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徐沛:答谢网友]
徐沛文集
·红牢囚徒与独立笔会
·无名英雄与无耻之徒
·哈维尔的人生荒诞剧
他山之玉
·为什么汪红雨认为刘晓波是个共特?
·唐柏桥驳斥一刘晓波拥趸
·不与刘晓波为伍的万之(陈迈平)
·索尔仁尼琴:莫要靠谎言过日子
·刘晓波有敌人的证据
·当心劣迹斑斑的余杰
·李建军评莫言的《檀香刑》
·“帝国应该分裂”还是“中共该解体”?
·批评廖亦武的好文
·陈迈平因莫言答廖亦武
·转发:“请推倒中国的柏林墙!”
·推荐:和高行健結婚離婚
·推荐:台湾与大陆的区别
·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
·谁看神韵?
·韩连潮致造谣者
无耻的洋人
·无耻的洋人 (自序)
·美人计与沙博理(Sidney Shapiro)
·无耻的洋人史沫特莱、左尔格等
·见证鲁迅的洋徒弟顾彬
·共产喉舌与德国之声
·共党的老朋友施密特及其他五毛
·《天安门》的红色烙印
·透视共产“中国通”库恩
·无耻的洋人 — 萨马兰奇
·王安娜和“七君子”的报应
·毛泽东的洋鼓手斯诺及其他
·毛妾江青的洋知己维特克
· 与狼共舞的施罗德
·身在夏天心系梅花
·毁灭者卡尔· 马克思—专访略伍·孔拉德教授
·列侬(John Lennon)是什么星?
·关于魏茨泽克的真相
·点评“坑爹”的德文翻译
推特言论
· 红墙内外的啁啾(Twitter)
· 上推特的又一结果
·28天中最受欢迎的推文
· 推特言论集锦
·把互联网当民主墙
·我在推特干嘛?
· 告别羊年
白梅邮件
·第一朵白梅
·第二朵白梅的第一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二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三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四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五瓣
· 中国难民潮 -从远志明谈起
·审视六四女性 (柴玲-盛雪)
·民运指南-复兴中华
民运不黑共特黑
·接过炳章火矩 — 迎接“中国之春”
·人生如戏 —致盛雪
·民运名人(张林—刘青)
·谁属民运阵营? — 批评不是不可!
·到柏林为民运大会跑龙套
·寻找阳光男孩
·独立笔会与柏林大会 — 谈海内外作家的选择(上)
·独立笔会与柏林大会 — 谈海内外作家的选择(下)
·请柏林作证
·就海外民运回敬袁红冰
·朱瑞和盛雪中了离间计?
·在三妹与盛雪之间  
·就唐柏桥募捐的回应
·就民阵纷争-谈真伪民运 
·就裸照作答
·与后生笔谈
·借推助民反共
·与推墙者共勉 -就张健作答
·坦克人与代言人
·两封值得公布的邮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沛:答谢网友

   收到一封主题为“祝节日快乐”的电邮时,我十分纳闷,而偏偏此件是乱码。等我知道指的是三八妇女节时,已是十一号了!这是黑眼睛的祝愿,就象当初清水君祝我中秋快乐一样,令我倍感温馨。而我也确认黑眼睛和清水君一样不仅都是响当当的男子汉,而且思想观念也很近似。可惜他俩都不信神,而我却是信神女。

   当初我曾对清水君苦口婆心,然而白费心机。不听人劝该是清水君的最大弱点,而我的最大优点则是勤学好问。或许因为我是女人,我甘心当神徒,不想为人师。过去我乐得逍遥自在,现在常常有口难言,也没有男人们的精英意识,相反以鲁迅胡适这类自大狂为戒。他们的同代人中我欣赏《送别歌》的作者李叔同(1880-1942)。李叔同在我这个年纪可以出家,耳闻晨钟暮鼓,而我只能作家,在闹市中修炼。但“广结善缘,普传佛法”是我和李叔同的共同愿望。

   遗憾的是面对各种来信和疑问,我难于一一作答,一来我已得出是否信神是个天大的问题,对此的不同答案决定了一个人的意识,而在无神论者和信神的人之间很难沟通,好比站在岸边的人难于体会在海里探宝之人的乐趣一样。二来即使都信法轮功,因见识和层次的不同也只能作有限的交流。比如我可以理解一部分法轮功学员出面欢迎胡温,但我绝对不会参与。然而我虽然坚决反共,却还给执共不悟的父母拜年。总之,我受层次和时间的局限,不愿与人辩论,所以只想在此就几个主要问题加以答复,聊表心意,或许能化解读者的疑云。

   首先把我对中国文化的三大神根儒释道的看法简述如下:

