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徐水良文集
·从易经到毛泽东
·中国该怎样维护和促进统一?
·什么是政党?
·哲学基本规律的数学形式
·就王光泽《我的声明》对《观察》编辑部指责的回信
·什么是政治?
·再批伪精英
·为《网路文摘》写的《告白》
·中国农民是为自由、民主、平等而奋斗的最积极、最坚决、最强大的力量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讨论
·矿灾环境灾难的原因在哪里?
·火戈和徐水良关于组党及王荣清等问题的通信
·再谈“左派”和“右派”(修改稿)
·在共产党内部反对共产党
·中国上层人士对下层华人的歧视
·专制和民主永远不可能对等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附注一个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评清华大学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学院副院长李希光
·政治家首重着眼大局
·认真研究当代社会转型形式,及其通例和特例
·中国未来应该建立多种形式的联盟
·冼岩的奇谈怪论
·中共的假抗日及其自吹谎言
·自由民主是两岸统一的前提和条件
·再谈自由主义概念
·保护北方领土和国家尊严
·有真相正义公道才有宽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徐水良


   

2000年8月


   

   
   因为一个词(英语为RIGHT)的翻译及意义问题,在中国产生许许多多全国性的理论笑话,以及几十年连续不断的理论争论,包括近来郭罗基先生提出“利权”,而引起的关于“利权”和“权利”的争论,这在世界历史上是少有的。这里写一短文,简单讲讲这个问题。因为笔者外语水平低,错误或不妥之处,请大家指正。(由于电脑中没有俄语德语软件,打不出相应单词,目前无时间查资料,所以外文暂时只写相应英语单词。)
   
   在中国,关于“法权”问题的争论,早在五十年代就开始了。尤其是一九五八年,曾经就这个问题发生过较大争论。在一九七三年到一九七五年的大字报中,我曾经对毛泽东的“法权”理论进行批评。当时,江苏省的理论权威陈绍辉在南京批判本人的大会上说:“徐水良又要反对特权,又要反对毛主席的法权理论,这不是自相矛盾吗?”这些人对这个问题一窍不通。不过,当时本人也没有清楚地搞懂这个问题。一九七五年我入狱后,碰到一个五十年代的留苏学生,理论水平不错,他给我详细解释了德文和俄文中,“法权”这个词的含义,我对这个问题,才有了基本的了解。以后,我写过一些关于权利和法权问题的文字,大多是在狱中写的,无法发表;已发表的,因为大多是顺带而过,也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到海外后,在口头上,在一些信件中,我多次谈过这个问题,并且讲得比较清楚,可惜一直没有时间写成文章。
   
   其实,问题的全部关键,在于对印欧语系的一些语言中,“权利”这个词的翻译。在英语、德语、俄语中,这个词的基本及日常意义,乃是“右、正确、对、真理”之类的含义,在词典中上,往往把“右”和“正确”等等分成两个或多个同形同音词。在法律、政治和社会方面,这个词的引申义,有“权利”的含义。而在德语和俄语中,这个词的引申义还有“法”的意义,这一点,它们又和英语不同。由于汉语没有与印欧语系这个词对等的词,因此在翻译中,就产生了不少问题;并且因为中国理论界普遍的浅薄状况,相应的各种理论笑话和长期的争论,就仅仅因为一个词的翻译问题而大规模地展开了。这当然是中国特有的事,在外语中是没有的。
   
