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走马观花(张郎郎-柯云路)]
徐沛文集
·不同的文化 相似的智慧
·被“圈养”的铁凝
· 宋氏三姐妹与浦氏三姐妹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囚徒
·关不住的中国精神 从思想牢笼到监狱
·洋人与我
抵制共特伪类
·宋庆龄与史沫特莱
·高瞻远瞩
·走马观花(刘荻-刘衡)
·异议五毛—不锈钢老鼠刘荻
·关于雪峰
·鉴别真伪—认清《多维》
·漫话“共特”、民运、“六四”以及法轮功
·谁是共特?
·笑谈共特
·回敬韦石—再谈共特
·有人盗用徐沛名义
·我笔写我心 — 想起赵达功
·谁有“毛”病?(袁红冰—刘路)
·走马观花(余杰-老舍)
·解读艺术家严正学的狱外新作
·共产囚徒种种 — 响应唐柏桥声援力虹
·余杰和丁子霖之我见
·先父与《金陵春梦》
·回头看三毛
·透视琼瑶现象
·“七君子”的真相
·以廖天琪与吴弘达为戒
·曾节明终于自暴其丑
·廖亦武必须当心
当心小毛泽东
·在比较中鉴别真伪—看穿刘晓波的过程
·刘晓波是诗人吗?
·没有正义的和平是中共的河蟹
·为了和平的炸药 — 屠龙者毕尔曼
·白梅笑傲刘无敌
·白梅笑傲刘太监
·白梅笑傲刘无常
·白梅笑傲刘影帝
·白梅笑傲败类刘
·刘晓波与共特
·因“诺奖门”致一刘晓波拥趸
·写给草泥马
·红牢囚徒与独立笔会
·无名英雄与无耻之徒
·哈维尔的人生荒诞剧
他山之玉
·为什么汪红雨认为刘晓波是个共特?
·唐柏桥驳斥一刘晓波拥趸
·不与刘晓波为伍的万之(陈迈平)
·索尔仁尼琴:莫要靠谎言过日子
·刘晓波有敌人的证据
·当心劣迹斑斑的余杰
·李建军评莫言的《檀香刑》
·“帝国应该分裂”还是“中共该解体”?
·批评廖亦武的好文
·陈迈平因莫言答廖亦武
·转发:“请推倒中国的柏林墙!”
·推荐:和高行健結婚離婚
·推荐:台湾与大陆的区别
·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
·谁看神韵?
·韩连潮致造谣者
无耻的洋人
·无耻的洋人 (自序)
·美人计与沙博理(Sidney Shapiro)
·无耻的洋人史沫特莱、左尔格等
·见证鲁迅的洋徒弟顾彬
·共产喉舌与德国之声
·共党的老朋友施密特及其他五毛
·《天安门》的红色烙印
·透视共产“中国通”库恩
·无耻的洋人 — 萨马兰奇
·王安娜和“七君子”的报应
·毛泽东的洋鼓手斯诺及其他
·毛妾江青的洋知己维特克
· 与狼共舞的施罗德
·身在夏天心系梅花
·毁灭者卡尔· 马克思—专访略伍·孔拉德教授
·列侬(John Lennon)是什么星?
·关于魏茨泽克的真相
·点评“坑爹”的德文翻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走马观花(张郎郎-柯云路)

   

   第一次拜读张郎郎的作品是在六四屠城后。在大陆时我只是从小就本能地反感中共强加给每个学生的政治课,但我的思想境界还不足对中共那一套产生疑问。人到欧洲,尝到了自由的滋味,回头惊见六四,我才得知中共象坦克一样是个没有人性的暴力机器。张郎郎等人的文章算是我的启蒙读物,那以后,我见了绞肉机,就会想起中共,想起张郎郎披露的内幕。

   68年,张郎郎24岁时在北京因言获罪,被捕入狱,倍受摧残,成了各种批斗会的活靶子,差点就和与他同牢的遇罗克等人一样被活活地处死。他比我大22岁,这是34年后刘荻同样因言获罪在北京被捕入狱的年龄。我则有幸在22岁时离开“党的怀抱”,并因六四而改攻哲学,以解答我对中共,对人生,人类和世界等的种种困惑。

   张郎郎的一大罪状是他称毛泽东赠江青的七律为香艳诗。90年代初,当一位社科院研究生毕业的同胞在海涅大学食堂里提到这种说法时,我还不懂这首诗何以跟色情搭上边,等他略作解释后,我才明白。诗无达诂,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淫者见淫……仙人洞对我来说就是神仙的居住地,我喜欢这首毛诗,就因为它让我联想到“神仙传”等奇闻佚事。

