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我看政治 ]
徐沛文集
·反共与反华
·中共花瓶
·罪有应得
·因六四而反共
·以不同的方式抵抗红祸
·英雄何其多?— 林立果不是唯一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和女囚
·人各有命—也谈流亡
·一甲子红牢 四代人抗争
·没有柏林墙的冷战
·“一虎八奶”
陈独秀李大钊和鲁迅胡适等五四狂人
乃五四“新文化”及中共党文化的奠基石
·女人之见 - 挡道的鲁迅
·再别鲁迅
·不比鲁迅
·杨绛和鲁迅
·鲁迅解药
·鲁迅天敌
·主攻鲁迅
·李登辉和鲁迅
·清水君之冤、虹影之光彩与鲁迅之罪
·谁有鲁迅遗风? — 评比曹长青和高行健
·鲁迅害了几代人?— 从“阳光男孩”说起
·不忘清水君等仁人志士
·女性认识—针对胡适
·就辞评委和批胡适的答复
·我看五四
·五四后果:女“性解放”
·同是三八 — 背对丁玲
·我看红色文艺及其源头
·我看五四“新青年”(从胡兰成到萧军)
·我看五四“新女性”(从张爱玲到萧红)
·我看民运
·我看政治 
·闲话左右派 — 浅析党文化 
·朱蒙与陈独秀
·谁是汉奸?(钱钟书—鲁迅—汪精卫)
·千家驹见证因果报应与人间奇迹
·韩寒和清水君一样与鲁迅如同水火
·韩寒与廖祖笙的幸运与不幸
·被鲁迅们颠倒的价值观及其恶果
· “最大骗局”是鲁迅 - 韩寒也是受害者
·就鲁迅致网友
女性系列
·鹏程万里?
·两情若是长久时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看政治 

   1政治沦为枷锁

   政治这个词我猜想也是五四前后才引进汉语的现代词。在汉语语境里这是一个难以给人带来美好联想的词。在大陆当学生时,我最反感的课就叫政治,最头疼的是考政治,而政治却作为德育被排在别的学科之前。我无论如何费劲,都无法理解中共灌输我们的那一套马列术语。所以我每次上课都开小差,每次考试都死记,因为怕考政治,我连研究生都不敢报考。

   但留学德国后,我才发现政治本来是一门学问,是管理国家的艺术。涉及一个国家的内政外交事务的措施才属政治的范围。我痛惜中共以政治的名义赤化国民给我们造成的严重偏见。在此我只想凭我保存下来的政治试卷展示中共如何滥用政权,从小就强加于我们的思想枷锁,或许读者能从中认识到自己是否因此受害。

   一张为初二、初三共用的政治半期考试题中问,“为什么说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和社会主义的必然胜利都是不可避免的?”一张初三政治试卷上有填空题为: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斗争的基本形式有三种,即(经济斗争、政治斗争)和(理论斗争)。(政治斗争)是中心,(武装斗争)是最高形式。问答题中有“为什么说党的领导是无产阶级革命事业胜利的根本保证?”和“为什么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另一张初三政治试卷则问“为什么说实现四个现代化是当前最大的政治?”

   24年后的今天,面对这些试卷,我可以发笑,但作为初中生的我却必须交卷。我死记硬背下来的最后一个问题的正确答案为:国家的巩固,社会的安定,人民物质文化生活的改善,最终都取决于四个现代化建设的成功,取决于生产的发展。因此实现四个现代化是当前最大的政治。

   邓小平的“四个现代化”在1980年就成了“最大的政治”,套在了全国人民,包括我这个初中生的头上。可惜没有被邓小平投进监狱的任畹町们要求的人权和魏京生们要求的民主,一切都只能畸形发展。中共国虽至今未实现四个现代化,但毫无疑问,“最大的政治”已经变成了江泽民的“三个代表”!

   高二政治半期试题的内容同样令人啼笑皆非。填空题中有:

   马克思主义哲学产生以前(唯物主义)和(辩证法)常常是脱节的,直到马克思、恩格斯创立了(辩证唯物主义)才把(辩证法)和(唯物主义)有机地结合起来,使之成为唯一科学的(世界观)。问答题中则有,什么是辩证唯物主义?

