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徐沛文集
陈独秀李大钊和鲁迅胡适等五四狂人
乃五四“新文化”及中共党文化的奠基石
·女人之见 - 挡道的鲁迅
·再别鲁迅
·不比鲁迅
·杨绛和鲁迅
·鲁迅解药
·鲁迅天敌
·主攻鲁迅
·李登辉和鲁迅
·清水君之冤、虹影之光彩与鲁迅之罪
·谁有鲁迅遗风? — 评比曹长青和高行健
·鲁迅害了几代人?— 从“阳光男孩”说起
·不忘清水君等仁人志士
·女性认识—针对胡适
·就辞评委和批胡适的答复
·我看五四
·五四后果:女“性解放”
·同是三八 — 背对丁玲
·我看红色文艺及其源头
·我看五四“新青年”(从胡兰成到萧军)
·我看五四“新女性”(从张爱玲到萧红)
·我看民运
·我看政治 
·闲话左右派 — 浅析党文化 
·朱蒙与陈独秀
·谁是汉奸?(钱钟书—鲁迅—汪精卫)
·千家驹见证因果报应与人间奇迹
·韩寒和清水君一样与鲁迅如同水火
·韩寒与廖祖笙的幸运与不幸
·被鲁迅们颠倒的价值观及其恶果
· “最大骗局”是鲁迅 - 韩寒也是受害者
·就鲁迅致网友
女性系列
·鹏程万里?
·两情若是长久时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

   你提及清涟,触及我脑袋里的千思万绪,我乐于趁机细细清理,徐徐道来。

   科隆这几天是一年中难得的好天气,要是过去的话,我肯定呼朋唤友游玩去了。但自从我涉足中文网后,就不再有此闲心,我呆坐在电脑前的时间越来越长。

   我上网后,就在寻找同路人,清涟象清水君一样都是我一见就喜爱的名人。在清涟去年到德国巡回讲演前,我就曾打听谁能邀请她。无奈你听说的我“在德国文学界的名声”只够我自己以诗人之名赖在德国。清涟的德国之行了结了我的一桩心愿。要知,在德国申报难民的大陆人成群,拿六四血卡的结队,安家落户的也不少,但能认清中共,并敢于批评的实在太少,以至于我想躲都躲不了,虽然我人微言轻,孤军奋战。

   2001年,我在完成了第三本德文诗集《悟空》后,又一次做起了海归梦。我年底飞香港时,还颇为手持中共护照不用再办签证而满意,不知年初高瞻回国成了共匪绑票,而年中清涟不堪监控逃亡美国。我海归两月,未被绑架和监控,实在幸运,因为我不仅未隐瞒思想观点,还四处打听法轮功。就是说,我没为中共的宣传所左右,也没想到中共可能践踏我的人权,但即使我享受的是特权,仍深感大陆非久留之地而提前出境。如果我能被中共的虚假盛世所迷惑,那我就不配自比悟空。可也正因我只是诗人,无法象清涟一样拿出证据来,让亲共的德国汉学者们不服也得服。

   2002年初,我重回德国后才开始关注大陆现状,并激烈抨击中共的罪恶,尤其是对法轮功的迫害。一晃三年就过去了。我2003年上中文网后,就发现被我视为同行者要么象清涟一样被迫流亡,要么象高瞻一样当过囚徒,而清水君、杜导斌、刘水、师涛、张林、郑贻春等也接二连三遭受文字狱。所以,我义无反顾地抛弃了过去无意更换的“中共匪照”,变成了德国人,保留了中国心。

   与同行们相比,我既未受中共的迫害,又未受鲁迅的毒害。一来我小时寄养在“迷信”的人家,信神敬天。二来我17岁开始进入外文世界,1988年出国后进入德国社会,这是我在2003年以前很少用中文写作的原因。我亲近的也多是有神论者及其著述。我在德国的博士导师是一位把《圣经》当“书中之书”的基督文化徒。是德国人促使我明白《圣经》是西方文化的关键,是德国人促使我奉《道德经》为圭臬,珍惜东方文化(儒释道)。

