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徐水良文集
·张三老说法完全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辩论他们吹捧习近平的问题
·讨论大选问题并驳曾节明刘刚等
·谈些基本知识
·驳张小鼐
· 驳茅于轼文章《重温洛克名言“财产不可公有”》
· 驳王希哲等没有任何党可以代替共产党等谬论
·再驳设立国教等陈旧烂货
·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
·再笑造谣撒谎的刘刚附带蠢人顾晓军
·谈彭明等问题
·笑笑高学历特线科盲刘刚
·近日部分跟帖汇编修改
·上午在共舞台再谈特线问题
·徐林先生的说法和观点都很错误
·社会转型自由先行还是民主先行?我的意见
·揭露曾节明企图误导破坏中国民主运动阴谋
·对刘刚等特线破坏茉莉花革命的揭露批判
·对几个问题的评论
·再谈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造成雾霾等问题的社会原因和哲理
·美国将联俄制中共
·思想、言论自由等问题再讨论
·救世主、大救星、神、骗子和恶魔
· 关于环境问题网上文章两篇
·对环境污染问题的讨论
·部分网友提供的曾节明小部分材料链接
·本人近日部分意见汇编
· 郭永丰《拆除自由女神像美国才能真正强大!》评论
·再谈破除迷信、解放思想
·现在是全世界解决马列教一神教问题的时代
·再谈土义和团、洋义和团
·关于台湾问题的一点意见
·对民运等一些问题的评论
·谈中共特线掩盖狭义民运圈沦陷区的问题
·一神教问题再调侃
·今日杂谈:白左白右习大大,神棍谎言老穿帮
·谈贵族制度及其它
·再谈贵族、神棍和革命
·对朱学勤先生文章的简单评论
·也谈老虎咬死人问题
·现代世界,动物园是奢侈品还是公共必需品?
· 我在公有私有问题上的简要意见
·人就是需要正义和良心
·丛林法则和丛林动物
· 探讨对川普问题的合适态度和策略
·生命和规则,何者是根本?
·近日部分讨论和辩论帖
·谈对付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的策略
·继续探讨敌人首、次和应对策略问题
·谈如何评价岳飞等问题
·再谈川普等问题
·川普像是本能的独裁者
·再谈当代世界的历史任务
·部分川粉图穷匕首见,公开反民主
·评民阵过渡工作委员会《重申和平理性非暴力》
·再谈盛雪问题
·反自由反民主的代表作
· 关于228事件等历史问题
·几个短点评
·闲聊儿童教育问题
·“反对政治正确”荒唐口号的本质
·惊世骇俗的荒唐口号——打倒政治正确
·两系特线的大致轮廓
·对吴向宏文章的批评
·中共两系特线内斗、中央系大规模反扑
· 也谈“伪善”问题
·语言、文字、文化:用信息科学常识批驳陈腐教条
·具像化是信息时代的大趋势
·国际通用文字只能是表意文字,不可能是拼音文字
·纠正拼音迷沿用的西方哲学心理学语言学某些基本错误
·继续讨论教育问题
·互联网时代革命的策略
·继续批评国际意识科学社会科学及中国拼音迷的错误
·继续讨论语言文字问题
·颠倒的国际意识科学和社会科学
·关于数学和哲学
·与某网友的一次小辩论
·在微信再谈马列教一神教问题
·重视形象思维和右脑作用
·避开狭义民运圈沦陷区踏踏实实做工作
·再谈儒家问题
·思想、信仰、文化、制度、素质
·美国应该尽快对北朝鲜动武
·再谈文化、信仰和素质
·再驳汉奸谬论
·笑谈朝鲜问题
·再辩汉奸和普适价值等问题
·今日评论:混乱颠倒的左右概念
·说说揭露特线问题的一些怪现象怪逻辑及其原因
·关于自由主义和左右问题的讨论
·为什么必须阻止北朝鲜发展核武器?
·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怀念江泽民?
·美国多州免费上大学,中国怎么办?
·谈反对派对中共内斗的策略
·《人民的名义》仍然是洗脑作品
·批评刘军宁“极权都是极左”的说法
·再谈革命、自由主义、特线等问题
·传统文化需要承担马列文化及制度的罪责吗?
·法国大选简评:川普现象将成为世界历史上的昙花一现
·驳传统文化土壤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2001年1月

   
   (这是北春研讨会发言稿。考虑时间问题,在研讨会上没有按稿子念,现按发言情况做了修改。)
   革命、改良、和平、公开、合法等问题
   
   各位朋友:
   
