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郑家栋的“妻”]
徐沛文集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共产党是制造民族分裂的罪魁祸首
·一本西藏画册
·愿当藏人
·生在藏区
·致达赖喇嘛的公开信
·汉藏本一家
·从西藏被“汉化”谈起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首届藏汉对话
·不自由毋宁死   — 为焚身的藏民而作
·达赖喇嘛与中华民国
·用心眼看西藏
·笑迎热比娅
·可敬的热比娅与可悲的白岩松
·与流亡藏人对话
·致藏族同胞 —谈“中间道路”
今生乐做中国人
·今生乐做中国人
·不同的文化 相似的智慧
·被“圈养”的铁凝
· 宋氏三姐妹与浦氏三姐妹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囚徒
·关不住的中国精神 从思想牢笼到监狱
·洋人与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郑家栋的“妻”

   

   我在德国听过好几位大陆访问学者的报告。这些长我二、三十岁的教授在“党天下”达到的学术水平实在令我难以恭维。其中有位社科院的后来还应召在电视上表态支持江核心镇压法轮功,虽然他自己曾被打成右派,亲历过中共的害人运动。因而当报道他的同事郑家栋因走私六女在北京被捕后,我特意查阅了郑的学术报告。

   也曾在德国做过访问学者的郑家栋不是一个只知马列的红色教授,而是一个了解先贤的儒学研究者。这位长我十岁的五十年代生人对东西方哲学和宗教的看法和我大同小异。不过他有学术界的通病,爱用“主义”之类的词,把各种问题复杂化。郑认识到,“宗教的必然性和不可替代性在于人的有限性,在于人的偶在和脆弱,在于人的不完满性。”并知道“哲学是宗教的婢女。”就是说,郑不愧为儒学者,一个研究马克思、鲁迅或胡适的学者不可能达到这个思想境界。哪位持唯物主义世界观的学者能“五十而知天命”?

   如果郑家栋真借去美国讲儒学之机,满足了六个女同胞投奔美国的愿望的话,那么,这不是他个人的丑剧,而是大陆人的悲剧。中共从篡夺政权起,就迫使无数人不择手段地逃离家园。龙应台在欧洲时,曾帮大陆同胞申报过政治庇护。我在意大利和德国都接触过大陆偷渡者。据说在德国有几万大陆偷渡者。他们往往支付1万欧元以上的偷渡费,途经多国,历时数月,真可谓九死一生才到达欧洲。一位17岁的美女曾在俄国被蛇头强奸,另一位则在非洲被饿得眼冒金花。与她们相比郑家栋的“妻”实在幸运!

   95年夏,我在威尼斯度假时曾在海滩结识数位温州偷渡者,深为其中之一打动。他先靠游泳偷渡到香港,然后才辗转到达意大利,我曾想通过婚姻的方式帮他取得合法居留。自我迁居科隆后,一直有人企图用亲情和金钱来让我与他们的亲友假结婚。其中有对夫妇是高干子女。丈夫曾是中共派驻德国大使馆的商务官,可算陈用林的先行者,只是没陈的胆识,虽逃离大使馆,但没站出来唾弃中共。

   总之,我若非洁身自好的话,十年下来,我不知能帮几男办得德国签证,更不知郑家栋何以能为六女办得美国签证。所以,我希望大家换个角度看待郑家栋的六“妻”。鉴于中共一惯捏造罪名迫害异己的无耻行径,我们在不知道郑家栋的“妻”是谁,他为何愿意并能够把她们当妻带到美国的情况下,更应该关注郑家栋,多问几个为什么,而不是妄下结论,落井下石。

   报道称郑家栋在办理出国手续时被捕,我深感遗憾。如果他这次出国,肯定会获知《九评》引发的退党大潮。说不定在陈用林、郝凤军和韩广生等的感召下,他也会勇于申请政治庇护,以求做个自由的中国人,这也是儒学的真谛。

   在我看来,社科院里那些马列子孙(红色教授)以及他们的妻子,比如共派驻澳红色大使傅莹之流才真正背离“仁义礼智信”的中华传统。他们为了眼前利益,慑于中共淫威,不仅在大陆媒体,也在国际媒体上指鹿为马,骗人害己,他们才该受到谴责!

   2005年7月于莱茵河畔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