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走马观花(茉莉-莫言)]
徐沛文集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共产党是制造民族分裂的罪魁祸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走马观花(茉莉-莫言)

   送客上车,一出门就见一对男女当街狂吻,大人们见惯不惊沉默不语,唯那位来德国度暑假的突尼斯少年惊诧后嘲笑说,这倆真象猴子。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我觉得孺子可教,便接过话头说,不信神的人相信他们是猴子变来的,所以到头来就会象猴子一样目中无人。我信神,知道人得听命于神,得遵守道德规范,否则就会遭报应……

   独自回家后继续在网上寻找茉莉作品。感谢几位男性读者对茉莉的文攻,我才更加留心茉莉的芳香。看完几处茉莉文集后还专门要来她评高行健的大作。在我眼里茉莉是阴盛阳衰在中国文坛的又一佐证,因为她挑起了高行健们不愿承担的社会责任。对此我深表敬意。

   生活在中共专政下的茉莉和我一样本来都是不问马列的女人,但每一个有善心,讲道理的读书人都是独裁暴政的天敌,所以面对中共血腥镇压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时,我们都不约而同地呐喊起来。当她在故乡为此被捕入狱,亲身体会中共大牢的惨无人道时,我得以在异乡间接地认识中共的邪恶本质。我曾从外地赶去德国波鸿大学参加郑义和北明夫妇的报告会。郑义的广西吃人记,北明的历险逃亡记象六四屠杀一样用活生生的事例揭穿了中共的鬼把戏。

   六四屠杀后一位汉学家对我赞叹遇罗克的妹妹遇罗锦的先见之明。当初遇罗锦一到德国,就不肯再回大陆,非申报政治难民不可,让汉学家作为邀请者不能理解非常恼火。无疑这位曾受哥哥株连的女人对中共早已看透。可惜我至今不曾读到遇罗锦的血泪史。

   以六四为出发点,茉莉和我踏上了反共的不归路,但我们的着眼点不同。她的人权之旅可谓积极入世,而我的求道之路是在追求出世。虽然我曾一度投身于海外的民运,但很快从理论和实践中得出民主救不了中国,因为民主需要道德基础,而道德靠信仰维持。西方的民主与宗教密不可分,但五四和中共摧毁了中国人对神的信仰。况且中共也一直就在纸上大讲民主。中共上台前和上台后的表现已证明一个没有信仰,只讲主义的无神论党完全不可信任。一个没有理想,只问权利的民运人士在我眼里则比那些有理想的共产党员还要不可靠。

   六四后我改学哲学的原因不仅是想搞清马克思主义,更主要的是想回答人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八九年十月四号我在笔记中写到:人的一生是和人性的弱点抗衡斗争的一生。有人能意识到这点,有人无意识但也这样做了,有人却遗憾地让人性的弱点占了上锋。我相信向往真善美是人的天性,也是人们所崇尚的。但如何才能出污泥而不染呢?与此同时我也在这天写下了我的末世感。在人类社会里,有剥削就有斗争,有压迫就有反抗。如今人类肆意侵犯掠夺大自然,肯定会招来灭顶之灾。我既然有所知觉,就不得不寻找出路。于是我找来找去找到佛道两家。

   就是说我走的路与茉莉几无共同之处,但我们都有一颗求真向善的中国心,都在对抗中共这个华夏历史上最邪恶的政权,所以六四后第十四个年头会在互联网上照面。茉莉在为人权而写作,我在为天命而写作,她不信神,而我信神,这是我俩的最大区别,因此我会把同性恋当变态,拒绝认同,也导致我们对高行健等的不同看法。

   恰巧是因为从高行健的「我写作为的是自 己,不企图愉悦他人,也不企图改造世界或他人,因为我连我自己都改变不了。要紧的,对 我来说,只是我说了,写了,仅此而已。」「道家 与禅宗,我以为,体现了中国文化最纯粹的精神,……」等真心话的字里行间,我得出他也认识到自己的渺小和佛道两家是人类文化的精髓,所以我才觉得他高于茉莉推崇的鲁迅,沈从文,老舍等作家。遗憾的是高行健似乎不把禅宗的祖师达摩一枝芦苇渡江以及第六代传人慧能不识字但会作诗等特异功能(神迹)当真,不信神的人谈禅说道,就只能停留在字面上作文章,所以被虽不信神却有颗菩萨心的茉莉击中要害。

   我不仅信神,更崇尚祖先,视以文载道为文章的最高境界,所以既宣扬六道轮回,因果报应,又倡导返本归真,与人为善。同时我也一直有心与中共唱对台戏,还曾着手用中文写我的西游记“八九-七十二变”,只写了第一变“冷若冰霜”,简述了如何战胜色魔。可惜我想的多,做的少。直到我踏上故土透过“盛世”的表象看到潜伏在各个方面的末日危机,尤其是通过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我认识到法轮功是我在寻找的出路。

   茉莉赞赏的作家中也有令我惊叹的比如王力雄,但王小波却曾遭我和两位朋友的非议。在文友的推荐下,我曾读过他的一些作品,但看到这位海龟抬出罗素来攻击国内的特异功能后,我就将他撇在了一边。西方对特异功能的研究成果在每个书店都能找到,他在海外时大概太忙于攻学位了,这是很多海龟的通病,但一位好作家不该自以为是不懂装懂。更何况他只要调查研究一下或打开中国古书读一读,也不会犯主观臆断的错误。

   在茉莉批评的作家中则有我赞赏的龙应台。我很欢迎龙应台去大陆活动,包括占领市场,只要是火,即使是温吞火也会点亮独裁专政下同胞们心中的阴暗面。

   茉莉对莫言的剖析非常精辟。莫言不是唯一一个用文字宣泄阴暗心理的中国作家。这也是我赞赏龙应台的原因。共产主义不再为中共政权提供精神支柱后,民族主义或者说爱国主义便成了中共的救命稻草。莫言们的作品正好迎合了这种需求。其危害性必须予以揭露。

   对“党文化”的提法,我不赞成。在我眼里中共的那一套只能算非文化。如果说茉莉与此还有关系的话,那就是她接受了无神论,而传统的中国文化只讲有神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