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走马观花(张郎郎-柯云路)]
徐沛文集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走马观花(张郎郎-柯云路)

   

   第一次拜读张郎郎的作品是在六四屠城后。在大陆时我只是从小就本能地反感中共强加给每个学生的政治课,但我的思想境界还不足对中共那一套产生疑问。人到欧洲,尝到了自由的滋味,回头惊见六四,我才得知中共象坦克一样是个没有人性的暴力机器。张郎郎等人的文章算是我的启蒙读物,那以后,我见了绞肉机,就会想起中共,想起张郎郎披露的内幕。

   68年,张郎郎24岁时在北京因言获罪,被捕入狱,倍受摧残,成了各种批斗会的活靶子,差点就和与他同牢的遇罗克等人一样被活活地处死。他比我大22岁,这是34年后刘荻同样因言获罪在北京被捕入狱的年龄。我则有幸在22岁时离开“党的怀抱”,并因六四而改攻哲学,以解答我对中共,对人生,人类和世界等的种种困惑。

   张郎郎的一大罪状是他称毛泽东赠江青的七律为香艳诗。90年代初,当一位社科院研究生毕业的同胞在海涅大学食堂里提到这种说法时,我还不懂这首诗何以跟色情搭上边,等他略作解释后,我才明白。诗无达诂,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淫者见淫……仙人洞对我来说就是神仙的居住地,我喜欢这首毛诗,就因为它让我联想到“神仙传”等奇闻佚事。

   张郎郎式的读法让我先呆若木鸡,后思绪万端。90年代末,我还为此做了一篇文章,从“仙人洞”谈到舒婷的名诗“致橡树”,小议了一番女人的命运。江青之流引人入洞,坑人害己,舒婷们则希望以木棉之姿与橡树(丈夫)并肩而立,承受雨雪风霜……我则在东西方哲学和宗教里寻根问底后,看透了人生。人生就是苦难,只不过多少不同,表现不一,体会各异。人与人间彼此相克,没法沟通是正常现象。德国哲学家叔本华说,即使是处在同样的环境,人们也生活在各自的世界。西方哲学家中信奉上帝的不少,但叔本华则象个佛徒相信轮回。总之,我既不屑为洞,也不愿当树,而是信神信命,梦想出家,因为我确信通过修炼,能摆脱轮回,脱离苦难,重返天国。

   十多年后再读张郎郎,发现他依然如故,而我已今非昔比。张郎郎作为五四后,四五十年代生的读书人,在入狱前受的是苏共影响下的无神论教育,看的课外读物也多是苏联文学。他的文章透露出他对“留苏”还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忘了苏共是中共的老大哥,有不少苏毒就是靠“留苏”者传染给中共的。我佩服张郎郎能熬出中共地狱,并把经历写出来,助大家认清中共。他笔下的中共的“神仙”史则足以印证中共用马列主义掐断了中国文化的神根。

   这篇文章讲述了一位本来被医生断定活不了多久的老八路,因不治之症,进山投奔老道,打坐半年后便重获健康。受马列意识束缚的中共干部们,虽不“迷信”老道,但却目睹了奇迹,于是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老八路得以开办了第一家气功疗养院,自此老道的修炼方法以气功之名在“党天下”流传开来……

   我读后觉得很可悲,因为佛道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在中共夺权以前的各个朝代,从老百姓到皇帝或多或少都对佛道有所了解,也知道高僧老道有神通,能治病算命等。佛道两家的修炼方法不同,但都可以祛病健身,虽然修炼不是为了治病,而是为了重返天国,西方宗教也一样。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的文学艺术都满布佛道神的踪迹。文人名士大臣皇帝要么奉佛要么求道要么信神。美国和德国的现任总统也都以信神为荣。

   只有在“党天下”,这一切才被当成了“封建迷信”,遭到批判和打击。无神论者虽不信神,但会生病,在西医医不好了的时候,便会求助于中医甚至老道。“医者易也”,就是说中医和周易同样神奇玄妙。古代的名医,华佗等都是有神通的修炼人,他们的事迹在史书中都有详细记载。然而在马列政党的误导下,中医和气功的神根被置之不理,相反只接受枝叶,不拜老道为师,却由一窍不通的老八路搞出气功疗养院这样的怪物。尽管如此,老百姓却得以接触到一点传统文化,知道气功可以治病,虽然谁也不解其中奥秘,让骗子得以大显身手。

   我热爱中国文化,热衷于修身养性。很多当代名人我都无暇顾及,但张郎郎提到的柯云路倒是这些年里我读过的一位中国作家,因为他也对气功感兴趣,而气功就是修炼的现代名称,气功师就是有神通的修炼人。我曾专程赶去法兰克福拜见一位来自中国的气功师,可惜他连老八路都不如,事后,我还撰文加以揭露。

   张朗郎则揭露了几个为中共元老治病而身价百倍的气功师。这些名气功师还口出能灭大兴安岭火之类的狂言。严新等有特异功能是公认的事实。但真正的修炼人是不得把自己的神通(特异功能)用来谋取名利的。有个古代笑话讲一位本来可以穿墙的崂山道士因在世人面前逞能,结果丧失神通,当众被墙撞了个大包。这个笑话的现代版就是这些名气功师!

   张朗郎了解中共的“神仙”史,但不知中国的神仙史,也不识法轮功,所以把它和伪气功相提并论。想来张郎郎撰此文时,江泽民刚开始镇压法轮功,如今几年过去了,法轮功既未象一贯道也不象六四一样被中共用暴力压垮,相反弘扬世界。法轮功代表了中国文化,世界上也没有比它更神奇的修炼方法。

   但愿张郎郎能够彻底抛弃马列意识,重新认识中国文化,如能修炼法轮功,则可摆脱疾病,有不少法轮功学员是因不治之症才开始了解法轮功而获得了新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