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徐水良文集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转贴Leebai:再说几句仇恨和敌人-简单低级的道理
·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转贴王若望先生批评刘晓波文章
·王希哲投靠共产党阵营自供状
·驳何永全先生
·无敌论者真会胡诌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近日有没有敌人争论)
·理解民运真相的两个关键
·刘宾雁、刘刚谈刘晓波逸事
·中国失业率超过美国大萧条时期
·ZT一比吓一跳:中外税收与福利对比
·有敌无敌反复无常的没有敌人派
·我们对不同的人不同的狱中表现的态度
·目前两种思想、两条道路的斗争
·几句话简驳驳胡平草虾说法
·胡平《维权与民运》评点
·谁使民运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枯萎瓶花
·政治革命的绝对必须和相对必须
·张三一言徐水良与杨光等争论
·讲个简单的道理
·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和宪政
·言论自由是“第一自由”吗?
·答张健——再谈言论自由不是第一自由
·谈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基本知识
·讲一点自由民主和宪政的最基本知识
·讲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最基本知识
·不存在不民主的又“当之无愧的宪政”
·怎样看待教师农民等集体下跪事件
·在中共压力下挺住或屈服问题
·关于民主党临委会一事的说明
·答胡安宁两则:撒谎成瘾和虚虚实实
·现在不可能建立民运统一战线
·写给上海公安国保(两则)
·谴责郭台铭、抵制富士康
·郭台铭应该受谴责
·徐水良与洪哲胜关于富士康问题的争论
·富士康消息、传闻和评论(5月27日)
·中共开始封杀富士康信息
·驳扬光、洪哲胜
·富士康信息和评论(5月29日)
·富士康消息和评论(5月30日编)
·富士康跳楼事件和近来罢工浪潮
·中国人逻辑思维能力低下吗?
·支持张三一言评点韩一村
·温和与激进相互转换的一个普遍性规律
·关于民主党组党的几件事(答王希哲胡安宁)
·21世纪建国纲要(重发稿)
·高耀洁女士说得非常对,就是要实行正当防卫
·反对派圈子水平竟然还不如你?——再答韩一村
·又驳韩一村
·关于粤语保卫战的讨论
·你们称精英,真精英要羞愧得跳河了
·是制度问题而不是讲不讲道理的道德问题
·对茅老文章第一节谈点不同意见
·为批评茅老文章答张健
·反共还是反暴民——答茅老、驳扬光
·驳洪哲胜
·张三一言和徐水良驳许知远《暴力的诱惑》
·再谈反暴政还是反暴民?
·关于民意问题的讨论(2)
·出口转内销的信息和波兰道路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的再讨论
·支持粤语保卫战但不能攻击任何一种语言是奴化语言
·也谈米尼奇克顺利成行中国的原因
·令人作呕的崇官迷官心理
·简评波洛狄特斯基《語言會塑造思維嗎?》一文
·简评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波洛狄特斯基《语言会塑造思维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2001年1月

   
   (这是北春研讨会发言稿。考虑时间问题,在研讨会上没有按稿子念,现按发言情况做了修改。)
   革命、改良、和平、公开、合法等问题
   
   各位朋友:
   
   我反对洪哲胜先生刚才讲话中大力鼓吹和平、公开、合法的做法。经过前几年的辩论,目前的海外,知名一点的,主要剩下洪哲胜先生在鼓吹这些东西了。
   
   我从事民运快三十年了,一直从事的是和平、公开、合法的活动。今后,主要精力还要放在这方面。并且,我坚决反对挖祖坟,炸桥梁之类的恐怖活动,认为恐怖主义是人类的公敌。我还反对目前情况下,三五个十来个人占县城,打游击之类的冒险主义。而且认为,在很多情况下,鼓吹这种恐怖主义和冒险主义,乃是中共特务诱捕冒险分子的阴谋。此外,我还反对在国内专制条件下,身份公开了的民运人士去从事秘密和地下工作,也反对从事秘密工作的人和公开的人搞到一起,因为这样做,违反秘密和公开严格分开的原则,将会严重破坏秘密和公开两方面的工作。但是,我坚决反对“告别革命”的荒谬谬论,坚决反对以我们自己的口,去帮助中共,制造反对革命、攻击革命的舆论及气氛,去取消《独立宣言》规定的人民进行革命,和武装反抗暴政的权利。《独立宣言》是世界民主的基石,连共产党的老祖宗马克思也高度评价,称它是世界第一个人权宣言。否定《独立宣言》的重要原则,实际就是取消和否定民主道路及制度。
   
