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我在狱中过六四]
徐水良文集
·主张政权即产权就是主张国家奴隶制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徐水良答小乔和张健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王希哲帮中共宣扬中共自己不敢宣扬的违宪歪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刘刚: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随笔四则:之一、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之二、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之三、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之四、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土义和团和洋义和团
·准备体制外的革命转型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一些基本含义
·人民币的历史性转折
·短评两则:儒家别学洋义和团;关于曲阜教堂问题
·评彭剑许志永等调查报告
·关于民运的派别划分
·再谈中国民运派别问题
·为线人花瓶民运起草《呼怨书》
·关于刘晓波媚共谎言问题
·评“撞死十个八个,看他还敢拦”
·海外一定要比国内调子要高一点
·写给许志永先生
·对许志永先生的一个意见
·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香港反对派组织和黄雀行动之谜
·一个水果摊推翻突尼斯强人政权并按语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转发别做梦了!慈禧太后再世又怎啦?并按语
·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张三一言批判李劼和余杰反共和谬论
·和平奖颁奖大会上空椅子默默诉说
·总攻前必须扫清外围
·革命前无形组织和革命中急速形成有形组织的重要性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典型的机会主义策略
·中国人,准备上街
·中共特务线人的一个诡计—关于闯关回国问题的总结
·革命,该轮到我们了
·信仰、理性、科学
·说几点外汇储备的问题
·埃及革命的教训究竟是什么?
·儿戏或是演习?
·对革命派朋友们的一个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三点补充建议
·警惕中共情报机构争夺花季革命主导权
·如何把儿戏变成真戏
·一点看法:魏京生先生说花季革命时机不成熟是不对的
·茉莉花革命以来我的部分内部信件
·为什么要公开我的内部信件?
·没想到高寒像刘刚一样无耻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写在国内茉莉花暂时“三而竭”之后
·中国与埃及的差距及可能的相应对策
·政治和军事的相同规律和不同原则
·“微笑散步”是脱离实际和民众的机会主义策略
·革命派,别气馁
·简单介绍王军涛先生出国以后的表现
·今天笔者在推特上部分发言
·敦促三蟊贼停止冒名争功和诱捕
·南京保梧桐“千人静坐”无人佩戴标识(转发)
·联军对卡扎菲动武的法律依据
·强烈希望西方国家创建新的真正的自由中文广播
·驳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米勒女士
·就米勒女士毁谤性言论致诺贝尔得奖人士公开信
·关于花季革命中的海外作用问题
·中国民主人士给二00九年诺文学奖得主米勒的公开信
·撤离民运圈,去研究和从事真正重要的问题
·“反帝反封建”是20世纪历史大倒退中的反动口号
·“反帝反封建”是反动口号
·再谈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与螺杆商榷关于国家和爱国问题
·直线救共和曲线救共
·什么是爱?最简单介绍
·谈生物性质的爱,兼答春秋冬月
·真假爱国主义
·解决民族问题的根本办法是什么?
·中共“民族自治”的错误性、欺骗性和理论上的荒谬性
·地方自治是民主制度必不可缺少的前提
·谈国家的全民性质
·国家政权是领导管理机器而不是镇压机器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初步意见
·中国的种族主义和类种族主义
·答王希哲先生
·谈文化和文明问题的两个帖子
·近日网上讨论帖子四个
·没有信仰的理性不可怕,没有理性的信仰才可怕
·余大郎呀,你和上书房的计谋又破产了
·重新公布赖昌星案四个文件
·我与国凯风格完全不同,但我非常同情国凯
·赖昌星案、中共内斗和民运新论战
·警惕极左极右信仰专制主义和恐怖主义
·孙中山和辛亥革命
·向胡平刘晓波提几个问题,代作初步批驳
·纠正花瓶民运全盘否定民族主义爱国主义错误倾向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对世界和中国前途的思考(一)
·对张三一言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将被烧死的科学家在火刑架上说“地球仍然在转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在狱中过六四


——忆狱中经历八九民运及其前前后后


   

徐水良


   

2004-4-3日


   
   
   我因1979年出狱后,继续从事民主运动,1981年5月再次被捕,入狱后又拒绝回答问题,并在看守所写了近三万字的长文《批判四个坚持》,进行抗争,要求公安当局上送胡耀帮,因此被判刑10年。其后,许良英等一批老先生为我奔走呼吁,胡耀帮先生(及其它有的领导人)多次过问,要求放人,以致监狱当局多次告诉我,也告诉监狱有关部门,说我即将平反出狱。但因为邓小平及江苏许家屯等人的阻挠,拒绝纠错放人,一直被关在狱中,及至刑满。
   
   我在《批判四个坚持》的附件中,曾经预言,不改变四个坚持,十年之内,必然会爆发类似波兰的大规模冲突。及到六四以前,我一直持续批判四个坚持,批判中共反自由化,基本路线等等,指出反自由化就是做人类公敌,并针锋相对提出以人和人的自由发展为中心,和人的自由发展标准等等理论和路线。
   
