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徐沛文集
·艾未未的最新社会雕塑《借款抗暴》
·“恶之花”结的果—简评虹影、张枣和赫尔塔·米勒
·高行健与韩寒之我见
·就严歌苓谈女作家
·情报与色狼-高瑜之我见
·乐见“德国自干五”
真理需要捍卫
·从江泽民拜佛谈起
·天天踩江 踩出新天
·当心共特
·高秀敏是遭了恶报
·回应张耀杰—透视方舟子
·笑话《十评法轮功》
·棒喝东海一枭 — 浅谈法轮大法
·在德国与胡锦涛唱对台戏
·难忘清水君 — 致博讯主编
·狼的“共”性与李敖个“性”
·英雄广场
·敬告华人 — 为蒋彦永,为清水君,为无名氏,更为自己
·草庵居士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辛灏年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袁红冰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在德国科隆炼法轮功
·在科隆大教堂前传达心声
·给绝症病患妻子的答复
·徐沛照片
我心中的大丈夫
·对照清水
·一别四年—致清水君
·每逢中秋倍思君— 黄金秋(清水君)被捕五周年
·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1)— 新华网给陈光诚定了十大罪名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2) — 谁在制造这样的人间悲剧?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3) — 以个人的名义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4)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5) — 何谓“计划生育”?
·以民运人士为荣 -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
·真相岂能掩盖?—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7) 
·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人生如梦—致高智晟
·欢迎高律师入川
·三人行- 写给七十年代生人
·就高智晟“悔罪”与郭国汀对谈
·我心中的大丈夫
·前仆后继—不忘高智晟
·清明祭奠谁? 
诗歌
·观新唐人新年晚会有感
·乐山大佛
·遥想故乡
·致清水君(黄金秋)
·答有情人
·追根
·贺胡紫薇
·白日鸳梦
·追思
·六四渣滓
·自嘲诗两首
·《目莲救母》现代版
·非情诗一首
·了结情债
争做中国人 不做中共奴
·共产主义探源
·中国人民站起来吧!-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三次集会上的发言
·请跟我来!-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四次集会上的发言
·郑重声明
·郑重声明(2)
·郑重声明(3)
·郑重声明(4)
·郑重声明(5)
·郑重声明(6)
·郑重声明(7)
·郑重声明(8)
·郑重声明(9)
·郑重声明(10)
·郑重声明(11)
·三退声明(12)
·郑重声明(13)
·郑重声明(14)
·郑重声明(15)
·郑重声明(16)
·郑重声明(17)
·郑重声明(18)
·郑重声明(19)
·您退了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

   你提及清涟,触及我脑袋里的千思万绪,我乐于趁机细细清理,徐徐道来。

   科隆这几天是一年中难得的好天气,要是过去的话,我肯定呼朋唤友游玩去了。但自从我涉足中文网后,就不再有此闲心,我呆坐在电脑前的时间越来越长。

   我上网后,就在寻找同路人,清涟象清水君一样都是我一见就喜爱的名人。在清涟去年到德国巡回讲演前,我就曾打听谁能邀请她。无奈你听说的我“在德国文学界的名声”只够我自己以诗人之名赖在德国。清涟的德国之行了结了我的一桩心愿。要知,在德国申报难民的大陆人成群,拿六四血卡的结队,安家落户的也不少,但能认清中共,并敢于批评的实在太少,以至于我想躲都躲不了,虽然我人微言轻,孤军奋战。

   2001年,我在完成了第三本德文诗集《悟空》后,又一次做起了海归梦。我年底飞香港时,还颇为手持中共护照不用再办签证而满意,不知年初高瞻回国成了共匪绑票,而年中清涟不堪监控逃亡美国。我海归两月,未被绑架和监控,实在幸运,因为我不仅未隐瞒思想观点,还四处打听法轮功。就是说,我没为中共的宣传所左右,也没想到中共可能践踏我的人权,但即使我享受的是特权,仍深感大陆非久留之地而提前出境。如果我能被中共的虚假盛世所迷惑,那我就不配自比悟空。可也正因我只是诗人,无法象清涟一样拿出证据来,让亲共的德国汉学者们不服也得服。

   2002年初,我重回德国后才开始关注大陆现状,并激烈抨击中共的罪恶,尤其是对法轮功的迫害。一晃三年就过去了。我2003年上中文网后,就发现被我视为同行者要么象清涟一样被迫流亡,要么象高瞻一样当过囚徒,而清水君、杜导斌、刘水、师涛、张林、郑贻春等也接二连三遭受文字狱。所以,我义无反顾地抛弃了过去无意更换的“中共匪照”,变成了德国人,保留了中国心。

