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国的“精英”]
徐水良文集
已恢复文章
·徐水良简历
早期文稿(一)
1973-1975年大字报
·早期文稿(一)说明
·早期文稿(一)反对特权
·早期文稿(一)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
·早期文稿(一)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
早期文稿(二)
1975年第一次入狱到民主墙时期部分稿件
·第一次入狱时狱中文章: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关于同一性和斗争性等问题
早期文稿(三)
1981-1991年第二次入狱部分狱中稿件
·1981年狱中文章:批判“四个坚持”
·关于文艺的几个简要问题
·论自由和自由化问题
·关于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材料两份
·短论数则
·89民运前最早上书:徐水良《建议书》
·社会主义新观念的核心是什么?
1991年第二次入狱十年刑满出狱到1998年3月出国前,南京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的“精英”

   

徐水良


   

1998.7.3日


   

   
   精英,顾名思义是指“优异、出色的人”。在正常社会中,上层知识份子应该是社会的精英。而在知识份子占人口比例很小的中国,一般的知识份子就应该属于社会的精英了。可是,中国的上层知识份子,普遍缺乏独立人格,实在不配作为真正精英。
   
   由于几千年的专制统治,中国知识份子的主要出路在于“学而优则仕”:读书为了当官,为统治者所用,知识份子当然只好完全依附于专制统治者。因此,中国连一般的知识份子也缺乏独立人格。中共建国之后,采用一种普遍的逆淘汰的社会机制:奴才和庸才淘汰人才;大老粗淘汰知识份子;软骨头淘汰有骨气者;伪劣产品淘汰优质产品;落后企业淘汰先进企业;贿赂经济淘汰法制经济;假、大、空淘汰真、善、诚。这种逆淘汰与社会的正常要求产生剧烈的矛盾,使社会呈现相当大的混乱。精英并非全部精英,除了真正的优秀人才之外,还包含大量的庸才和奴才;而垃圾也并非全然垃圾,除了应该被社会淘汰的垃圾外,也包含了部份精英。譬如说,很多真正的精英被归入右派、反革命、异议份子等等被政府视同渣滓和敌人的群体之中,其中包括像许良英这类最有骨气、最优秀的知识份子。
   
   这种情形又反过来进一步把上层知识份子残存的脊骨压碎。几十年来,上层知识份子中的许多人一再为中共专制统治唱赞歌、制造舆论。中共对知识界稍有放松,他们就兴高采烈、大声喝彩,似乎中国已是一片光明。到现在,许多上层“精英”(其中不少加入“民主”(!!!)党派。“民主”后面加三个惊叹号,乃是对其“绝妙”之处的惊叹),比共产党高官更共产党化。共产党的大官,白天在台上作报告,大谈“党的领导”,晚上回家却是大骂共产党腐败。而上层知识“精英”却是真诚地相信并称赞共产党,说什么改革开放一片光明,经济高速发展,人民生活蒸蒸日上,形势一片大好。及到下岗工人等问题爆发出来,他们才大吃一惊:怎么还会有这样的问题?!他们不了解社会的真实情况。其实,中国经济自1993年以后,即走向困境,并且决不像国际社会在1996年以后才发现的那样,仅仅是国营企业的问题。乡镇企业、私营企业大量破产、停产、半停业,其比例之高,外界很难想象。如果你到乡镇企业、私营企业看一看,1993年以前存在的,以及其后新建的企业,大多处于停业、半停业、或消失状态,而国营企业,只是因为不好破产,并且歇业后还得照发工资,还有下岗工人的问题,才引起社会的关注。而这些年来,工人和农民的收入,没有提高,甚至稍有下降。这些上层知识“精英”太相信中共官方的表面文章而脱离社会。
   
   因此,那些自称“精英”的人,究竟是不是中国的精英,是大有可疑的。目前,上层知识“精英”的多数,仍旧依附于中共,少数,归入反对的异议者行列。而这少数中,仍有一部份念念不忘“合作”,期待重新加入中共体制之内。这真是中国的悲哀。
   
   过去的历次民主运动,知识份子往往起了先锋作用。“4.5”运动和79民运,虽然表现出“草根”倾向,但其中活跃的人物,仍是工人和市民中的知识份子或有知识份子倾向的人。而89民运中的“精英”倾向,既是其长处,又是其短处。是由于当时的特殊情况形成的。而目前大陆的实际情况,对中共的不满程度,农民最甚,工人其次,知识份子排在最后。可以预见,今后的突发事变中,将会出现较强的“草根”倾向。
   
   毫无疑问,未来中国社会必将重视真正的精英,培养出大批真正的精英。但是,我们重视精英,只是要发挥精英人物的较大作用,而不是要建立精英政治,因为,精英政治必然是专制政治。我们主张民主政治,而民主制度的全部理论和实践,都建立在“人人生而平等”这个平等原则、这个直接的基础之上。这个原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人权原则。违反这个原则,等于违反人权和民主原则。任何人,如果不把普通老百姓、不把工人农民放在与自己平等的地位上,那就不配搞民运,不配当一个真正的精英。(1998.7.3)

此文于2016年04月2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