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五四后果:女“性解放”]
徐沛文集
·中国“功夫”与中共“英雄”
·想当天使的女人— 与看中国的安琪笔谈
·郑家栋的“妻”
·刘亚洲的“气”
·不为杜导斌
·“南霸天”-为石三村村民而作
·走马观花(茉莉-莫言)
·走马观花(章诒和-冰心)
·走马观花(安魂曲-王丹)
·走马观花(余樟法-何新)
·走马观花(曹思源-何清涟)
·走马观花(高行健-张艺谋)
·走马观花(曹长青-王蒙)
·走马观花(龙应台-杨银波)
·走马观花(张郎郎-柯云路)
·走马观花(杨曦光=杨小凯)
·同是天涯沦落人(清水君/龙应台)
·同是天涯沦落人(廖亦武/袁红冰)
·文人不相轻
·紫阳落 共产亡
·哀叹“公”民(鄢烈山—焦国标)
·袁红冰的色彩
·男子有德便是才
·宽容有底线 — 从性别谈起
·遥想新西兰的彩虹—兼谈顾城
·从《色,戒》到“汉奸”
·谁会妒忌淫星?—从汤唯到李安
·茉莉花牵连艾未未
·多谢师涛、何清涟等泄密者
·艾未未的最新社会雕塑《借款抗暴》
·“恶之花”结的果—简评虹影、张枣和赫尔塔·米勒
·高行健与韩寒之我见
·就严歌苓谈女作家
·情报与色狼-高瑜之我见
·乐见“德国自干五”
真理需要捍卫
·从江泽民拜佛谈起
·天天踩江 踩出新天
·当心共特
·高秀敏是遭了恶报
·回应张耀杰—透视方舟子
·笑话《十评法轮功》
·棒喝东海一枭 — 浅谈法轮大法
·在德国与胡锦涛唱对台戏
·难忘清水君 — 致博讯主编
·狼的“共”性与李敖个“性”
·英雄广场
·敬告华人 — 为蒋彦永,为清水君,为无名氏,更为自己
·草庵居士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辛灏年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袁红冰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在德国科隆炼法轮功
·在科隆大教堂前传达心声
·给绝症病患妻子的答复
·徐沛照片
我心中的大丈夫
·对照清水
·一别四年—致清水君
·每逢中秋倍思君— 黄金秋(清水君)被捕五周年
·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1)— 新华网给陈光诚定了十大罪名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2) — 谁在制造这样的人间悲剧?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3) — 以个人的名义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4)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5) — 何谓“计划生育”?
·以民运人士为荣 -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
·真相岂能掩盖?—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7) 
·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人生如梦—致高智晟
·欢迎高律师入川
·三人行- 写给七十年代生人
·就高智晟“悔罪”与郭国汀对谈
·我心中的大丈夫
·前仆后继—不忘高智晟
·清明祭奠谁? 
诗歌
·观新唐人新年晚会有感
·乐山大佛
·遥想故乡
·致清水君(黄金秋)
·答有情人
·追根
·贺胡紫薇
·白日鸳梦
·追思
·六四渣滓
·自嘲诗两首
·《目莲救母》现代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五四后果:女“性解放”

   有大陆网友读了我在九评研讨会上的讲话稿《中国“功夫”与中共“英雄”》后,一边表示我令他“耳目一新”,一边为张艺谋辩护。对此我实在难以作答。真理是绝对的,但各人明白的真理却是相对的。因为人们的天赋和立场不同,就好比测验视力时,有人蒙着一只眼,能看见小的字符,有的睁大双眼,也不一定看见大的字符。更何况1949年以后的大陆人身在红色恐怖,面对共产假象!我很庆幸自己得以因六四屠杀而在德国认清中共真面目。

   依我来看如果张艺谋如大陆网友所言“比较有个性,正义感未泯”的话,就不可能既媚俗又媚共。如果张艺谋真的因媚俗片《菊豆》被禁演,就转而拍媚共片《英雄》的话,只能说明他既缺创意,又没道德。我持的标准或许太高,那么,不妨采用那天也在研讨会上主讲的学者仲维光的标准。仲维光认为,一个人如果智力和道德没问题的话,应该能在30岁时,不再与中共同流合污。张艺谋拍《英雄》时,不是已50岁了吗?

   我的标准高,是因为我今生只有仰高之情,而无俯就之意。同时,我也深知,电影电视也好,书籍绘画也罢与个人品德和社会风气互相影响。正好获悉“张艺谋的黄金搭裆”巩俐已堕落到表演手淫的地步,所以,我想再谈谈我对五四后崛起在中国文艺界的“新女性”的看法。

   五四“新文化”中产生的红星

   我对江青的第一印象来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上小学的我在家乡雅安市中心的一个橱窗里看见展示的连衣裙被宣称为由“文化大革命的旗手江青同志”设计和提倡。不久,一位小伙伴惊诧地告诉我“粉碎了四人帮”,其中有我们刚哀悼过的“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爱人江青。接着我就读的小学也被迫开展对“四人帮”的大批判。我当然不知如何下笔,于是,请大哥代劳交差了事。

