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面临的问题,几乎使每一个稍有头脑的人感到望而生畏。只有没有头脑的人,才会争权夺利,以当然总统,当然领袖自居,并且组建“临时政府”(临时政府者,有军队,有领土,有居民,实际政府也,不过非正式临时而已),自封大总统,无意的或者有意的去败坏民主事业和民主人士的名声。但是,问题既然存在,就不能回避,不能一味害怕,希望献身于于民主事业的人们,能够勇敢认真面对,认真研究,早作准备。

   

   中国未来面临的问题严重而众多,例如:防止和解决无序暴乱问题,争取祖国及各民族的统一和团结问题,西藏,新疆,尤其是台湾问题,政府,警察怠工和效率问题,人口、就业、社会治安和民生问题,还有其他许许多多问题。

   

   第三、我们必须尽可能做好组织准备。这是一个最困难的工作。由于中共不允许任何有组织的反对力量存在,即使名义上的反对派力量,也往往在中共渗透的地下势力的控制之中,中国未来很可能在一段时间内陷入无序混乱。有组织有序的转变和变化,将非常困难。但为了减少我们民族的可能损失,我们仍然必须尽可能进行组织准备。由于民运不是组织,由于中共地下势力对民运圈的左右或控制,根据十多年来,越搞“大团结”,民运越是四分五裂,人数和力量越来越小的教训,我们必须抛弃一味追求数量搞大杂烩的这种思想,重新集结,组建尽可能排除中共势力,有战斗力的力量,人不在多而在精,重点不在势力而在形象,目标不在当前而在未来。只要我们踏踏实实,努力集结一个精干的,形象好,有战斗力的力量,我们就能在未来的巨变中,发挥重大作用。

   

   中国的民主力量,进步力量,和一切开明力量,团结起来,为推进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为迎接中华民族的未来巨变,共同奋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   因此,这种殖民地理由根本不能成立。

   美国是以独立战争赢得独立的。如果台独一定要把自己比作美国,你们就要准备效法美国打一场独立战争。

   事实上,单方面宣布台独,就是意味着战争。

    九、单方面宣布台独,意味着战争

   我赞成任何人都有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但这种权利不应该损害他人利益。我也赞成台湾人有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但我不认为这种权利包括单方面宣布独立,从中国分离的权利。因为任何地区的独立,都牵涉到其他地区,整个国家和全体人民的利益,必须经过相关各方协商同意。即使经过战争,也必须以最后的和约来取得法定地位。当然,原来分离的地区和民族走向统一,也必须经过协商。

   我1998年出国後不久,曾经写信建议李登辉采取大胆西进的政策,促使大陆实行自由民主,并在自由民主的基础上,实现祖国的统一。这个政策的本质,实际上是用台湾的自由民主统一中国。这是我知道的最早的大胆西进的建议。不料李登辉的政策却恰恰相反,是阻止西进,苟安台湾;是承认共产党专制统治的合法地位,讨好中共,企图换取中共对台独的承认。

   不久,李登辉发表两国论,台湾方面在民运中的势力群起响应。有人写长篇文章,为李登辉两国论造势;有人以马列余毒的国家概念,论证两国论的合理。说国家,祖国是统治阶级即中共的国家,抹煞祖国、国家的地域意义和全社会意义,制造爱国贼概念,反对爱国主义,为分裂祖国制造舆论。我当时激烈反对两国论及种种谬论,准备写文章进行批驳。在当时一些朋友劝说下,暂时搁笔。但我先后对来美国的侨委会主任焦仁和及陆委会副主任许惠佑力批李登辉做法。说不管你们举出多少不会打仗的理由,你们都只是理性论证。问题是你们这些意见能不能为中共理解和接受。中共是非理性政权,他不可能接受这些看法。而且有大陆老百姓民族主义情绪支持或压力,中共不想打也只好打。因此,无论如何,你们搞台独就意味着战争。你们没有打仗的心理准备,却硬往这条路上走,必然失败。象六四学生一样,没有摊牌的心理准备,却坚持摊牌道路,幼稚得恨。即使中共搞个海面封锁,你们也不见得能顶住。如果你们要打仗,也应该争取大陆老百姓支持,让大陆老百姓把台湾看成中国自由民主的样板和希望,而不是分裂祖国的地方,你们才有可能获胜。否则,你们就败定了。你们指望美国,这种情况下美国会倾全力支持你们吗?焦仁和先生很重视这些意见,说我如果是陆委会主任,我现在就邀请你访问台湾。焦先生回去以後,台湾方面开始公开谈论重视中共非理性的问题。

