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天生我材必有用]
徐沛文集
·走马观花(高行健-张艺谋)
·走马观花(曹长青-王蒙)
·走马观花(龙应台-杨银波)
·走马观花(张郎郎-柯云路)
·走马观花(杨曦光=杨小凯)
·同是天涯沦落人(清水君/龙应台)
·同是天涯沦落人(廖亦武/袁红冰)
·文人不相轻
·紫阳落 共产亡
·哀叹“公”民(鄢烈山—焦国标)
·袁红冰的色彩
·男子有德便是才
·宽容有底线 — 从性别谈起
·遥想新西兰的彩虹—兼谈顾城
·从《色,戒》到“汉奸”
·谁会妒忌淫星?—从汤唯到李安
·茉莉花牵连艾未未
·多谢师涛、何清涟等泄密者
·艾未未的最新社会雕塑《借款抗暴》
·“恶之花”结的果—简评虹影、张枣和赫尔塔·米勒
·高行健与韩寒之我见
·就严歌苓谈女作家
·情报与色狼-高瑜之我见
·乐见“德国自干五”
真理需要捍卫
·从江泽民拜佛谈起
·天天踩江 踩出新天
·当心共特
·高秀敏是遭了恶报
·回应张耀杰—透视方舟子
·笑话《十评法轮功》
·棒喝东海一枭 — 浅谈法轮大法
·在德国与胡锦涛唱对台戏
·难忘清水君 — 致博讯主编
·狼的“共”性与李敖个“性”
·英雄广场
·敬告华人 — 为蒋彦永,为清水君,为无名氏,更为自己
·草庵居士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辛灏年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袁红冰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在德国科隆炼法轮功
·在科隆大教堂前传达心声
·给绝症病患妻子的答复
·徐沛照片
我心中的大丈夫
·对照清水
·一别四年—致清水君
·每逢中秋倍思君— 黄金秋(清水君)被捕五周年
·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1)— 新华网给陈光诚定了十大罪名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2) — 谁在制造这样的人间悲剧?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3) — 以个人的名义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4)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5) — 何谓“计划生育”?
·以民运人士为荣 -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
·真相岂能掩盖?—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7) 
·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人生如梦—致高智晟
·欢迎高律师入川
·三人行- 写给七十年代生人
·就高智晟“悔罪”与郭国汀对谈
·我心中的大丈夫
·前仆后继—不忘高智晟
·清明祭奠谁? 
诗歌
·观新唐人新年晚会有感
·乐山大佛
·遥想故乡
·致清水君(黄金秋)
·答有情人
·追根
·贺胡紫薇
·白日鸳梦
·追思
·六四渣滓
·自嘲诗两首
·《目莲救母》现代版
·非情诗一首
·了结情债
争做中国人 不做中共奴
·共产主义探源
·中国人民站起来吧!-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三次集会上的发言
·请跟我来!-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四次集会上的发言
·郑重声明
·郑重声明(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生我材必有用

   “除了西话外,我别的都是东方的”,这是我对自己的评价。当时我造此句是想针对有关宋美龄完全西化了,除了相貌是东方的一说。遗憾的是我一再发现,我的中文确实有限,文章总要引起误解,比如此句中的“西话”一词被读者(还是一位编辑)当成“西化”的笔误并加以修改,而我的原意是我擅长使用西方话语,但我体现和表达的是东方文化。

   也因此我一走上中文网站,就不可避免地成了倒鲁(迅)批胡(适)的传统派。刚回应了一鲁迅迷的责骂,又收读一胡适派的训斥:“你没有读太多的中国书却偏要鼓吹中国文化,没有见过佛祖上帝,却偏要鼓吹佛祖上帝,我觉得很不对头。”这是信中最悦耳的一句话。

   我确实没读太多的中国书,但读的都是好书,比如我爱读李白和杜甫。李白求道,其潇洒豁达令我景仰,杜甫信佛,其宽厚仁慈让我赞叹。我当然宁可学李白和杜甫,而不屑去读鲁迅和胡适,更不愿和他们俩的崇拜者争辩。

   神灭论或曰唯物论和有神论或曰唯心论之争在古今中外由来已久。韩愈要等到韩湘子给他的预言诗应验了才能有所觉悟。我非八仙,不能度人,只想被度。我反共就因其鼓吹暴力论和无神论。这位训斥我的大陆同行虽然反共,但不知为何。既然他如此自以为是,那就各走各的路吧。不过,他的信发我深省,毕竟杨振宁等中共的大红人也在鼓吹中华文化。最可笑的是杨振宁对《易经》的批判,要知道孔子最推崇的书就是《易经》,而孔子是中华文化(儒释道)的顶梁柱儒家的宗师,凭此就可以想见杨振宁们发表的文化宣言与中华文化相去甚远。我不明白杨振宁们怎能视中共一直在大革中华文化之命而不见!所以,我更有必要站出来鼓吹中华文化,因为我指的中华文化是以法轮功为代表的传统文化!而我也不能因为余秋雨曾笔诛胡适,就不提胡适的过错。

