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杂论十一则]
徐水良文集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附注一个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评清华大学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学院副院长李希光
·政治家首重着眼大局
·认真研究当代社会转型形式,及其通例和特例
·中国未来应该建立多种形式的联盟
·冼岩的奇谈怪论
·中共的假抗日及其自吹谎言
·自由民主是两岸统一的前提和条件
·再谈自由主义概念
·保护北方领土和国家尊严
·有真相正义公道才有宽容
·支持朱学渊批评王怡
·关于法轮功问题答朋友信
·[短评]制止叛卖行为!
·与张三一言及实子先生讨论打倒中共问题
·迎接决战
·胡安宁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两个电邮
·谈庆典式革命、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
·答草虾
·[短评]再谈没有共产党,中国不会乱
·[短评]: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
·中国的问题,在于一党专制
·[短评]结束滥用重刑、死刑的中共乱世
·驱逐马列,让中华民族重新走向世界前列
·答吕京花十个问题
·关于今年6•4问题及倪育贤先生文章的几点感想
·学术上的严格探讨和政治上的多元宽容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与中共进行沟通或妥协必须遵循的原则
·反对派与中共交往的五项原则
·中国走向民主是历史的必然
·对俄国保持必要的警惕
·必须十分重视教育和人的精神素质
·制止中共超限战核大战
·马英九胜选的意义和我们的希望
·制止中共用核大战毁灭人类
·政教分离的“政”指的是国家,政权和政府,不是指政治
·告别革命派是共产党的镜像孪生复制品
·必须为共产“革命”正名
·什么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敌人?兼与洪哲胜先生商榷
·当代的战争根源究竟在哪里?
·反对把责任推给老百姓
·古谜脸皮是否厚了点?立档以存照
·再谈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徐水良跟帖答张三一言先生
·评马英九谈话《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
·普通政治不可能和意识形态分离
·忍不住讲一点——答张三一言先生
·中共的特务活动及其对反对派的控制
·关于自由主义问题的一些看法
·努力分清盲目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理性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界线
·中共情报机构对付反对派的两极策略和三步大棋
·胡安宁简历及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二个电邮
·重视中国民主变革的决定性力量农民
·简评递进民主制
·中共贪天之功为己有
·中国问题的哲学思考
·中共用特务控制反对派
·关于左右概念和自由主义概念
·保障错误思想的言论自由及相关的宽容态度
·简评秦晖先生《中国现代自由主义的理论商榷》
·进口西方垃圾文化的教训和覆辙
·不要越搅越臭
·建议多数民主党朋友不同意见转入内部讨论
·读胡星斗教授三篇文章
·谈甘地主义并奉劝中共不要把事情做绝
·近来发表部分观点汇编
·防止误导!
·西方人权,与上帝和神权没有关系
·继续清除“告别革命”伪改良主义的影响
·继续清除“告别革命”伪改良主义的影响(修改稿)
·胡锦涛到访纽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杂论十一则

2001年4月-6月


   
   
   (注:因手头没有有关书籍,全凭记忆写。引语等如有错误,请朋友来信纠正。)
   

   

之一、思想和语言的污染和混乱


   
   
   马列主义及对马列主义的汉语翻译,一方面。由于介绍了一种比较深刻的理论,给予人们一种理论研究的参考,有其一定的意义。但另一方面,由于马列主义的根本错误及翻译水平问题,又在汉语中造成了大量的污染,包括思想的污染和语言的污染。本人曾经多次论述过的“法、法权、权利”和所谓的“利权”,是一个例子。关于国家问题,则是一个更大更典型的例子。除了马列主义本身的错误及翻译错误以外,还有等而下之,水平极低的毛泽东之流,更以他们自己的胡说八道,把人们的思想和语言搞得混乱不堪。我在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初的文章中指出,毛泽东的文章中,到处是不懂装懂,冒充内行,胡说八道。在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批评毛泽东《矛盾论》,《实践论》,《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等等著作时,我嘲笑毛泽东不懂哲学,不懂哲学的最基本的概念,一到哲学领域,甚至连基本的汉语也不懂,也不会了。例如把汉语表示普遍性绝对性,与普遍性绝对性是近义词、同义词的“同一性”“统一性”,说成是特殊性相对性,把汉语中与相对性是近义词或同义词的“对立”性,说成是绝对性普遍性。把表示变化性,不同性的同义词或近义词“转化”,说成是同一性不变性的一个含义。还有把对立程度小于“斗争”等汉语单词的“对抗”,说成是对立程度极大的一种状况,其实这种状况不是对抗而是敌对、破裂或爆炸、或类似含义。把汉语中在理论之后,表示理论的实行的“实践”,与理论之前的客观实际等同起来,说成是理论的前提,说理论来源于实践。还有其它许许多多可笑的东西。在一篇文章中,我嘲笑说,衡量猫用猫的标准,衡量牛用牛的标准,衡量狗用狗的标准,可是一到理论领域,马上就不同了,衡量文艺就是政治标准第一。还有全国那么多大理论家,甚至整个理论界,一轰而上,铺天盖地地解释这些伟大高深的理论。及到今天,还有那些智商、智力水平低得令人可怜的新老左派,连毛泽东最明显的不懂装懂的胡说八道也看不出来,还死抱这些垃圾不放。暴君不懂装懂冒充内行胡说八道,与帮闲大理论家的吹捧拍马,都令人厌恶。而又有许多人,自以为早已摆脱了马列,却天天说着“经济是基础”,“经济起决定作用”,“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理论来源于实践,实践先于理论”等等马列和毛的完全错误的陈词滥调,则让人感到又好笑又好气。
   