   张郎郎式的读法让我先呆若木鸡,后思绪万端。90年代末,我还为此做了一篇文章,从“仙人洞”谈到舒婷的名诗“致橡树”,小议了一番女人的命运。江青之流引人入洞,坑人害己,舒婷们则希望以木棉之姿与橡树(丈夫)并肩而立,承受雨雪风霜……我则在东西方哲学和宗教里寻根问底后,看透了人生。人生就是苦难,只不过多少不同,表现不一,体会各异。人与人间彼此相克,没法沟通是正常现象。德国哲学家叔本华说,即使是处在同样的环境,人们也生活在各自的世界。西方哲学家中信奉上帝的不少,但叔本华则象个佛徒相信轮回。总之,我既不屑为洞,也不愿当树,而是信神信命,梦想出家,因为我确信通过修炼,能摆脱轮回,脱离苦难,重返天国。

   十多年后再读张郎郎,发现他依然如故,而我已今非昔比。张郎郎作为五四后,四五十年代生的读书人,在入狱前受的是苏共影响下的无神论教育,看的课外读物也多是苏联文学。他的文章透露出他对“留苏”还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忘了苏共是中共的老大哥,有不少苏毒就是靠“留苏”者传染给中共的。我佩服张郎郎能熬出中共地狱,并把经历写出来,助大家认清中共。他笔下的中共的“神仙”史则足以印证中共用马列主义掐断了中国文化的神根。

   这篇文章讲述了一位本来被医生断定活不了多久的老八路,因不治之症,进山投奔老道,打坐半年后便重获健康。受马列意识束缚的中共干部们,虽不“迷信”老道,但却目睹了奇迹,于是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老八路得以开办了第一家气功疗养院,自此老道的修炼方法以气功之名在“党天下”流传开来……

   我读后觉得很可悲,因为佛道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在中共夺权以前的各个朝代,从老百姓到皇帝或多或少都对佛道有所了解,也知道高僧老道有神通,能治病算命等。佛道两家的修炼方法不同,但都可以祛病健身,虽然修炼不是为了治病,而是为了重返天国,西方宗教也一样。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的文学艺术都满布佛道神的踪迹。文人名士大臣皇帝要么奉佛要么求道要么信神。美国和德国的现任总统也都以信神为荣。

   只有在“党天下”,这一切才被当成了“封建迷信”,遭到批判和打击。无神论者虽不信神,但会生病,在西医医不好了的时候,便会求助于中医甚至老道。“医者易也”,就是说中医和周易同样神奇玄妙。古代的名医,华佗等都是有神通的修炼人,他们的事迹在史书中都有详细记载。然而在马列政党的误导下,中医和气功的神根被置之不理,相反只接受枝叶,不拜老道为师,却由一窍不通的老八路搞出气功疗养院这样的怪物。尽管如此,老百姓却得以接触到一点传统文化,知道气功可以治病,虽然谁也不解其中奥秘,让骗子得以大显身手。

   我热爱中国文化,热衷于修身养性。很多当代名人我都无暇顾及,但张郎郎提到的柯云路倒是这些年里我读过的一位中国作家,因为他也对气功感兴趣,而气功就是修炼的现代名称,气功师就是有神通的修炼人。我曾专程赶去法兰克福拜见一位来自中国的气功师,可惜他连老八路都不如,事后,我还撰文加以揭露。

   张朗郎则揭露了几个为中共元老治病而身价百倍的气功师。这些名气功师还口出能灭大兴安岭火之类的狂言。严新等有特异功能是公认的事实。但真正的修炼人是不得把自己的神通(特异功能)用来谋取名利的。有个古代笑话讲一位本来可以穿墙的崂山道士因在世人面前逞能,结果丧失神通,当众被墙撞了个大包。这个笑话的现代版就是这些名气功师!

   张朗郎了解中共的“神仙”史,但不知中国的神仙史,也不识法轮功,所以把它和伪气功相提并论。想来张郎郎撰此文时,江泽民刚开始镇压法轮功,如今几年过去了,法轮功既未象一贯道也不象六四一样被中共用暴力压垮,相反弘扬世界。法轮功代表了中国文化,世界上也没有比它更神奇的修炼方法。

   但愿张郎郎能够彻底抛弃马列意识,重新认识中国文化,如能修炼法轮功,则可摆脱疾病,有不少法轮功学员是因不治之症才开始了解法轮功而获得了新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