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走马观花(张郎郎-柯云路)]
徐沛文集
·情报与色狼-高瑜之我见
·乐见“德国自干五”
真理需要捍卫
·从江泽民拜佛谈起
·天天踩江 踩出新天
·当心共特
·高秀敏是遭了恶报
·回应张耀杰—透视方舟子
·笑话《十评法轮功》
·棒喝东海一枭 — 浅谈法轮大法
·在德国与胡锦涛唱对台戏
·难忘清水君 — 致博讯主编
·狼的“共”性与李敖个“性”
·英雄广场
·敬告华人 — 为蒋彦永,为清水君,为无名氏,更为自己
·草庵居士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辛灏年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袁红冰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在德国科隆炼法轮功
·在科隆大教堂前传达心声
·给绝症病患妻子的答复
·徐沛照片
我心中的大丈夫
·对照清水
·一别四年—致清水君
·每逢中秋倍思君— 黄金秋(清水君)被捕五周年
·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1)— 新华网给陈光诚定了十大罪名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2) — 谁在制造这样的人间悲剧?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3) — 以个人的名义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4)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5) — 何谓“计划生育”?
·以民运人士为荣 -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
·真相岂能掩盖?—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7) 
·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人生如梦—致高智晟
·欢迎高律师入川
·三人行- 写给七十年代生人
·就高智晟“悔罪”与郭国汀对谈
·我心中的大丈夫
·前仆后继—不忘高智晟
·清明祭奠谁? 
诗歌
·观新唐人新年晚会有感
·乐山大佛
·遥想故乡
·致清水君(黄金秋)
·答有情人
·追根
·贺胡紫薇
·白日鸳梦
·追思
·六四渣滓
·自嘲诗两首
·《目莲救母》现代版
·非情诗一首
·了结情债
争做中国人 不做中共奴
·共产主义探源
·中国人民站起来吧!-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三次集会上的发言
·请跟我来!-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四次集会上的发言
·郑重声明
·郑重声明(2)
·郑重声明(3)
·郑重声明(4)
·郑重声明(5)
·郑重声明(6)
·郑重声明(7)
·郑重声明(8)
·郑重声明(9)
·郑重声明(10)
·郑重声明(11)
·三退声明(12)
·郑重声明(13)
·郑重声明(14)
·郑重声明(15)
·郑重声明(16)
·郑重声明(17)
·郑重声明(18)
·郑重声明(19)
·您退了吗?
·庆祝百万华人告别中共
·庆祝两千万中华儿女“三退”
·借文献君 请君三退
·反共与反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走马观花(张郎郎-柯云路)

   

   第一次拜读张郎郎的作品是在六四屠城后。在大陆时我只是从小就本能地反感中共强加给每个学生的政治课,但我的思想境界还不足对中共那一套产生疑问。人到欧洲,尝到了自由的滋味,回头惊见六四,我才得知中共象坦克一样是个没有人性的暴力机器。张郎郎等人的文章算是我的启蒙读物,那以后,我见了绞肉机,就会想起中共,想起张郎郎披露的内幕。

   68年,张郎郎24岁时在北京因言获罪,被捕入狱,倍受摧残,成了各种批斗会的活靶子,差点就和与他同牢的遇罗克等人一样被活活地处死。他比我大22岁,这是34年后刘荻同样因言获罪在北京被捕入狱的年龄。我则有幸在22岁时离开“党的怀抱”,并因六四而改攻哲学,以解答我对中共,对人生,人类和世界等的种种困惑。

   张郎郎的一大罪状是他称毛泽东赠江青的七律为香艳诗。90年代初,当一位社科院研究生毕业的同胞在海涅大学食堂里提到这种说法时,我还不懂这首诗何以跟色情搭上边,等他略作解释后,我才明白。诗无达诂,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淫者见淫……仙人洞对我来说就是神仙的居住地,我喜欢这首毛诗,就因为它让我联想到“神仙传”等奇闻佚事。

