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徐水良文集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漫谈广义生产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漫谈广义科学
·2月7日是羊年除夕非猴年除夕
·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弘扬人性,还是用党性或兽性泯灭人性?
·再揭无敌派权贵走卒真面目
·关于出版等问题的讨论
·无敌派杜撰“爱国贼”、用障眼法颠倒是非黑白
·继续探讨国家和其他理论问题
·简评周泉缨先生的意见
·什么是自由主义?给东海一枭谈点常识
·再谈公敌、革命、暴力等问题
·简评秦晖文章《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谈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等等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
·如果没有共产党
·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概念的讨论
·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象形文字、表意文字在信息时代复兴、重生和发展
·重视语言文字的保护工作
·再谈价值观道德观和人人平等问题
·对人工智能的一些猜想、预测和讨论
·瓦文萨是波兰共产党秘密线人
·关于瓦文萨问题的争论
·我对川普问题的看法
·市场经济决定论可以休矣
·再谈川普等问题
·中共领导在民主问题上的一次反复
·我预估中共将在未来数年内垮台
·在中共专制统治下不可能建立公民社会法治社会
·答邹义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徐水良


   
   组党条件是否成熟的问题,是前一段时间民运内部争论颇为激烈的问题。其实问题本身就是错误的。
   

   一个多世纪以前,孙中山先生就组织了兴中会,后来又组织了同盟会。当时还存在其它不少组织。其中有的已经是政党或准政党。辛亥革命以后,又产生了更多的(多达数以千计)政党,并存在短时间的议会民主制。只是因为辛亥革命的不彻底,因为迄今仍然被当代改良派人士赞扬的换剧本、不换演员的错误,导致了袁世凯窃国,造成了后来的军阀混战。但无论如何,从那时以后,只要有社会需要,就社会条件说来,组织政党的条件原则上一直是成熟的。其中一些政党,在政府高压下,仍然能够存在,就是明证。这里的问题只是政府是否反对的问题。
   
   目前人们争论的组党条件是否成熟的问题,实质上是这样一个问题,即﹕政府是否允许反对党存在?是否会被迫允许反对党存在?或者它是否力量不足,无法镇压并取消反对党组织?反过来说,就是准备组织反对党的力量能否迫使政府允许其存在?或者它是否强大到政府难以镇压,无法取消其存在?也就是说,目前人们谈论的组党条件是否成熟的问题,实际上是反对党的组建和存在是否可能及现实的问题。这取决于政府的意愿,以及政府和反对势力力量的对比。
   
   不是准确地提出上述问题,却提出似是而非的组党条件是否成熟的问题,显然是很错误的。
   
   值得指出的是,即使反对党被镇压、被取消,组织反对党的尝试仍然是有意义的。因为在专制主义条件下,尤其在中共极端专制主义的条件下,反对党的合法存在,需要许多次努力组党的冲击,才能成功。只是在每一次冲击时,必须对反对党在这次冲击中和冲击之后能否存在下去的问题,有一个客观而准确的估计,才能采取正确的策略和对策,才能以最小的损失,取得最大的效果。
   
   就中国民主党说来,我个人认为,迄今为止,它的存在一直是艰难的,如果不小心,完全有可能被政府镇压取消。但是,只要策略得当,中国民主党又是能够存在下去的。看不到这种艰难性,像王有才释放和山东民主党筹委会成立以后那样,某些人盲目乐观、盲目冒进的做法,是非常错误的。但看不到其存在下去的可能性,大谈组党条件不成熟,提倡取消主义,同样也是非常错误的。(1999.1)

此文于2017年07月1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