   1980年,审判“四人帮”时,我得以从电视上目睹被告席上的老妇拒不认罪的场面。身为中学生的我不懂审判之意义,不知我也会唱的红色样板戏由江青一手“抓起”,更无法相信这位没女性特征的被告居然曾是女明星,因为江青被指控在三十年代与另一位女明星王莹(1915—74)争演《赛金花》不成便怀恨在心并借文革之机将其迫害致死。

   一直到我学成却归不了国后,在科隆大学的东亚系图书馆里查阅中国和中共史料时,才发现江青(1914—91)其实是被五四“新文化”毒害的“新女性”。

   中华文化顺乎人性将人际关系分为五伦,定出五理即“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別,长幼有序,朋友有信。”从三字经到四书五经,从《红楼梦》到《三国演义》,从《李慧娘》到《赵氏孤儿》等经典文艺无一不宣扬“仁义礼智信”、“温良公俭让”等伦理和善恶必报的天理。在中国正统文化中,婚姻是终身大事,有一套相关的礼仪,讲究门当户对,明媒正娶,结婚时要先拜天地,再拜父母,然后才夫妻对拜……在父母主导下缔结了美满婚姻的儿女数不胜数,比如宋朝的李清照和当代的林徽音。

   然而鲁迅等五四旗手由于懦弱,成了寡母的牺牲品,便把自己的私怨,发泄为对中华文化的不满。他们号召“打倒孔家店”,提倡五四“新文化”,传播“人是猴子变来的”所谓西方科学。挪威剧作家易卜生和其话剧《玩偶世家》也被他们利用来反中国传统。可惜再好的精神食物到了这批五四人的笔下都变了质。

   鲁迅《伤逝》(1925年)的男女主角也读易卜生,敢于私自同居,但很快男主角便嫌弃女主角。女主角被父亲领回家死后,男主角为此而悔恨而作《伤逝》,并在末尾表示“用遗忘和说谎做我的前导”。然而,娜拉的可贵之处在于她无私地为丈夫排忧解难,在发现丈夫说谎,意识到自己是其玩偶后,敢于离家出走。就是说真诚善良勇敢是易卜生精神或曰娜拉精神,与虚伪奸诈怯懦的鲁迅精神背道而驰。

   1927年起,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政府终于开始着手清除共产国际的邪恶势力,毕竟共产主义在欧美都象恐怖主义一样遭到各国政府围剿。中共利用国民党统治下的言论和结社自由,暗中渗透中国文艺界,千方百计发表和公演鼓吹阶级斗争、贫富对立的赤色文艺作品,大肆赤化缺乏教养、不信神佛,不满现实的“新青年”。为此,中共在三十年代还特意成立以鲁迅为代表的左联等由中共秘密操纵的各种民间组织,让国民党当局防不胜防,难以对付。

   如果鲁迅在二十年代不离婚,却和学生许广平同居为社会公德所不齿,还象《伤逝》中的男女主角因不明媒正娶,而私自结合得承受各方压力的话,那么,江青长大成人时,鲁迅们已为她营造出可以随便与异性同居的五四“新文化”。

   正是在这种名为反封建实为反道德的“新文化”的怂恿下,俞珊才敢违背大家闺秀的美德,投身于左翼文艺运动而成为最早的红星之一。在《呐喊》中长大的江青于1933年因与俞珊的弟弟同居而入党。这对新青年对着红旗发誓要把生命献给共产恐怖事业时都只有19岁。

   在中共笔杆子的哄抬和吹捧下15岁就被诱骗入党的王莹和江青都在绯闻中成了“闪闪的红星”。江青还曾饰演娜拉,也曾弃家而去,害得痴情的唐纳两次自杀未遂。然而当江青在1937年到达中共在苏共的操纵下通过武装暴动割据的苏区后,不过一年便成为毛泽东的玩偶。

   从各方面的史料来看,在里通外国的“苏维埃政权”下江青不成为玩偶,似乎没有出路。发表《三八节有感》为女性鸣不平而遭打压的丁玲(1904—86)就是一个佐证。

   比江青大十岁并比她早到延安的丁玲也曾得到毛泽东的青睐。丁玲位居毛泽东公开为之题过词的三女之首。丁玲被称为文小姐与武将军,杨开慧是骄杨,而江青则被喻为仙人洞。丁玲15岁时就参加了席卷全国的五四运动。她在与瞿秋白同居的女友影响下抗拒包办婚姻而到上海、北京等地追求新生活。象别的新青年一样,丁玲也是鲁迅迷,并因此在1925年写信向他求助。鲁迅没有帮她,但鲁迅迷胡也频却对丁玲一见钟情,两人很快私自同居。

   丁玲1928年左右,发表可以看作《上海宝贝》之先驱的《莎菲女士的日记》。与此同时,丁玲对地下党员冯雪峰一见钟情。难怪熟悉丁玲的沈从文(1902—88)认为她受“肉体与情魔”一类影片影响。胡也频则被鲁迅和冯雪峰赤化,投身恐怖活动,招致杀身之祸,成为鲁迅笔下的“左联五烈士”。

