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鉴别真伪—认清《多维》]
徐沛文集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共产党是制造民族分裂的罪魁祸首
·一本西藏画册
·愿当藏人
·生在藏区
·致达赖喇嘛的公开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鉴别真伪—认清《多维》

   

    何频的《没有能压住多维的政治压力》一文(或曰《多维到底是谁的传声筒?》落入我的视线后,我就想公布我鉴别《多维》的过程,以供大家参考。

   无奈我穷于应付,刚得空在《多维多伪》的标题下打出寥寥几行,《民主通讯》已把不顾事实为《多维》狡辩的海壁大作送到了我的电邮箱。我边读边叹气,因为海壁文中描述的反共势力非我莫属。“那么中共国就会很快崩溃”等句子就出现在我的笔下。因“六四屠城”而愤怒出诗人的我在德国早已习惯用真名发表真情实感。然而,从未享有人权的大陆同胞如海壁显然没有我的公民意识,毫无疑问我会被他视为“激进”。

   好在已有越来越多的大陆同胞意识到被中共剥夺的人权,这可从《民主通讯》上发表的大陆来稿得到应证,比如中华民主先进者联盟在其《告海外所有关心中国民主事业的华人、华侨和他国朋友们的一封信》(2004.11.19)中不乏诸如“大多数中国老百姓对独裁专制政府的严重腐败现象和行政不作为现象达到了忍耐的极限”和“13亿中国人民所遭受的极端压迫和艰难不幸又是多么令人不可思议了”等语句!                                                

   作为头脑简单的女人我在大陆时也相信中共,但“六四”屠杀让中共凶相毕露后,我就知道中共是披着羊皮的狼。凡是有头脑的大陆人都知道中共严密控制媒体,所以焦国标要《讨伐中宣部》并因此一鸣惊人!海壁为《多维》狡辩不说,还把追求真相的《大纪元》、《博讯》和《看中国》等海外网站与中共狼混为一谈。中共和受其操控的媒体是在有意粉饰太平、迷惑百姓,而上述网站等海外中文媒体是在努力报道现状、表达民意。看来海壁不知这些海外网站的编作者们都在为突破中共的信息封锁而尽心尽力。《大纪元》的鹿青霜和《看中国》的安琪堪称女中豪杰!面对自己承认是中共传声筒的《多维》伪造新闻,海壁们不管不顾,反倒说力求还原真相的人们“扣帽子”、“围攻”。倒打一钉耙,是中共骗人的一惯伎俩,堪称中共特权。

   其实唐柏桥、安魂曲等各方名士早就撰文批评《多维》的诚信和水准!《多维》声名狼藉也可从何频答问的现场录音或记录中得到印证。对何频肆意篡改实况而特发表:《多维》使命笼罩疑云 主编何频“坦白说明”加以揭露的常麟也谈到与会者对多维新闻的立场和从业操守多有微词。何弼的《趣案细点评—多维篡改录音何频顶风作案》则更进一步有理有据地揭露了“多伪何凭”。

   何频公然在美国当着华文媒体中的赵简子们比如凌锋撒谎不说,还敢事后伪造实况,这在我眼里是对民主自由的亵渎。我不能默许在我面前以假乱真,尤其是抹黑法轮功!我的中文水平有限,只能单刀直入地道出我为何赞成人称《多维新闻》就是“多伪新闻”如同《新华社》就是“新谎社”一样,希望读者原谅我锋芒毕露,这样或许有助被蒙在鼓里的海壁们睁开双眼看世界。

   2

   我是去年从一位友人处第一次听说《多维》,因为我那时刚上网,请他推荐中文网站。第一眼看去,《多维》不错,因为我看到了曹长青,但当我投了一篇稿,并看第二眼时,就发现了《多维》的马脚,并恍然大悟那位友人为何在获知我炼法轮功后,到我家时的第一句话是说我真可惜。《多维》读者不可能对法轮功产生好印象!为了试探,我又投了一石:

   尊敬的编辑:

   那天通过联结拜访了贵站,感觉不错,便立即将我刚写好的一篇短文发给您们的投稿中心。昨天得闲又到贵站,打开了法轮功论坛,却见一片污言秽语,让我这个久居欧洲的中国女人大跌眼镜。真心希望您们能即时清理这些垃圾,别让它们玷污了多维的名声。并附上我的一篇旧稿,算自我介绍,或许您们也欢迎我的作品给多维增添新的内涵。

