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变革之路]
徐水良文集
·社会主义国家的罪恶及失败怪不得马克思吗?
·对马克思主义的概括性批评
·再談洪哲胜文章的错误
·批评洪哲胜和马克思的三个短帖
·习近平的说法不对
·当今世界的两大公敌
·驳邓榕反诬国人造谣的说辞
·用“中国多少人真懂民主”来反民主的胡话
·中共第五纵队又一个分支招安机构成立
·纠正习近平文化无高下的错误说法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是一种错误的理论
·简谈亨廷顿的最大错误以及文化和文明两个概念
·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也谈阶级和阶级斗争
·支持香港民众抗争帖
·共产主义曾经在人类历史上一再实现又一再破产
·中国民主后会不会分裂的问题
·也谈占中:撤,或不撤
·中共三派和民运四派对占中的不同态度
·就退场机制驳胡平
·再批胡平退却逃跑主义兼防胡安宁曾节明冒险主义
·推荐leebai先生文章五篇
·违背常识的荒唐策略——好退坏进
·胡平思想:见坏就上去找死,见好就收别求胜
·鼓吹为胡平理论寻找和界定好坏标准是误导别人上当
·在电子邮件组中反驳胡平
·关于汉字汉语问题的辩论贴
·关于海外民运和见好就收跟贴
·胡平八字方针与老毛十六字方针对比
·一本荒唐的书:胡平的《中国民运反思》
·中国民运内部争论极端激烈的原因
·人类文明的辉煌一面
·对马列经济学问题的一些意见
·台湾九合一选举的几点教训
·春节上街闹革命
·再谈专制主义者及其走卒“反民粹”
·回洪哲胜胡平等:现在该不该讲革命?
·再谈革命和暴力等问题
·中共特务上海国保下流得人类历史上罕见
·对胡平”最糟的失败是把成功丢掉“等说法的批评
·香港抗争的第一阶段很完美(驳失败论)
·宗教不能证伪的说法是谬论
·张三一言:重谈暴力达到民主的老调
·本人关于圣诞节问题的部分帖子汇编
·关于花瓶特线有无组织问题答洪哲胜
·近来跟贴三则
·坚决反击神棍们对民主事业的破坏和干扰
·软骨头无间道的一个共同规律
·再驳胡平的非暴力论
·有关俄罗斯跟贴两则
·再谈俄罗斯
·巴黎枪击再次证明必须正视一神教问题
·国际社会必须表态反对屠杀异教徒的教义
·民运的问题不是朋党问题是阵线问题
·简单解释证伪概念及其陷阱
·再谈证伪说的语言陷阱
·关于科学的定义
·总体事实,赵紫阳无功有罪
·驳刘路为中共作伥反民主的发言提纲
·胡平和吾尔开希都把原因和方向找反了
·假政治协商和真政治协商
·驳几种否定言论自由的护恐说辞
·马列教一神教两者是相通的
·中共情报机构的一个重要策略
·“做思想工作”的说法本身就是洗脑说法
·谈文革造反保守和抄家等问题
·不赞成吴稼祥的阴谋论
·实践证明马列共产制度是人间地狱而不是天堂
·马克思在精神产品中下毒,信徒中毒变恶魔,老马没责任?
·再批马列及其信徒
·再谈马克思主义及其阶级专政等错误
·再次澄清被搅成浆糊的国家、专政和民主理论
·劳动价值论与剩余价值论性质不同,应原则肯定
·对柴静雾霾演讲的看法
·如果我是习近平,就设法逼左派权贵和走卒政变叛乱
·科学、理论和技术、策略的区别及联系
·驳胡平“专制就是垄断做好事的权力”
·用比喻方式谈谈马克思主义
·共产党农村制度是最野蛮的制度
·也谈中国大陆政变的可能性
·就8201大案再答胡安宁纠缠
·答和小敏:事情没那么简单
·也谈李光耀
·再谈民运圈的派别划分
·中国农民是最反共产党毛泽东的群体
·关于陈尔晋问题答刘路
·很多人上了陈大骗子的当
·高耀洁:土改杀人手段何其多
·介绍79民运的不同派别
·一部分“贪官”是中共派到海外送钱的特务
·也说马列教一神教的政教合一
·关于计划生育问题的看法
·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继续讨论两教、两棍问题
·把民运揭露特务与延安整风混为一谈是特线阴谋
·自由主义把私有制说成民主基础是荒唐谬论
·再谈公域私域和民主基础问题
·再谈钟国平文章
·钟国平理论早已是陈词滥调
·都是信仰惹的祸
·写给民运朋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变革之路

   

徐水良


   

一九九八年二月二十六日于南京


   

