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徐水良简历]
徐水良文集
·惩办委托缅军灭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惩办中共国务院委托缅军灭果敢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三个烂党,一色蠢货,统统皆输,没人胜利
·邓慈禧和赵光绪远远不如真慈禧真光绪等网文两则
·恐怖主义的最简定义(兼评联合国定义草案)
·关于恐怖主义定义的讨论
·恐怖行为不等于恐怖主义
·联合国等限定恐怖主义出于政治目的,完全不对
·恐怖主义的总体定义
·在纽约看到处都有的美国公有制
·我们的目标是适合实际的私有制和公有制的和谐结合
·谈当今中国的定义和定义问题的一些哲学知识
·某些人对事实与价值相互关系及功能的颠倒
·本人第一二次入狱的公检法文件
·谈波兰情况,破除一个传统迷思
·北京现象
·中共60周年大阅兵,回光返照而已
·简单答复王希哲
·历史的能预见性和不能预见性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我看“统一民运”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水良简历

本文被破坏,现试试重发:
   
              徐水良简历
   
   

   徐水良,男,1945年1月出生于浙江富阳。1963年考入浙江大学化工系高分子专业。1968年毕业分配到南京制药厂工作。在浙大期间,曾任浙江大学红暴负责人和浙大革委会常委。由于反对林彪、四人帮及其在浙江代理人而遭到迫害。及到一九七零年,浙江方面还三次派人到南京抓捕徐水良,因许世友将军为此下令有关方面给予保护,才未被抓走。浙大及浙江红暴主要负责人大多曾经因反对林彪、四人帮及毛泽东而被关押。1967年,毛泽东视察大江南北,以毛泽东安全为名,由中共最高领导毛、林等下令,派出两个建制师,横扫浙江十多个县,屠杀无数老百姓。连当时参与行动的军人,事后为向上反映情况,秘密到南京参加座谈时,也对当时烧杀抢掠的惨象痛哭流涕。之后,无数人被投入监狱,浙江全省陷入一片恐怖。徐水良和他的浙大同学坚决反对这种做法,不断抗争。压力最大时,只剩下很少几个人。(后来浙江地县传奇色彩传说中,说全省剩下浙大三个人。)后来毛泽东对红暴指示下达,部分纠正以前的迫害,浙大数千师生自发齐集操场,将徐水良等三人抬起欢呼庆祝。
   
   徐水良分到南京之后,继续与逃亡到南京的浙江朋友一起反对浙江省委、省革委会的做法。林彪垮台后,1972年5月,徐水良曾回浙江参与有关问题的处理。之后在继续反对王洪文等四人帮的同时,开始宣传民主理念。
   
   由于对文革及大量社会问题的迷茫,从1967年起,徐水良开始刻苦钻研理论著作。(此前,从1960年起开始了社会科学理论的一般性学习)。在工厂里,徐曾因“上班看书、下班看书、睡觉看书、走路看书、吃饭看书”及反对浙江省革会等问题遭全厂批判。1971年,林彪摔死以后,徐水良开始人识到:“问题不在其它,问题在于制度,在于反对特权官僚专制制度,实现民主制度。”(当时多篇文章中用语)。此后,开始准备一篇全面阐述有关问题的文章,文章开始定的题目是《为社会主义自由民主而奋斗》,从策略考虑,改为《为实现巴黎公社式民主制而奋斗》,最后定名为《反对特权》。1973年9月写成部分章节,数万字,(其中许多章节一直没有完成),抄写后,于10月份寄往《红旗》杂志、《人民日报》等报刊。《反对特权》一文则交给杭州朋友刻印。在一些朋友中流传。
   
   1973年12月至1974年1月,徐水良探亲回浙江,参与浙江活动,建议浙江朋友采用“暂时放开江青、张春桥、姚文元,集中力量反对王洪文,为避免鸡蛋碰石头,对毛泽东的问题暂时避免触及”。此后浙江的朋友集中力量半公开地反对王洪文,随后十个月中,先是王洪文支持翁森鹤以民兵指挥部在全省实行恐怖统治。后来,浙江老百姓奋起反抗,包括武装反抗,最后打败民兵指挥部,翁森鹤等垮台。
   