   中文翻译中,碰到马克思恩格斯德文著作里“权利”(“法权”)这个词时,有时搞不清其含义(引申义)是“权利”还是“法”,开始的翻译者,往往把两者并列,有时写成“权利(法)”,有时写成“法(权利)”。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的翻译中,往往都是这样。这当然颇为麻烦,于是后来有的人,在有的翻译中,干脆把两者合而为一,生造出一个汉语单词,称为“法权”。例如在《哥达纲领批判》单行本中,就是这样。因为生造,从毛泽东开始,人们都不懂它是什么意思。于是,从毛泽东开始,整个理论界,对此就胡说八道,大闹笑话。后来甚至发展到强迫全国老百姓天天讨论毛的胡说八道。由于《哥达纲领批判》中,讲到按劳分配等平等的权利是资产阶级法权,于是在毛泽东和许多人的头脑中,资产阶级法权就是平等的权利。于是就来进一步否定当代人类的宝贵财富,建立在人类基本人权之上,同时又作为民主制度直接基础的人人平等的原则。当然,这也是整个马克思主义的顽固倾向,即把经济异化(包括阶级异化)现象当作人类本质规律,以经济为本,否定以人为本,重经济而轻视人,否定人类共同的基本的人权和人类的其它共性,主张专政即专制,否定自由,平等,民主等等的反动的反人类倾向。
   
   不过,在汉语中,“法”和“权利”是完全不同的单词,有完全不同的意义。强行揉合在一起,生造出一个词,因此大家都不懂,这自然是难免的事。问题只是,不懂就是不懂,就应该坦率承认,像毛泽东那样,到处不懂装懂,大放厥词,并且强迫人们相信,不相信就要杀头,这就非常可恶。
   
   中文与外文不同,在这里,中文还有一个非常特殊的情况,这就是,“权利”这个词,与“权力”这个词,都有一个“权”字,并且两个单词同音。因此。在一些不求甚解的中国人中,就往往把两者混淆起来。而在外文中,这两个词的音、形、义完全不同,例如英文的right和power,不可能混淆。因此,在前面,是外文把不同的含义包含在一个单词中,而这些含义在中文里是用不同的单词表达的;而在这里,情况却相反,是不求甚解的中国人把中文、尤其是外文中根本不同的单词混淆在一起。由于这个情况,郭先生将“权利”改成“利权”,是有其积极意义的,其意义就在于避免“权利”和“权力”两者之间因为同音而混淆。可是,这一改,又不符合语言约定俗成的习惯。因此这一改,有得有失。而如果有的朋友玩文字游戏,把两个字颠倒一下,意义并无多大改变,就说成巨大的理论进展,这显然是不对的,也是很浅薄的,可笑的。在这里,实质的问题并不在于把“权利”改成“利权”,实质的问题在于“权利”和“权力”之间的差别,并且避免两者之间的混淆。可惜,玩文字游戏的朋友,对这个问题又并不很清楚。
   
   如前面所述,在英语中,“权力”(POWER)和“权利”(RIGHT),音、形、义都不同,根本不会混淆。区别两者的含义,避免混淆,仅仅是汉语的事。如果我们重新审视其翻译,那么,POWER翻译成“权力”,倒是很合适,在某种意义上。汉语“权力”比POWER更传神,更精确。“权”是秤砣,权力,以小力控制大力,很形像。但RIGHT翻译成“权利”,就颇有些问题。“权利”这个词,经过长期演变的引申意义,与RIGHT相当,但其源头,其本义,其构词,显然与RIGHT差别太大。并且其缺点是与“权力”同音,容易混淆。
   
   因此,今后在这方面的讨论,还是有一定意义的。但今后不要再玩低水平的文字游戏,而应该转到以下两个方面:
   
   1,寻找或创造与RIGHT(权利)相当,又不易与“权力”混淆的、更好的汉语翻译。樊百华先生建议使用“义权”,这比习惯上使用的“权利”和郭先生的“利权”,在意义上更好、更贴切一些,但一是尚未约定俗成,二是尚未达到很贴切或者比较完美的地步,因此有待寻找更合适的汉语单词。
   
   
   2,区别德语和俄语中“法权”这个单词的不同的引申意义,并且寻找汉语相应的对等的单词翻译。汉语中的“权利”和“法”,两个单词的音、形、义完全不同。这不是汉语的缺点,相反,能精确区分两者的不同含义,还是优点。但为了便于翻译和表述,寻找和创造与德语及俄语相应的对等的词,照顾德语和俄语中这个词的模糊性,还是必要的。这样,便于使用同一个词来翻译和表述相应的同一个词,而不造成意义的错误。况且,语言中的模糊性有时也是一种优点。

此文于2017年07月1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