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谁属民运阵营? — 批评不是不可!]
徐沛文集
·共产囚徒种种 — 响应唐柏桥声援力虹
·余杰和丁子霖之我见
·先父与《金陵春梦》
·回头看三毛
·透视琼瑶现象
·“七君子”的真相
·以廖天琪与吴弘达为戒
·曾节明终于自暴其丑
·廖亦武必须当心
当心小毛泽东
·在比较中鉴别真伪—看穿刘晓波的过程
·刘晓波是诗人吗?
·没有正义的和平是中共的河蟹
·为了和平的炸药 — 屠龙者毕尔曼
·白梅笑傲刘无敌
·白梅笑傲刘太监
·白梅笑傲刘无常
·白梅笑傲刘影帝
·白梅笑傲败类刘
·刘晓波与共特
·因“诺奖门”致一刘晓波拥趸
·写给草泥马
·红牢囚徒与独立笔会
·无名英雄与无耻之徒
·哈维尔的人生荒诞剧
他山之玉
·为什么汪红雨认为刘晓波是个共特?
·唐柏桥驳斥一刘晓波拥趸
·不与刘晓波为伍的万之(陈迈平)
·索尔仁尼琴:莫要靠谎言过日子
·刘晓波有敌人的证据
·当心劣迹斑斑的余杰
·李建军评莫言的《檀香刑》
·“帝国应该分裂”还是“中共该解体”?
·批评廖亦武的好文
·陈迈平因莫言答廖亦武
·转发:“请推倒中国的柏林墙!”
·推荐:和高行健結婚離婚
·推荐:台湾与大陆的区别
·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
·谁看神韵?
·韩连潮致造谣者
无耻的洋人
·无耻的洋人 (自序)
·美人计与沙博理(Sidney Shapiro)
·无耻的洋人史沫特莱、左尔格等
·见证鲁迅的洋徒弟顾彬
·共产喉舌与德国之声
·共党的老朋友施密特及其他五毛
·《天安门》的红色烙印
·透视共产“中国通”库恩
·无耻的洋人 — 萨马兰奇
·王安娜和“七君子”的报应
·毛泽东的洋鼓手斯诺及其他
·毛妾江青的洋知己维特克
· 与狼共舞的施罗德
·身在夏天心系梅花
·毁灭者卡尔· 马克思—专访略伍·孔拉德教授
·列侬(John Lennon)是什么星?
·关于魏茨泽克的真相
·点评“坑爹”的德文翻译
推特言论
· 红墙内外的啁啾(Twitter)
· 上推特的又一结果
·28天中最受欢迎的推文
· 推特言论集锦
·把互联网当民主墙
·我在推特干嘛?
· 告别羊年
白梅邮件
·第一朵白梅
·第二朵白梅的第一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二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三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四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五瓣
· 中国难民潮 -从远志明谈起
·审视六四女性 (柴玲-盛雪)
·民运指南-复兴中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属民运阵营? — 批评不是不可!

   民运可以简单地理解为民众维护自主权的运动,因“六四”、法轮功或别的原因不再认同中共并尽力反抗的华人都算民运人士,即使不是所有人都属于某个政治组织比如民阵或修炼团体比如法轮功。每一位有头脑,因而反共的独知包括张戎都属民运阵营。

   我很高兴张戎曝光毛泽东的新作在西方获得巨大反响。这部以毛泽东为主线的国史为我在德国宣扬共产党比法西斯坏的观点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当初我获知张戎时,她的家史《鸿》刚出版发行。那次在伦敦我还有幸听到王若望的讲演。伦敦之行让我更加珍惜用德语读书和写作的自由。

   过去我因反对中共六四屠杀加入民主阵线,现在因反抗中共迫害法轮功而加入修炼行列。正是因为有张戎、王若望、清水君和曾铮等先行者的示范,我才决定把矛头对准亵渎神佛孔子、擅长语言暴力的鲁迅。

   感谢互联网让我身在德国,却能接触和了解遍布世界的各方民运人士。我上网后,很快就注意到以安魂曲署名的文章。我把这位身在海外但却匿名的六四人也看做独知,曾在我的《走马观花》系列里加以评介。文中表示:我视安魂曲为同路人,希望他努力抛弃鲁迅作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值得我们牢记在心。面对中共这样的法西斯专政,我们应该互相理解、彼此帮助,不要象鲁迅一样指责和揣度他人。如果我们大家都各尽所能,唤醒更多的同胞起来维护人的尊严和天赋人权,就能驱除马列邪教,把以鲁迅为首的五四人颠倒的是非重新摆正。

   这以后,为了正本清源,我一边找罪魁祸首鲁迅算帐,一边去找得出“鲁迅乃神人也”的安魂曲交流。鲁迅在有生之年就遭到正人君子的抵抗,一度被视为“文妖”而遭“通电全国文艺界一致攻击”。鲁迅明确表示自己做事的态度是“纠缠如毒蛇,执著如怨鬼” ,同时他还经常说:“我自己总觉得我的灵魂里有毒气和鬼气,我极憎恶他,想除去他,而不能” 。对此安魂曲在《鲁迅评芦笛》中加以攻击的芦笛也有深刻认识,并在其文《可怜的鲁迅》中指出:鲁迅以骂人为人生唯一娱乐。芦笛也意识到鲁迅毒害了几代大陆人,但他却不以鲁迅为戒,相反,以鲁迅为榜样“骂遍天下人”。这是安骂芦为“流氓文人”的原因,可惜安却没注意芦自己承认他年青时深受鲁迅毒害。