   作为高二的学生我为考试而背下的标准答案是:辩证唯物主义是关于自然界、人类社会和思维发展的最一般规律的科学。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是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强大思想武器。它概况了自然科学的最新材料,总结了无产阶级斗争的革命经验。它对世界的看法既是唯物的,又是辩证的,因而是科学的。它的科学性为自然科学和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所证实。它不仅具有科学性,而且具有高度的革命性。

   我有幸能在德国大学获知马克思主义在西方哲学中虽算一家之说,但从问世起就一直受到有识之士的抵抗。马克思的革命性是显而易见的,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等代表的无产阶级用马克思提供的强大思想武器革了亿万无辜者的生命,没有哪一位哲学家有如此影响力,因而马克思在我眼里也只能算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革命家,而非哲学家。哲学在西方的原意为对“智慧的爱”。马克思显然没有对智慧的爱,而是对世界的恨。因为他不能尽一个哲学工作者之力合理地解释自然界、人类社会和思维,但却敢狂妄自大,蔑视上帝,号召暴力革命!1989年共产阵营的全面崩溃更进一步用事实证明了马克思主义的不科学性。然而中共却为了维持其政权至今还使用这样的思想武器来毒害和迫害中华儿女。

   我虽从小就被灌输上述歪理邪说,但却几乎未受影响,大概因我天生就是反革命分子吧!我只接受我能理解的道理,假大空的中共指导思想及其方针政策只能左耳进,右耳出。如果没有手中的试卷我一点儿不记得我曾经还能背诵什么是辩证唯物主义。更不曾象中共一样奉其为唯一科学的世界观。相反,我一直持有神论的世界观,装进我脑袋里的不是什么“最大的政治”,而是“天无绝人之路,只有人绝于天”,“天命无常,惟德是从”,“与其苛求人,不如祁求神”之类的民谚俗语。所以,我很高兴获知大陆的有识之士已在提倡教导孩子们读经。祖宗们世代相传的“曰仁义,礼智信,此五常,不容紊……”的三字经等朗朗上口的经典一定能有助我们的下一代免受中共的“精神污染”和“精神控制”。

   2政治变成棍棒

   我到德国后纠正了因中共而造成的对政治的偏见,但因我无心从政,对政治还象过去一样不感兴趣。不过因为我从文,读过一些有关政治的著作,也接触过德国政界要人,包括现任首相,因为他们会以私人身分出席我也参加的文化活动。他们没有官腔,说的都是人话。从政与从文在当下的德国是和而不同的生活方式。有时我也会收到他们为了竞选举行的公开讲演的邀请。过去,我从无暇顾及,但今年我特意去参加了德国总统换届时女候选人政治学教授施婉(Gesine Schwan)的一场题为“政治和信任”的报告会。她的讲演结束后,我还有机会发言,指出在共产专制下,政治恰巧与信任不沾边,而是沦为了政府用来对人民实行全面奴役的枷锁和棍棒。我对满大厅的听众讲述了中共对有自己的头脑和信仰的国民所进行的政治迫害。而我则因反对迫害而成了流亡作家。我感谢她的讲演证实政治本来是为民服务的一种方式,祝愿她能如愿获选,并希望她能关注在中共国进行的政治迫害。

   我自己则是从2002年初在大陆目睹了中共对法轮功的宣传攻势并接触到一对法轮功学员后,回到德国才开始拜读法轮功的经书和走访法轮功学员。几个月后我正式公开抗议中共对法轮功施行的政治迫害,并在2003年起为中文网提供稿件。我17岁起便以外文为业,在“党天下”打下的中文底子很薄,在过去的二十个月里,我克服各种障碍讲述了我作为一个以中国文人自律的作家对中国五四以来的中共历史和现状的看法,尤其是对法轮功的认识。对我来说,法轮功是千载难逢的修炼大法,我如获至宝,乐于把它介绍给读者,希望能以此救人之命。

   没想到我上网发表文章后,便收到不同的法轮功学员的劝告,他们的主要意思是我不该以法轮功学员的名义发表反共文章,觉得我的文章给法轮功造成不良影响。我知道各个阶层都有法轮功学员,很多人是因为祛病健身而炼法轮功,包括不少中共党员以及官员。我不要求他们反共,但也拒绝接受他们的意见,因为我和他们一样没有“搞政治”,但不象他们一样只限于反迫害。

