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国理论界面临的翻天覆地变化]
徐水良文集
·四川教育厅公布的学生死亡数据是否太离谱?
·马英九何苦发表不伦不类的感言?
·网路文摘启事:谨防假冒和病毒
·真民运人士对民运圈极度失望等网文两则
·驳秦晖(题外谈一下道德问题)
·如何看待当前如火如荼进行的全民道德大讨论
·为美国公民胡安宁到中国定居送行
·声援瓮安,维权抗暴、结束中共一党专制
·中国社会的沉沦和巨变,让人感慨!
·两百年左倾倒退大潮,会有两百年右向加速进步作补偿
·变骚乱为起义
·未来中国基本国策的一些要点
·未来中国一些重要的社会原则
·答洪哲胜先生的按语
·"保卫资源!保卫产业!保卫金融!保卫全中国!"
·重发支持红杉军反腐倒扁,劝告绿营划清界线的几篇文章
·索尔仁尼琴和俄罗斯的悲剧
·就俄、格冲突和华国锋问题答朋友问
·旧事重提:王有才关于虹桥机场事件的说明,及虹桥机场事件经过
·退盟声明
·毒奶粉和金融危机:不同的社会基础和同一类问题
·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它有可能彻底崩溃
·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
·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研究土地问题,揭露中共抢劫掠夺
·十余年来关于改革程序和农民问题的几篇文章
·秦晖先生和自由主义者们的一些欺骗手法
·当代中国三农问题的实质
·中国自由主义:概念、祸害和欺骗手法
·人的三种境界和四个类型
·是否坚持政治改革先行,是民主派的真、假标志
·左派和右派联合推动政治改革
·讲一点道德常识
·对台湾的一点希望
·神经失常或别有用心才会宣传告别革命
·简评胡平《民主与革命》
·国内网民怒吼,呼唤反抗
·大陆网友继续以激愤情绪抨击林嘉祥和中共当局
·网上评论两则
·再次批驳民运中某些真正的奴才对平反一词的攻击
·读帖有感:贵和贱
·问几个问题,有人信吗?
·谈革命和起义的时间预见问题
·金融海啸的相关理论和解救法宝
·对魏京生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与台独人士的一次网上争论
·中国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我对《08宪章》的初步看法
·分清两种不同性质的暴力
·我对《08宪章》的看法和策略
·网文两则
·人权高于主权也是中共宪法条文的必然推论
·关于王雍罡造谣文章的通信
·界历史上多数情况是落后野蛮民族欺负先进文明民族
·台独分子喋喋不休的保贪腐谎言真让人烦
·台湾道路硬搬大陆是民族精神的自杀
·答害羞人儿:我为什么要反对台独?
·台湾人,追杀贪腐,切勿松懈!
·读“精英”奇文有感
·08宪章,中共偷鸡不着蚀把米
·谈民运圈现存问题的根本原因
·答格丘山先生:格老闭眼睛讲话
·书生误国
·思想自由和知识精英的道德责任
·金融海啸提出的新课题
·悼戈扬
·美国的经验给我们的教育
·国际社会对以巴冲突的新态度
·对洪哲胜先生的一个建议
·驳中国革命道路走不通、只能走改良道路的胡话
·江棋生兄糊涂
·中国异议人士应该关心老百姓切身利益
·中国自由主义的蠢货们是蠢得没有救了
·论突发庆典式革命
·关于未来中国的国号
·北方大旱给我们的教训
·关于联邦制问题
·"小英雄"林浩事迹被曝是骗局(相关文章并按语)
·关于文革屠杀
·为中国奴才正个名,为犬儒学派平个反
·简要概括:当代中国人造反的六个阶段
·08宪章为反对派分清阵线
·关于GOOGLE的反面参考作用
·答上海国保“新中国”
·胡安宁反咬一口,什么逻辑?
·中国狭义反对派沦陷区的一个奇景
·不是什么都能和解的
·“和解”骗术的几个圈套
·人民抗暴、人民起义,推翻中共暴政
·认真研究和解课题
·消解“和解合作”麻醉药,奋起反抗倒暴政
·中共权贵的末日心态和当代中国的巨大危机
·关于人类进步的分类——纠正张三一言兄的一个失误
·一些重要概念的重新分类和解释
·对胡平兄一个错误的批评
·社会前进倒退类型分类(图)
·对胡平《民主与革命》一文的讨论
·对马英九的一个批评
·民主运动(民运)的确切定义
·颠倒的国际和中国意识科学
·与达赖喇嘛的见面、感想和思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理论界面临的翻天覆地变化

