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想当天使的女人— 与看中国的安琪笔谈]
徐沛文集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共产党是制造民族分裂的罪魁祸首
·一本西藏画册
·愿当藏人
·生在藏区
·致达赖喇嘛的公开信
·汉藏本一家
·从西藏被“汉化”谈起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首届藏汉对话
·不自由毋宁死   — 为焚身的藏民而作
·达赖喇嘛与中华民国
·用心眼看西藏
·笑迎热比娅
·可敬的热比娅与可悲的白岩松
·与流亡藏人对话
·致藏族同胞 —谈“中间道路”
今生乐做中国人
·今生乐做中国人
·不同的文化 相似的智慧
·被“圈养”的铁凝
· 宋氏三姐妹与浦氏三姐妹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囚徒
·关不住的中国精神 从思想牢笼到监狱
·洋人与我
抵制共特伪类
·宋庆龄与史沫特莱
·高瞻远瞩
·走马观花(刘荻-刘衡)
·异议五毛—不锈钢老鼠刘荻
·关于雪峰
·鉴别真伪—认清《多维》
·漫话“共特”、民运、“六四”以及法轮功
·谁是共特?
·笑谈共特
·回敬韦石—再谈共特
·有人盗用徐沛名义
·我笔写我心 — 想起赵达功
·谁有“毛”病?(袁红冰—刘路)
·走马观花(余杰-老舍)
·解读艺术家严正学的狱外新作
·共产囚徒种种 — 响应唐柏桥声援力虹
·余杰和丁子霖之我见
·先父与《金陵春梦》
·回头看三毛
·透视琼瑶现象
·“七君子”的真相
·以廖天琪与吴弘达为戒
·曾节明终于自暴其丑
·廖亦武必须当心
当心小毛泽东
·在比较中鉴别真伪—看穿刘晓波的过程
·刘晓波是诗人吗?
·没有正义的和平是中共的河蟹
·为了和平的炸药 — 屠龙者毕尔曼
·白梅笑傲刘无敌
·白梅笑傲刘太监
·白梅笑傲刘无常
·白梅笑傲刘影帝
·白梅笑傲败类刘
·刘晓波与共特
·因“诺奖门”致一刘晓波拥趸
·写给草泥马
·红牢囚徒与独立笔会
·无名英雄与无耻之徒
·哈维尔的人生荒诞剧
他山之玉
·为什么汪红雨认为刘晓波是个共特?
·唐柏桥驳斥一刘晓波拥趸
·不与刘晓波为伍的万之(陈迈平)
·索尔仁尼琴:莫要靠谎言过日子
·刘晓波有敌人的证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想当天使的女人— 与看中国的安琪笔谈

   
   
   徐沛:安琪,好!自我读到清水君在03年回国前对你的采访后,我就有一只眼到了你主持的网站《看中国》。毕竟象你这样身在异国关心国家大事不说,还有能力创办异议网站的女同胞实在稀罕。清水君说,你中国大学毕业后,在大陆政府部门工作,熟悉高层内情,了解共产党政府的贪污腐败。毕业于美国大学后,出于对中华民族以及传统文华的热爱,于2001年6月创办看中国的网站。安琪这个名对我来说和清水君一样可爱,因为我想当然地以为这是英文天使的音译。
   
   安琪:“安琪”的确是我开始做网站编辑时所用的英文名天使的音译,也就用做了笔名。前不久我读到因六四流亡巴黎的一位女记者的声明,获知对她而言,安琪是真名。我初出来做网站,对外面的世界所知甚少,也不知道有一位六四后流亡到巴黎的女记者叫安琪,而且发表过对民运名人的采访。如果我事先知道有这样一位安琪,而且我的笔名会对她造成困惑,我就不会选择安琪做我的笔名,我不愿意伤害她或者任何人。无论如何,多一个天使比少一个天使对付中共独裁要好。


   
   徐沛:如果我不上网的话,我也对中文世界知之甚少,当然也不知道还有你们这样的两个天使。我既喜欢天使,也想当天使,正是读了法国安琪的声明后,觉得应该找你俩谈谈。不受中共操控的华人不多,女人更少,我们既然通过互联网有所了解,就应该争取交流。从清水君对你的采访和你发表的《专访封从德:鲜为人知的逃亡神奇经历》(2004年6月4日),《专访唐柏桥:在苦难中升华》(2004年12月23日)以及别的专访来看,你应该和我一样属八九一代。法国安琪属老三届,我是指被文革耽误了学历的大陆人,她所采访的魏京生等也都是那一代的民运名人。她恐怕没想到,下一代中有想当天使的你。
   
   安琪:法国安琪的声明发表后,有朋友告知我,我后来通过朋友转告过我对她的问候。
   
   徐沛:我是02年初第二次海归不成才开始使用互联网。03年在网站《博讯》上读了清水文集后,我找上门去,交了第一个网友。清水君给我的启发不小,他的奉献精神让我十分惭愧。或许你也读过我为此而发表的文章。你和他的交往如何?
   