   与同行们相比,我既未受中共的迫害,又未受鲁迅的毒害。一来我小时寄养在“迷信”的人家,信神敬天。二来我17岁开始进入外文世界,1988年出国后进入德国社会,这是我在2003年以前很少用中文写作的原因。我亲近的也多是有神论者及其著述。我在德国的博士导师是一位把《圣经》当“书中之书”的基督文化徒。是德国人促使我明白《圣经》是西方文化的关键,是德国人促使我奉《道德经》为圭臬,珍惜东方文化(儒释道)。

   简言之,我在德国没被西化,而是被东化。这就是我接着清水君曝光中共偶像鲁迅的原因。我不能默许鲁迅迷把中共的罪恶算在中国文化(儒释道)的头上。以鲁迅为首的“五四”知识分子是反东方文化之先锋,是他们把西方的共产邪恶引进中国,捣毁了“仁义礼智信”的东方正统文化。

   鲁迅也好,胡适也罢都是我过去不愿沾边的名“流”。他们一个推崇马克思、尼采、一个推崇杜威,而这三人在西方都被正人君子视为公害。今年美国思想界评出上两个世纪的十大害书的作者,这三人与希特勒、毛泽东都榜上有名,就是明证。

   过去我拒绝上网,因为我自我感觉象个中国古董,现在上网则是为了弘扬传统文化、清除五四流毒。我坚信这是六四一代的使命。如果说“五四”促使共产邪恶以理想之名在中国兴起的话,那么,“六四”则终于曝光了共产邪恶的真面目,导致共产阵营崩溃。我有幸能在德国搞清国际共运的罪恶史,并亲历共产阵营走向灭亡。我上网的另一目的是促进对抗中共的民运各方增进了解,尤其是对法轮功的了解。

   我很高兴你也赞成我批判鲁迅,可惜还有好些人深受鲁害而不知。鲁迅的一惯作风是匿名污蔑他人,并创下一百三十几个匿名的世界记录。这种自鲁迅以来流行中国的歪风邪气也是我把笔锋对准鲁迅的原因。民运中的好斗者和匿名“大字报”的作者在我看来都是受害者。仁者无敌,我无私仇,也没怨恨,但自古正邪不两立,我想支持正义,所以参加笔战。我一来试图把争斗双方的怒火引向罪恶的根源—中共和鲁迅,二来试图为被冤枉者包括清涟抵挡棍子和摘掉帽子。我希望追求民主的独知都能摈弃打棍子、扣帽子的鲁迅作风。

   我赞赏清涟,因为她作为经济学者充满人文关怀,如果她没良心,怎能发现并提醒中共的陷阱?再说清涟还在大陆时就意识到“那种以为信仰宗教就是愚昧落后、追求现代科学就要排斥宗教的观念,本身倒反映出了另一种意识形态的愚昧。”我真高兴清涟能成功出逃。在自由的天空下,她才可能全面了解法轮功,纠正在“党天下”时所接受的负面印象。

   过去我一直以为中共是靠“二杆子”颠覆了中华民国,是上网后,才认识到共特也起了巨大作用。民运再生后,从西单民主墙到天安门广场,从《中国之春》到民联、民阵,到处都有共特的身影。你的经历也证实张林在其自传《悲怆的灵魂》中所言不虚,共特实在猖狂。这次中国人权的分裂怎能离开共特的挑拨?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波及清涟,当不奇怪。

   在我收到茉莉编辑的数个倒刘邮件后,曾找她交流,可惜被拒绝。我也曾找朱健国要清涟的“罪状”,但他未回信,想来他文中对清涟的指控站不住脚。但愿矛盾双方能各自反省,彼此原谅,否则,怨怨相报,何时了?

   心胸开阔而长命百岁的苏雪林一再告诫世人:鲁迅的性格“大家公认是阴贼、刻薄、气量偏狭、多疑善妒、复仇心坚韧强烈,领袖欲旺盛。”谁亲近如此小人,就难免不受影响。“亲君子、远小人”的古老智慧现在已演变成“亲法轮功、远共产党”的当务之急。我不仅身体力行,而且广而告之。

   拖泥带水地写了这么多,只望你了解我的追求并指出我的盲点。

   祝合家欢 

   徐沛敬上

   2005年9月于莱茵河畔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