   马列和毛泽东,给中国的思想、理论和语言带来了巨大的污染和混乱。
   
   
   

之二、关于国家问题


   
   
   对国家问题,我已经在过去的文章中,多次谈过。等以后有机会再详细论述。在这里,再作点非常简单的解释。
   
   目前民运中的不少朋友,谈到国家时,总是在马列的国家概念中打转,前一段谈到爱国主义时就是这样。以为爱国就是爱统治阶级的国家。其实,马列的国家概念,是错误的。爱国主要就是爱祖国,或者爱地域意义上的国家,其次是爱民族意义上的国家。除马列主义者及少数受马列主义影响很深的,浅薄的民运人士以外,很少有人把爱国说成是爱治权意义上的国家,更少有人说成是爱统治阶级的国家。
   
   一般说来,汉语中的国家概念,是从古代“国”的概念演变而来的,像祖国这个概念一样,是以地域为主的一个概念。有时它也带点治权的含义,例如把国家和老百姓对立起来时,就是讲治权意义上的国家。有时也带点民族意义。因此汉语“国家”翻译成英语时,有三种意义、三个单词:country,state,nation。而当印欧语言中的三个单词都翻译成国家时,有时就会产生一些问题,例如列宁的《国家与革命》,书名在俄语中很得当,但汉语就难免有点别扭。而一些民运朋友受马列书籍影响,往往只在治权意义上讲国家,并且用的是马列的意义。这就颇不妥当。
   
   其实,即使是治权意义上的国家,马列的观点也是错误的。马列把国家说成是阶级组织,说成是阶级的国家,把法,法律,说成是统治阶级的意志,这是不对的。国家,恰恰不是阶级组织,相反,恰恰是具有排他性的全社会的组织,全社会的唯一代表,法和法律,则表现为全社会的意志或全社会唯一代表的意志。在社会中占优势的社会势力,当然往往在国家中也占优势。越是民主的国家,越是代表全社会,越是专制国家,就越是倾向于某些社会势力,包括阶级,阶层,集团,家族,个人。但是,再专制的社会,皇帝的绝对专制,朕即国家,国家依然是全社会的代表,皇帝仍然不可能完全排除被统治的臣民。中共是党即国家,但仍然要说成是劳动人民的国家。
   
   以全社会代表的面目出现,这就是治权意义上的国家的特点。
   
   至于法和法律,也是同样,它们往往是全社会各种意志较量和综合的结果。
   
   我们的一些朋友,尤其是主张马列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的朋友们,习惯于用阶级分析的方法观察和分析问题,往往造成一些可笑的错误。我曾经一再指出,阶级现象是人类社会的一种异化现象,不是人类社会的本质。马克思错误地把经济异化,包括阶级异化,当作人类社会的本质,并以此为立足点,建立起一个完全错误的,颠倒人类社会真实情况的颠倒的理论体系,结果,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之三、具体的人,抽象的人


   
   马克思批评费尔巴哈讲的人是抽象的人,并对人下了一个被以后的马克思主义者们奉为经典的著名定义,说在现实性上,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多少年来,那些盲目的马克思主义者对这个定义推崇备至,认为这就是具体的人。其实,马克思定义的这种人,恰恰是一种非常抽象的人,看不见,摸不着,而必须用头脑来把握的抽象的人。本人批判马克思主义,正是从具体的人出发,批判和否定这种马克思定义的人,并且被歪曲了的人开始的。
   
   “在现实性上”,人完全是一种具体的,看得见,摸得着,有血,有肉,有头脑,有思想,会行动,生活在过去、现在和将来的历史时空中的人。这种具体的人,至少可以首先分解(或抽象)成四个方面的人,即:
   