    中国理论界面临的翻天覆地变化

    ――兼谈新人文主义或新人本主义的历史使命

    徐水良

    写于2003-11-5日

   一、马列主义的破产,思想界的现状和我的研究经历

    随着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破产,中国学术界思想界正面临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变化将进一步引导全体中国人的思想产生相应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虽然由于破产威信扫地了,但因为惯性,中国的人文、社会科学,基本上仍然建立在马克思主义经济决定论的基础上。虽然近年来民间思想开始多元化,但从官方的正式理论,到非官方的新保守主义,新权威主义,新左派,及到异议人士中告别革命和全盘私有化等伪改良主义思想,他们的理论基础,都仍然是马列主义的经济决定论。包括他们中许多人鼓吹的缓进的、缓慢的经济改革,鼓吹经济改革将自然导致政治改革等等思想。由于马列主义早已渗入理论学术和日常生活的一切方面,许多人天天讲着经济基础,上层建筑之类的概念和错误理论而不自知,以为讲的是常识,甚至以为自己早已不再信奉马列主义。并且迄今为止,中国的课堂、会议、讲坛、报刊,仍然天天在讲解或宣传马克思主义。即使非阶级的意识科学(包括思维科学,心理学,语言学等等),艺术美学理论,及其他非政治性的学科,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反科学影响,也仍然是非常严重的。除了经济决定论的影响以外,还有马克思主义实践唯物主义的严重影响。理论来源于实践,实践先于理论,实践-认识-实践之类的公式和各种实践唯物主义谬论,以及其他相关谬论,还被许多许多的人挂在嘴上,当作真理,当作常识。马列主义对理论、思想、日常生活的大量渗透和影响,一直都没有或者到现在还来不及清理。

    因此,概括而言,目前中国的状况,就是马克思主义破产了,死亡了,没人相信了,新思想和思想的多元化已经产生并正在发展,但马克思主义的尸体,仍然占着思想界理论界的绝大多数地方,在腐烂发臭,散发毒气,需要我们去清理扫除。

    当然,要摆脱马列主义的影响,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以笔者本人为例,四十多年前,大约1960年前,就开始研究马列毛的东西。到1970年代初,我开始研究哲学和人文社会科学的整个体系。我很快发现,哲学人文社会科学整个体系是一个很庞大的体系,是一个立体的,更确切说是多维的有机结构。过去人们视为经典的“马克思主义三个来源和三个组成部分”,只涵盖这个体系的几个小部分。而且我很快就开始否定最为浅薄的毛泽东思想。在随后的研究中,我逐步得到一个以人为本,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人文社会科学体系的框架。然而,不仅是不断的监狱生活大大阻碍和延缓了我的研究进程,不仅专制残暴使我无法表未来面临的问题,几乎使每一个稍有头脑的人感到望而生畏。只有没有头脑的人,才会争权夺利,以当然总统,当然领袖自居,并且组建“临时政府”(临时政府者,有军队,有领土,有居民,实际政府也,不过非正式临时而已),自封大总统,无意的或者有意的去败坏民主事业和民主人士的名声。但是,问题既然存在,就不能回避,不能一味害怕,希望献身于于民主事业的人们,能够勇敢认真面对,认真研究,早作准备。

   

   中国未来面临的问题严重而众多,例如:防止和解决无序暴乱问题,争取祖国及各民族的统一和团结问题,西藏,新疆,尤其是台湾问题,政府,警察怠工和效率问题,人口、就业、社会治安和民生问题,还有其他许许多多问题。

