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文如其人,人如其文]
徐沛文集
·被鲁迅们颠倒的价值观及其恶果
· “最大骗局”是鲁迅 - 韩寒也是受害者
·就鲁迅致网友
女性系列
·鹏程万里?
·两情若是长久时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如其人,人如其文


    - 在德国华文报刊交流会上的发言
   
   
   

    我大名徐沛,小名沛儿,被《莱茵通信》错写成沛尔后,我没吭声,我不在乎虚名,只重讲真话道实情的权利和责任。
    我一直有心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要两耳不闻窗外事,象仙姑一样逍遥世外!1989年,共产党用坦克镇压了中国人民的正义呼声后,我第一次站出来抗议中共的暴政,和不少人一起不由自主地齐集波恩中共国大使馆前,也从此开始接触来自各地的华人,与同仁在应运而生的《莱茵通信》和《德国导报》上交流思想。
    从89六四以来,导报的老主编象兄长一样关心我在德国文化界的发展变化,竭力美化我的成果,有编辑读了他因我的诗集《悟空》的问世写的报道后,认为我收买了他,而事实上彭先生根本不受我影响,而我也不以他把我当新闻而乐,因为我崇尚古董,从九九年读了《中国的悲哀》-他的《转法轮》读后感后,我就在跟他闹世界观上的分歧,持续至今。彭先生揭批中共有功,对我认清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帮助不小,但他的身上也明显地带着共产党的烙印。
    这一次因为在我的海归之行中认识了法轮功,回德国后象过去一样把我的心得体会投给通信和导报,这两个留德华人的自由园地,岂知却因为我与编辑们对法轮功的不同看法,竟遭到前所未有的排斥,甚至被扣上了“传教”的高帽子。给持不同意见者加个莫须有的罪名,剥夺其人权,本来是中共的一惯伎俩。而现在这些口口声声讲民主,讲宽容的男子汉大丈夫却拿来剥夺我这个能以作家身份旅居德国的女人的发言权。可见中共对现代中国人的影响之大。中共的独裁政治和受其迫害和毒害的同胞,一个我过去逃避的现实又象六四惨案一样挡在了我的路上。
    我既然以悟空为榜样,那就只好又象六四血案后一样挺身而出。再一次站出来揭露这个对中华民族和中国传统文化犯下了滔天罪行的独裁政党。这就是今天我首次不请自到,专程赶来参加同胞们的交流会的原因。我非先知先觉,因为有亿万人比我先成为法轮功学员,跟在座的相比,我有太多的不足,但我自由,用彭先生的话说就是“没有任何意识形态的成见”。
    我以《转法轮》为师后的感想与彭先生的读后感迥然相反。中国的悲哀是,鸦片战争后,被欧美列强夺去了自信心,共产主义幽灵问世后,中国知识分子受其迷惑,挖断了自己的文化根,或者说信神心,中国历史上从天子到黎民百姓少有人不敬神不畏天!共产党用暴力夺取政权后,饱经各个整人运动尤其是文化大浩劫后,中国人失去了信人心,人与人之间失去了信任感。而我则保留了这三个信心。我坚信中国文化的优越,象先辈一样信奉神灵,也相信朋友,不愿怀疑别人,上了当后再说。
   
