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文集
·再驳伪右反对革命和民主的谬论
·第五纵队抗议闹剧的恶果
·关于何青莲女士造谣的声明
·谈组织和革命等问题
·关于革命和改良等两个问题答网友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再谈犬儒问题-与胡平讨论
·重建乡绅制实质结果是为权贵黑社会建立基层黑社会基础
·继续与胡平讨论犬儒问题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再谈宗法乡绅制度和地方自治问题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鼓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本质
·驳曾节明,再谈权利义务,维权抗暴起义革命
·狭义民运圈的严重问题问题告诉我们什么
·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转发网文两篇
·咒骂口暴口头革命的几乎清一色是特线
·关于中共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问题
·“越反越恐”的原因
·揭露真相和掩盖真相的斗争
·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答胡安宁的“霹雳手段”
·本人事先警告邓式改革必然走上歧路的几篇文章
·批判邓式改革的三篇文章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继续辩论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问题
·习式反腐小文革的性质和前途
·关于中共特务冒名造谣的声明
·邓小平没有真正的改革
·民主社会反对贵族及贵族制度
·为什么各种复辟倒退的奇谈怪论和梦话应运而生?
·关于贵族问题答网友问
·社会主义国家的罪恶及失败怪不得马克思吗?
·对马克思主义的概括性批评
·再談洪哲胜文章的错误
·批评洪哲胜和马克思的三个短帖
·习近平的说法不对
·当今世界的两大公敌
·驳邓榕反诬国人造谣的说辞
·用“中国多少人真懂民主”来反民主的胡话
·中共第五纵队又一个分支招安机构成立
·纠正习近平文化无高下的错误说法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是一种错误的理论
·简谈亨廷顿的最大错误以及文化和文明两个概念
·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也谈阶级和阶级斗争
·支持香港民众抗争帖
·共产主义曾经在人类历史上一再实现又一再破产
·中国民主后会不会分裂的问题
·也谈占中:撤,或不撤
·中共三派和民运四派对占中的不同态度
·就退场机制驳胡平
·再批胡平退却逃跑主义兼防胡安宁曾节明冒险主义
·推荐leebai先生文章五篇
·违背常识的荒唐策略——好退坏进
·胡平思想:见坏就上去找死,见好就收别求胜
·鼓吹为胡平理论寻找和界定好坏标准是误导别人上当
·在电子邮件组中反驳胡平
·关于汉字汉语问题的辩论贴
·关于海外民运和见好就收跟贴
·胡平八字方针与老毛十六字方针对比
·一本荒唐的书:胡平的《中国民运反思》
·中国民运内部争论极端激烈的原因
·人类文明的辉煌一面
·对马列经济学问题的一些意见
·台湾九合一选举的几点教训
·春节上街闹革命
·再谈专制主义者及其走卒“反民粹”
·回洪哲胜胡平等:现在该不该讲革命?
·再谈革命和暴力等问题
·中共特务上海国保下流得人类历史上罕见
·对胡平”最糟的失败是把成功丢掉“等说法的批评
·香港抗争的第一阶段很完美(驳失败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注农民问题

   

(南京)徐水良


   
   
   前天写《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一文,忘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即:“农民工、临时工、合同工,应享有普通职工的同等权利,在独立工会中应与普通职工地位一律平等。独立工会还应努力为他们争取应有的平等权利,争取取消对他们的一切歧视,其中包括违反迁徙自由原则的农村户口和城市户口的人为划分,使农民工及他们的子女享有城市户口的一切权利,如受教育的权利。中国工人应该认识到:农村户口和城市户口,农业社会与城市工业社会这个二元社会的人为划分,是妨碍中国社会现代化的巨大障碍,是与现代社会完全不相称的,也是中共分裂工人和农民,以维护自己统治的重要手段。不清除这种二元社会的人为划分,中国社会的现代化是不可能的。农民与工人的利益是一致的。”这一段,应加在最后一点中间。八十年代,我曾在有关文章中论述过这个问题。

   
   目前城市中的农民工,从农村来的临时工和合同工,农村到城市的打工仔,他们负担了企业和城市中很大一部分,有的地方甚至是大部最繁重的工作,但他们却被迫处于最差的境况,受到各种各样的歧视,成为二等、三等、四等工人,他们是城市中最无权、最悲苦的群体。他们虽然事实上是工人,却被固定在农业户口中,他们做着最繁重的工作,却享受不到最一般的福利,他们的子女失去受教育的权利,成为都市中的文盲新来源。这样的人口有数千万至上亿(不计他们的子女),再加上乡村工业中户口为农民的工人(也有上亿),这是一个很大的数量:
   
