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哀叹“公”民(鄢烈山—焦国标)]
徐沛文集
·主攻鲁迅
·李登辉和鲁迅
·清水君之冤、虹影之光彩与鲁迅之罪
·谁有鲁迅遗风? — 评比曹长青和高行健
·鲁迅害了几代人?— 从“阳光男孩”说起
·不忘清水君等仁人志士
·女性认识—针对胡适
·就辞评委和批胡适的答复
·我看五四
·五四后果:女“性解放”
·同是三八 — 背对丁玲
·我看红色文艺及其源头
·我看五四“新青年”(从胡兰成到萧军)
·我看五四“新女性”(从张爱玲到萧红)
·我看民运
·我看政治 
·闲话左右派 — 浅析党文化 
·朱蒙与陈独秀
·谁是汉奸?(钱钟书—鲁迅—汪精卫)
·千家驹见证因果报应与人间奇迹
·韩寒和清水君一样与鲁迅如同水火
·韩寒与廖祖笙的幸运与不幸
·被鲁迅们颠倒的价值观及其恶果
· “最大骗局”是鲁迅 - 韩寒也是受害者
·就鲁迅致网友
女性系列
·鹏程万里?
·两情若是长久时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哀叹“公”民(鄢烈山—焦国标)

   我02年从大陆惊慌失措地逃回德国后,开始借助互联网隔岸观火,审时度势。03年,阅读清水君的杰作《鲁迅:汉奸还是族魂?》后,我深感有必要协助这位罕见的中华英才推翻中共偶像鲁迅,以弘扬中华文化。从此我落入中文网,一晃已三个年头。

   这三年里我目睹清水君、郑贻春等一系列仁人志士被中共绑架入狱,失去人权,与此同时,因炼法轮功被中共酷刑折磨致死的同胞已超过1500人。仅二月份就有至少80人失去人身……

   然而,在这样的时候,大陆作家鄢烈山则因获得中共颁发的“鲁迅奖”而受宠若惊,大放异彩,粉饰太平。不过这些奖项和职称等本来就是中共用来收买知识分子的手段!

   如果我愿出卖良知,那么,96年我就有资格在北大获得职称。而这之前在松绑时期走上北大讲台的袁红冰已被中共抓获并被遣送到了贵州。好在他已于04年成功地摆脱了魔掌。袁红冰在海外发表的演讲和作品极大地鼓舞了中华儿女驱除马列、瓦解中共的信心。毫无疑问,正因袁红冰的作品振聋发聩,所以在大陆只能是禁书,他必须把它们带到海外才能问世。

   而正因能在北大教书者,都得接受中共的领导,即使违背心愿也只准当中共的“奴才与驯服工具”,所以鄢烈山才会有“北大咋出这种学生?”之惊叹。

   可不,北大的老师焦国标只不过讨伐了中宣部。用他的话说中宣部“背叛中国共产党的崇高理想,于行动上堕落为中国共产党的叛徒”。就是说焦国标不知中共借崇高理想欺骗老百姓,压根儿没触及到中共的邪恶本质,即使如此,他仍然免不了在讨伐之后被赶下讲台,以致除名。面对他给掌管北大的中共官员的万言书,我只有一个念头:但愿他能利用现在美国当访问学者的自由好好清理装满中共毒物的脑袋。把神圣庸俗化,是中共的一大特色!焦国标不知信神敬佛,却想学特蕾莎修女和路德教父,目的则是为了得诺奖和当传播学之父。不过焦国标毕竟知道向善,这是他与中共笔杆子何祚庥等的区别。

   我得感谢朱健国,是他对鄢烈山之“公民写作”的驳斥才让我注意到这位大陆知名“公”民。我给公民打上引号,是因为在我眼里鄢烈山是被中共侵犯了人权却不知,还把猴权当人权的男人!因宽厚而迟钝看来是他和焦国标能在大陆功成名就的共同特点。他们都来自连生存权都难保的农民阶层,靠勤学苦读中共教材,终于上升到好歹有温饱权的知识阶层。我惊叹他们忍辱负重的能力,哀叹他们文中表露的马列意识或曰中共流毒,虽然这肯定不是他们的主观愿望,毕竟49年以后所有的大陆人从一生下来就泡在中共的非文化里,怎能不中毒?

   正因我也受过害,所以有义务站出来清除共毒鲁害。 鄢烈山认为与“公民”相对立的有四种人:一是奴才与驯服工具……二是蛊惑人心的阴谋家和只图发泄仇恨的暴民……四是不甘心做奴隶的反抗者。鲁迅就是第四种人,意识到自己被压迫者的地位,用“奴隶的语言”来抗击压迫者,所以他自比为“战士”,要打“堑壕战”,用杂文作“投枪”、“匕首”,进行轫性的战斗。

   如果鄢烈山能象我一样全面了解鲁迅所置身的时代,获知中华民国远比中共国民主自由的话,他肯定也会得出鲁迅的这种自我定位是其阴暗心理使然。我曾专门给朱健国去信,谢谢他对施蛰存的采访无意中证实鲁迅确实有“被迫害妄想症”。我的判断也能从鲁迅同代人和当代学者对鲁迅的研究中得到应证。所以,鲁迅可以算得上鄢烈山所列举的第二种人即“是蛊惑人心的阴谋家和只图发泄仇恨的暴民”。如果不是他把李慎之等一大批有理想的“新青年”误导上了中共贼船,已有公民权的中华民国不会在大陆沦陷,中国不会被共魔分裂,中华民族也不会至今还受暴政奴役和威胁。敏感的知识分子要么流亡他乡,要么身陷牢狱。鄢烈山连知情权被剥夺了都意识不到,却在那儿高谈阔论“公民写作”。说的再动听,也无异于自欺欺人。

   我很高兴身在大陆的“公”民中还有朱健国等能意识到自己的公民权被剥夺的男子汉。当然这只会让他们因清醒而痛苦。我在想朱健国也好余杰也罢虽因身处大陆,不能全面地审视鲁迅,不知张承志、方舟子和芦笛等才和鲁迅臭味相投,但他们能以鲁迅为榜样而呐喊,未尝不算超越了鲁迅,因为鲁迅呐喊是为其阴暗的心理和充当“左翼巨头”,而他们呐喊则是在反抗社会的黑暗和揭露中共专制。当然以鲁迅为榜样的人都免不了肝火过旺,但无论如何,因愤怒而失礼或失足的男人毕竟是人,要比沐猴而冠者可敬可爱!

   在流亡作家中也有读鲁迅读出了水平的茉莉。鲁迅一惯匿名攻击他人,而茉莉则光明磊落,为了中国人权公开痛击刘青。“公”民们则只敢象鲁迅一样匿名污蔑诽谤,比如那位冼岩敢于诋毁何清涟,却不敢透露自己的真面目。既然如此,又怎能怪别人猜测冼岩是中共喉舌的代名词呢?这样的中国“公”民难道不可悲吗?

   好在中共的灭亡,只是时间问题。《九评》引发的退党浪潮正在席卷遍布世界的中华儿女。但愿“公”民们都能从善如流,唾弃马列邪教,象袁红冰一样做个真正的公民。

   2005年复活节于科隆大教堂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