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徐沛其人其事]
徐沛文集
·借文献君 请君三退
·反共与反华
·中共花瓶
·罪有应得
·因六四而反共
·以不同的方式抵抗红祸
·英雄何其多?— 林立果不是唯一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和女囚
·人各有命—也谈流亡
·一甲子红牢 四代人抗争
·没有柏林墙的冷战
·“一虎八奶”
陈独秀李大钊和鲁迅胡适等五四狂人
乃五四“新文化”及中共党文化的奠基石
·女人之见 - 挡道的鲁迅
·再别鲁迅
·不比鲁迅
·杨绛和鲁迅
·鲁迅解药
·鲁迅天敌
·主攻鲁迅
·李登辉和鲁迅
·清水君之冤、虹影之光彩与鲁迅之罪
·谁有鲁迅遗风? — 评比曹长青和高行健
·鲁迅害了几代人?— 从“阳光男孩”说起
·不忘清水君等仁人志士
·女性认识—针对胡适
·就辞评委和批胡适的答复
·我看五四
·五四后果:女“性解放”
·同是三八 — 背对丁玲
·我看红色文艺及其源头
·我看五四“新青年”(从胡兰成到萧军)
·我看五四“新女性”(从张爱玲到萧红)
·我看民运
·我看政治 
·闲话左右派 — 浅析党文化 
·朱蒙与陈独秀
·谁是汉奸?(钱钟书—鲁迅—汪精卫)
·千家驹见证因果报应与人间奇迹
·韩寒和清水君一样与鲁迅如同水火
·韩寒与廖祖笙的幸运与不幸
·被鲁迅们颠倒的价值观及其恶果
· “最大骗局”是鲁迅 - 韩寒也是受害者
·就鲁迅致网友
女性系列
·鹏程万里?
·两情若是长久时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沛其人其事

   自从获知杜导斌入狱后,我想起清水君的次数便增多了,然而至今不曾有冒险返回大陆的清水君的消息。上网寻觅,除了看到他几个月前发表的《清水君其人其事》外还惊见拙文《我的反共根源》被人砍头去尾戴上顶《马克思其人其事》的高帽子。这让我联想到“六四”后我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上读过的《吾尔开希其人其事》。当时我还差点上中共笔杆子的当。幸好那时我爱去找一位五十年代生的学姐交流。是这位中共高干子女让我明白什么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也就是在那时,我才得以领教中共笔杆子的无耻,并从此逐渐加强了对中共媒体的抵抗力。
   
   惊叹我的手笔被人改造得与中共的大批判文章有了共同点之余,我开始自省中共笔杆子们和我的区别。《吾尔开希其人其事》等文的作者们是在完成中共交给的打人任务,而我的原文是介绍我在马克思的故乡了解到的真相。笔杆子们会为了完成党的任务口是心非,胡编乱造,而我这辈子写的都是我自己的所思所想。
   
   大陆生活环境的险恶逼得我以作家身份赖在德国,但我从不曾为了稿费而写作。因为读读写写一直就是我的爱好,出国前视野有限,写的不过是日记和信。出国后,见了世面,眼界大开,再受到“人民解放军”用坦克活活碾死为民请愿的同龄人这样的“六四”刺激,我的求知欲和创作欲都上了一层楼。写下心得体会主要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交代并与人交流。能够因此得利,这既是幸运,更是责任。

   
   深知文责自负这个成语的内涵,所以我只敢写自己了解的人事物,尤以自己为对象。揭马克思的老底也是为了尽责,让同胞们知道被中共美化后奉为神明的马克思其实是个没有道德的自大狂,用他这样的流氓无产者的画像取代炎黄子孙世代相传的“三圣图”(孔子老子释迦牟尼)实在是中国人的耻辱。国民党即使有诸多不是但正如宋美龄所言“从未狮亵谀外,如将彼等巨像高悬全国,灵爽式凭,捧为所宗者,今天有正义感之犹太人尚唾弃其同宗之马克斯,乃共党竟奉之为神明,并以马列主义为我中华民族之训练,此正如郭沫若宣称‘斯大林是我爸爸’,实无耻之尤,足令人作三日呕。”
   
   为表对清水君的思念,本想按他的旧作写篇《徐沛其人其事》,无奈今年我已用中文把过去不曾触及的底细袒露无遗。读我文者知我人也:我只不过是个与鲁迅这个不懂尊孔敬神的中华文化杀手背道而驰的女人。我虽然身在西方,说着西话,可我非但没被西化,相反,以中华文化为荣。我自己没有什么神奇可言,但却见识了好些神奇人物。可惜我的笔力有限,难以将他们呈现给读者。与他们相比,我只能算个凡妇俗女。在东与西,人与神之间当个传媒似乎是我的使命。修炼在我乃迫不得已,因为对人世间的一切我都看透了,遗憾的是我还不能脱俗,私心杂念在打坐时层出不穷,什么心都有,就是没有清静心。
   
   走进法轮功以前,我自比孙悟空,也因此把我的一本德文诗集命名为《悟空》;真正入了佛门后,我觉得我更象唐僧,因为我只会念经打坐,施展不了什么神通。无论如何,我相信《西游记》所描述的情景,也从中领悟了不少道理,毕竟我见识过好些神通,自己在炼法轮功后也有过元神离体的经验。我乐于向人推荐《西游记》就因为它艺术的再现了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我自己则深受《西游记》的影响,以致我曾一时兴起写过下列广告:
   
   寻找旅伴
   
   学法轮功后,尖嘴猴腮的我丰满起来,也有了肚量,愿与人共处,梦想能有位唐僧用真善忍的紧箍咒约束我跋涉通向灵山的修炼大道。
   
   后来因为时过境迁,一忙就把这则广告给忘了,毕竟我已习惯了单身生活,无奈我父母至今还盯着我的婚事不放。可我的心思确实不在生儿育女上。作为求真好奇的女人,我的最大本事似乎是揭示真相和展示神迹。
   
   2003年12月草
   2006年9月修改

此文于2006年09月1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