   随着年纪的增长,我才越来越尊敬儒家的奠基人孔子。孔子不言怪力乱神,和圣经中要求信徒警惕邪灵相仿。结合老子在“道德经”中阐述的相生相克的理以及佛经来看,可以断定神灵也有正邪之分,有道就有妖,有佛就有魔。另外的子曰比如“祭神如神在”,“50知天命”等,以及他曾拜老子为师,热衷易经都说明他深知敬神畏天。更何况他言传身教3000弟子,虽不象耶酥一样显示过五饼二鱼等若干神通,但照样赢得弟子们的衷心爱戴,被奉为圣人,这对我来说与神迹无别。

   据我读到的对老子的描述来看,老子当是更高层次的神,来有紫云相伴,去则无影无踪。他留下的“道德经”则言简意深,百读不厌,举世无双,是道家的经典。中国历史上修道的多,得道的少。(对道教,尤其是白云观之类的旅游点我不感兴趣,也不愿评论。)八仙是我眼中道家的代表。道家的师徒关系何尝不是神和人的关系。见学者们把周恩来等与诸葛亮相比,我觉得很奇怪,难道他们不知《三国演义》中诸葛亮对周瑜道:“亮虽不才,曾遇异人,传授八门遁甲天书,可以呼风唤雨。”在我眼里异人为神,诸葛亮是他相中的弟子。遗憾的是在马列意识中成长起来的中国学者似乎都不把《三国演义》,《水浒传》等许多古书中类似的描写当真。而在修炼界里这却是不争的事实。我推崇中国文化就是因为连神都有林林总总。

   再看何谓佛?以释迦牟尼为例。释迦牟尼身为王子,却在29岁时出家做苦行僧。35岁时在菩提树下开功开悟,神通大显。从此他传法度人,为了弟子吃苦受累,甚至讨饭。与耶酥不同的是他80岁时安然圆寂,就是说脱离肉身重返天国。圆寂的场面蔚为壮观。我最近在一个博物馆里的讲演中就给听众们用幻灯展示了一幅释迦牟尼圆寂时人神同庆的古画。戒定慧是释迦牟尼的修炼方式,按此修法在中国修出过无数高人,有“高僧传”等书为证。除了佛教外单传的佛家修炼方法多的是。我曾提过一位佛家独修大法的传人,他有神通,但不公开,所以可能。相反对那种传授李连杰体验灵魂出窍等功能的人我才打问号,因为正神是不会随便显示和教人功能的。

   一封来信提及佛寺有名对联: 百事孝当先,问心不问事。 万恶淫为首,看事不看心。上联让我想起古人有修孝道而成仙的。冻浦鱼惊的主人公就是其中的一例。下联则应证了色魔是古今修炼人都必过的第一关。所以那种搞一夫多妻的宗教肯定不正。

   有基督徒问我为何既信圣经,却炼法轮功。对此我的答案是:

   耶酥在两千多年前来度人时要信徒以他独尊,这和东方修炼界讲的不二法门是一个道理。每个转生到人间度人的神都有他自己度人的方式,你要从此岸到达彼岸只能也只需选择一条船。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圣经的神力逐渐减小,这可从克林顿胆敢对着圣经撒谎上略见一斑。耶酥在世时没有教会,教会是人的组织,牧师已成职业,现在的教会在我眼里跟俱乐部差别不大,让我丝毫感觉不到神力。

   而圣经所述以及基督教的发展史却能印证法轮功。比如耶酥能手到病除,受到世人诽谤,信徒遭受残酷迫害却至死不渝并越来越多等。我2002年初接触法轮功,修炼不久,有人便以为我怀孕了,即使我坚决否认,也有坚信不疑者。谁让我一直身轻似燕,突然长出10公斤来?本来我很想回国让宁信江泽民而不信我的母亲大吃一惊,但听旁人劝,只寄回一张我长胖后的报道为证。我的生活作风也随之而变。02年狂欢节时我还躲去一个女人美容山庄。03年我便趁机去与同修交流。今年我则专程去探望一名被安排在东德的中国难民,因为她想学法轮功。如果说我过去乐于清静无为,现在则以吃苦助人为乐。

   网友还希望我论证法轮功的神奇,并引用下列诗歌对我置疑: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这首古诗我也很喜欢。但我以为它适宜于说生活在大陆的老百姓,因为他们被剥夺了自由接受外面信息的权利。而法轮功完全开放,学员如我什么信息都能接受,还得与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即使想封闭都不可能。

   针对类似的疑问我只想说炼法轮功可以治绝症出神通,但这只是副产品,修炼的根本则是同化真善忍。我个人以能修炼真善忍为幸运,也乐于把法轮功介绍给大家,但修炼既不是易事,更是一种缘分。然而只要身体力行,则会受益匪浅。有横批为法轮大法的对联曰:

   走出生老病死超越爱恨情仇

   这是台大新闻系教授张锦华的体会,也是我的心得,在此献给大家。我真不知世上还有什么比法轮功更加神奇。

   注: 登载我中文作品的网址还有: www.dajiyuan.com 徐沛专栏 www.zhongguohun.com 现代女性 徐沛专栏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