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当研究了社会主义的经济关系和政治关系以后,我们就可以来谈谈社会主义的阶级划分这个问题了。在这个问题上,在当前的许多人中间,存在着异常可关的混乱,存在着各种各样的谬论。

   一、驳“血统论”

   血统论是毫无根据的剥削阶级的谬论。在原始社会,尤其在原始社会的早期,人们的社会关系很大程度上是靠血缘关系来维持的,在这种情况下,当然也就不可避免地产生某些血缘观念。随着社会的发展,这种血统观念也就愈来愈成为落后的东西了,但是,各种反动的剥削阶级,从原始社会末期,到奴隶社会初期的氏族贵族,以及现代的修正主义者,总是极力保持这种落后的东西,加以改造,予以强化,系统化,变为剥削阶级的思想武器。尤其像我国奴隶社会是宗族奴隶制,实行分封世袭制,奴隶制贵族当然更加需要这种反动的血统论来为自己的统治服务。这种理论也正是少数修正主义分子、特权贵族谋求世袭特权中所喜爱的理论。但是,血统关系既不是经济关系,也不是政治关系,而纯粹是一种非阶级的自然关系。因此,它决不能作为阶级划的基础。许多同志以为,讲家庭成分和个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讲血统关系,这完全是一种误解。家庭是一定的社会组织,家庭成员之间当然有血统关系,但是家庭成份与个人的关系是一种社会关系,阶级关系,而决不是指血统关系。这个问题留到研究家庭的时候再来谈吧。

   二、驳造反派阶级“和保守派阶级”的阶级划分

   这种划分,力图把造反派与保守派之间暂时的相对的界限变为固定的阶级划分,在文化大革命中,它曾经起了极大的破坏作用。这种理论的危险性,就在于它抹杀了造反的阶级内容,抹杀了造反派和保守派的阶级内容。抽象地把一切现状和现政权的反对派都称为“造反派”。事实上,无论是在历史或在现在,并不是一切现状和现政权的反动对派都是革命造反派。并且我们的国家,是伟大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我们国家的权力是无产阶级性质的。但是另一方面,我们的国家和国家政权中只存在看剥削阶级的和修正主义的东西,如前面讲到的特权制形式。因此,这个问题也就是更具有更加复杂的性质。

   我们的广大工人,革命干部,革命知识分子和其它革命群众,是反对修正主义和各种反动势力的,在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他们在毛主席的领导下起来造修正主义和各种反动势力的反。他们是无产阶级领导下的革命造反派。但是,另一方面,社会上的一小撮阶级敌人,林彪、陈伯达一类的政治骗子,则大肆鼓吹形而上学的谬论,怀着对无产阶级专政和无产阶级政权的刻骨仇恨、竭力抹杀现政权的阶级性,借广大群众反对我们政权内部的修正主义的东西的时候,大肆攻击无产阶级专政,抹杀造反的阶级内容,混淆阶级阵线,网罗仇视无产阶级专政的牛鬼蛇神和各种反动势力,排斥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派,向无产阶级猖狂进攻。而这些谬论中最突出的一个论点,就是抹杀“受压”的阶级内容,鼓吹“受压”最深的就是最革命的,这就完全颠倒了阶级阵线,表达了地富反坏右的心声,因此,他们的这种划分,是形而上学的划分,是为实现资本主义复辟制造的谬论。

[上一页][目前是第3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

ケ涞缆返耐保慌懦槐洌锩目赡堋R蛭吩跹敖呤裁囱牡缆罚⒉灰晕颐堑囊庵疚疲侨【鲇诳凸凼导剩【鲇谌氖导是榭觥R晕梢圆还丝凸矍榭觯鼋龈萆偈裨巳耸康闹鞴墼竿涂梢宰呓ケ涞缆罚涂梢耘懦锩缆罚晕偈裨巳耸靠梢宰笥夜诰质疲且恢治涠系目障耄彩且恢忠酝漳裾呶氐阍谧源罂瘛6遥吒牧嫉缆返木龆ㄈǎ谟谥泄驳比ㄕ摺8牧嫉娜ɡ粲谕持握撸锩娜ɡ蚴粲谌嗣瘛V泄谋涓镆咳嗣瘢渴谌耍荒苤豢可偈说拿跋眨颐潜匦敕炊悦跋罩饕澹颐怯绕湟炊钥植乐饕澹蛭植乐饕迨侨死嗟墓校彩敲裨说牡腥恕

[上一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 sp; 个交待,这怎么是简单的耍小孩脾气的问题呢?

   

   [批]:是谁从一开始就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也许唐吕两个在上面这

   段话中该倒一下位置。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