   是的,我们没有力量人为地组织一个革命,并且一般说来,通常情况下,也很难人为地组织一个革命。事实上,真正的革命,往往也不是由任何政党组织起来的,相反,由政党组织起来的革命,很多是共产党那样的假革命,真反动。中国人,包括民运人士,长期受中共影响,他们头脑中的革命往往就是这种假革命,以为革命是由政党组织起来的。但是,我们没有力量组织革命,并不等于人民没有力量。相反,一旦时机成熟,人民完全有力量进行革命,武装的军人也有力量进行革命。东欧,南斯拉夫,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都是例子。我们绝不应该以自己的口去做中共的帮凶,去制造舆论,去反对和扼杀革命。恰恰相反,在中共顽固拒绝改良的条件下,我们应该宣传革命权利,呼唤人民行使这种权利。国内的朋友很难做这个工作,海外的朋友应该义不容辞的担起这个任务。在北春过去的研讨会上,我曾经说过,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可能性最大就是走基本上是和平的、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我们没有理由反对和拒绝这种革命。如果我们不作革命的舆论准备,相反,却用“告别革命”的谬论,去欺骗中国人民,并把一定条件下和平、公开、合法的策略说成是必遵守的原则,去迷惑人民,使人民在盛大庆典式的革命来临时,例如另一场八九民运来临时,也按这些谬论拱手放弃革命,我们就将是民族的罪人。(当代社会还不可能取消军队,警察等等暴力,所以人们讲和平、公开、合法,都指的是实现民主的策略,而不是未来社会制度的目标原则。)
   
   事实上,中共从来不遵守他们自己制订的法律,以为可以用和平,公开,合法的方式,同中共斗争,可以期盼中共容忍合法方式,这纯粹是一种幻想。民运中有许多朋友像徐文立,秦永敏等,都是宣称拥护中共领导,反对革命的。相反,本人自1979年以后,一直是公开自称是持不同政见者或反对派,反对中共一党专制,主张革命,甚至为暴力革命辩护的。但判刑时,并不因为有这种差别而有所不同,并不因为你向中共献媚,宣称拥护中共,讲公开、合法、非暴力,中共就优待你。实际上可能还判得多一点。其实,这里有一个与普通人通常见解完全相反的秘密。这就是,中共在清除异己的时候,越是接近中共的人,中共使用的手段就越是残忍。这是1979年时,我与杭州大学的民运朋友一起讨论研究时,一个朋友发现的规律。红军时期,国民党俘虏可以优待,而大批红军干部却必须屠杀;延安时期,民主人士必须争取,而王实味等大批中共党员却必须无情斗争和处决;对国际上,反修必须重于反帝;文革期间,对“民主党派”人士,一再重申开恩保护,而对刘少奇林彪等一大批,却必须残酷折磨。这是因为越是接近中共及其权力核心的人,对中共及其独裁者的权力和精神领袖地位的威胁就越大。中共当权者一旦决心除去你这个异己,你越献媚,他有可能越认为你搞两面派。不过,事实上,在困难条件下,骨头越软,越是献媚的人,一到处境顺利时,他们往往比谁都激烈。这也是我几十年生涯中看到的普遍规律,很少有例外。我出国前,曾经嘱咐国内一些朋友,说目前国内那几个又要出风头,要做异议人士,又怕担风险,于是常常向中共讨好的人,今后情况一旦好转时,他们一定比谁都冒失,比谁都激进,我们要防着他们,不要让他们造成破坏。结果,没有几个月,出于我本人预料之外的快,在组党运动中,很快部分应验了,给组党运动造成相当的破坏和损失。所以中共独裁者出于他们自身政治经验的担忧,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我上面这样说,当然不是说不要注重策略,而是要大家丢掉幻想。这是我讲的第一个大问题。
   前途和困难
   
   不过,我很赞同洪哲胜先生对前途和困难问题的看法。我认为,中国走向民主,是历史的必然,没有任何悲观的地方。我并不担心中国能不能实行民主。中国的民主制度的建立,也不会拖到几十年以后,五代人十代人以后,甚至更长时间以后。我担心的是中国人的素质,担心在实现民主的过程中,会有过分的大规模的报复,这种过分报复会给我们民族带来巨大损失。担心的是民主制度建立以后,像洪哲胜先生讲的那样,腐败,黑道,贿选等等来败坏民主事业。中共搞了一个村级选举做做样子,就到处是某某大款出多少钱买选票选村长的情况。
   关于反对派运动
   