   1974年3月2日,徐水良与另外两个同事一起,为策略起见,使用“批林批孔”小组名义,在南京以大字报形式公布《战斗宣言》(约五千字),集中阐明“中国正处于大变革时期”,中国的“问题不在其它,在于制度”,“在于特权制,官僚制,等级制,专制制”,在于反对特权官僚专制制度,实现“巴黎公社”式的民主制,等等问题。该大字报张贴前,先刻成油印传单,分发给南京和外地朋友。大字报贴出后,南京市公安局对大字报拍了照,不久,省委书记吴大胜、南京市委书记方敏下令对大字报进行批判,于是在南京制药厂铺天盖地的大字报批判《战斗宣言》,消息很快在南京全市传开。但徐水良抓住这些大字报批判的,是徐水良引用的马、列、毛泽东的观点问题,进行反击,击退了围攻。当时一个担任新华社江苏分社通讯员的朋友,将此事写成内参,并附大字报全文,交给新华分社以新华社内参发表。这是迄今看到的,文革后期最早最直接以民主为诉求的大字报。其后,南京两个朋友接受徐水良观点,1974年5、6月,铅印三千份四开小报,在南京街头出售,着重谈反对特权,反对专制腐败,要求实行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以及权力制衡如公检法分开等问题。这是文革后最早关于民主和法制,以及权力制衡的提法。报纸很快一销而空,这些观点随购买这些小报的旅客,散往全国各地。大字报和报纸均早于1974年11月著名的李一哲大字报。但由于在南京,影响小于李一哲大字报。后者造成世界性影响。
   
   1974年2月以后,徐水良鼓动南京有关朋友,开始为江苏“五·一六”平反的呼吁工作。三月,徐水良起草了《告全市人民书》,经南京朋友们讨论通过后,在南京各地张贴,散往全省各地。从此开始了为江苏数十万惨遭关押、迫害,成千上万人被迫害致死的“五·一六”分子平反的工作。徐水良从事此事数月之久。与此同时,徐水良还接待了被浙江翁森鹤等人武力镇压而出逃南京的许多浙江朋友。当时徐水良还委托朋友抄写《反对特权》等文章,准备在南京街头贴出,但因朋友较忙,因故拖延而未能贴出。
   
   1975年9月11日,徐水良在南京市中心新街口贴出数万字的四份大字报。(《反对特权》《战斗宣言》《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大字报点名批判了张春桥、姚文元及当时的理论体体系,阐明反对特权官僚专制制度,实现民主制度等一系列问题。随后,江苏省委派出七十余人的工作队,进驻南京制药厂,限制徐水良的行动自由,组织各工厂及大专院校对徐水良进行批判,但遭到南京制药厂工人强烈抵制。著名的南京大学,则以“批判徐水良,我们没有这个能力和水平”为名,拒绝参与。江苏省理论权威、省委党校的陈绍辉到厂里作报告,但不到一个回合,即遭到徐水良的反击,大败而回。从9月11日到11月27日,两个多月的时间内,徐水良写了理论论战文章数十万字。当时的省委书记彭冲说:“徐水良在南京制药厂的势力很大,但批不倒徐水良,就不是共产党员”。许家屯先生在向全省广播的五台山十万人大会上,也以很长篇幅对徐水良进行批判。
   
   对徐水良的批判,可能还涉及最高层。省委工作队的人曾经对徐水良说,对徐的批判,他们有毛泽东的最高指示。有一天他们兴高采烈的跑来说:“徐水良,你不是不服吗?告诉你,对你的批判,我们已经得到最高指示。”至于最高指示的内容是什么,他们不可肯对徐水良说。而徐不久以后就入狱了,就一直不知道是什么内容。后来徐水良一个高中同学,在兰州部队当营长,路过南京,不知徐已经入狱,跑去看徐,被工作队扣押,他们也对他说这个话。
   