    我在大革中国文化命的武斗声中落地,由敬神怕鬼的保姆带大。我妈一家本是四川的富裕农民,我认识他们的时候,舅舅们都成了被共产党夺去了土地的穷光旦,靠我父母接济。他们虽然失去了财产,但没失去信仰,都热衷八字风水等。我大舅还以看相谋生。我长寿的外婆则是佛在心中。我第一次回国,主要就是看她,当时她已90多岁了,不能再劳动了,她对我说,她想去见阎王了,自己被人象佛像一样供起来是在造孽。文盲的外婆对我的影响让我受益至今。我在学校参加的各种政治运动,诸如学雷锋,学黄帅,对我都不坏,我既爱没事找事,又服理不服硬。除此之外,我还爱打破沙锅问到底。我的政治成绩最差,因为共产党的那套歪理邪说对我没有说服力,我既无法理解,也就不能灵活运用,一考政治,我就傻眼,好在别的科目我都能明白,能从小学升到大学。我的兴趣也不在灌输唯物主义世界观的教科书上。为了满足我自己天生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我不怕逃学,不怕禁书。耳朵识字的小孩子,一眼看出我的过去的陌生农妇,都让我充满好奇。考上外国语学院后,接触的外国人里又有了虔诚的天主信徒。情窦初开后,虽写了不少情书,但想的是出家,而不是出嫁。我妈让我跟她选的女婿去道家圣地青城山谈恋爱,我却大谈想当道姑的心愿。大学毕业后,作导游,主要给德语游客介绍乐山大佛和峨眉仙山。就是说我在中共专制下既没受迫害也没受毒害,相反,深受被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中国人斥为“迷信”的中国本土文化或者说各种信仰的熏陶。我把说人是猴子变来的外国学说当作笑谈,我自己以作女娲的后代为荣。我脑袋里装的是《红楼梦》,《西游记》,唐诗等满含道义和禅机的中国古典,而非共产党的政治说教。
    到了德国后耳闻目睹的首先就是教堂的尖顶和钟声,我最初的德国房东每周必去教堂礼拜一次,我也跟着去。我虽听不懂布道,看不进圣经,感应不到天主,但我看到了天主的神力在西方历史,文化和生活中的体现,听说了天使和圣母的神迹,知道他们也是由上帝用泥土造的。以圣经为源泉的神学是西方最古老的科学,类似东方的佛学。但丁《神曲》中的地狱也与佛教所说的没什么两样,我持的有神论得到了印证。就是说,出国后我更是乐天知命,对神灵坚信无疑。
    本来我打算靠假期当领队带旅游团回国来维持我在德国的学业,但六四的坦克压碎了我的如意算盘。为了抗议中共,欧美的政府和人民当时都中断了跟中国大陆的来往。好在我能用德文言传身表东方佛道两家的神明,能以笔作金箍棒打入文坛,得以在西天继续寻寻觅觅,而没有“为居留,为衣食奔忙的紧张和憔悴”。我象个云游僧一样在民主的西天自由地“坐”家,在我的诗集《金莲》里我以外婆的小脚谈倒骑毛驴的张果老的道,在诗集《悟空》里以通人性的动物讲我的四十八变。
    谢天谢地,我能把今生的时间都拿来读书和不耻下问。小时缠着小脚婆婆们讲因果报应的故事,大学毕业后求教峨眉山的和尚,到了西方,不仅神父修女,连妓女嫖客都是我询问的对象。为了能跟人交流,我到了伦敦和纽约说英文,到了法国就学说法文,最后还学会了用意大利文写诗。
    2001年《悟空》脱稿后,我不想再当弼马温了,梦想趁着海归潮,变只海龟回东土求王维过的那种隐逸生活和闲适情趣。结果证明在共产党的天下这是痴心妄想。尽管满目污烟瘴气,我还是四处游走,到处打听。听大哥讲了当地一位农民的神通后,我就专程前往问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是我一再得出的结论。
    也正是因为我好奇,所以在广东见朋友的公公婆婆神采奕奕后,打听他们的养生之道,他们见我求道心诚,才背着人,冒着危险向我泄密。在我的追根究底下两位老党员将法轮功让他们不仅无病一身轻,而且有了各种特异功能的亲身经历一一道来。老两口毫无保留地告诉了我,他们为了去病健身不得不放弃无神论的世界观的心路历程,并希望我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诬蔑与迫害。
    在这之前我生活在个人的小天地里,跟中国大陆的联系只在于不定期地读读通信和导报,给同胞们打打电话。虽然读了彭先生的《转法轮》读后感后对他的无神论大加攻击,但错把法轮功当成了大众气功,而我想求的是能指导我个人养身修性的高德大法。
    所以一直到2002年初我逃回德国后才拿起《转法轮》。我虽一直把神话当真,但《转法轮》中所说岂止是神话,全都是天机。这太难以置信了!如书中所言属实,那它不光比《道德经》还要高明,也是中国古人中连秦始皇都没找到的灵丹妙药!凡是我有发言权的,它都说得对,当然也有很多闻所未闻的东西。我决定以身试法,全身心地投入了对法轮功的调查研究和亲身实践中。为此我询问了能找到的所有法轮功学员。我在日记本中找了两句话为证。二月一日,昨天接触了三个法轮功学员,他们都诚实可信。二月六日,神迹已经出现!在痛苦不堪地打坐时,突然感受到了法轮的神威。我激动地向我的一位德国女友讲起法轮功。这位我认识了十年的大学同学第一次向我透露她通灵,能记起自己的十多个前生前世……她看了《转法轮》后,也开始修炼法轮功。是她证实了我得出法轮功是千载难逢,万年难遇之佛法的结论。没料到我这次在国内虽葬送了海归的美梦,但却因此获得了能满足我的修道之心的法宝。我寻找的人生真谛,我弘扬的中国文化的本源,一条能让我返本归真的光明大道就在我的眼前!我的心情之激动,可想而知!我开始现身说法,想与人分享我找到的长生之道。
    我得到佛法的兴奋很快为父老乡亲和海外同胞对法轮功的偏见和谬论所埋没。也有人慑于共产党的淫威不敢了解法轮功。多因为他们在国内接受的是马克思的“科学世界观”指导下的“社会主义教育”,以致为无神论所障碍,看不见法轮佛法与中国传统文化的紧密关系,认不出《转法轮》是中国文化的精髓!以此可想真正能逃脱共产党魔掌的中国人,尤其是文人墨客有多少了。这些本可称为精英的中国人,他们远在异国他乡,养家糊口不易,还在业余承担着给同胞提供精神食粮的重任,怎能象我一样自由自在地寻根问底?也难怪他们不能看到真相!
   
