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走马观花(杨曦光=杨小凯)]
徐沛文集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共产党是制造民族分裂的罪魁祸首
·一本西藏画册
·愿当藏人
·生在藏区
·致达赖喇嘛的公开信
·汉藏本一家
·从西藏被“汉化”谈起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首届藏汉对话
·不自由毋宁死   — 为焚身的藏民而作
·达赖喇嘛与中华民国
·用心眼看西藏
·笑迎热比娅
·可敬的热比娅与可悲的白岩松
·与流亡藏人对话
·致藏族同胞 —谈“中间道路”
今生乐做中国人
·今生乐做中国人
·不同的文化 相似的智慧
·被“圈养”的铁凝
· 宋氏三姐妹与浦氏三姐妹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囚徒
·关不住的中国精神 从思想牢笼到监狱
·洋人与我
抵制共特伪类
·宋庆龄与史沫特莱
·高瞻远瞩
·走马观花(刘荻-刘衡)
·异议五毛—不锈钢老鼠刘荻
·关于雪峰
·鉴别真伪—认清《多维》
·漫话“共特”、民运、“六四”以及法轮功
·谁是共特?
·笑谈共特
·回敬韦石—再谈共特
·有人盗用徐沛名义
·我笔写我心 — 想起赵达功
·谁有“毛”病?(袁红冰—刘路)
·走马观花(余杰-老舍)
·解读艺术家严正学的狱外新作
·共产囚徒种种 — 响应唐柏桥声援力虹
·余杰和丁子霖之我见
·先父与《金陵春梦》
·回头看三毛
·透视琼瑶现象
·“七君子”的真相
·以廖天琪与吴弘达为戒
·曾节明终于自暴其丑
·廖亦武必须当心
当心小毛泽东
·在比较中鉴别真伪—看穿刘晓波的过程
·刘晓波是诗人吗?
·没有正义的和平是中共的河蟹
·为了和平的炸药 — 屠龙者毕尔曼
·白梅笑傲刘无敌
·白梅笑傲刘太监
·白梅笑傲刘无常
·白梅笑傲刘影帝
·白梅笑傲败类刘
·刘晓波与共特
·因“诺奖门”致一刘晓波拥趸
·写给草泥马
·红牢囚徒与独立笔会
·无名英雄与无耻之徒
·哈维尔的人生荒诞剧
他山之玉
·为什么汪红雨认为刘晓波是个共特?
·唐柏桥驳斥一刘晓波拥趸
·不与刘晓波为伍的万之(陈迈平)
·索尔仁尼琴:莫要靠谎言过日子
·刘晓波有敌人的证据
·当心劣迹斑斑的余杰
·李建军评莫言的《檀香刑》
·“帝国应该分裂”还是“中共该解体”?
·批评廖亦武的好文
·陈迈平因莫言答廖亦武
·转发:“请推倒中国的柏林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走马观花(杨曦光=杨小凯)

   

   当杨曦光在文革中写出“中国向何处去?”,为“造反派”指出革命方向而声名大躁时,我还正在牙牙学语。当昔日的革命小将成为受人尊敬的经济专家杨小凯撒手人寰后,我这个文革中生的晚辈才有幸拜读他留给世人的心得体会。

   面对文革名篇“中国向何处去?”,我只能感叹一个人读什么,他就是什么。“新社会”的同龄人杨小凯生长在中共知识分子家庭,就读的是革干子女云集的学校,虽然他父母在文革前已被打成“走资派”,他也因此成了“狗崽子”。以他为代表的马列红朝的第一代青年从小耳濡目染的不是中国传统,而是中共传统。在大家都学马恩列斯毛的所谓社会主义社会没人信奉“仁义理智信”。这批“新社会”培养出来的第一代中华儿女,无论男女、派别和阶层都敢动手革人性命实在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诱导的恶果,在中华大地上确实史无前例。

   在这样的革命高潮中,杨小凯的思想再出众,也只能发扬革命理论,写出革命文章,并积极参与革命。但荒唐的是这位有独到见解的革命小将却被中共宣判为“反革命分子”。他没能在中国创立巴黎公社,却被中共关进巴士底狱。因中共不相信此文出自还是中学生的杨小凯之手,大肆追查“黑手”,他的父母首当其冲,遭到迫害,母亲因此自杀。

   我有幸晚生17年,即使如此也得“忆苦思甜”,也只有革命样板可看,也得学马列毒(读)物。好在带我的保姆等“旧社会”过来的人多信因果报应,我受他们影响,敬神畏天,对革命精神有本能的防御力。何况当我长到杨小凯们有理造反的年龄时,饱尝革命滋味的大哥大姐已在“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下明白了一些做人的道理,写出了伤痕文和朦胧诗……如果说六十年代的青年被迫造反搞革命斗争的话,八十年代的青年则乐得恋爱搞自我奋斗。其时为挽救即将崩溃的经济,中共也已被迫打开国门。