   
   一,大变革的前夜
   
   当前的中国,正处在大变动的前夜,这一点,是多数中国人或多或少都感到了的。目前的国内,腐败盛行,其严重程度,在中国和人类历史上,都是少有的,甚至是空前的。专制制度和专制政府不得人心,遭到了几乎全体中国人的愤恨和反对,以致许多共产党员纷纷告诉笔者,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各地民变蜂起,突发事件层出不究,老百姓纷纷用干柴烈火,火药桶和导火索来形容目前的中国的局势。出雨欲来风满楼,巨大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正日益迫近,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须对此有所准备。
   
   二、两条道路
   
   我们正在继续努力,竭尽全力,争取走和平的渐变的平稳转轨的道路,希望这条道路有利于减轻我们民族的损失和苦难。但是客观情况并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一方面中共当局坚持其一专制的专制主义立场,迟迟不愿实行迅速的、大刀阔斧的改革,以迅速实行社会生活的广泛的自由化以及政治上的多党民主制,而这种迅速的、大刀阔斧的改革,又是防止大规模动荡,走渐变的平稳转轨道路的必不可少的条件,另一方面,广大老百姓又变得越来越不耐烦。因此走突变的,革命道路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三、如果走革命道路,它将是什么样的道路
   
   告别革命的理论,捏造客观历史,杜撰历史规律,只承认渐变的改良道路,否认突变的,革命的道路,造成了很大的无知,混乱、胆怯和无能,它的错误和危害性是显而易见的。但因为它的水平低下,思想幼稚,明显不符合历史及客观规律,一旦对它进行批判,不难解决。困难的是真正把握历史和现实,通过艰苦研究,真正搞清楚如果走革命道路,未来的道路将是什么样的,这种革命将是什么革命,而我们期望和需要的,又是什么样的革命。
   
   许多人一想到革命,马上想到的是毛泽东,孙中山时期的革命概念,马上要搞毛泽东和孙中山式的革命。我们的研究认为,中国未来的道路,将会重复苏联和东欧的道路模式,可能是匈牙利式的接近渐变的道路,可能是其它国家的突变的革命道路,但决不是毛泽东式或孙中山式的,更不是格瓦拉式的。
   
   还有少数人,把革命与恐怖活动等同起来,这是非常错误的,非常有害的。民运必须反对一切恐怖主义,把恐怖主义当作最大的敌人之一。
   
   四、和平还是流血
   
   根据我们的研究,我们认为,即使未来中国走突变的革命道路,这种革命也将是和平的和比较和平的,即使带有暴力,它附带的暴力也将较少。它不大可能像罗马尼亚那样带有较多暴力。我们认为,六四的血不会白流,如果没有六四,未来流血的可能性会比较大,但有了流血的六四,未来流血的可能性就相当小。六四教育了全国人民,并且使专制主义者自己震惊。将像五六年的匈牙利事件教育了匈牙利各方面一样。在未来的突发事件中,即使有少数专制主义者,他们也不可能再像邓小平那样疯狂,那样发疯,而且也不可能再有这种疯狂和发疯的能力,也不再会有那样多追随者和胁从者。邓小平在六四,已经费尽了吃奶的力气,他的后继人即使花出更多的吃奶的力气,也已经不可能得逞,甚至不可能有很大的作用。而在人民这方面来说,不会再像六四那样,以学生为主,工人农民很少参与,而是以工人农民为主力,不会再像六四那样软弱幼稚,不敢推翻中共。目前的不满情绪,农民最甚,工人其次,知识分子排在最后。此外,在未来的大变动中,武装力量的士兵,作为老百姓的子女,有可能站在人民一边,至少不大可能再像六四那样,对人民进行大规模镇压。不过,对他们的工作,目前是非常非常薄弱的,亟待加强。由于力量对比与六四大不一样,这就决定未来的突变是较为和平的。
   
   五、组织问题
   
   笔者在七三年投入民运动前,详细研究了在社会主义专制国家从事民主事业,将会采取的方式。笔者认为,过去那种先搞组织,再进行有组织活动的那样一种活动方式,即“先组织,后行动”的方式,在社会主义专极权制国家这种极为专制的情况下,是行不通的。自那以后,及到目前笔者一直强调这个问题,包括不久前王炳章先生到南京时,我当面对他谈的意见(包括我地去讲过多次的力量对比规律,那几年我向朋友讲各种力量对比及其总和问题时,再三指出组织力量仅仅是其中的各种力量中的一种,不是起决定作用的唯一力量。)一九七四年杭州人民反对翁森鹤及王洪文之流的斗争,证实了我的研究成果,即反对社会主义专制将以突发形式出现。组织的产生还是突发事件产生以后的事,也就是说,是“先行动,后组织”。因此,在七五年的大字报中,我又再次强调了这一点。后来民运的发展,如四五运动,八九民运及以后东欧的许多事例,也一再证实这一点。但是,迄今为止,先组织,后行动的习惯思维,仍然在我们许多朋友的头脑中根深蒂固,并且在比较冒失的朋友及比较胆怯的朋友两个极端的身上,都表现得很突出。在胆怯地要求工人理解服从当局,取消和停止自己游行示威权利的同时,又冒失地,迫不及待地号召工人马上成立独立工会,而不顾成立独立工会的条件并不成熟,并不可能的客观实际,不顾上述规律而要求工人先组织、后行动,先成立独立工会,再进行抗争,以及其他很不现实的、纯粹是头脑幻想中的可笑东西,就是例子之一。
   