   总之,安好象是个六四冤魂,无法安宁,不听我劝,到处伤人,现在终于遭到正直的独知章笑拳和螺杆等的一致谴责,算是尝到了“现世报”。我挂念失踪了的大陆独知黑眼睛,刚给关心他的另一位独知去信,表示我从小就对灵异现象感兴趣,螺杆虽然是无神论者,但亲历过“善恶必报”,从此知道心存对神佛的敬畏。我喜欢螺杆的文章,很希望黑眼睛也能象他一样某天重新露面。

   没想到回头就见向来理智的螺杆在人称“斗鸡”的安的刺激下也骂起人来。当然他肯定是想以毒攻毒,但我认为骂人是鲁迅引进文坛的歪风,作为鲁迅天敌我上网的目的之一就是希望联合正人君子杜绝鲁迅歪风。螺杆乃正人也,所以,我们都尊敬不忘六四,抨击中共的安。岂知一转眼安已步上了芦笛的后尘,对民运活跃分子大加攻击,无论他们本意如何,都起到了搞乱民运阵营的作用……为此我深感遗憾,因为我一直在努力促进海内外各方民运人士的了解与合作。我赞成唐柏桥曾向我提起的三个原则:一是不做任何让中共高兴的事。二是支持真正做事的人。三是遵守游戏规则、民主程序。我希望民运各方求同存异,严于律己,宽于待人,以便一致反抗中共,孤立共特(正义党、岳武……)。

   安虽起了坏作用,但心眼却不坏,不象芦笛完全是在用鲁迅的“毒眼”审视世界。芦笛对法轮功充满恶意,而安魂曲却一直对法轮功不乏善意,针对的主要是民运人士(包括法轮功学员),而《九评》也只是发表在法轮功学员创办的大众媒体上的檄文,目的是为了进一步讲清中共为何要迫害法轮功,文章本身并不代表法轮功。遗憾的是许多人包括螺杆和安似乎都忽视了法轮功与其学员的区别。纳闷的是安难道不曾读到“毫不留情揭露中共的巨著《谁是新中国》”的作者辛灏年对《九评》及其效应的高度评价吗?无人反对安有心抨击“伪劣民运”比如《多维》,但反对安无意毁坏民运声誉。这一点我也曾去信告诉安,这个底线也符合他个人的利益。

   无论如何,安已认识到法轮功是中国正统文化的复兴,也认同法轮功学员已成为民运的清流。安比许多人早认识到:“检验真假民运的一个准则,就是是否认同法轮功。跟在中共后头指责法轮功的,不是糊涂虫就是中共的小特务”。(摘自老灯文集)安也觉得“真善忍”好,甚至知道检验真假法轮功学员的标准就是“真善忍”。

   法轮功作为佛法修炼给中国民运提供的是道德规范,精神资源和群众基础,不会介入世俗的政党之争,更不可能搞什么政教合一,这本来已为法轮功在世界各国与各个民主政府和平共处所证明……因此,我认为安的种种激起公愤的臆测只能是鲁迅或芦笛影响在作怪,在此希望他看看被他视为民运一流人物的胡平、魏京生等如何支持法轮功反迫害和声援《九评》效应—退党大潮。

   安还在反驳中扯到茉莉与中国人权。我曾发表文章主张刘青以辞职来平息风波,让中国人权内部自己解决矛盾,但无法阻止茉莉批评中国人权,只希望她顾全大局。把中国人权搞垮、搞臭应该是共特的任务。在这一点上,安和我的看法一致。与安不同的是我尊重茉莉,虽然她去年夏天在《大纪元》上发表文章,指责有人“妖魔化”鲁迅并表示“未曾半点减少对鲁迅的挚爱”。依我之见,正是因为茉莉象安一样“挚爱”鲁迅,才会如此得理不饶人,并理直气壮地把火引向同样关心中国人权的何清涟夫妇。如果何清涟夫妇真企图丈夫掌权、妻子发财,他们呆在大陆不更容易满足私利吗?

   在此希望各方民运人士(尤其是非法轮功学员)不要上共特当,保持冷静,别象鲁迅一样被中共当枪使。把我们的精力用来揭露中共,推广《九评》,声援正在遭受迫害的同胞比如张林以及昔日的共特陈用林吧!

   我乐见螺杆这样的好汉仗义执言,在此请大家今后以鲁迅为戒,有意见好好提,不要骂人,不要歧视女性,象螺杆一样造出诸如“(安)象个女人一样生就一付嫉妒心肠……”的句子。安的“嫉妒心肠”不是女人的个性和特点,而是大陆人受鲁迅影响表现出的共性和缺点。

   我相信螺杆不是鲁迅迷,所以,虽身在大陆却能得出如此高见:“其实从民运整体意义上看,法轮功本来就是中国民主运动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且在当前已经成为中国民运的主流,这是全世界都公认的事实……信仰自由就是思想自由,这是民主的基础,可以涵盖所有的人权,俺支持法轮功的出发点也正在于此。”这或许难以让众多法轮功学员接受,但与我的看法颇为一致,虽然我也象他们一样持有神论。

   2005年6月于莱茵河畔

   

   另外:谢谢安魂曲提醒,我想在此顺便告知螺杆:我在此前未评介你的作品,正是因受到此名之障碍,倒不是因为我象安一样联想到了臭名昭著的罗干。我是个古董,崇尚古风,知道古人重视名字,取名甚至是门学问。从李白到曹雪芹,先贤都借名号表达自己的喜好,他们的自称一个比一个高雅。而我评介安魂曲也正是看上了他的雅名,而因他名不副实,几乎无人用此名称呼他。或许你可写篇文章谈谈螺杆之来历和意思,依我来看,螺号或铁杆都适合你的文风。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