   中国目前的反对派,形形色色,有民主运动,有法轮功、中功等功法组织,有非官方的基督教及其它宗教组织,也有共产党内或明或暗的反对专制、倾向民主的一些党员。此外,也有坚持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式的极端专制,反对改革,主张恢复毛式专制的毛式反对派。性质完全不同。因此,严格说来,笼统称为反对派运动,并不确切。而且,在目前的中国,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士兵,甚至绝大多数共产党员,都是共产党的潜在的反对派。我出国前几年,到工厂,到宿舍及附近街道上,往往有不少人围上来与我聊天,其中有不少共产党员和党员干部,他们都说,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
   
   顺便说一句,我们不要把毛式反对派一律看作我们的敌人。其实,他们中不少人,是因为反对中共目前的腐败,错误地认为毛式专制比目前清廉、平等,要回到毛式专政。我们要告诉他们,清廉、平等,必须以人权、自由、民主为基础,暴君面前的人人平等,不过是人人是粪土,人人等于零。
   
   我原本想讲的题目是反对派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但这个题目实在太大,所以我改为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并且只讲讲我们的有关民主运动对策问题的几个结论,除了上面已经讲过的以外,再讲讲下面几个结论。
   一、要搞多元化,不搞一元化思想专制
   
   这是我在研究民运对策时得到的一个结论。也是这些年中,我与朋友们争论得非常多的问题。
   
   我们的民运朋友是反对中共一党专制的,但实际上,由于长期生活在中共的一党专制中,他们的思想,不知不觉中却往往是中共的,马列主义的。因此讲到民运存在的问题时,他们往往把民运没有统一的思想,把所谓缺乏理念放到第一位。他们企图按中共和马列的模式,建立一种一元化指导思想。
   
   其实,没有统一的指导思想,思想的多元化,不是民运的缺点,而恰恰是一种优点。我对他们说,历史上成功的革命或改良,往往是没有统一指导思想的,英国革命,美国革命,苏联东欧的变化,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的革命,等等,都是没有统一指导思想的。相反,有统一指导思想的,如马列主义的革命,希特勒的改良,建立的却是专制制度。为什么呢?因为民主的根本基础是人权、自由,但民主的直接基础,是建立在自由和人权基础上的平等,是人人生而平等。所有公民,无论是公民的个人,公民的组织,公民的意识形态,无论是宗教,主义,还是思想,都一律平等。规定任何个人的特殊地位,就是搞个人独裁,规定任何政党,社会团体的特殊地位,就是一党专制,规定任何宗教,主义,思想的特殊地位,就是思想专制。说句不客气的话,这个世界上,我还没有看到能与我的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相比的思想,但谁要规定人本主义作统一思想,我就第一个坚决反对。因为这是思想专制。
   
   我们不能搞信仰治国,意识形态治国,这是很可怕的。中世纪的基督教专制,共产主义的专制制度,以及目前阿富汗的神学政权,都是例子。而达赖喇嘛主动搞政教分离,我就佩服他的伟大人格。
   
   当然,一个政党,一个组织,甚至一个政府,也可以有自己的指导思想,但这必须严格限定在他们自己内部,不得强加给社会。不过,最好的办法,还是从政党开始,就搞多元化,美国的政党,民主国家的大部分政党,有什么统一的指导思想?对那些有统一指导思想的政党,无论是马列主义,三民主义,社会民主主义,还是其它什么主义,全体人民必须对他们充分提高警惕。防止他们搞思想专制。对那些有固定领袖的政党或组织,全体人民当然也必须提高警惕,防止他们的专制独裁。很可惜,除了一些宗教,准宗教组织以外,这些年来,号称以民主为己任的民运人士,也热衷于搞固定的终身领导人,甚至大家都知道这个终身领导人是扶不起的阿斗,这种做法明显失败的时候,仍然有人坚持要搞,他们把民主原则丢到九霄云外。另外,也有人千方百计要把他自己那个陈旧不堪的东西,变成中国的统一指导思想。这些现象,都说明,许多民运人士,挂着民主的招牌,其内心深处,却是根深蒂固的中共专制思想和习惯。
   
   一个政党,一个运动,当然也希望统一,否则就没有力量。但这种统一,不是理论的统一,思想的统一;而是策略的统一,也就是目标、方向的统一,道路、路线的统一,政策、方针的统一,方法、步骤的统一。例如革命和改良或其它方面策略的统一。
   二、民运不是改朝换代,打天下坐天下,民运人士要有铺路石精神
   
   根据民运目前的状况及苏联东欧的历史经验,民运人士要接掌政权的可能性不大。刚才已经有人说了,接掌政权的可能是其它人。很可能是中共内部的改革派。所以一定要有甘做铺路石的精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