   张郎郎式的读法让我先呆若木鸡,后思绪万端。90年代末,我还为此做了一篇文章,从“仙人洞”谈到舒婷的名诗“致橡树”,小议了一番女人的命运。江青之流引人入洞,坑人害己,舒婷们则希望以木棉之姿与橡树(丈夫)并肩而立,承受雨雪风霜……我则在东西方哲学和宗教里寻根问底后,看透了人生。人生就是苦难,只不过多少不同,表现不一,体会各异。人与人间彼此相克,没法沟通是正常现象。德国哲学家叔本华说,即使是处在同样的环境,人们也生活在各自的世界。西方哲学家中信奉上帝的不少,但叔本华则象个佛徒相信轮回。总之,我既不屑为洞,也不愿当树,而是信神信命,梦想出家,因为我确信通过修炼,能摆脱轮回,脱离苦难,重返天国。

   十多年后再读张郎郎,发现他依然如故,而我已今非昔比。张郎郎作为五四后,四五十年代生的读书人,在入狱前受的是苏共影响下的无神论教育,看的课外读物也多是苏联文学。他的文章透露出他对“留苏”还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忘了苏共是中共的老大哥,有不少苏毒就是靠“留苏”者传染给中共的。我佩服张郎郎能熬出中共地狱,并把经历写出来,助大家认清中共。他笔下的中共的“神仙”史则足以印证中共用马列主义掐断了中国文化的神根。

   这篇文章讲述了一位本来被医生断定活不了多久的老八路,因不治之症,进山投奔老道,打坐半年后便重获健康。受马列意识束缚的中共干部们,虽不“迷信”老道,但却目睹了奇迹,于是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老八路得以开办了第一家气功疗养院,自此老道的修炼方法以气功之名在“党天下”流传开来……

   我读后觉得很可悲,因为佛道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在中共夺权以前的各个朝代,从老百姓到皇帝或多或少都对佛道有所了解,也知道高僧老道有神通,能治病算命等。佛道两家的修炼方法不同,但都可以祛病健身,虽然修炼不是为了治病,而是为了重返天国,西方宗教也一样。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的文学艺术都满布佛道神的踪迹。文人名士大臣皇帝要么奉佛要么求道要么信神。美国和德国的现任总统也都以信神为荣。

   只有在“党天下”,这一切才被当成了“封建迷信”,遭到批判和打击。无神论者虽不信神,但会生病,在西医医不好了的时候,便会求助于中医甚至老道。“医者易也”,就是说中医和周易同样神奇玄妙。古代的名医,华佗等都是有神通的修炼人,他们的事迹在史书中都有详细记载。然而在马列政党的误导下,中医和气功的神根被置之不理,相反只接受枝叶,不拜老道为师,却由一窍不通的老八路搞出气功疗养院这样的怪物。尽管如此,老百姓却得以接触到一点传统文化,知道气功可以治病,虽然谁也不解其中奥秘,让骗子得以大显身手。

   我热爱中国文化,热衷于修身养性。很多当代名人我都无暇顾及,但张郎郎提到的柯云路倒是这些年里我读过的一位中国作家,因为他也对气功感兴趣,而气功就是修炼的现代名称,气功师就是有神通的修炼人。我曾专程赶去法兰克福拜见一位来自中国的气功师,可惜他连老八路都不如,事后,我还撰文加以揭露。

   张朗郎则揭露了几个为中共元老治病而身价百倍的气功师。这些名气功师还口出能灭大兴安岭火之类的狂言。严新等有特异功能是公认的事实。但真正的修炼人是不得把自己的神通(特异功能)用来谋取名利的。有个古代笑话讲一位本来可以穿墙的崂山道士因在世人面前逞能,结果丧失神通,当众被墙撞了个大包。这个笑话的现代版就是这些名气功师!

   张朗郎了解中共的“神仙”史,但不知中国的神仙史,也不识法轮功,所以把它和伪气功相提并论。想来张郎郎撰此文时,江泽民刚开始镇压法轮功,如今几年过去了,法轮功既未象一贯道也不象六四一样被中共用暴力压垮,相反弘扬世界。法轮功代表了中国文化,世界上也没有比它更神奇的修炼方法。

   但愿张郎郎能够彻底抛弃马列意识,重新认识中国文化,如能修炼法轮功,则可摆脱疾病,有不少法轮功学员是因不治之症才开始了解法轮功而获得了新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