   

   第三、我们必须尽可能做好组织准备。这是一个最困难的工作。由于中共不允许任何有组织的反对力量存在,即使名义上的反对派力量,也往往在中共渗透的地下势力的控制之中,中国未来很可能在一段时间内陷入无序混乱。有组织有序的转变和变化,将非常困难。但为了减少我们民族的可能损失,我们仍然必须尽可能进行组织准备。由于民运不是组织,由于中共地下势力对民运圈的左右或控制,根据十多年来,越搞“大团结”,民运越是四分五裂,人数和力量越来越小的教训,我们必须抛弃一味追求数量搞大杂烩的这种思想,重新集结,组建尽可能排除中共势力,有战斗力的力量,人不在多而在精,重点不在势力而在形象,目标不在当前而在未来。只要我们踏踏实实,努力集结一个精干的,形象好,有战斗力的力量,我们就能在未来的巨变中,发挥重大作用。

   

   中国的民主力量,进步力量,和一切开明力量,团结起来,为推进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为迎接中华民族的未来巨变,共同奋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

  因此,这种殖民地理由根本不能成立。

   美国是以独立战争赢得独立的。如果台独一定要把自己比作美国,你们就要准备效法美国打一场独立战争。

   事实上,单方面宣布台独,就是意味着战争。

    九、单方面宣布台独,意味着战争

   我赞成任何人都有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但这种权利不应该损害他人利益。我也赞成台湾人有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但我不认为这种权利包括单方面宣布独立,从中国分离的权利。因为任何地区的独立,都牵涉到其他地区,整个国家和全体人民的利益,必须经过相关各方协商同意。即使经过战争,也必须以最后的和约来取得法定地位。当然,原来分离的地区和民族走向统一,也必须经过协商。

   我1998年出国後不久,曾经写信建议李登辉采取大胆西进的政策,促使大陆实行自由民主,并在自由民主的基础上,实现祖国的统一。这个政策的本质,实际上是用台湾的自由民主统一中国。这是我知道的最早的大胆西进的建议。不料李登辉的政策却恰恰相反,是阻止西进,苟安台湾;是承认共产党专制统治的合法地位,讨好中共,企图换取中共对台独的承认。

   不久,李登辉发表两国论,台湾方面在民运中的势力群起响应。有人写长篇文章,为李登辉两国论造势;有人以马列余毒的国家概念,论证两国论的合理。说国家,祖国是统治阶级即中共的国家,抹煞祖国、国家的地域意义和全社会意义,制造爱国贼概念,反对爱国主义,为分裂祖国制造舆论。我当时激烈反对两国论及种种谬论,准备写文章进行批驳。在当时一些朋友劝说下,暂时搁笔。但我先后对来美国的侨委会主任焦仁和及陆委会副主任许惠佑力批李登辉做法。说不管你们举出多少不会打仗的理由,你们都只是理性论证。问题是你们这些意见能不能为中共理解和接受。中共是非理性政权,他不可能接受这些看法。而且有大陆老百姓民族主义情绪支持或压力,中共不想打也只好打。因此,无论如何,你们搞台独就意味着战争。你们没有打仗的心理准备,却硬往这条路上走,必然失败。象六四学生一样,没有摊牌的心理准备,却坚持摊牌道路,幼稚得恨。即使中共搞个海面封锁,你们也不见得能顶住。如果你们要打仗,也应该争取大陆老百姓支持,让大陆老百姓把台湾看成中国自由民主的样板和希望,而不是分裂祖国的地方,你们才有可能获胜。否则,你们就败定了。你们指望美国,这种情况下美国会倾全力支持你们吗?焦仁和先生很重视这些意见,说我如果是陆委会主任,我现在就邀请你访问台湾。焦先生回去以後,台湾方面开始公开谈论重视中共非理性的问题。

   事实上,台湾问题关系到中国特别重大的利益。日本为了灭亡中国,就是先割台湾,封住中国门户。因此,任何一个非汉奸的中国政府,都不可能赞成台湾独立。差别只是,中共专制政府不大可能用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