   但是,在“先行动”的同时,必要的非组织的“准组织”形式,却是应该以高超的组织艺术加以形成和维持。在突发事件发生时,“后组织”的问题就在尽快提上日程。这种既积极又不冒失的策略,才是这个问题上的正确策略。
   
   另一方面,客观实际情况也在发生变化,戈尔巴乔夫时期的“新思维”,就是变化的例子之一。在中国,当中共政府签署批准两个国际公约以后,“先组织、后行动”的方式及成立政党的问题,自然将立即提上议事日程。对这种变化不做准备,显然也是不对的(按:利用克林顿访华之机,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已将此事提上日程,他们做得很对),至于秘密组织,当然是必须的,这一点,我们将在下文讲到。
   
   六、实现民主靠什么?
   
   有些朋友缺乏必要的耐心,违背客观规律,企图单纯靠民运人士来完成中国的民主事业,甚至企图以少数人的冒险以至恐怖行为来实现民主,这是很错误的。民主事业是全民族的事业,它靠的是十二亿人,而不是靠少数人的冒险。光有民运人士的努力是不够的,它必须依靠于广大人民的觉悟和行动。民运的首要任务应该是“唤起民众”,而不是冒险。
   
   另外,有人还企图以少数人的冒险来制造突发事件,笔者在批评这种企图时指出,不实行民主,突发事件迟早会发生,但人为制造突发事件,却是要失败的。
   
   民运必须反对冒险行为。少数人不负责任的冒险行为,似乎只是少数人的冒险,导致的往往以他们有他们的行动自由来辩护,但事实上,少数人的冒险,导致的往往是全局性的巨大损失,甚至是全局的失败。就像过去少数人的不良行为,导致民运全局性的巨大损失一样。
   
   但目前情况,主要的错误倾向,不是冒险,而是胆怯。
   
   七、公开还是秘密?
   
   采取公开活动(组织)方式,还是秘密活动(组织)方式?这个问题争论激烈。但事实上,采用公开方式还是秘密方式,这是每个人,每个组织的私事,应该由他们自己来决定,问题只是两者的具体内容是否合理或是否合法?强行用一种方式反对另一种方式,是剥夺他人自由的专制行为。但这里有几条原则必须遵守:
   
   1,两者都必须合理或合法。
   
   2,必须由客观情况及其规律和客观需要来决定。
   
   3,公开和秘密两条线必须严格分开,后者即秘密战线,还必须分为许多独立的分开的部分,严格分工。
   
   分开的各个部份,不能以互相串通的方式联系起来,其中包括以所谓一、二、三线的划分使两条线交叉串通。有的朋友回国时既找公开的,又找秘密的,就违反了这一原则。
   
   4,已经公开了的人物不得参与秘密组织及其活动。
   
   八、素质问题
   
   民运发展到现在,官方已很难加以损害。能够损害民运的,正是民运人士自己。从民运内部来损害民运,这是破坏民运的最有效方法。六四以后,一些民运人士给民运造成的伤害,至今仍使人深感惨痛。当时的大好形势,很大程度上由这些朋友自己葬送的。这些民运人士给民运造成的伤害,远大于官方的镇压。官方的镇压,使全国人民以至全世界都倾向民运,但民运人士的不良表现,却使人们,甚至部分民运人士远离以至厌恶民运。
   
   提高人的素质问题,是中华民族的首要问题,也是民运的首要问题。决定中华民族未来命运的,不是经济,而是全民族的素质。而民运素质的提高,对克服及消除中共几十年来对中华民族素质不断破坏所造成的恶果,促进整个民族素质的提高,具有至前重要的意义。
   
   为提高民运素质,有必要做好以下几点:
   
   1,每个民运人士都应该刻苦学习,提高自己思想认识水来。
   
   2,每个人都应该努力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平。在目前民运缺乏统一组织的条件下,应该好好起草一个共同的道德规范,由尽可能的民运人士共同签署,以发誓遵守。
   
   每个人都应该努力使自己成为首先高尚的人。
   
   3,对道德水平较低的人,一要批评,二要宽容。
   
   在某种意义上,民运内部的建设,比外部与专制主义的斗争,更加重要。尤其在目前条件下,更是这样。
   
   一九九八年二月二十六日于南京

此文于2016年04月2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