   我因为自愿在修炼“真善忍”,只好一一答复加以解释:我“六四”后就反共,否则,我或许还不会对中共丑化的法轮功感兴趣,我炼功来性命双修,我个人的反共立场则一如既往。我可不是在以学员的身份发表文章,而是在以作家的身份讲我对大家关心的人事物尤其是法轮功的看法。

   当一位匿名网友大概因我对他推崇的什么院不感兴趣而发表一篇怒斥我的檄文后,前来向我提建议的法轮功学员更多。我历来追求清高,但并非傲慢之人,既然如此,我写好文章就尽可能地发给他们征求意见并一再作答表示:接受批评对我来说从小就不难,当然我只接受我认识到的意见。人正不怕影子斜!谢谢来件,你说多重,我不在乎,有用就好,但重复你对我文章的看法没用,各人有各人的想法、写法和读法,不可能统一,也无须辩论。我只能按照我的思路写文章。而且我想我的读者很有限,我也不认为存在“太高”的问题,只要在文章中能讲得通就行。你的心意我领了,可惜我只能走自己的路。我还笑说我象文坛中的仙人掌……

   然而还是不能避免我收到如下要求:

   徐沛:您好!>>我们知道,法轮功一直坚守不参与政治的原则。考虑到读者对我们网站文章的解读, >您的投稿能否略作两处小的改动再发表?如删除>>倒数第四段:“或曰民运”>最后一段:“那么中共国就会很快崩溃,”>>盼示。>>谢谢!>>大纪元值班编辑

   我很佩服这些创办大纪元的法轮功学员。他们为了弘扬“真善忍”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在业余时间办出如此纯正的报纸和网站,这本身就是法轮功创造的奇迹。当然,大纪元不等同于法轮功,也不代表法轮功。因为法轮功本身只是修炼,只有师父传授的功法才是法轮功。而我与这些学员的出发点显然不同,过去我们有如井水与河水,各行其事,但这次我想躲避都不行,所以我只好声明:

   “我看民运”已发给一系列人征求意见,每字都符合我的修炼层次。因为我注明是维权征文,所以文中提及的洪哲胜表示等大纪元首发后,他的“民主通讯”再转载。网站负责人不登,岂非剥夺我的参赛权?这也就是我这次忍无可忍的原因!

   尊重他人的发言权,是连常人都该具备的人文素质!任何学员都不要自以为只有他才在为大法负责,想以此名义扼杀他人的声音绝对不符合法理!“我看民运”是徐沛的署名文章,表达徐沛的政治观点,我不奢望学员接受我的意见,更不想和你们就此争辩,但坚决反对任何人以任何借口剥夺我的发言权。

   请尊重我自己作主的权利,不要把你们的意见强加于人,全文照登“我看民运”吧!

   我的措辞很严厉,没有商量余地,然而还是阻挡不了一位编辑费钱费时打来国际长途。我当时正在修改一篇德文稿,实在不愿和她“辩无胜”,但她却一定要好心地转达说我的坏话,试图以此改变我的观点。我从不介意谁说我什么,但我实在不习惯被迫辩论,最终咆哮如雷挂断电话。(这恰巧证明我如她所说不象一个法轮功学员!)

   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经五年,只要有点头脑的人都知道,法轮功学员被迫挺身而出只是为了捍卫人权,而不是为了夺取政权。法轮功是修炼大法,不是政治组织,更不是什么义和团。但我以为任何人只要勇于维护天赋人权,就不知不觉地介入了民运, 因为民运的实质就是捍卫被中共剥夺的言论、信仰自由等等人权。即使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不认为他们和民运有关,但他们在争取言论和信仰自由,却是有目共睹的事实。

   我可以理解法轮功学员作为修炼人,无论如何遭受迫害,都坚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只反迫害,而不反共,但无法接受那些编辑因为“政治”的顾虑而剥夺我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利。我可以成功地破除中共的枷锁,当然也不愿意看到政治这个中共用来害人的棍棒,间接地经受害者之手发生作用。

   多谢这一棒,让我打写出这段文字,以揭露中共利用“政治”毒害和迫害国民,以及大众因此而产生的政治恐惧。作为中国人想不涉及政治都不行,因为政治会以各种方式找上门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