   到1988年,我认为一场规模空前的大冲突即将来临。因此,那一年多次在文章中指出,大规模冲突即将来临,时间已经不多了,为了避免冲突,避免流血,必须果断进行政治改革。1988年12月,我写了一份给中共领导的《建议书》,说明“为抓住目前尚存的最后机会,以防止大规模冲突在我们的祖国发生”,提出了恢复胡耀帮职务,赵紫阳辞职,邓小平离休,释放政治犯,开放党禁,报禁,建立民族团结和解委员会等七条建议。文章和上书都在当时设法带出监狱,上送中共领导,并寄许良英,方励之,严家其等先生。后来许良英先生回话,说有关材料和申诉已经送给阎明复先生,阎先生保证送到最高领导手中。但后来看到赵紫阳先生关于反革命分子反对基本路线和中央领导的一个简单讲话,很像是针对我的,使我对问题的解决不抱希望。
   
   1989年4月,胡耀帮先生突然去世。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受到的冲击真是极其巨大的,我一下子懵住了。我想,这下子完了!中国失去了一个可能解决中国问题的几乎是唯一的人选!而且他死的太不是时候!大冲突来临了!如果他不死,能恢复职务,大冲突或许还能避免。即使不能避免,待半年一年以后,社会矛盾成熟,再爆发冲突,并且有胡耀帮在,冲突的结果将完全不同。现在提早爆发了,而且没有了胡耀帮,冲突的结果,可能是失败的悲剧。
   
   果然,随后就发生了学生上街,八九民运爆发了。这是一场牵涉全国每一个人的心灵的伟大运动。那时候,监狱的每一个犯人,也都时时关心着这场运动的每一个变化。我本人,也成为监狱犯人关注的一个焦点,犯人碰到我,几乎都要询问或谈论这场运动。但因为预估这场运动可能失败的结果,面对未卜前途,尤其在监狱这种没有什么表达意义的地方,我只能保持最谨慎的态度。对大多数议论,都笑而不答。
   
   自胡耀帮1982年以后多次关注我的案件,以及北京一个小组1985年到监狱了解我的情况,之后,监狱当局特别为我改善伙食,并为我订阅一份报纸,闹得一些不明真相的人说是省部级待遇。这时,中队犯人来向我借阅报纸,了解运动动态的也特别多。
   
   当时的监狱,每个小组一份江苏《新华日报》,一个中队一台彩电,但电视一般只能周末看。有一次,当电视中政府发言人说中国没有政治犯时,看电视的犯人一下子都笑了,有几个犯人当场问管教干部,说:“那徐水良算什么犯?”干部也是笑而不答。因为过去干部一直公开称我是政治犯.
   
   5月10日,我太太赶到监狱,说北京许良英等朋友要她转告我,中共打算镇压,要我在监狱中特别小心。我说不要转告我也清楚,从一开始我就特别小心。我也嘱他她转告外面朋友,这场运动可能失败,要外面朋友小心。
   
   当时,中队有一个犯人偷偷搞到一台收音机,每天晚上偷听美国之音和台湾电台广播。他每天早上都偷偷来找我,把偷听到的消息告诉我。我要他千万小心,别让干部知道。还有一个原来是我们中队的犯人,被调往监狱电视转播台管电视,每次碰到,也偷偷告诉我他知道的消息。六四前后,有一次他很紧张地告诉我,说他在电视上看到,西安等一些地方破获几个“反革命集团”,抄出一些“反革命材料”,从电视上看到,有好些文章是我写的,署名徐水良,叮嘱我千万小心。后来我太太接见时也告诉我从电视上看到这个消息,嘱我小心。
   
   那些天,镇江船舶学院和农机学院等大专院校的学生,在离监狱不远的镇江东门广场长期抗议。监狱中偶尔能听到他们的抗议声。有时我们也偶尔有机会站到监狱房子高处眺望东门广场。监狱中一些刑满留业人员,有机会到中队,也常常告诉我们外面情况。甚至一些干部,也有意无意把镇江和其它地方的抗议情况告诉我们。
   
   北京宣布戒严的那个晚上,中队全体犯人集中看电视,气氛异常沉重。电视结束后,私下里,犯人们的情绪几乎全部是忿忿然。这些犯人,95%以上都是刑事犯,在社会上是危害社会的一群人,被称为社会渣滓,你如果生活在他们中间,得处处小心,防止他们肚子里的坏水。但他们作为人,作为中国人,在整个八九民运期间,他们的心情,与全国人民是完全一致的。六四是全中国,全中华民族反对以邓小平为首的一小撮法西斯的斗争。而监狱管教干部,在整个八九民运期间,很少有人表示态度,但看得出来,他们的心情,与全国老百姓也是一致的。他们中也有少数偶尔表现同情学生的。我的记忆中,没有干部仇视学生的。91年5月我出狱前不久,一个监狱干部特别来找我,要我出狱后小心,外面对我进行监视控制的网络已经组织安排好了。说这个法西斯政权,迟早有一天会垮台。我相信,他的话,也代表了监狱许多干警的真正心声。其实,即使中共高级干部,同情异议人士的,不在少数,尤其在六四以后。我们监狱当局在我刑满前,曾就我的安排跑北京,跑南京,他们回来说,他们见到的领导都同情我,他们带了我厚厚的材料,向司法部一个部长汇报时,问徐水良有什么问题?部长双手一摊,说:但是现在没有办法解决。监狱中的干部,好些人也私下表示,我们的案件和后来的六四,迟早要平反。
   
