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文集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未恢复文章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杂论十一则
·给贵州朋友的信
·重建根据地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批判盲目民族主义,争取形成两个联盟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为革命呐喊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关於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两点建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再驳中产阶级理论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真假爱国主义
·批判“超限战”法西斯恐怖主义战争理论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高薪养贪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与宋保卓先生探讨本体论等哲学问题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宣传人本主义,反对钱本主义和实践本位主义
·谈理想民主及其他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在疾病问题上,中共历来撒谎
·行动起来,共赴国难
·六四反思和理论探讨: 随着科技力量的扩展,被统治者反抗专制暴君的难度越来越大,怎么办?
·答朱子:技术的专制异化问题
·对中共的审判和赦免问题
·关于信仰和执政党问题
·浅议中共对公共财产的侵占及偿还问题
·打击中共地下势力和亲共败类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中共创造的“奇迹”和怪象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客串政治,不要孙中山及其他
·不能“以暴易暴”吗?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海外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 学术不能搞“民主”
·还是多一点骨气,多一点自尊好!
·反对医疗教育等领域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商业化”
·搞教育必须舍得化大钱
·谈“狂妄”和“野心”
·关于两种革命的概念——答范似东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注农民问题

   

(南京)徐水良


   
   
   前天写《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一文,忘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即:“农民工、临时工、合同工,应享有普通职工的同等权利,在独立工会中应与普通职工地位一律平等。独立工会还应努力为他们争取应有的平等权利,争取取消对他们的一切歧视,其中包括违反迁徙自由原则的农村户口和城市户口的人为划分,使农民工及他们的子女享有城市户口的一切权利,如受教育的权利。中国工人应该认识到:农村户口和城市户口,农业社会与城市工业社会这个二元社会的人为划分,是妨碍中国社会现代化的巨大障碍,是与现代社会完全不相称的,也是中共分裂工人和农民,以维护自己统治的重要手段。不清除这种二元社会的人为划分,中国社会的现代化是不可能的。农民与工人的利益是一致的。”这一段,应加在最后一点中间。八十年代,我曾在有关文章中论述过这个问题。

   
   目前城市中的农民工,从农村来的临时工和合同工,农村到城市的打工仔,他们负担了企业和城市中很大一部分,有的地方甚至是大部最繁重的工作,但他们却被迫处于最差的境况,受到各种各样的歧视,成为二等、三等、四等工人,他们是城市中最无权、最悲苦的群体。他们虽然事实上是工人,却被固定在农业户口中,他们做着最繁重的工作,却享受不到最一般的福利,他们的子女失去受教育的权利,成为都市中的文盲新来源。这样的人口有数千万至上亿(不计他们的子女),再加上乡村工业中户口为农民的工人(也有上亿),这是一个很大的数量:
   
   几十年来,中国社会中最贫苦最悲惨的“阶级”,是农民,在公社化以后饿死的几千万人中,绝大多数也是农民。现在,他们也是对中共政权最不满的群体。这些年来,农村中的突发事件,实际上远远超过城市,只是很少为外界所知。以我的家乡杭州为例,我的老家富阳,邻近的萧山、余杭,近年来都曾发生过数千人至数万人的骚乱,富阳的骚乱,延续数天,出动军队,开枪,抓捕数百人方镇压下去。其它地方的骚乱,也时有的所闻。今年四月我去北京,在数十名便衣,为数在五、六辆以上的汽车,以及摩托车、自行车的跟踪包围下,度过一周,然后又在他们的跟踪包围下乘车离京。同座的有几个黑龙江南下打工的农民,当他们得知我们是被便衣包围跟踪的民运人士时,找便衣不在旁边的机会,偷偷告诉我们,说农民恨死共产党了,他们家乡的农民就曾经骚乱,当局出动军队镇压,打死二人。去年底,我曾经遇到邓小平老家出来打工的农民,我问他们:“你们家乡农民很喜欢邓小平吧?”他们回答说:“喜欢个屁,农民都恨死他了,为他们邓家的事(为修故居、为故居建路,把老百姓的坟墓迁离邓家祖坟所在的坟山等等)老百姓暴动,出动军队方镇压下去。”我想他讲的暴动,一般就是骚乱,上面二个黑龙江农民也说暴动。他们还说邓家子女花几亿元在县里建厂,说是扶贫,但农民对他们绝无好感。一般说来,当局对农民的镇压较少顾忌,动用武力也远较城市为随便。
   
   农民是实现中国民主的主要力量之一。在过去的几年中,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及中共宣传下,农民的形象是歪曲的。在民主墙时期,很多民运人士以为农民不支持民主,以马列主义理论,以农业社会,以农民占大多数来解释中国当代的专制现象。我当时力主现在的中国农民像工人和知识分子一样迫切期望民主,但也不敢肯定过去的民主问题与农民、工人之类的“阶级”划分无关。其实,美国的民主是由农夫建立起来的,而希特勒的纳粹专制则主要由工人和市民建立起来,布尔什维克的专制则更主要由工人建立起来。因此,民主问题与农民或工人的问题无关,而只与人及其群体的素质和发展程度有关,也与人及群体的利益与统治者的密切程度等有关。
   
   近几年的村级选举,中国农民表现之好,远出于我这样生长于农村,老家仍在农村,这些年又常常再去农村,自以为对农村情况深为了解的人的预料之外。开头,农民并不信任中共的选举,所以也往往把这种选举当玩笑和闹剧来对待,所以到处传的是某某某某大款出几千、几万、甚至十几万、二十万买选票竞选当村长的消息,农民也愿意卖自己的选票,在农村、在县城,这类事被当作似乎是合法的事来谈。这时,农村的共产党组织也往往干预选举。但很快,农民发现自己的选票是有用的,可以把中共组织安排的候选人顶下来,选上自己喜欢的候选人。因此,迅速变得认真起来。到今年,农民对选举是相当认真了。购卖选票的事还有,但起的作用不大,因为如果严格按无记名方式选举,农民吃了候选人的饭,拿了他的钱,背地里照样不投他的票。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熟知的候选人的人品及他的施政纲领、施政演说来选择。我们家乡是一村一姓,家族势力很为严重,我和老同学老朋友都担心家族势力控制选举,但结果,这样的情况却还没有发现过。(而在过去党支部领导下,这却是经常的事,党支部与家族势力结合)。虽然目前的村级选举仍然是中共控制下的不太民主的选举,但中国农民已经开始在村级选举中表达自己的意见了。这大大压制了村级腐败风气(因为上下左右腐败的包围、因为财务不公开,腐败风气只是受压制而不是清除),否则,农村的矛盾还会更尖锐。
   
   除了民主问题外,我们要为农民呼吁的问题还有很多,例如反对贪官污吏,反对乱收费,减轻农民负担,反对欺压农民,加强服务性措施,为农村教育、文化、经济发展创造条件,尤其是提高农民的教育、文化及科技水平。建立独立农会或独立的农业工会,以维护农民利益,对农民的法律救助以及其它等等。而特别重要的还有两点,一是取消对农民的一切歧视,取消违反迁徙自由的农业户口和城镇户口,农业社会和工业社会的人为的二元划分,实行中国公民一律平等的原则。二是农村及其严重的隐性失业问题,这是由二元划分产生的结果,并且有过去集体经济的影响,除了打工仔外,中国农村仍有数以亿计的富余劳力。像我们家乡一带,一人只有几分田,劳动力大部处于富余状态,这对农村是一个极大的压力,需要采取切实的办法加以解决。
   
   (1998年1月初写于南京,载《北京之春》1998年3月号)

此文于2016年04月2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