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人生如戏 —致盛雪]
徐沛文集
·走马观花(余樟法-何新)
·走马观花(曹思源-何清涟)
·走马观花(高行健-张艺谋)
·走马观花(曹长青-王蒙)
·走马观花(龙应台-杨银波)
·走马观花(张郎郎-柯云路)
·走马观花(杨曦光=杨小凯)
·同是天涯沦落人(清水君/龙应台)
·同是天涯沦落人(廖亦武/袁红冰)
·文人不相轻
·紫阳落 共产亡
·哀叹“公”民(鄢烈山—焦国标)
·袁红冰的色彩
·男子有德便是才
·宽容有底线 — 从性别谈起
·遥想新西兰的彩虹—兼谈顾城
·从《色,戒》到“汉奸”
·谁会妒忌淫星?—从汤唯到李安
·茉莉花牵连艾未未
·多谢师涛、何清涟等泄密者
·艾未未的最新社会雕塑《借款抗暴》
·“恶之花”结的果—简评虹影、张枣和赫尔塔·米勒
·高行健与韩寒之我见
·就严歌苓谈女作家
·情报与色狼-高瑜之我见
·乐见“德国自干五”
真理需要捍卫
·从江泽民拜佛谈起
·天天踩江 踩出新天
·当心共特
·高秀敏是遭了恶报
·回应张耀杰—透视方舟子
·笑话《十评法轮功》
·棒喝东海一枭 — 浅谈法轮大法
·在德国与胡锦涛唱对台戏
·难忘清水君 — 致博讯主编
·狼的“共”性与李敖个“性”
·英雄广场
·敬告华人 — 为蒋彦永,为清水君,为无名氏,更为自己
·草庵居士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辛灏年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袁红冰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在德国科隆炼法轮功
·在科隆大教堂前传达心声
·给绝症病患妻子的答复
·徐沛照片
我心中的大丈夫
·对照清水
·一别四年—致清水君
·每逢中秋倍思君— 黄金秋(清水君)被捕五周年
·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1)— 新华网给陈光诚定了十大罪名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2) — 谁在制造这样的人间悲剧?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3) — 以个人的名义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4)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5) — 何谓“计划生育”?
·以民运人士为荣 -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
·真相岂能掩盖?—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7) 
·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人生如梦—致高智晟
·欢迎高律师入川
·三人行- 写给七十年代生人
·就高智晟“悔罪”与郭国汀对谈
·我心中的大丈夫
·前仆后继—不忘高智晟
·清明祭奠谁? 
诗歌
·观新唐人新年晚会有感
·乐山大佛
·遥想故乡
·致清水君(黄金秋)
·答有情人
·追根
·贺胡紫薇
·白日鸳梦
·追思
·六四渣滓
·自嘲诗两首
·《目莲救母》现代版
·非情诗一首
·了结情债
争做中国人 不做中共奴
·共产主义探源
·中国人民站起来吧!-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三次集会上的发言
·请跟我来!-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四次集会上的发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如戏 —致盛雪

   

   暖雪,好!

   这是你的谑称吗?我则自比浪花。本来有心写《浪花自述》来反衬胡适的《四十自述》,可惜只开了一个头,就为别的事务所扰。比如这个月德国联邦总理施罗德出访中共国前我忙着联系有关方面,心想即使不能让施罗德搭救清水君,也得告诉他们中共铺张在外国首脑脚下的地毯由中国百姓的鲜血染红。在获知天水君被捕的消息时,也收读一封总理府的回信,谢谢我给施罗德的信“友好和令人难忘”并表示对他们与中共的对话不无影响。既然如此,我肯定还会再接再厉!

   你的回音对我也是鼓励。不瞒你说,我不象你那样为天水君揪心,而是在想如何变坏事为好事。至少杨天水被捕促使盛雪和徐沛终于走到了一起。但愿你也别为他担心,因为他智勇双全,中共拿他没有办法。我相信他和我一样服理不服力,越打压升华越高。而他比我有张力,经得起中共的迫害,敢于把牢底坐穿!

   对你我而言,六四屠杀就足以让我们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可惜在中共的暴政下,太多的同胞被中共及其偶像鲁迅毒害,失去了辨别善恶的本能。你我可以异口同声地一再告诉大家,不要对中共抱任何幻想,历史证明中共只会靠暴力和谎言维持政权。但如果没有成千被活活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没有天水君等仁人志士的冤屈,没有汉源的枪声和鲜血等等,谁会相信我们的苦口婆心呢?再说受难者的血泪绝对不会白流!人生如戏,超脱为妙。

   要不是六四受难者的血泪,我们怎么会觉醒并投身中国民运?89年时,中共的残暴和谎言尚令我震惊和愤慨,因为这之前我还不知自己上当受骗。15年后的今天则不同了,中共的每一件恶行,每一个谎言,都是督促我埋葬它的动力。中共再也不可能让我生气或难过。我已超越了中共,成了它的掘墓人。

   六四屠杀后我就在德国积极反中共革人命并加入中国民主统一阵线,后来自动退出。因为我反共主要是基于道德观念,而非政治抱负。这决定了我不可能和权欲熏心的男人们为伍。我曾试图冲淡一位民阵负责人的色情味,可惜白费心机,他创办的那份黄色小报,现在又变成了红色。似乎我们女人生来就能够轻易摆脱各种诱惑。我过去主要是靠逃避来拒绝污染,而你这15年来却一直身在其中而不被腐蚀,这需要多大的韧性和耐力!我不得不由衷的敬佩你。应该说自从我读了你的文章《致曹长青兼谈民运》后,就想给你写封信,歌唱伟大光荣正确的女人们!即使是曹长青这样的好男人,身上都还带有明显的中共或曰鲁迅流毒。不过他毕竟不是鲁迅,已发来短讯,谢谢我请他过目的《谁有鲁迅遗风?—评比曹长青和高行健》。