   简言之,我在德国没被西化,而是被东化。这就是我接着清水君曝光中共偶像鲁迅的原因。我不能默许鲁迅迷把中共的罪恶算在中国文化(儒释道)的头上。以鲁迅为首的“五四”知识分子是反东方文化之先锋,是他们把西方的共产邪恶引进中国,捣毁了“仁义礼智信”的东方正统文化。

   鲁迅也好,胡适也罢都是我过去不愿沾边的名“流”。他们一个推崇马克思、尼采、一个推崇杜威,而这三人在西方都被正人君子视为公害。今年美国思想界评出上两个世纪的十大害书的作者,这三人与希特勒、毛泽东都榜上有名,就是明证。

   过去我拒绝上网,因为我自我感觉象个中国古董,现在上网则是为了弘扬传统文化、清除五四流毒。我坚信这是六四一代的使命。如果说“五四”促使共产邪恶以理想之名在中国兴起的话,那么,“六四”则终于曝光了共产邪恶的真面目,导致共产阵营崩溃。我有幸能在德国搞清国际共运的罪恶史,并亲历共产阵营走向灭亡。我上网的另一目的是促进对抗中共的民运各方增进了解,尤其是对法轮功的了解。

   我很高兴你也赞成我批判鲁迅,可惜还有好些人深受鲁害而不知。鲁迅的一惯作风是匿名污蔑他人,并创下一百三十几个匿名的世界记录。这种自鲁迅以来流行中国的歪风邪气也是我把笔锋对准鲁迅的原因。民运中的好斗者和匿名“大字报”的作者在我看来都是受害者。仁者无敌,我无私仇,也没怨恨,但自古正邪不两立,我想支持正义,所以参加笔战。我一来试图把争斗双方的怒火引向罪恶的根源—中共和鲁迅,二来试图为被冤枉者包括清涟抵挡棍子和摘掉帽子。我希望追求民主的独知都能摈弃打棍子、扣帽子的鲁迅作风。

   我赞赏清涟,因为她作为经济学者充满人文关怀,如果她没良心,怎能发现并提醒中共的陷阱?再说清涟还在大陆时就意识到“那种以为信仰宗教就是愚昧落后、追求现代科学就要排斥宗教的观念,本身倒反映出了另一种意识形态的愚昧。”我真高兴清涟能成功出逃。在自由的天空下,她才可能全面了解法轮功,纠正在“党天下”时所接受的负面印象。

   过去我一直以为中共是靠“二杆子”颠覆了中华民国,是上网后,才认识到共特也起了巨大作用。民运再生后,从西单民主墙到天安门广场,从《中国之春》到民联、民阵,到处都有共特的身影。你的经历也证实张林在其自传《悲怆的灵魂》中所言不虚,共特实在猖狂。这次中国人权的分裂怎能离开共特的挑拨?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波及清涟,当不奇怪。

   在我收到茉莉编辑的数个倒刘邮件后,曾找她交流,可惜被拒绝。我也曾找朱健国要清涟的“罪状”,但他未回信,想来他文中对清涟的指控站不住脚。但愿矛盾双方能各自反省,彼此原谅,否则,怨怨相报,何时了?

   心胸开阔而长命百岁的苏雪林一再告诫世人:鲁迅的性格“大家公认是阴贼、刻薄、气量偏狭、多疑善妒、复仇心坚韧强烈,领袖欲旺盛。”谁亲近如此小人,就难免不受影响。“亲君子、远小人”的古老智慧现在已演变成“亲法轮功、远共产党”的当务之急。我不仅身体力行,而且广而告之。

   拖泥带水地写了这么多,只望你了解我的追求并指出我的盲点。

   祝合家欢 

   徐沛敬上

   2005年9月于莱茵河畔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