   6月4日一早,偷藏收音机的犯人一脸悲愤,赶来告诉我,说当局法西斯,开始屠杀了,收音机里一片枪声。监狱刑满就业人员不久也带来监狱外抗议大屠夫邓小平李鹏的消息,说街上许多绞死邓小平的标语。可以说,那一天,我们许多人渡过了有生以来最悲愤的一天。
   
   以后,电视上就是袁木的谎言,和屠杀后所谓军车被烧,解放军暴尸街头的景象,还有追捕六四要犯,枪毙六四堵铁路烧火车的人员等等。没有人相信袁木的谎言,没有人同情死了的军人,大家都相信北京成千上万人被屠杀的消息。监狱里也是一片悲伤沉重的气氛。
   
   因为我是很早向中共写上书的人,许良英先生为他发起的要求释放政治犯上书写的说明材料,介绍的主要也是我的情况,还有抄出我的“反革命材料”等等,都使我作了被加刑甚至掉脑袋的准备。我太太也从社会及单位听到说我是64黑手,将被加刑的消息。我也曾经风闻类似消息。幸而六四追究后来急刹车,这些消息不了了之。相反,由于阎明复先生被撤销书记处书记职务以后,仍然以统战部名义,批示解决我的问题,所以江苏高等法院来找我,说收到统战部批文,问我材料是怎么送上去的。我说不知道。以后也同样不了了之。
   
   过了一段时间,我所在的镇江江苏省第二监狱,转进十多个六四犯人,包括北京学自联马少华等,一律关在禁闭室。90年64,他们在狱中集体绝食一天。当监狱领导在大会上宣布他们身体不适,一天不吃饭时,会场上响起很大笑声,因为大家都知道真实原因,都对六四犯人抱有很大敬意。我很想见见这些朋友,可是,及到我91年5月刑满出狱,只见到三个人,一个解放军福建前线广播电台的年青知识分子,判刑4年,派来当我的学徒,一个无锡工自联的成员,判刑20年。其它的朋友,依然关在禁闭室。这些朋友在江苏的待遇,与浙江六四犯人的优惠待遇,形成鲜明的对照。浙江六四犯人集中一起居住,不用劳动,半天学习,半天自由活动,吃两个犯人的伙食。这是因为浙江从省长开始,都同情学生。几任公安厅长,也都同情学生,其中一任,还是我一个朋友的至交。我朋友和老乡都拜托他们对我照顾。后来我策划为魏京生呼吁,北京下令抓捕,被迫逃跑,最后没有被抓,就是由于浙江方面为我开脱。而像江苏那样的省份,在全国还是比较少的。
   
   由于我们在狱中,没有能够亲身经历八九民运这一场光辉的伟大运动,这永远是我们人生中的一个巨大的缺陷和遗憾。当六四十五周年来临的时候,我们分外怀念那些被迫害甚至至今仍然在监狱中的朋友们。当然更加怀念那些为了中华民族的民主事业英勇献身的烈士们,他们是中华民族永远的骄傲!
   
   

附:

   

材料两份


徐水良


   
   
   【按】这里是我在监狱中于1988年12月写的一个《建议书》,以及1988年9月写的《短论数则》,转自1995年香港出版的本人论文集《批判四个坚持》一书。建议书和文章写成后,马上设法带出监狱,寄送中共领导,并寄给许良英,方励之,严家其等先生。中共把1989年初知识界上书定为89民运起点,这个《建议书》时间更早一点,因为没有看到“64”期间有关电视,我不知道它们是不是包括在当时电视上播出的、在全国几个地方公开抄家抄出的、以我的名字署名的“反革命材料”中,也不知道它对后来的上书起了什么作用,但我想它们应该是89民运的先期材料之一,并可作为本人回忆《我在狱中过六四》一文补充。从材料中可以看出,当时本人还受着马克思主义的束缚。
   
              ――徐水良2004-4-16日
   
   

建议书


徐水良


   

1988年12月24日


   
   
   为抓住目前尚存的最后机会,以防止大规模冲突在我们祖国发生,本人建议采取以下措施:
   
   一,赵紫阳同志辞职,由胡耀邦同志主持全面工作。邓小平同志年事已高,可离休颐养天年,其职务可由胡耀邦同志兼任。
   
   二,释放七九年后被关的持不同政见者、政治犯。恢复因“自由化”等问题而被批判处罚者的名誉。
   
   三,组织民族团结、和解及复兴、振兴委员会,取得全国人民信任。
   
   1、委员会由中央领导人及原来持不同政见人员和其它有关人员组成;
   
   2、聘请国内外有关学者专家组成顾问团;
   
   3、委员会任务:
   
   (1)、研究制订改革总方案,交由公民投票决定;
   
   (2)、根据总方案,确定改革总计划;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