   安琪:我和清水君也是网友,我们在网上有过不少交流。他也在《看中国》上发表了不少文章。后来他又开始组建爱民党。在我眼里,清水君是一位才华横溢的青年,很有正义感。他回国前夕,我曾多次劝他暂时不要回去,而且我一再告诉他回去会有什么结果,但他不听劝阻,毅然回国,虽然我很佩服他的勇气,但又很遗憾。现在他在国内监狱受苦,我却无法帮到他。
   
   徐沛:你可别自责!人各有命,你我不可能改变他人的命运,除非修成佛。现在,我们只有各尽所能地反抗迫害,促使中共早日灭亡。上网这几年里,我的一大快乐就是目睹你主持的网站越来越支持法轮功。我猜想你肯定象我一样为曾铮用血泪写成的《静水流深》而感动。我从六四屠城后就持反共态度,可惜02年才接触到法轮功。多谢法轮功,我才有精力专门撰写反共文章。我很想知道你为何反共并支持法轮功。
   
   安琪:当我们网站要发表《静水流深》的时候,我读得泪流满面。后来我有缘见到曾铮,她送了我一本在台湾发表的《静水流深》。我对中共的政治运动,政治学习和思想教育那一套从来都很反感,从六四后就更加觉得共产党是反人民的。我接触到西方民主社会后,更感觉共产党专制对中国社会的进步是巨大的阻碍,是与国际文明,主流社会背道而驰的。99年开始了镇压法轮功的政治运动,再次使中华民族陷入浩劫,这是历史的倒退,是华夏文明的耻辱。况且中共不仅镇压法轮功,也镇压地下教会、异议人士、下岗工人,压榨农民等,它发展为一个庞大的黑社会性质的利益集团,对全体中国人民进行压榨与迫害。
   
   徐沛:你我的认识过程果然如此一致。想来你也注意到不少同胞,尤其是女同胞看不见中共的邪恶。他们即使出了国或出过国,还分不清中共和中国的区别。你我站出来谴责暴政,陈冲这种女人则落井下石,但更多的自以为与她们无关,其实,这是在纵容邪恶,最终也会损害自己,因为助善有善报,纵恶有恶报。你身为女性,肯定也象我一样会思考有关女性的问题。请谈谈你的感想!
   
   安琪:这个问题好大,不过我很乐意回答。象陈冲这样的人,我不愿意去指责她,希望她自己能明白。扭曲人性的是中共,它将好的变成坏的,将善的变恶,有多少人为了金钱、名利而去向强权低头,放弃良心。我认为不管男人女人,首先要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而女人应该要更善良,更富有爱心,负有使这个世界变得更温馨更美好的使命。我以为我还勉强可以算做是个真正的女人吧,温柔善良(偶尔会柔中带刚),真诚而友好。我的朋友们待我更好。我从小喜欢幻想,热爱文学,喜欢写诗,曾梦想成为一个女诗人。不喜欢读书,却喜欢行万里路。喜欢看古装武侠片。
   
   徐沛:我们大同小异,但我锋芒毕露。既然我有诗人之名,就得抑恶扬善,我指责陈冲,因为她是影星,会迷惑无知的影迷。我也生活在阳光里,人们对我很好,可惜我难以让大陆亲友唾弃中共。有人连《九评共产党》中所列举的事实都接受不了,好在《大纪元》统计的退党人数已有一百几十万。你我都很自信,不过我更信神。你呢?
   
   安琪:我相信神的存在。我也相信东方文化中佛、菩萨的存在。
   
   徐沛:我说的神,包括佛、菩萨,一切正神。西方的神学也好,东方的佛学也罢都在用诺亚方舟或红眼石狮等经典故事,让人们明白天理,获知为何南亚发生海啸……谢谢你应证了我。愿想当天使的男男女女越来越多!
   
    2005年5月

此文于2015年08月3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