   几十年来,中国社会中最贫苦最悲惨的“阶级”,是农民,在公社化以后饿死的几千万人中,绝大多数也是农民。现在,他们也是对中共政权最不满的群体。这些年来,农村中的突发事件,实际上远远超过城市,只是很少为外界所知。以我的家乡杭州为例,我的老家富阳,邻近的萧山、余杭,近年来都曾发生过数千人至数万人的骚乱,富阳的骚乱,延续数天,出动军队,开枪,抓捕数百人方镇压下去。其它地方的骚乱,也时有的所闻。今年四月我去北京,在数十名便衣,为数在五、六辆以上的汽车,以及摩托车、自行车的跟踪包围下,度过一周,然后又在他们的跟踪包围下乘车离京。同座的有几个黑龙江南下打工的农民,当他们得知我们是被便衣包围跟踪的民运人士时,找便衣不在旁边的机会,偷偷告诉我们,说农民恨死共产党了,他们家乡的农民就曾经骚乱,当局出动军队镇压,打死二人。去年底,我曾经遇到邓小平老家出来打工的农民,我问他们:“你们家乡农民很喜欢邓小平吧?”他们回答说:“喜欢个屁,农民都恨死他了,为他们邓家的事(为修故居、为故居建路,把老百姓的坟墓迁离邓家祖坟所在的坟山等等)老百姓暴动,出动军队方镇压下去。”我想他讲的暴动,一般就是骚乱,上面二个黑龙江农民也说暴动。他们还说邓家子女花几亿元在县里建厂,说是扶贫,但农民对他们绝无好感。一般说来,当局对农民的镇压较少顾忌,动用武力也远较城市为随便。
   
   农民是实现中国民主的主要力量之一。在过去的几年中,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及中共宣传下,农民的形象是歪曲的。在民主墙时期,很多民运人士以为农民不支持民主,以马列主义理论,以农业社会,以农民占大多数来解释中国当代的专制现象。我当时力主现在的中国农民像工人和知识分子一样迫切期望民主,但也不敢肯定过去的民主问题与农民、工人之类的“阶级”划分无关。其实,美国的民主是由农夫建立起来的,而希特勒的纳粹专制则主要由工人和市民建立起来,布尔什维克的专制则更主要由工人建立起来。因此,民主问题与农民或工人的问题无关,而只与人及其群体的素质和发展程度有关,也与人及群体的利益与统治者的密切程度等有关。
   
   近几年的村级选举,中国农民表现之好,远出于我这样生长于农村,老家仍在农村,这些年又常常再去农村,自以为对农村情况深为了解的人的预料之外。开头,农民并不信任中共的选举,所以也往往把这种选举当玩笑和闹剧来对待,所以到处传的是某某某某大款出几千、几万、甚至十几万、二十万买选票竞选当村长的消息,农民也愿意卖自己的选票,在农村、在县城,这类事被当作似乎是合法的事来谈。这时,农村的共产党组织也往往干预选举。但很快,农民发现自己的选票是有用的,可以把中共组织安排的候选人顶下来,选上自己喜欢的候选人。因此,迅速变得认真起来。到今年,农民对选举是相当认真了。购卖选票的事还有,但起的作用不大,因为如果严格按无记名方式选举,农民吃了候选人的饭,拿了他的钱,背地里照样不投他的票。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熟知的候选人的人品及他的施政纲领、施政演说来选择。我们家乡是一村一姓,家族势力很为严重,我和老同学老朋友都担心家族势力控制选举,但结果,这样的情况却还没有发现过。(而在过去党支部领导下,这却是经常的事,党支部与家族势力结合)。虽然目前的村级选举仍然是中共控制下的不太民主的选举,但中国农民已经开始在村级选举中表达自己的意见了。这大大压制了村级腐败风气(因为上下左右腐败的包围、因为财务不公开,腐败风气只是受压制而不是清除),否则,农村的矛盾还会更尖锐。
   
   除了民主问题外,我们要为农民呼吁的问题还有很多,例如反对贪官污吏,反对乱收费,减轻农民负担,反对欺压农民,加强服务性措施,为农村教育、文化、经济发展创造条件,尤其是提高农民的教育、文化及科技水平。建立独立农会或独立的农业工会,以维护农民利益,对农民的法律救助以及其它等等。而特别重要的还有两点,一是取消对农民的一切歧视,取消违反迁徙自由的农业户口和城镇户口,农业社会和工业社会的人为的二元划分,实行中国公民一律平等的原则。二是农村及其严重的隐性失业问题,这是由二元划分产生的结果,并且有过去集体经济的影响,除了打工仔外,中国农村仍有数以亿计的富余劳力。像我们家乡一带,一人只有几分田,劳动力大部处于富余状态,这对农村是一个极大的压力,需要采取切实的办法加以解决。
   
   (1998年1月初写于南京,载《北京之春》1998年3月号)

此文于2016年04月2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