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徐水良文集
·双手双脚并用和自砍手脚
·要解决土地产权问题必须先搞政治改革
·反对伪精英
·大力支持无锡居民的维权抗争
·强烈谴责中共推行特权性和歧视性公务员制度
·答国内朋友
·对上海国保特务漫天造谣的再次声明
·是非分明的美国和道德崩溃的中国
·放开言论自由不需花力气却有大量好处
·两天前致达赖喇嘛的信
·强烈谴责中共对藏人的血腥镇压
·藏人和汉人反抗打了中共的要害
·台湾大选结果和未来走向
·民主政府建立后一定要严惩作恶累累的上海国保!
·不要相信中共漫天造假制造的假象和谎言
·国内网友一面倒质疑西藏是又一次“国会纵火案”
·关于建立大中华联邦的构想
·关于大中华联邦答文稼先生
·西藏事件,五毛不断造谣,网友不断反驳
·中共造假,洋相百出
·国内众多网友与少数五毛网特激战西藏问题
·给朋友的信
·《网路文摘》《中国邮递》联合宣言
·奥运如何解套?为中共支一招
·读中文互联网和西藏问题争论有感
·抢火炬,小概念事件辩护不成立
·答胡安宁
·台湾和西藏,恶斗路线的破产
·中共纵容犯罪活动,中华网等网站公然号召搞恐怖主义
·捍卫中国愤青表达意见和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
·第一共和是上海国保的一个小组,不是王雍罡一个人
·中共必须更换思想和路线
·中共愿与达赖谈判,认真还是欺骗?我的回答
·当代中国政治势力的粗略光谱
·搞政治必须用“正”不用邪
·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沉痛悼念四川震灾遇难同胞!
·抗震救灾,对中共要一监督、二帮助
·撤离民运圈,才能真正为民而运
·地震预报和老百姓的知情权
·又一个震前预报证据,证明中共有关方面撒谎成性
·四川教育厅公布的学生死亡数据是否太离谱?
·马英九何苦发表不伦不类的感言?
·网路文摘启事:谨防假冒和病毒
·真民运人士对民运圈极度失望等网文两则
·驳秦晖(题外谈一下道德问题)
·如何看待当前如火如荼进行的全民道德大讨论
·为美国公民胡安宁到中国定居送行
·声援瓮安,维权抗暴、结束中共一党专制
·中国社会的沉沦和巨变,让人感慨!
·两百年左倾倒退大潮,会有两百年右向加速进步作补偿
·变骚乱为起义
·未来中国基本国策的一些要点
·未来中国一些重要的社会原则
·答洪哲胜先生的按语
·"保卫资源!保卫产业!保卫金融!保卫全中国!"
·重发支持红杉军反腐倒扁,劝告绿营划清界线的几篇文章
·索尔仁尼琴和俄罗斯的悲剧
·就俄、格冲突和华国锋问题答朋友问
·旧事重提:王有才关于虹桥机场事件的说明,及虹桥机场事件经过
·退盟声明
·毒奶粉和金融危机:不同的社会基础和同一类问题
·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它有可能彻底崩溃
·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
·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研究土地问题,揭露中共抢劫掠夺
·十余年来关于改革程序和农民问题的几篇文章
·秦晖先生和自由主义者们的一些欺骗手法
·当代中国三农问题的实质
·中国自由主义:概念、祸害和欺骗手法
·人的三种境界和四个类型
·是否坚持政治改革先行,是民主派的真、假标志
·左派和右派联合推动政治改革
·讲一点道德常识
·对台湾的一点希望
·神经失常或别有用心才会宣传告别革命
·简评胡平《民主与革命》
·国内网民怒吼,呼唤反抗
·大陆网友继续以激愤情绪抨击林嘉祥和中共当局
·网上评论两则
·再次批驳民运中某些真正的奴才对平反一词的攻击
·读帖有感:贵和贱
·问几个问题,有人信吗?
·谈革命和起义的时间预见问题
·金融海啸的相关理论和解救法宝
·对魏京生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与台独人士的一次网上争论
·中国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我对《08宪章》的初步看法
·分清两种不同性质的暴力
·我对《08宪章》的看法和策略
·网文两则
·人权高于主权也是中共宪法条文的必然推论
·关于王雍罡造谣文章的通信
·界历史上多数情况是落后野蛮民族欺负先进文明民族
·台独分子喋喋不休的保贪腐谎言真让人烦
·台湾道路硬搬大陆是民族精神的自杀
·答害羞人儿:我为什么要反对台独?
·台湾人,追杀贪腐,切勿松懈!
·读“精英”奇文有感
·08宪章,中共偷鸡不着蚀把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徐水良


            

1999年1月


   

   
              (一)
   