   为了对读者负责,我在公开批判五四人时,曾专门把我的看法加以考证,确认中国人包括我都大受五四人的负面影响,尤其是鲁迅和胡适对中国文化(儒释道)的破坏。中国文化的神奇就在于用孔子的话来说“唯天为大”。不知敬天的人不可能洞察其中的奥秘,鲁迅和胡适却自恃留过洋而敢管窥蠡测。我怀疑以他们俩为首的五四男人不敢向自己的母亲争取婚姻自主权,而把对婚姻的不满和自己的无能发泄在所谓的“封建礼教”上。他们的一系列主张比如胡适要“打倒孔家店”,鲁迅要废除汉语文字,实在无法赢得我的敬重,因为我深受其害,否则,我这个在大陆上了十五年学的中国人不会觉得古文比外文难。中共岂止简化了汉字,真的是从各个方面破坏了文化。古字的“進”意味着越走越佳,被中共简化成“进”,真可谓一走就落入了死井。

   然而中国文化的神奇还在于,虽然我刚到德国时对儒释道一窍不通,唯独脑袋里装了些古诗,口袋里有本《红楼梦》,但十多年下来身在西洋的我非但没被西化,相反,随着阅历的增长东方味越来越浓。这当然不仅仅归功于我一到德国就爱上了《道德经》。

   我还是小姑娘时就觉得人生很没意思,就曾想如何自杀,无奈想不出好方法。我妈对此表示,再大的人物死了,地球都照样转,更何况我。于是,我想既然死活都没意思,那还是活着吧,或许还能搞清死活的意义。我妈因中共上台而家破失学,但她曾就读成都的女中,爱好古诗,我74年回到父母身边时,家里除了单位发的毛选外只有古诗可读。是我妈教会了我第一首古诗,也是她第一次对我提起李白,虽然我妈在中共的暴政下活得一点不潇洒,思想极其僵化。然而仔细想来中国文化就是通过我妈对古诗的兴趣传给了我。

   93年我发表了第一本德文诗集后应邀参加过一场脱口秀,电视节目的主持人请我给观众朗诵了一首德文诗后,还想听一首中文诗,我脱口而出的不是我自己的诗,而是李白的《静夜思》: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无疑这是一首思乡诗,但李白思念的故乡肯定和我一样不在人间。是李白教会了我“天生我材必有用”,树立了我对天的信心和敬仰。这句话简直可以说是我的护身符,如果我不信天命,肯定真的自杀了,因为吃喝玩乐、谈情说爱、功名利禄等等都让我倍感空虚。

   就是说,我很幸运遇上了李白,而鲁迅和胡适恰恰破坏了中国人对天的信仰。而我因为读李白杜甫,敬天畏神,心怀谦悲,到处都能看到遭鲁胡诋毁的神灵的显现。就说能在网上读到的廖亦武对一位百岁老和尚灯宽的采访吧!廖亦武本人也持无神论,但比鲁迅胡适敏感。

   灯宽就足以印证中共对中国文化的大肆破坏史无前例。用灯宽的话说,“明朝苛政严刑,东厂和锦衣卫遍及天下,可废帝仍能乘乱藏身于古寺;而如今,一个与世无争的老和尚,却想躲也躲不开……”

   中共夺权后,马上把这位虔诚的佛教徒打成大地主,他主持的光严禅院之头号镇寺佛宝—明太祖朱元璋的幺叔在密宗中修成正果、盘膝圆寂后留下的历550余年不腐的肉身也被捣毁!

   文中讲道:那个民兵连长,用日本三八刺刀捅悟空祖师肉身,头一刀戳在胯根,几个月后,也就在胯根,在同一个地方,生了一个大疮,奇臭,并且越烂越深。求遍天下名医,没治,整个下身烂掉了,人也死得很难受。又过了几年,连长的老婆娃娃也接二连三地死,最后包括亲戚舅子都死光了,绝户了。

   我痛惜灯宽没有在民兵连长行恶时警告他,相反,他在听说此恶人遭报后,出于怜悯为他们念超生经,这自然会把孽报转到自己身上。修佛之人必须“戒嗔,戒怒,戒怨”,但在恶人行恶和遭报时不能怜悯,否则,如何体现善恶必报这个天理?灯宽还居然供奉邓小平,因为是邓上台后,他才得以重回早已破败不堪的佛庙。唉!

   我庆幸我当初虽想出家,结果出了国。即使是灯宽这样一心向善修佛的老和尚也在共魔的干扰下忘掉了修炼的要领,“党天下”的佛庙当然只能是有名无实。而我却在德国得以了解中国文化,尤其是佛道两家和西方宗教的来龙去脉。当然我最高兴的是我不用出家,就能修炼法轮佛法。在古代诗人中岂止李白和杜甫是修炼人?我能步他们的后尘也算是一种缘分吧,虽然我的中文诗不能和他们的相比:

   言寺

   1

   神明有信肉眼不见只要向往天目会见

   2

   不可见的我能见到并以微笑显在人间

   2004年初秋于科隆大教堂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