   因此,杨小凯第一次接触基督徒是在中共监狱,而我是在外语学院。我虽拜读圣经,也大获其益,但没成为基督徒,是因为我心中有佛。杨小凯2002年底所写的“我认识基督教的三个过程”既记录了一个被中共用马列毛割断了文化根(儒释道)或曰神根的中国人寻根的艰辛路程,也让人看到在中共摧毁中国传统文化后不少中国知识分子在认同西方的现代文明时忽略了古老的东方文化。

   杨小凯认为只有基督教才讲地狱天堂,其实儒释道中的释教也含相同内容。而且这位经济学教授在谈宗教时也不离本行。然而宗教的本意是让信徒重返天国,而非用来发展经济、实行宪政。毫无疑问,基督教确实给西方国家提供了道德规范,可惜这些国家在法国大革命前所实行的政教合一让无数布鲁诺蒙难,而它的唯我独尊不仅引发数次战争,也让犹太教信徒等倍受歧视。相反,在中共夺权前,世俗社会虽“独尊儒术”,即用儒教规范人们的伦理道德,并以对其经典的掌握程度为榜上有名与否的标准,但释道等象基督教一样涉及灵界的宗教却一样有其活动空间,并在绝大多数时间都能和睦相处。就是说老百姓有选择信仰的自由,所以,陶渊明等可以时而入仕时而隐居,王维等可既当大官又当居士。简言之,遵守孔孟之道的皇帝和士大夫多求道信佛,也怕地狱……总之,只要深入了解东西方历史不难看出,华夏文明一点不亚于西方文明,相反,有容乃大,博大精深。

   杨小凯所说的“我们中国人信的历史唯物论”是五四人引进中国的外来邪说,是马列意识形态下的产物,而非中国信仰。长期研究大陆经济的台湾专家马凯也发现“社会主义信奉的唯物史观不但非常肤浅,更将中国传统思想与宗教摧毁殆尽,一旦共产主义屈服于资本主义后,没有规范,失掉道德的大陆人民会变成一群禽兽……”

   孔子在中国历史上扮演的绝不是杨小凯想象的“顾问”角色。五四前,孔庙或曰文庙遍布全国,也象教堂一样神圣。孔子故乡曲阜的孔庙距今已近2500年,庄严肃穆,无与伦比。“子曰”也是圣旨。而事实上,“子曰”都是真知。比如,听其言观其行。只用这一句话就能检验出中共说一套,做一套,和骗子无异。

   我十分赞成杨小凯在他的“文化革命又来了”中所说“中国当局对法轮功的政治迫害超过文革的政治迫害。”但他的观点“对政敌的残酷迫害是共产党政权难以稳定,不断造成动乱的根本原因。”(“牛鬼蛇神录”)值得商榷,因为象法轮功这样没有政治诉求,只讲修身养性的功法,也被当成政敌受到残酷镇压。依我之见中共的本质决定其必须搞革命斗争,不革人命就不是共产党,换言之,共产党政权不可能稳定,只能边高喊“稳定压倒一切”的口号边不断造成动乱。

   杨小凯也曾和我一样相信“旧社会把人变成鬼”的中共谎言。多亏他亲笔提供的“新社会”把人变成牛鬼蛇神的历史见证,揭露了中共对文革历史的歪曲。感谢他的文集,我得以搞清对文革的一系列疑问。无论作为在大陆的革命青年,还是在海外的经济专家,杨小凯都不愧为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先行者。而他的思想也已达到灵界的高度,这在他的同代大陆知识分子中极为少见,因为他们从小被灌输的历史唯物论阻碍人们进一步思考人生目的。

   杨小凯有望获诺贝尔奖,却英年早逝,而各方的好评与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尚在世就已背上了“巨大的成就,渺小的人格”的恶名形成一大对比。依古训,一个人的品德比才能重要。再有才但缺德的人还是只能算小人,而杨小凯无疑是当今中国人中德才兼备的君子。

   遗憾的是,杨小凯无缘象他的同行台大经济学教授叶淑贞一样通过修炼法轮大法而死里逃生。叶淑贞在炼法轮功前一天要注射两次胰岛素,所以她对媒体说“大法使我下滑的生命转而向上走,使枯萎的人生转而欣欣向荣。”因为她的推荐,张清溪等一系列台湾教授都成了法轮功学员。这其中也包括炼了二十多年道家功的马凯。

   我这个过去只关心自己和历史的作家,也是因为炼了法轮功后才有精力关心他人和时事。多谢众多的悼念文章让我注意到杨小凯其人其文。可惜太晚,我失去了与他探讨圣经中的启示录之现实意义的机会。

   天不妒英才,但天命难违,要想改变天命,只有修炼大法,这是我今生的心得体会。但愿同胞们能象杨小凯一样摆脱中共意识形态,超越三维空间,踏上寻找神根的旅途。

   2004年夏于莱茵河畔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