   虽然我退出了民阵,但并没有退出民运。依我来看凡是有自我意识,知道捍卫人权,追求民主自由的文人都属民运人士。而民运早在五四时就在中国兴起,中共正是滥用了国民党统治下人民拥有的言论、信仰等等自由才靠谎言和暴力在大陆颠覆了亚洲的第一个民主国家—中华民国。鲁迅则是国际共运扼杀中国民运的最大文痞。

   我03年上网阅读了清水君的杰作《鲁迅:汉奸还是族魂?》后,曾专门给他去信,希望和他一起搞个让“左联”相形见拙的文人联盟,以便齐心协力系统地揭批鲁迅和中共的革命性或曰流氓性。我以为要想在中国实现民主宪政,必须与鲁迅代表的流氓精神决裂,并把被这些流氓加才子颠倒的价值观念重新摆正,就是说我有心与同道们合作揭露中共非文化,弘扬中国文化或曰传统道德。可惜清水君忙于组建爱国民主党,并在03年夏天回国后被捕。我单枪匹马,但还是写了一系列道德文章,包括九评鲁迅。可喜的是被你誉为“魔鬼终结者”的《九评共产党》一举满足了我的心愿。

   要知道当我02年初在大陆第一次接触法轮功学员后,就意识到法轮功的神奇伟大。回到德国后我就着手了解法轮功。对我来说,信仰“真善忍”实在不难,因为我一直以“真善美”为做人的原则。六四屠杀让我看穿了中共的残暴和欺诈后,我就是一个反共分子,这以后我在德国大学哲学系一读就是七、八年,对中共赖以为生的无神论和暴力论与中国传统文化(儒释道)背道而驰也有一定的认识。我推崇中国文化,尊孔信佛求道,贯穿法轮功的正好是中国文化。

   一晃三年就快过去了,炼功后,我大获其益。彭小明可以向你证明,年近不惑的我比过去任何时候的气色都好。我已向无数人推荐法轮功,响应的人亦不少,尤以民阵的现任主席费良勇为最。法轮功不是宗教、不是政党,而是修炼自己的功法。民阵也好,中国民主党也罢,任何民运中的政治组织和成员都可以从法轮功中获益。而民运中的败类比如岳武则会象共产党一样在“真善忍”的法轮功面前原形毕露。天水君甚至可以从一个人对法轮功的态度上鉴别此人是否是共特。法轮功学员的确在净化民运,算得上民运中的清流,虽然不少人包括学员自己都还没意识到法轮功与民运息息相关。不过我相信你会不难认识到法轮功给中国民运提供了道德基础,精神资源和无穷力量。无论如何,法轮功绝对是假恶斗的共产党的克星,我喜见中国民运因法轮功的弘传终成气候。我也一直就乐于当华语世界的清洁义妇,相信你我等组成的娘子军一定可以不战而胜杨振宁之流的党卫军。

   我曾打电话慰问刚出院的杨春光,也向他推荐法轮功,遗憾的是他们想炼都没有条件。不过他说,因中共忙于镇压法轮功学员,他们不再被看成头号敌人,就是说大陆的文人虽然不能象我一样炼法轮功获得健康,但法轮功却减轻了他们被迫害的程度。见你在病中还为天水君们操劳,我自然会想到你该修炼,摆脱病魔。也只有修炼,才能明白人生如戏不是戏言。

   念及天水,你我的角色,我终于得以在这新旧交替之际坐下来向你倾吐这番思想。很高兴你象天水君一样赞成对鲁迅的大批判。天水君曾来信表示,“但是他(鲁迅)一概否定中华文化的阴暗狭隘的心理,对女权的无际的蔑视,对日本军国主义固执的偏向,对工资高低的斤斤计较, 对中国历史走向的无知,或者说对共产主义祸害的无知,都是他的卑污低下之处。 天水目前屡为次日之生计所缠。一旦有空,当与君并肩,痛斥鲁迅。痛斥之,也等于是揭露中共专制腐败势力的造假。”

   天水君尚无暇顾及鲁迅,但曾痛斥杨振宁。在他非法被捕的同时杨振宁则以82岁的老朽之身与一28姑娘合法结婚。一个才德兼备正当壮年的文人被中共害得妻离子散,数次入狱,而一个在美国搞了一辈子物理的缺德老翁却忽然在中共媒体独领“风骚”,变成中国文化的代表!这岂非又一个生动说明中共颠倒黑白的实例?可喜的是愿投老朽怀抱的小翁为中华好儿女们所不齿。网上已有不少相关笑话,读后让我想起就乐。但愿你也能向我一样化悲为喜、以苦为乐。

   04年正在走向岁末,科隆还下了雪。我记得你发表的诗里有首叫《圣雪》。而我的第四本德文诗集就叫《雪女》。我的中文功底不足以用来创作诗歌,过去写过一些,但多不满意。不过我希望哪天能有闲心把旧诗稿整理出来。到时候有浪才生花的我再向温暖的雪花请教。毕竟你我都魂系浪雪!

   顺祝合家好,新年节节高 

   浪花

   2004年岁末于德国莱茵河畔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