   事实上,台湾问题关系到中国特别重大的利益。日本为了灭亡中国,就是先割台湾,封住中国门户。因此,任何一个非汉奸的中国政府,都不可能赞成台湾独立。差别只是,中共专制政府不大可能用公R>    都是反对我们的四项基本原则,主张我们把资本主义一套制度都拿过
   来,似乎这样才算真正搞现代化了。自由化是一种什么东西?实际上
   就是要把我们中国现行的政策引导到走资本主义道路。”(注4)
   从这段文字可以看到,在中共高层反对自由化最坚决、最持久的是邓
   小平。文革中说邓小平是走资派,实际上邓小平在政治上是坚决反对
   走资本主义(自由民主)道路的。说他是“走资派”至少在政治上是
   莫大的冤枉。八十年代中期在胡耀邦任总书记之后,知识份子中思想
   比较活跃,要求政治改革,实现自由民主,这时邓小平发表讲话,反
   对自由化。他说:“中国在粉碎“四人帮”以后出现一种思潮,叫资
   产阶级自由化,崇拜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自由’,否定
   社会主义。这不行。中国要搞现代化,绝不能搞自由化,绝不能走西
   方资本主义道路。对搞资产阶级自由化并且触犯了刑律的人,不严肃
   处理是不行的。因为他们搞的这一套无非是大鸣、大放、大字报,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

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

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 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 欣改亢臀恼掠勺髡呋蜃ɡ腹芾碓闭碇谱鳎淮聿┭读⒊ 桓龀植煌壑倒鄣娜硕寄芙邮艿墓逑的兀咳绻懦粲们恐频牧α恳嗣墙邮苣持旨壑倒壑猓ㄒ皇O碌陌旆ň褪前阉械募壑倒鄱际游韧簿褪遣唤欠直鸶呦隆H绻颐墙邮芰苏獾悖辛⑿栽(The Principle ofNeutrality)就显得是公正原则最为合理的基础了。拉莫指出,“用来描述自由主义本质性的性格的一个自然的观念就是中立性。”紒紜矠中立性原则的意义究竟是甚么?它相对于甚么东西而言中立?谁应该及如何保持中立?这些问题是任何自由主义理论在建构公正原则时所必须处理的。    中立最典型的应用场合是当两端有争议时,第三者所持取的一种可能的立场。中立的立场指的就是第三者对两端的争议不加评断及干预。他对任何一方都没有偏袒,甚至是置身事外。中立国在面对两个国家发生纷争时所采取的立场,最能显现出这些特点。当我们说,一个公正体系要体现中立性时,它的意义也是不偏袒或甚至置身事外。公正原则对甚么东西不偏袒呢?由于公正原则的作用是处理不同价值观的持有者的纷争,因此,它乃是对各种相互竞争,甚至是互不兼容的价值观之间保持中立。保持中立的意思也就是不对它们评定高下。我们用公正原则来讨论中立性的意义时,就自然牵扯出谁或甚么东西应该保持中立的问题。上面所说的是公正原则本身必须是中立的,也就是说,公正原则不应该对任何价值观有所偏袒。但是,除了公正原则之外,还有其它东西应该保持中立。首先,自由主义的最基本的论旨之一是政、教分离。它的意义也就是国家在价值观的问题上不应该对任何一方有所偏袒而应该保持中立。这种政、教的分离也就是古代与现代政治理论中极为鲜明的不同。我将在后面讨论自由主义对国家功能的想法时对这个论旨做较为详细的分析。除了国家与公正原则之外,还有一层更深意义的中立性。这所指的就是要论证中立性的合理性的时候,我们不能诉诸任何一种价值观或是宗教。这也就是拉莫所说的中立性之中立的证成(a neutral justifica-tion of neutrality)。甚么是中立的证成?它所指的就是中立性原则本身成立的理据不应该奠基于任何价值观之上。证成中立性所依赖的理据本身就体现了对各种价值观不偏不倚的立场。当然,这是自由主义者最重要的一个命题,但究竟能否充分地被证明,则是一个很可疑的问题。罗尔斯的“自由主义的正当性原则”(The Liberal Principle of Ligitimacy),哈贝玛斯的D原则,以及拉莫本人的同等的尊重(equal respect)原则,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