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天生我材必有用]
徐沛文集
·我看五四
·五四后果:女“性解放”
·同是三八 — 背对丁玲
·我看红色文艺及其源头
·我看五四“新青年”(从胡兰成到萧军)
·我看五四“新女性”(从张爱玲到萧红)
·我看民运
·我看政治 
·闲话左右派 — 浅析党文化 
·朱蒙与陈独秀
·谁是汉奸?(钱钟书—鲁迅—汪精卫)
·千家驹见证因果报应与人间奇迹
·韩寒和清水君一样与鲁迅如同水火
·韩寒与廖祖笙的幸运与不幸
·被鲁迅们颠倒的价值观及其恶果
· “最大骗局”是鲁迅 - 韩寒也是受害者
·就鲁迅致网友
女性系列
·鹏程万里?
·两情若是长久时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生我材必有用

   “除了西话外,我别的都是东方的”,这是我对自己的评价。当时我造此句是想针对有关宋美龄完全西化了,除了相貌是东方的一说。遗憾的是我一再发现,我的中文确实有限,文章总要引起误解,比如此句中的“西话”一词被读者(还是一位编辑)当成“西化”的笔误并加以修改,而我的原意是我擅长使用西方话语,但我体现和表达的是东方文化。

   也因此我一走上中文网站,就不可避免地成了倒鲁(迅)批胡(适)的传统派。刚回应了一鲁迅迷的责骂,又收读一胡适派的训斥:“你没有读太多的中国书却偏要鼓吹中国文化,没有见过佛祖上帝,却偏要鼓吹佛祖上帝,我觉得很不对头。”这是信中最悦耳的一句话。

   我确实没读太多的中国书,但读的都是好书,比如我爱读李白和杜甫。李白求道,其潇洒豁达令我景仰,杜甫信佛,其宽厚仁慈让我赞叹。我当然宁可学李白和杜甫,而不屑去读鲁迅和胡适,更不愿和他们俩的崇拜者争辩。

   神灭论或曰唯物论和有神论或曰唯心论之争在古今中外由来已久。韩愈要等到韩湘子给他的预言诗应验了才能有所觉悟。我非八仙,不能度人,只想被度。我反共就因其鼓吹暴力论和无神论。这位训斥我的大陆同行虽然反共,但不知为何。既然他如此自以为是,那就各走各的路吧。不过,他的信发我深省,毕竟杨振宁等中共的大红人也在鼓吹中华文化。最可笑的是杨振宁对《易经》的批判,要知道孔子最推崇的书就是《易经》,而孔子是中华文化(儒释道)的顶梁柱儒家的宗师,凭此就可以想见杨振宁们发表的文化宣言与中华文化相去甚远。我不明白杨振宁们怎能视中共一直在大革中华文化之命而不见!所以,我更有必要站出来鼓吹中华文化,因为我指的中华文化是以法轮功为代表的传统文化!而我也不能因为余秋雨曾笔诛胡适,就不提胡适的过错。

   为了对读者负责,我在公开批判五四人时,曾专门把我的看法加以考证,确认中国人包括我都大受五四人的负面影响,尤其是鲁迅和胡适对中国文化(儒释道)的破坏。中国文化的神奇就在于用孔子的话来说“唯天为大”。不知敬天的人不可能洞察其中的奥秘,鲁迅和胡适却自恃留过洋而敢管窥蠡测。我怀疑以他们俩为首的五四男人不敢向自己的母亲争取婚姻自主权,而把对婚姻的不满和自己的无能发泄在所谓的“封建礼教”上。他们的一系列主张比如胡适要“打倒孔家店”,鲁迅要废除汉语文字,实在无法赢得我的敬重,因为我深受其害,否则,我这个在大陆上了十五年学的中国人不会觉得古文比外文难。中共岂止简化了汉字,真的是从各个方面破坏了文化。古字的“進”意味着越走越佳,被中共简化成“进”,真可谓一走就落入了死井。