   我反对洪哲胜先生刚才讲话中大力鼓吹和平、公开、合法的做法。经过前几年的辩论,目前的海外,知名一点的,主要剩下洪哲胜先生在鼓吹这些东西了。
   
   我从事民运快三十年了,一直从事的是和平、公开、合法的活动。今后,主要精力还要放在这方面。并且,我坚决反对挖祖坟,炸桥梁之类的恐怖活动,认为恐怖主义是人类的公敌。我还反对目前情况下,三五个十来个人占县城,打游击之类的冒险主义。而且认为,在很多情况下,鼓吹这种恐怖主义和冒险主义,乃是中共特务诱捕冒险分子的阴谋。此外,我还反对在国内专制条件下,身份公开了的民运人士去从事秘密和地下工作,也反对从事秘密工作的人和公开的人搞到一起,因为这样做,违反秘密和公开严格分开的原则,将会严重破坏秘密和公开两方面的工作。但是,我坚决反对“告别革命”的荒谬谬论,坚决反对以我们自己的口,去帮助中共,制造反对革命、攻击革命的舆论及气氛,去取消《独立宣言》规定的人民进行革命,和武装反抗暴政的权利。《独立宣言》是世界民主的基石,连共产党的老祖宗马克思也高度评价,称它是世界第一个人权宣言。否定《独立宣言》的重要原则,实际就是取消和否定民主道路及制度。
   
   是的,我们没有力量人为地组织一个革命,并且一般说来,通常情况下,也很难人为地组织一个革命。事实上,真正的革命,往往也不是由任何政党组织起来的,相反,由政党组织起来的革命,很多是共产党那样的假革命,真反动。中国人,包括民运人士,长期受中共影响,他们头脑中的革命往往就是这种假革命,以为革命是由政党组织起来的。但是,我们没有力量组织革命,并不等于人民没有力量。相反,一旦时机成熟,人民完全有力量进行革命,武装的军人也有力量进行革命。东欧,南斯拉夫,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都是例子。我们绝不应该以自己的口去做中共的帮凶,去制造舆论,去反对和扼杀革命。恰恰相反,在中共顽固拒绝改良的条件下,我们应该宣传革命权利,呼唤人民行使这种权利。国内的朋友很难做这个工作,海外的朋友应该义不容辞的担起这个任务。在北春过去的研讨会上,我曾经说过,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可能性最大就是走基本上是和平的、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我们没有理由反对和拒绝这种革命。如果我们不作革命的舆论准备,相反,却用“告别革命”的谬论,去欺骗中国人民,并把一定条件下和平、公开、合法的策略说成是必遵守的原则,去迷惑人民,使人民在盛大庆典式的革命来临时,例如另一场八九民运来临时,也按这些谬论拱手放弃革命,我们就将是民族的罪人。(当代社会还不可能取消军队,警察等等暴力,所以人们讲和平、公开、合法,都指的是实现民主的策略,而不是未来社会制度的目标原则。)
   
   事实上,中共从来不遵守他们自己制订的法律,以为可以用和平,公开,合法的方式,同中共斗争,可以期盼中共容忍合法方式,这纯粹是一种幻想。民运中有许多朋友像徐文立,秦永敏等,都是宣称拥护中共领导,反对革命的。相反,本人自1979年以后,一直是公开自称是持不同政见者或反对派,反对中共一党专制,主张革命,甚至为暴力革命辩护的。但判刑时,并不因为有这种差别而有所不同,并不因为你向中共献媚,宣称拥护中共,讲公开、合法、非暴力,中共就优待你。实际上可能还判得多一点。其实,这里有一个与普通人通常见解完全相反的秘密。这就是,中共在清除异己的时候,越是接近中共的人,中共使用的手段就越是残忍。这是1979年时,我与杭州大学的民运朋友一起讨论研究时,一个朋友发现的规律。红军时期,国民党俘虏可以优待,而大批红军干部却必须屠杀;延安时期,民主人士必须争取,而王实味等大批中共党员却必须无情斗争和处决;对国际上,反修必须重于反帝;文革期间,对“民主党派”人士,一再重申开恩保护,而对刘少奇林彪等一大批,却必须残酷折磨。这是因为越是接近中共及其权力核心的人,对中共及其独裁者的权力和精神领袖地位的威胁就越大。中共当权者一旦决心除去你这个异己,你越献媚,他有可能越认为你搞两面派。不过,事实上,在困难条件下,骨头越软,越是献媚的人,一到处境顺利时,他们往往比谁都激烈。这也是我几十年生涯中看到的普遍规律,很少有例外。我出国前,曾经嘱咐国内一些朋友,说目前国内那几个又要出风头,要做异议人士,又怕担风险,于是常常向中共讨好的人,今后情况一旦好转时,他们一定比谁都冒失,比谁都激进,我们要防着他们,不要让他们造成破坏。结果,没有几个月,出于我本人预料之外的快,在组党运动中,很快部分应验了,给组党运动造成相当的破坏和损失。所以中共独裁者出于他们自身政治经验的担忧,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我上面这样说,当然不是说不要注重策略,而是要大家丢掉幻想。这是我讲的第一个大问题。
   前途和困难
   
   不过,我很赞同洪哲胜先生对前途和困难问题的看法。我认为,中国走向民主,是历史的必然,没有任何悲观的地方。我并不担心中国能不能实行民主。中国的民主制度的建立,也不会拖到几十年以后,五代人十代人以后,甚至更长时间以后。我担心的是中国人的素质,担心在实现民主的过程中,会有过分的大规模的报复,这种过分报复会给我们民族带来巨大损失。担心的是民主制度建立以后,像洪哲胜先生讲的那样,腐败,黑道,贿选等等来败坏民主事业。中共搞了一个村级选举做做样子,就到处是某某大款出多少钱买选票选村长的情况。
   关于反对派运动
   