    我象被如来佛镇住的悟空一样,不得不痛改前非,自己戴上“真善忍”的紧箍咒,踏上了修炼的不归路。从二月份至今我身心大获其益。中国文化的谜底就在《转法轮》中!我对古书中的佛道神仙和妖魔鬼怪的疑问,耳朵识字、宿命通、中医和气功治病的原因,易经、八卦、风水的原理全都能从中找到解答。我思考过的一切问题,心灵的归宿也好,对宗教包括圣经的不解也罢都因此一目了然……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不是西方的共产主义,而是东方的佛法大道!(马列主义学者对中国名著的注释一向令我发笑)我现在可以当众说,对我而言,云游四方,博览群书的目的就是为了取得这本真经。《转法轮》是佛法,它“可以为人类洞彻无量无际的世界。千古以来能够把人类,物质存在的各个空间,生命及整个宇宙圆满说清的唯有佛法。”我每天必读《转法轮》。因为它给了我一个无边的空间,我的思想在里面得到了完全的解放,这就是我追求的自由和生命的智慧。我不仅不疲倦不厌倦,相反更神清气爽。
    如果相信科学,那就要牢记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常人虽无法看见旋转的法轮,但可以看到法轮包医百病,真修弟子有了它后,都再也不用看病吃药,而身心健康。这是事实,而非迷信。我既看不见旋转的法轮,也看不见地球的旋转,但我相信它们都在神的掌握中,而不能为人所否认。法轮佛法是超常的科学,但可以用人的各个学科的科学方法去衡量和检验它,所以我这个德国哲学系的文学博士信服它,别的各个学科中的博士教授,只要思想开放,也能对它心服口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