或意识地(不是现实地)重建从抽象到具体的理论和意识系统(不是现实系统)。黑格尔之所以在建立从抽象到具体的系统时,常常要用神秘主义的“转化”来完成,原因就在这里,就在于从单纯的抽象,不可能走向具体。因此不得不借助于这种神秘主义的“转化”。我在向朋友谈怎样读黑格尔的时候,总是说,你们不要管他的“转化”。这种神秘“转化”的秘密,其实就在于:这是黑格尔的胡说。理解了上面这段话,可以说,就是搞清了读懂黑格尔著作的主要诀窍。
   
   因此,马克思在这里犯了两个错误:
   
   1、把抽象当作具体。
   2、把头脑中,意识中再现的抽象的综合,抽象的具体,当作现实性的或现实中的具体。
   
   由于是简要议论,文字有限,以上许多术语没有解释,理论没有展开,多数人可能看不懂,希望不久后能够有时间比较详细地加以比较通俗的论述。
   
   
   

之四、生产力是人的能力,不是客观物质


   
   生产力是人的一种能力,这是马克思主义也不得不承认的。马克思恩格斯及马克思主义的教课书中,也把生产力定义为人的能力。但是,马克思主义从一种奇怪的逻辑出发,立刻又从生产力中分出“物质生产力”,又把物质生产力与客观物质等同起来,根据物质决定精神的一般唯物主义原理,于是物质生产力就变成了人类社会的决定性的东西,这是概念和逻辑的极端混乱。
   
   物质决定精神,是一个唯物主义的原理,现代科学不断地证实这个原理,而没有相反的科学证据来否定这个原理。到目前为止,否定这个原理的“证据”,都经不起科学检验,它们或者是骗子的编造,或者由某些特殊情况产生的假象。大陆由钱学森等倡导、轰动多少年的“特异功能”,目前稍许有头脑的人,都知道是骗子们的骗术。
   
   但是,这个唯物主义的原理,恰恰是否定生产力决定论的原理。
   
   生产力是人的一种能力,不仅人的技能、技术、智力、知识等等是人的能力,而且物化的能力即物质生产力,也是物化于物质中的人的生产能力。例如,物化于汽车、火车、飞机、轮船、机器、设备、电脑、电脑纲络中的生产力,也是人的能力的物化,而不是单纯的客观物质。并且这种物化的能力,只有与人结合,与人的智力、技术、知识、意志及其它精神要素结合起来,才能成为现实生产力,否则,它们只是潜在的生产力。没有这些精神要素及物化于其中的人的能力,这些机器、设备、电脑、电脑纲络,不过是废物一堆。因此,把人的生产力归结为物质生产力,又把物质生产力与客观物质混同起来,这是多重的错误、完全的错误。
   
   生产力是人具有的能力,这种能力无论是精神的能力,还是物化的能力;无论是人先天具有的,还是后天发展起来的,还是先天后天相结合才具有的,它们都是人的能力,而不是客观物质。物质生产力无论怎么物质化,都还是由人创造出来的,都是由人决定的东西,是人的能力的物化。因此,是人和人类社会创造和决定物质生产力,而不是物质生产力决定和创造人和人类社会。
   
   事实上,现代生产力以现代科学技术为基础,主要是精神性、知识性、智力性的生产能力,这一点,与某些以技能为基础的生产力还不同。技能,是人的智能和肉体的结合。因此,除精神因素外,还包含有物质肉体的能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