   中国目前的反对派,形形色色,有民主运动,有法轮功、中功等功法组织,有非官方的基督教及其它宗教组织,也有共产党内或明或暗的反对专制、倾向民主的一些党员。此外,也有坚持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式的极端专制,反对改革,主张恢复毛式专制的毛式反对派。性质完全不同。因此,严格说来,笼统称为反对派运动,并不确切。而且,在目前的中国,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士兵,甚至绝大多数共产党员,都是共产党的潜在的反对派。我出国前几年,到工厂,到宿舍及附近街道上,往往有不少人围上来与我聊天,其中有不少共产党员和党员干部,他们都说,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
   
   顺便说一句,我们不要把毛式反对派一律看作我们的敌人。其实,他们中不少人,是因为反对中共目前的腐败,错误地认为毛式专制比目前清廉、平等,要回到毛式专政。我们要告诉他们,清廉、平等,必须以人权、自由、民主为基础,暴君面前的人人平等,不过是人人是粪土,人人等于零。
   
   我原本想讲的题目是反对派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但这个题目实在太大,所以我改为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并且只讲讲我们的有关民主运动对策问题的几个结论,除了上面已经讲过的以外,再讲讲下面几个结论。
   一、要搞多元化,不搞一元化思想专制
   
   这是我在研究民运对策时得到的一个结论。也是这些年中,我与朋友们争论得非常多的问题。
   
   我们的民运朋友是反对中共一党专制的,但实际上,由于长期生活在中共的一党专制中,他们的思想,不知不觉中却往往是中共的,马列主义的。因此讲到民运存在的问题时,他们往往把民运没有统一的思想,把所谓缺乏理念放到第一位。他们企图按中共和马列的模式,建立一种一元化指导思想。
   
   其实,没有统一的指导思想,思想的多元化,不是民运的缺点,而恰恰是一种优点。我对他们说,历史上成功的革命或改良,往往是没有统一指导思想的,英国革命,美国革命,苏联东欧的变化,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的革命,等等,都是没有统一指导思想的。相反,有统一指导思想的,如马列主义的革命,希特勒的改良,建立的却是专制制度。为什么呢?因为民主的根本基础是人权、自由,但民主的直接基础,是建立在自由和人权基础上的平等,是人人生而平等。所有公民,无论是公民的个人,公民的组织,公民的意识形态,无论是宗教,主义,还是思想,都一律平等。规定任何个人的特殊地位,就是搞个人独裁,规定任何政党,社会团体的特殊地位,就是一党专制,规定任何宗教,主义,思想的特殊地位,就是思想专制。说句不客气的话,这个世界上,我还没有看到能与我的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相比的思想,但谁要规定人本主义作统一思想,我就第一个坚决反对。因为这是思想专制。
   
   我们不能搞信仰治国,意识形态治国,这是很可怕的。中世纪的基督教专制,共产主义的专制制度,以及目前阿富汗的神学政权,都是例子。而达赖喇嘛主动搞政教分离,我就佩服他的伟大人格。
   
   当然,一个政党,一个组织,甚至一个政府,也可以有自己的指导思想,但这必须严格限定在他们自己内部,不得强加给社会。不过,最好的办法,还是从政党开始,就搞多元化,美国的政党,民主国家的大部分政党,有什么统一的指导思想?对那些有统一指导思想的政党,无论是马列主义,三民主义,社会民主主义,还是其它什么主义,全体人民必须对他们充分提高警惕。防止他们搞思想专制。对那些有固定领袖的政党或组织,全体人民当然也必须提高警惕,防止他们的专制独裁。很可惜,除了一些宗教,准宗教组织以外,这些年来,号称以民主为己任的民运人士,也热衷于搞固定的终身领导人,甚至大家都知道这个终身领导人是扶不起的阿斗,这种做法明显失败的时候,仍然有人坚持要搞,他们把民主原则丢到九霄云外。另外,也有人千方百计要把他自己那个陈旧不堪的东西,变成中国的统一指导思想。这些现象,都说明,许多民运人士,挂着民主的招牌,其内心深处,却是根深蒂固的中共专制思想和习惯。
   
   一个政党,一个运动,当然也希望统一,否则就没有力量。但这种统一,不是理论的统一,思想的统一;而是策略的统一,也就是目标、方向的统一,道路、路线的统一,政策、方针的统一,方法、步骤的统一。例如革命和改良或其它方面策略的统一。
   二、民运不是改朝换代,打天下坐天下,民运人士要有铺路石精神
   
   根据民运目前的状况及苏联东欧的历史经验,民运人士要接掌政权的可能性不大。刚才已经有人说了,接掌政权的可能是其它人。很可能是中共内部的改革派。所以一定要有甘做铺路石的精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