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短评]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徐水良文集
·我们的目标是适合实际的私有制和公有制的和谐结合
·谈当今中国的定义和定义问题的一些哲学知识
·某些人对事实与价值相互关系及功能的颠倒
·本人第一二次入狱的公检法文件
·谈波兰情况,破除一个传统迷思
·北京现象
·中共60周年大阅兵,回光返照而已
·简单答复王希哲
·历史的能预见性和不能预见性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我看“统一民运”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2010年
2010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短评]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徐水良


   

2005-4-24日


   

   
   对这些年大陆的两次大游行,海外“民运”的不少人士,采取了截然相反的态度,第一次断定是民间自发的,第二次则相反,断定是中共官方策划操纵的,两次判断都错误,但结果却是一样,都达到为中共帮忙的效果。我们当然不能像一些朋友那样说这些人的脑子坏了,但什么原因,却值得深思。
   
   示威游行是老百姓的权利,我们没有理由反对这种权利,相反,我们必须反对中共对这种权利的剥夺和歪曲。只要游行出自老百姓的真心,而不是中共别有用心的策动甚至强迫,我们就没有理由反对游行这种权利的行使,而不管你是赞同、还是反对老百姓的诉求。如果赞同就支持,不赞同就攻击老百姓的这种权利,就像这一次海外“民运”不少人的做法那样,你还是“民主人士”吗?
   
   大陆这两次游行,第一次,是抗议美国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当时以王炳章和他领导的正义党带头,迅即组织抗议美国的活动,并且得到世界各地“民运人士”的大规模迅速响应,其行动速度之快,之统一,为海外民运所罕见,是否存在统一号令,人们可以想象。当时,海外除了笔者和胡平先生发表揭露和反对中共策划此次游行的文字以外,没有见到其它“民运人士”发表同类文字。事件发生后,我立刻与许多朋友联系,指出那次游行是中共组织策划的,并且完全在中共控制之下,民主力量不可能在其中寻找反对中共的可乘之机,并力图邀请一些组织和朋友联名发表反对中共的联合声明。可是,结果,几乎没有人赞同我的观点,联合声明根本搞不起来,只好自己发。事后,真相越来越暴露,许多人才恍然大悟:大陆游行原来真是中共策划的!但除了一些人对正义党和王炳章的批评外,事后没有人进行认真反省。这也是导致了这次又一次失常的原因之一。
   
   这一次的情况,虽然比那一次复杂,主要原因是民间策划,中共由于惧怕老百姓和真反对派一再指责他们的汉奸卖国贼帽子,不敢贸然镇压,相反,想借民众之力,让老百姓承担反日责任,阻止日本入常,所以开始不得不有所容忍。但中共的内心,却是非常害怕,怕老百姓借以反对他们,因此极力降温灭火。前者仅仅是他们非常非常短暂的权宜之计,后者才是他们的根本。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采用的策略,当然就应该是提出“外树国格,内除国贼”等口号,极力揭露中共汉奸卖国贼嘴脸,把矛头指向中共,并且借这个中共不太敢大力反对的游行,来冲击中共剥夺示威游行和言论自由权利的禁区。但是,海外,不少民运人士,却极力攻击反对游行,并且没有根据地说这次游行是中共策划操纵的,尤其是当各地开始把矛头指向中共汉奸卖国贼时,有的人反对得更加起劲。他们为中共平息事态,镇压反对派,保持稳定,帮了不小的忙。这次民众发起的游行,尽管中共也试图控制利用,但民主力量有机可乘的情况是非常明显的,这种情况下,把矛头指向民众,压制老百姓游行,对民主事业有好处吗?真是匪夷所思!
   
   当然,这次由于情况略微复杂,中共地下势力方面,有的一下子难以理解中共领导的真实意图,因而支持还是反对,纷乱不一,海外亲共侨团也要表现“爱国”,阵线比前一次混乱。但基本的脉络是清楚的,哪些人是出于糊涂,哪些人是别有用心,聪明人也还是可以判断的。
   
   现在中共压制民众的真相越来越清楚,我们希望策略或认识上曾经糊涂的朋友,能够认真吸取教训,转到正确的认识和策略上来。

此文于2018年08月2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