   现在有一种很浅薄的现象。一些人,成天讲着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或者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变种,什么经济基础,什么上层建筑,什么经济决定政治,什么社会发展取决于生产力,生产力发展了,经济发展了,才能实现民主,什么经济改革必然导致政治改革,什么先搞经济改革,后搞政治改革,政治改革跟上经济改革,适应经济改革,等等等等。另外还有中产阶级理论,说民主取决于中产阶级,以及告别革命的理论等等。(其中中产阶级理论和告别革命理论,是马克思主义的变种,是在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上对马克思主义少数结论的修正。)可是一提到批判马克思主义,却立刻显出不屑一顾的样子,认为马克思主义早已是死老虎,批判马克思主义完全是背时。他们牢牢地受着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教条的束缚和左右,却完全不自知。他们既不知道马克思主义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自己说的东西恰恰是马克思主义或者马克思主义的变种。
   
   马克思主义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灾难,是对文艺复兴以来,反对人的异化,崇尚和恢复人的本性,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提倡人权、自由和民主,这样一种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历史潮流的反动,是一种很反动的思想。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对这样一种曾经牢牢统治过东方广阔的欧亚大陆,并且使它的基本原理深入渗透、影响、左右、甚至统治过或者至今仍然统治着西方思想界的许多部分,给西方思想界以极其巨大影响的理论体系,对这样一种曾经以如此强大,如此史无前例的力量左右过全世界思想界,并且迄今仍然在影响甚至左右全世界思想界的理论体系,以为只要抛弃和否定了它的名称,就是消除了它的影响,从而对批判马克思主义显出不屑一顾的态度,实在是太过幼稚和浅薄。
   
   另一方面,马克思主义的产生和马克思主义本身,都是人类历史的大教训。而教训,对人类说来,无疑是一种宝贵的精神财富,在许多情况下,甚至比成功的经验更为宝贵。而要把教训变为财富,必须经过认真总结、反思和批判。那些不屑一顾的人,企图简单地抛掉教训,实际上就是抛掉人类宝贵的精神财富。
   
   以上是从否定和反面的意义上看待马克思主义。事实上,马克思主义还有一种正面的意义。
   
   一种思想,就其对人类社会的作用而言,它的正确与否,当然具有决定意义。但是,从对人类思想史的作用说来,正确与否,却并不具有决定意义。起决定作用的是它的思想深度。一加一等于二,在其产生的那一刻,当然是人类的一种巨大进步,并且,迄今为止,仍然每日每时对人类的社会生活起着巨大作用;但是,如果现在有人每天只能重复一加一等于二这样简单的思想,正确当然是很正确,但对人类思想史而言,却毫无意义。这里是借用数学思想的例子,本文讲的思想,一般没有包括自然科学和数学。
   
   在人类思想史上,南亚次大陆的佛教思想,中国的老庄思想,古希腊的哲学和政治等思想,德国的古典哲学,还有马克思主义,就思想的深刻性说来,都是人类思想史上深刻性的典范。在这个意义上说,他们都是人类思想史上的瑰宝。在中国曾经广泛普及,被抬得很高的儒家思想,其实却是相当浅薄的。不过,一种思想要得到普及,必须有某种程度的浅薄化和庸俗化,才能被思想深度较浅的老百姓所接受。马克思主义如果不被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等许多人浅薄化,就不可能普及到这样的广度。而正是林彪,把马克思主义,尤其是毛泽东思想这种已经非常浅薄的思想,进一步浅薄化,简单化,才使之在中国大陆达到家喻户晓的地步。堪称世界上最博大精深的佛学,也只有变成简单化的因果报应,做善事等等思想,以及泥塑的菩萨和人体的活佛,才能变成广大老百姓的宗教。许多人崇尚当代许多西方思想,但就其思想的深刻性来说,几乎都难以与马克思主义相比,它们之所以被许多人崇拜,不是由于其深刻,而是由于其相对比较浅薄,当然也不是非常浅薄,否则,太直白,人们也不会崇拜。当然,就思想的正确性说来,这些思想中有些比马克思主义要正确。有些思想之所以赢得信徒,也是这样:思想不太深刻,太深刻无法普及;但也不能太简单,有一点深度,为了弥补深度的不足,加一些神秘主义,如中国大陆目前法轮功等各种功法那样的神秘主义,如弗洛伊德的潜意识、无意识神秘主义,甚至是毛泽东那样,讲一些荒唐的人们难以理解的理论,这就是那些骗人思想赢得信徒的秘诀之一。马克思主义不是被西方思想击败的,而是被人类实践、人类历史击败的。事实上,西方有不少思想,往往是自觉地,或不知不觉地接受马克思主义的一些基本理论,然后,对马克思主义的一些结论进行修正,于是就产生一种新的思想。因此许多表面上非常反对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其实,不过是马克思主义的变种,例如上面提到的中产阶级理论,以及中国流亡者中的告别革命的理论等等。这些思想,不仅深度无法与马克思主义相比,而且有一个反马克思主义的假像,很容易使人上当,使人满足于对马克思主义的浅层批判,从而大大增加我们深入全面批判马克思主义,使之变为人类财富这种努力的难度。
   
   由于马克思主义是近代思想深度最深的一种理论体系,从某种意义上说,人们必须经过马克思主义,并且批判马克思主义,才能达到人类当代思想的前沿。笔者正是长期研究马克思主义,先是不自觉地,后来是自觉地批判马克思主义,才重新回到人文主义者所开创的道路,得到一个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的新人文主义,或新人本主义(本来意义上的人本主义)理论体系,这是一个全新的理论体系。
   