   但官方的批判却接连遭到失败。在以后好几个月时间内,及到“四·五”运动爆发,这一事件成为南京人日常议论的话题。连驻厂的工作队员回家回单位以后,都说他们输了。这些议论,还往往带有传奇色彩。例如说徐水良对马列及其它理论著作倒背如流,这当然不是真的。借此简历,徐水良再次澄清。事实上,不大可能有人对长篇著作倒背如流。这一事件终于成为南京事件的先导,而南京事件则成为天安门事件及全国“四·五”运动的先导。南京事件被捕朋友认为自己是受徐水良影响而发起南京事件。1975年11月27日,工作队在论战一再失败的情况下,终于指使看管徐水良的人,制造事端,将徐水良关进监狱。
   
   在狱中,徐水良坚持自己的观点,拒不低头,并在南京事件被捕朋友入狱后,要他们不要屈服交待,鼓励他们坚持斗争,继续反对四人帮,预言半年到十个月内,四人帮将遭到失败,同时又对毛的一些错误进行批判。这些话被公安部门整理成材料,因此其后被长期戴背铐,开始时戴紧铐,手肿得像馒头,手铐几乎完全陷入肉中,及到四人帮垮台后,才拿下铐子。
   
   四人帮垮台后,社会各界强烈要求释放徐水良,但已担任省委第一书记的许家屯先生认为,徐水良虽然是反对四人帮的,但比四人帮更坏,因为徐水良要求实现民主,反对毛泽东思想,反对无产阶级专政。因此,1978年4月,徐水良从拘留转为逮捕。
   
   1978年12月到1979年1月,由浙大领导派出的代表,浙大团委书记,与南京事件被捕朋友一起,在南京街头贴出大字报,强烈要求释放徐水良。中纪委副书记刘顺元先生也关注此事,要求放人。1979年1月17日,徐水良平反出狱。出狱后,徐水良回到浙江老家休养一段时间,不久后,即投入当时的民主墙运动,并自然成为南京事件被捕人员及江苏、南京地区实际领头人。
   
   1981年5月,徐水良再次被捕入狱,入狱后,徐水良坚持自己观点,拒绝回答任何问题,以后又写了两万多字《批判四个坚持》的长篇文章,请公安局上送中央。文章附件中指出,奉行“四个坚持”,十年之内,必然发生像波兰那样的大规模全面冲突。这篇文章及其它文章和材料,后来均托人带到胡耀邦先生手中。1982年4月,以“出版非法刊物,进行反革命宣传煽动”的罪名,被判刑十年。在狱中,徐水良继续撰写了许多文章,批判四个坚持、批判基本路线、抨击“反自由化”做法,提出以人的发展为中心的“一二三理论”和“一一四理论”。1988年12月,还上书建议恢复胡耀邦职务,邓小平、赵紫阳辞职,释放政治犯,解除党禁、报禁,召开民族团结和解会议等等,指出一场大规模冲突迫在眉睫,这是避免冲突的最后机会。
   
   在狱中,徐水良受到胡耀邦、阎明复等许多领导人的关心,胡耀邦多次过问,要求放人。从1983年起,监狱领导多次告诉徐即将释放,然而多次落空。及到1986年,徐的一个朋友,是当时公安部部长阮崇武先生的同学,还告诉徐妻子,他问了阮,阮说即将释放,全国当时还在狱中的一百多异议人士,最迟明年底全部释放。但因为以邓小平为首的顽固派的反对,释放徐水良及其它异议人士的事,全部泡汤。胡耀邦先生下台,释放的事也就没有可能了。虽然及到“六·四”以后,阎明复先生在被撤销书记处职务以后,还以统战部的名义批文江苏法院解决。后来法院去人找徐,但实际上已经没有可能了,当时不加刑就不错了。
   
   胡耀邦先生明知徐水良批判四个坚持,但仍然一再要求放人,确实不容易。他们的努力虽然没有成功,却大幅度地改善了徐水良在狱中的生活待遇。徐水良还非常感谢其它人的关心,包括一些理论家,著名学者和知识分子,不少领导干部,原浙大老前辈等等的关心,尤其许良英先生等浙大地下党老前辈,和浙大老领导非常热心的帮助。感谢多次为徐水良募捐的浙大校友,感谢在当局压力下支持徐的药厂职工和南京市民。对所有正直的人在自己力能所及的范围内给予的同情和帮助,徐水良都衷心地表示感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