   然而中国文化的神奇还在于,虽然我刚到德国时对儒释道一窍不通,唯独脑袋里装了些古诗,口袋里有本《红楼梦》,但十多年下来身在西洋的我非但没被西化,相反,随着阅历的增长东方味越来越浓。这当然不仅仅归功于我一到德国就爱上了《道德经》。

   我还是小姑娘时就觉得人生很没意思,就曾想如何自杀,无奈想不出好方法。我妈对此表示,再大的人物死了,地球都照样转,更何况我。于是,我想既然死活都没意思,那还是活着吧,或许还能搞清死活的意义。我妈因中共上台而家破失学,但她曾就读成都的女中,爱好古诗,我74年回到父母身边时,家里除了单位发的毛选外只有古诗可读。是我妈教会了我第一首古诗,也是她第一次对我提起李白,虽然我妈在中共的暴政下活得一点不潇洒,思想极其僵化。然而仔细想来中国文化就是通过我妈对古诗的兴趣传给了我。

   93年我发表了第一本德文诗集后应邀参加过一场脱口秀,电视节目的主持人请我给观众朗诵了一首德文诗后,还想听一首中文诗,我脱口而出的不是我自己的诗,而是李白的《静夜思》: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无疑这是一首思乡诗,但李白思念的故乡肯定和我一样不在人间。是李白教会了我“天生我材必有用”,树立了我对天的信心和敬仰。这句话简直可以说是我的护身符,如果我不信天命,肯定真的自杀了,因为吃喝玩乐、谈情说爱、功名利禄等等都让我倍感空虚。

   就是说,我很幸运遇上了李白,而鲁迅和胡适恰恰破坏了中国人对天的信仰。而我因为读李白杜甫,敬天畏神,心怀谦悲,到处都能看到遭鲁胡诋毁的神灵的显现。就说能在网上读到的廖亦武对一位百岁老和尚灯宽的采访吧!廖亦武本人也持无神论,但比鲁迅胡适敏感。

   灯宽就足以印证中共对中国文化的大肆破坏史无前例。用灯宽的话说,“明朝苛政严刑,东厂和锦衣卫遍及天下,可废帝仍能乘乱藏身于古寺;而如今,一个与世无争的老和尚,却想躲也躲不开……”

   中共夺权后,马上把这位虔诚的佛教徒打成大地主,他主持的光严禅院之头号镇寺佛宝—明太祖朱元璋的幺叔在密宗中修成正果、盘膝圆寂后留下的历550余年不腐的肉身也被捣毁!

   文中讲道:那个民兵连长,用日本三八刺刀捅悟空祖师肉身,头一刀戳在胯根,几个月后,也就在胯根,在同一个地方,生了一个大疮,奇臭,并且越烂越深。求遍天下名医,没治,整个下身烂掉了,人也死得很难受。又过了几年,连长的老婆娃娃也接二连三地死,最后包括亲戚舅子都死光了,绝户了。

   我痛惜灯宽没有在民兵连长行恶时警告他,相反,他在听说此恶人遭报后,出于怜悯为他们念超生经,这自然会把孽报转到自己身上。修佛之人必须“戒嗔,戒怒,戒怨”,但在恶人行恶和遭报时不能怜悯,否则,如何体现善恶必报这个天理?灯宽还居然供奉邓小平,因为是邓上台后,他才得以重回早已破败不堪的佛庙。唉!

   我庆幸我当初虽想出家,结果出了国。即使是灯宽这样一心向善修佛的老和尚也在共魔的干扰下忘掉了修炼的要领,“党天下”的佛庙当然只能是有名无实。而我却在德国得以了解中国文化,尤其是佛道两家和西方宗教的来龙去脉。当然我最高兴的是我不用出家,就能修炼法轮佛法。在古代诗人中岂止李白和杜甫是修炼人?我能步他们的后尘也算是一种缘分吧,虽然我的中文诗不能和他们的相比:

   言寺

   1

   神明有信肉眼不见只要向往天目会见

   2

   不可见的我能见到并以微笑显在人间

   2004年初秋于科隆大教堂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