   如果我们使马克思主义失去其对社会的坏作用,并且全面批判,搞清马克思主义,从根本上加以否定,建立一个比马克思主义更全面更深刻,更庞大,而且内容上是正确的思想体系,那时,马克思主义将退出社会,但将以其思想深度,占据人类思想史的一个阶梯,成为人类的精神财富之一。
   
   
                (二)
   
   马克思主义仍然是中国占统治地位的官方思想。不仅中国官方天天在讲马克思主义,中国的学校天天在教马克思主义,而且许多老百姓,包括许多自认为是反对马克思主义的老百姓和知识分子,也天天在自觉不自觉地讲着马克思主义。因此,在中国,对批判马克思主义持不屑一顾的态度,更是荒谬的。事实上,在目前的中国,批判马克思主义,仍然需要勇气,有时也需要技巧。因为对马克思主义的批判,仍然被官方认为是犯罪。中共对私下的批判,有时对笔者这样横下一条心的异议人士的公开批判,不得不抱一种无可奈何的态度。但是,这只是客观形势所迫,他们没有办法而已。而且他们仍然时时想予以镇压,平时也不时对我们进行警告。强制人们信仰任何思想,主义,宗教,学说,理论,或赋予他它们在社会生活中的特殊地位,这样的政府,都是实行思想专制的政府。无论是马克思主义,还是三民主义,是基督教,还是其它宗教,都不能由政府强制规定其特殊地位。甚至我们崇尚的民主思想,也不能由政府,由法律规定其特殊地位。法律只能规定并强制保证民主制度,民主政体。信仰民主思想还是信仰专制思想,这完全是每个人的私事,除非当他成为公众人物,担任公职,影响公共生活的时候,才能得到社会的关注。把浅薄的毛泽东思想,甚至把根本没有理论的“理论”,即“邓小平理论”(只有猫论和摸论,即白猫黑猫和摸石头过河等中国特色的特别庸俗的实用主义),写进宪法,是非常荒谬的。目前的中国政府,仍然没有放弃思想专制和政治专制的迹象。相反,近一段时间来,这种专制是在加强。同时,由于历史原因,中国大陆是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传播最广,影响最深,为祸最烈的地方,清除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任务,也就更加艰巨。由于我们反对像中共那样实行思想专制,无论现在和将来,对马克思主义的批判,都不能成为强制行为,这个任务也就更加复杂,艰巨,需要更多的耐心,更多的时间。
   
   
              (三)
   
   中共建政以后,尤其是五七年反右以后,对马克思主义的任何反对声音,都被压下去了。而当代民运人士,我们这一代民运人士的主体,恰恰正是在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宗教式的崇拜中,包括文化革命中极其狂热的崇拜中,成长起来的。在我们的身上,曾经不知不觉地染上了大量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毒素,这些毒素,甚至深入许多人的骨髓。这是我们这一代民运人士的“先天”的弱点。要清除这些毒素,决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
   
   以笔者本人而言,不算中共学校及社会的宣传和灌输,即以自觉学习算起。笔者是从五九年开始读毛泽东的书的,不久以后又开始读马列的书。可谓受马列主义影响极深。林彪垮台前后,在学习中开始批评毛泽东的一些错误。一九七三年写成长文《反对特权》,一九七四年三月二日贴出大字报,文章和大字报批判走资派理论,接班人理论等毛泽东理论,指出“存在一个唯心主义的理论体系”,(实际上指毛泽东的理论体系,)指出中国的问题不在其它,而在于反对特权制、官僚制、等级制、专制制,实现民主制度。但这种批判,恰恰是在马列主义的旗帜下进行的,甚至还不得不打着毛泽东思想的旗帜。在我之后,南京又有两个朋友,铅印三千分小报,谈上述问题及民主和法制,权力制衡等问题。他们也只能私下议论毛的问题。在这之后,有广州李一哲大字报,据王希哲先生的讲法,他们当时甚至还虔诚地相信毛泽东思想。我是一直到九十年代初才开始从理论上系统全面批判马克思主义的。而后来进入民运的大多数人,对马列主义的认识,甚至还不如我们。事实上,民运人士恰恰是国内受马列主义影响比较深的人群。我曾经说过,中国民运人士的大多数,是处于多数老百姓和中共之间的中间派,或者是老百姓中对中共抱有幻想的温和派。之所以会这样,有多种原因,马列主义的影响,则是原因之一。因此,对民运人士而言,批判马克思主义,清除自己身上的马列主义毒素,依然是一个艰巨任务。
   
   中国的社会的腐败专制等问题,责任当然在中共。但是,如果我们停留在这个认识水平上,那么,这不过是浅薄的民主思想。中国之所以走到这一步,每一个中国人都有责任——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从总体上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一个真理。同样,民运的问题,也不能全怪浊流,每一个民运人士,都有责任。为了解决中国的问题,为了改造我们的国民性,为了提高民族素质,为了中国的为未来,首先必须改造我们自己,包括清除马克思主义对自己的影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