   顺祝夏天畅快

   徐沛敬上

   请问有谁在《多维》读到徐沛的文章和批评?难道我的声音不属海外华人的声音?如果《多维》真象何频口口声声标榜的那样是“一个公开的平台”,为何不允许我这个能以作家身份定居德国的诗人上台?作为女人,我没有雄心,只知道行不义必自毙,所以总是努力站在正义的一边。正义的最大特点即是真实、善良。我2002年从大陆回到德国后学炼法轮功就是想搞清谁是谁非,换言之,我视去伪存真、抑恶扬善为作家的己任,既然获知大陆同胞因炼法轮功而受到残酷迫害,我当然不能等闲视之。

   何频肯定了解“六四屠杀”、中共迫害“天安门母亲”和法轮功学员等罪行。《多维》不是曾隆重推出“天安门文件”?对此芦笛评价说,“《多维》已经严重欺骗、愚弄、误导了五大州读者。”既是“中国问题分析专家”何频不难获知中共动用了所控制的一切媒体污蔑法轮功,为迫害亿万无辜的学员制造舆论,五年来,已有1122名(明慧网11月19日统计)大陆同胞因不放弃信仰“真善忍”被迫害致死。不幸的是,《多维》正象魏众生等早已确认的那样就是要站在邪恶势力的一边。何频还亲口造谣说什么“法轮功败诉”。而曹长青发表的《诽谤法轮功学员有罪》却讲述了中共国驻加副总领事甘当帮凶被加拿大法轮功学员奇普卡告上法庭而被判诽谤罪的胜诉事实!何频更应该知道美国国会已通过法案明确要求中共政府停止利用驻外人员来诽谤法轮功。

   何频声称“真正的爱国者在海外华侨里面,80%甚至更多的海外华人,他们对中国政府的这种支持程度完全出乎你们的想像,我不管它后面的动机是甚么,原因是甚么。”真正的爱国者在我看来恰恰是识破中共骗局的流亡者和反对派。中共利用海外华人爱国这点,通过各种方式比如《多维》加以误导,让很多爱国华侨中共、中国不分,因为爱国,忽视中共是个把中国分裂成台湾和大陆的马列政党,中共政府靠谎言来维持其对人民的暴政。如果何频爱国,他就会象我们一样站出来尽一个知识分子的职责,揭穿骗局,但无论如何,身在美国的他完全没必要传播谎言。连直接面对迫害的大陆知识分子还要站出来拒绝谎言、挑战中共!

   想来「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主办「信息时代的族群关系」国际研讨会是为了促进海内外中文媒体工作者之间的交流。遗憾的是何频不知珍惜如此盛会,却滥用众人的礼貌,继续践踏民主自由,把客气的批评篡改成对他的表扬,这怎能不引起众怒?何频的表现再次证明,民主自由只能在共同的道德基础上才能实现。

   何频公开承认钱是《多维》的老板,那么,他出卖良知当不为怪。可恶的是《多维》象网上高手所评论的那样,“既要当婊子,还想立牌坊”,从而玷污民运。《多维》转载《北京之春》也好、《民主中国》也罢只不过是因为《人民日报》海外版不赚钱,这就是“伪民运”的由来!自由媒体努力追求真相,中共媒体有意制造假象,《多维》不可能一无所真,否则假钞就不能流通。

   如果说身在美国的何频是咎由自取,那么身在大陆的海壁则可能无意帮凶,他不知杀生是佛门之大戒,而相信中共的栽赃陷害,把自杀者或杀人犯当成法轮功学员。依我来看法轮功才是一个公开的平台,因为每一个人都可以学炼法轮功来祛病健身、提升道德,所以法轮功才可能在12年里传遍全世界,学员人数众多,表现不一,且有共特混在其中。

   法轮功作为以“真善忍”为宗旨的修炼大法不可能参与世俗政治,因而一般的法轮功学员只是反对中共的政治迫害。鹿青霜们创办《大纪元》是为了“还给大众真实的中国和世界”,我写作是为了“弘扬中华文化、清除五四祸害”。同是法轮功学员,我们却各有主张,所以我曾公开批评《大纪元》,并乐于接受批评,这也是民运的体现。看见首先采纳我投稿的《博讯》上有人为海外中文媒体被中共操控担心而问《大纪元》能坚持多久,我开心地笑了,因为我知道信仰“真善忍”的人绝对也永远不会与狼共舞!

   最后借子曰“听其言、观其行”和“知之为知之,不知之为不知,是知也”与同胞们尤其是海壁们共免。

   2004初冬于德国莱茵河畔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