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辛灏年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徐沛文集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辛灏年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自从我2002年从德国回大陆首次接触法轮功学员后,就不仅支持而且立即修炼法轮功。

   《谁是新中国》的作者,我景仰的《黄花岗杂志》主编辛灏年应邀从美国来到欧洲巡回演讲。6月5日他在英国参加了“支援2百万中国人退党”的集会并作了如下讲演。我在《正见网》上读后,觉得值得向大陆同胞比如刘路推荐,以促进刘路们摆脱中共的思想控制。

    ***

   我想我不会说很多。但是我想首先要说一个问题:我做为一个普通的专家学者,住在美国,有很多美国人和我自己的华人同胞都问我:“你作为一个专家学者,为什么要支持法轮功的学员们?”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我回答他们说:“因为我和法轮功学员们同命运。”

   法轮功的学员们在自己的国家里面没有信仰的自由,没有炼功的自由。我作为一个中国的知识分子,一个专家学者,我没有研究的自由,我没有思想的自由,我更没有发表和出版的自由。我想说的话,只要不符合中国共产党的要求,我就失去了我说话的权利和出版的权利,所以就这一点来说,我和法轮功的学员们一样,我们同命运。

   另外一个方面,法轮功的学员,他们是作为一个信仰团体存在的,但他们没有结社的自由。在中国共产党控制的中国大陆,没有任何人有结社的自由。而我作为一个学者,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我们即便是想建立一个简单的学术组织来研究大家共同感兴趣的学术文化问题,我也同样没有自由。我想我这样就回答了,作为一个普通的学人为什么要去支持那些跟我一样的普通的法轮功学员们,因为我们同命运。

   第二个问题,有人问我:“你不仅是支持法轮功学员们,你好象还非常的欣赏他们,钦佩他们,那又是为什么?”那很简单啊,因为我们中国大陆的多个层次的知识分子,从1949年中国共产党对我们进行的全方位的思想文化专政以来,我们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在内,在漫长的时期里面,我们都不敢为了维护自己的自由思想,都不敢维护自己心灵的那点信仰和自己对民族国家人民的责任及其追求,敢于和在北京统治了全中国人民的那个共产党进行抗争。我们不敢进行抗争,我们任它宰割,我们不敢保护自己的思想和自己的信仰。那么在经过了漫长的50多年之后,我们的很多的知识分子,我们的几代知识分子,已经是被共产党扭曲了灵魂,甚至是扭曲了自己的行为。在这个时候,中国出现了一批人,这一批人叫法轮功学员。他们炼功强体,他们信仰自己觉得应该信仰的东西,这样一批人不但敢于信仰,而且拥有了自己的信仰;不仅拥有了自己的信仰,而且敢于为自己的信仰去抗争;不仅敢去抗争,而且敢拿自己的生命去抗争,敢拿自己的意志去抗争,面对着中国共产党40多年来曾经实行过的种种的残酷镇压,法轮功有那么多的学员们,不顾生死的为捍卫人民自己应有的信仰在奋斗着。这样的法轮功学员,难道不值得我这样一个知识分子,一个专家学者去钦佩,去支持吗?我想这个答案不仅在我们祖国是正确的,在全世界追求平等、和平、自由的人民心里面,它也是完全正确的。

   {观众:“对!”}谢谢

   第三条,法轮功成千上万的学员们,无论是今天在凄凉却又坚定的抗争在祖国土地上的那一批学员们,还是今天已经获得了自由,在中国境外广阔世界土地上的那些学员们,他们都是非常的能够用自己的意志,用自己对平等的追求,用自己的信仰在做着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们反对那个迫害自己的政党,他们从反对那迫害自己的政党政权,开始走向了反对那个奴役着、压迫着、迫害着我们全中国人民的那个专制法西斯政党。我想这个进步,是非常的了不起。这个进步,它表示了全中国人民在50年的痛苦的奋斗之中,终于觉悟过来了,终于彻底的觉醒过来了,毫无保留的觉醒过来了。

   在这个时候,他们又要求,希望和倡导中国共产党的党员们退出这个专制的法西斯的政党。这个行为对不对啊?当然对了,这是一个非常和平的行为,是一个非常理性的行为。因为这个行为,让那些已经丧失了良知和良心的中国共产党人,让那些已经有了相当的觉悟,是因为胆怯、因为害怕遭受迫害而不敢退掉这个共产党的共产党人们,让他们走出这个共产党,退出这个共产党。从新站到中华民族的立场上来,从新站到中国人民对与平等和自由追求的立场上来,从新站到要建设一个真正的新的中华和我们的新中国的立场上来,难道这有什么不对吗?这当然完全是对了,所以我认为退党的口号是对的,退党的做法是对的。

   我只希望,在未来法轮功学员的奋斗当中,在对退党的倡导当中,更加广阔的、大规模的、特别要扎扎实实地做下去,用和平的办法,为中国人民解决专制统治,走向民主科学的明天再尽一份力量。 法轮功的学员们,谢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