   1、生物的人,肉体的人;
   2、意识的人,精神的人;
   3、社会的人;
   4、历史的人,时空的人。
   
   马克思的定义,只是定义从具体的人抽象出来的社会的人,并且是社会的人中一个更抽象的部分,更抽象的属性,即社会关系。正像前面讲的那样,这些社会关系,看不见,摸不着,只能凭人的头脑,从大量的社会现象中抽象出来,又凭人的头脑,靠逻辑和想象来把握。这种社会关系,无论是单个的还是总体的,部分的还是总和的,都只能属于抽象范畴。即使企图建立的是有序的总和,或有序的总体,也不过是企图把抽象综合起来,重建抽象的总体,或者抽象的具体。有时,一些人,一些理论家,如黑格尔,往往从单纯的抽象出发,企图重建抽象的具体,并把这种头脑中重建的具体,或者想象的具体,当作现实的具体,这种做法,是错误的。
   
   在过去的书和文章中,我曾经用我的意识科学简要地证明,人们能够从具体走向抽象,但却不能从单纯的抽象简单地走向具体。单纯的抽象,只有在人们的头脑中(注意,已经是在头脑中,而不是现实中)的具体表象面前,以具体表象为依据,才能思维地,或精神地,或意识地(不是现实地)重建从抽象到具体的理论和意识系统(不是现实系统)。黑格尔之所以在建立从抽象到具体的系统时,常常要用神秘主义的“转化”来完成,原因就在这里,就在于从单纯的抽象,不可能走向具体。因此不得不借助于这种神秘主义的“转化”。我在向朋友谈怎样读黑格尔的时候,总是说,你们不要管他的“转化”。这种神秘“转化”的秘密,其实就在于:这是黑格尔的胡说。理解了上面这段话,可以说,就是搞清了读懂黑格尔著作的主要诀窍。
   
   因此,马克思在这里犯了两个错误:
   
   1、把抽象当作具体。
   2、把头脑中,意识中再现的抽象的综合,抽象的具体,当作现实性的或现实中的具体。
   
   由于是简要议论,文字有限,以上许多术语没有解释,理论没有展开,多数人可能看不懂,希望不久后能够有时间比较详细地加以比较通俗的论述。
   
   
   

之四、生产力是人的能力,不是客观物质


   
   生产力是人的一种能力,这是马克思主义也不得不承认的。马克思恩格斯及马克思主义的教课书中,也把生产力定义为人的能力。但是,马克思主义从一种奇怪的逻辑出发,立刻又从生产力中分出“物质生产力”,又把物质生产力与客观物质等同起来,根据物质决定精神的一般唯物主义原理,于是物质生产力就变成了人类社会的决定性的东西,这是概念和逻辑的极端混乱。
   
   物质决定精神,是一个唯物主义的原理,现代科学不断地证实这个原理,而没有相反的科学证据来否定这个原理。到目前为止,否定这个原理的“证据”,都经不起科学检验,它们或者是骗子的编造,或者由某些特殊情况产生的假象。大陆由钱学森等倡导、轰动多少年的“特异功能”,目前稍许有头脑的人,都知道是骗子们的骗术。
   
   但是,这个唯物主义的原理,恰恰是否定生产力决定论的原理。
   
   生产力是人的一种能力,不仅人的技能、技术、智力、知识等等是人的能力,而且物化的能力即物质生产力,也是物化于物质中的人的生产能力。例如,物化于汽车、火车、飞机、轮船、机器、设备、电脑、电脑纲络中的生产力,也是人的能力的物化,而不是单纯的客观物质。并且这种物化的能力,只有与人结合,与人的智力、技术、知识、意志及其它精神要素结合起来,才能成为现实生产力,否则,它们只是潜在的生产力。没有这些精神要素及物化于其中的人的能力,这些机器、设备、电脑、电脑纲络,不过是废物一堆。因此,把人的生产力归结为物质生产力,又把物质生产力与客观物质混同起来,这是多重的错误、完全的错误。
   
   生产力是人具有的能力,这种能力无论是精神的能力,还是物化的能力;无论是人先天具有的,还是后天发展起来的,还是先天后天相结合才具有的,它们都是人的能力,而不是客观物质。物质生产力无论怎么物质化,都还是由人创造出来的,都是由人决定的东西,是人的能力的物化。因此,是人和人类社会创造和决定物质生产力,而不是物质生产力决定和创造人和人类社会。
   
   事实上,现代生产力以现代科学技术为基础,主要是精神性、知识性、智力性的生产能力,这一点,与某些以技能为基础的生产力还不同。技能,是人的智能和肉体的结合。因此,除精神因素外,还包含有物质肉体的能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