   被欲火和怒火烧得头脑发昏的丁玲则于1932年正式投身共产革命,并与另一地下党员冯达同居。在他们的革命活动被发现后,国民党试图感化丁玲这位赤色作家,将他们与世隔绝。当丁、冯在软禁中过着悠闲的夫妻生活时,冯雪峰、沈从文等各方人士积极营救,发表文章纪念丁玲,抨击政府,让国民党失去不少民心。1936年,丁玲被释放后,抛弃冯达,投奔被正人君子视为匪区的“革命根据地”。

   丁玲反感中共领导人比如瞿秋白等对待妻子的“封建气味”,不当玩偶,要当红军。岂知红军乃中共领导的打家劫舍的流氓无产者的队伍。果然在苏区不过几年,“文小姐”便在残酷的革命斗争中变成一个皮肤粗躁、身材矮胖、声音洪亮、健谈豪饮,烟瘾很大,让记者难以相信是女性的匪首!并且她也象男性匪首一样与一位比她小十多岁的下级结成革命伴侣!(有知情者表示丁玲夫妇实际年龄相差为20岁。)幸好她是毛泽东的“文小姐”,否则,丁玲也会象另一位鲁迅迷王实味(1906—47)等别的书呆子一样因自由言论受到酷刑折磨并被处死。

   而甘当玩偶的江青虽然也穿上了军装,并时常被毛泽东当着侍从的面用“资产阶级个人主义”和“剥削阶级作风”等中共术语加以训斥,但战争年代的江青则依然保持了女性的魅力,直到中共夺取政权后被新的玩偶取代而成为党性的代表。

   江青、王莹和丁玲等一系列红星堪称为中共颠覆中华民国的红色娘子军。王莹还与共特谢和赓于1942年以留学的名义被派往美国,为中共统战,骗取了包括赛珍珠等反共作家在内的各界要人的信任。一直到1954年底他们的假面具才被美国有关部门揭穿,并因此入狱,于1955年被用来交换因抗共援韩而落入中共手中的美兵。

   这些本来追求自我解放的女性因为忘了传统道德,都在“新文化”的诱导下,迷上共产党员而投身共产革命。她们中有的为中共出卖肉体,比如奉命做杨虎城之妾,有的为中共出卖人格,比如奉命当日本汉奸,有的向中共出卖亲友,比如奉命当中共特务。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无论是谁,不管他是否能意识到,只要他违背了天理人伦,便会受到应有的惩罚。因而这批“新女性”到头来多失去了自我,女性和头脑。江青在公审时表示她是毛的一只狗,毛让她咬谁她就咬谁并最终以自杀结束此生。丁玲在1955年就被打成反党分子,在被残酷地迫害了近三十年后,还相信共产党,感谢毛泽东。不过当她在弥留之际时,却想起了佛,并想当然的以为自己会成佛。这位曾获得斯大林文学奖的中共笔杆子不知她今生的所作所为不导致其下地狱就不错了!

   江青和丁玲还有一个共同点,老来都试图掩饰自己“性解放”。文革时,知道江青底细的人全部为此遭到迫害。其中王莹在谢和赓被打成右派后,便开始坐冷板凳,文革时则开始坐牢,并被害死在牢中。丁玲则在复出后,不去找整治她的帮凶周扬算帐,却把矛头指向帮过她的旧友沈从文。明眼人一看就知是因为这位老好人在丁玲当年被软禁时曾真实地记述了他眼中的女作家和其革命伴侣,并表达了对共产革命和赤色文艺的反感。沈从文在1949年大陆沦陷时自杀未遂,从此被迫改造思想,在中共的暴政下苟且偷生。

   与丁玲、沈从文同乡的谢冰莹(1906—2000)则比他们幸运。

   谢冰莹出身在家中有藏书楼的书香门第。“平生崇孔孟,守拙归田园”是谢家的祖训,然而在五四“新文化”的影响下,谢冰莹抗拒包办婚姻,争取男女平等,因而成为黄埔军校的第一批女生和北伐战争中罕见的女兵。1928年,谢冰莹以《从军日记》登上文坛后,也和一地下党员同居。

   好在谢冰莹在抗日战争时期幸会一位在教会任要职的“抗战丈夫”。想来这位丈夫是基督徒,总之,他用爱感化了这位本属红色娘子军的女兵,与之组建了“女尊男卑”的家庭,并于1948年随妻去了台湾。

   谢冰莹晚年否认自己曾是左联成员,但有文章透露丁玲当众讲过谢冰莹为左联效劳的事迹,而且她在鲁迅去世时,当即抱病草书祭文《纪念鲁迅先生》,此文与中共用来抹黑中华民国,吹捧鲁迅的宣传品区别不大。最好笑的是谢冰莹居然在文中称:在鲁迅的文章里,从来找不出“消极”“幻灭”的字眼,鲁迅的思想始终是一贯的反帝反封建。就是说,谢冰莹即使不是左联成员,也是一位鲁迅迷。否则,她就会发现鲁迅和郭沫若乃一丘之貉,都是才子加流氓!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