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不为杜导斌]
徐沛文集
·不比鲁迅
·杨绛和鲁迅
·鲁迅解药
·鲁迅天敌
·主攻鲁迅
·李登辉和鲁迅
·清水君之冤、虹影之光彩与鲁迅之罪
·谁有鲁迅遗风? — 评比曹长青和高行健
·鲁迅害了几代人?— 从“阳光男孩”说起
·不忘清水君等仁人志士
·女性认识—针对胡适
·就辞评委和批胡适的答复
·我看五四
·五四后果:女“性解放”
·同是三八 — 背对丁玲
·我看红色文艺及其源头
·我看五四“新青年”(从胡兰成到萧军)
·我看五四“新女性”(从张爱玲到萧红)
·我看民运
·我看政治 
·闲话左右派 — 浅析党文化 
·朱蒙与陈独秀
·谁是汉奸?(钱钟书—鲁迅—汪精卫)
·千家驹见证因果报应与人间奇迹
·韩寒和清水君一样与鲁迅如同水火
·韩寒与廖祖笙的幸运与不幸
·被鲁迅们颠倒的价值观及其恶果
· “最大骗局”是鲁迅 - 韩寒也是受害者
·就鲁迅致网友
女性系列
·鹏程万里?
·两情若是长久时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为杜导斌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是我所推崇的名言。因为我读书的目的是想认识和提高自己,而不象马克思是想改造世界。马克思一边让妻子孩子挨冻受饿,一边妄想解放全人类,结果成了给自己的家庭和世界带来无穷灾难的始作俑者。

   读懂了圣贤书,便可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知道世事皆有定数,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是也!知道精神和物质是一性的,读什么样的书,便会成为什么样的人,所以,选择读物非常重要。开卷有益,虽也是名言则不为我所提倡。

   用圣贤书消去马克思等无神论者的毒物后,随着自我认识的提高,我对自己的看法也在变化,但至今我仍觉得我是个鸟性女人,不仅仅因为我和啄木鸟一样眼尖嘴快。获知不锈钢老鼠被捕后,我有心变只在中共谎言长城下打洞的老鼠,数月来我一有空就对着电脑倾吐心声,但我毕竟不是老鼠,一入冬我的天性又显露了出来,我宁可重温圣贤书,而不想与电脑为伍。

   收读为杜导斌征集签名的邮件时我刚参加了全球审江大联盟在德国的第三次集会。白天我和各路来宾在科隆大教堂前畅所欲言了一天,挺过了冷风冷雨后上天赐我们两轮美妙无比的彩虹。集会结束后有一位陌生路人请我喝一杯,而我正好想吃晚饭,便和他去了附近的一家餐厅。自从我终于如愿以偿走上了修炼之路后,总是三句话不离本行,热衷于向人讲述法轮功的神奇和美妙。对这位找上门来的外国人也不例外。分手时,我向他道歉表示我大他十多岁,已没时间和人幽会。大踏步地回到家,就获知杜导斌被捕的消息。惊诧谈不上,感想倒不少。

   在我观了余樟法后,有人推荐我观杜导斌,我打开他的文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大陆的当代鲁迅挑战北京”。鉴于鲁迅是毁坏中国传统文化的旗手,标题前部分本让我避之不及,但因为我不仅在和鲁迅更在与中共唱对台戏,所以我没有立即撤退。我觉得他的文采不及余樟法,但文风却踏实不少。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他那篇“良知不许我再沉默”。诚然他也不了解法轮功,但他却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作家知道在暴徒行凶的时候应该斥责暴徒,而不是象一系列旁观者那样对受害者说三道四,甚至落井下石。

   最终我没有写下我的观后感是因为我观人的目的是为了审己,与其说我在审视他人还不如说我在剖析自己。杜导斌什么书都读,却似乎忽视圣贤书,所以我在他的文中难以看见我自己,虽然我也反感鲁迅,并坚决反对中共独裁,但这一切是因为我在竭力弘扬中国文化,与杜导斌追求的自由主义不在一个层次面上。

   如果说在我今年上网前,对中国知识界几无了解,那么在这十个月里,我可谓补了欠债。见识了不少中文作者和文集,我最大的感触是杜导斌们比我这个在西方呆了十五年的中国人更西化。他们在文章中引这个西人那个西人,包括圣经的话,而我则以引孔子和老子为荣。我最不能苟同的是他们总把中共的罪过算在中国文化头上。

   这一切的主要原因是五四后尤其是中共夺权后,马列主义用暴力排挤了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国知识阶层首当其冲,装进脑子里的马列流毒让他们失去了对神灵的感知。随着共产国家的分崩离析,中国人头脑中的马列意识虽然减弱,取而代之的有自我意识,性意识,金钱意识,民主意识,西方现代意识等,甚至宗教意识,却惟独少有人能够象有幸读圣贤书的我一样意识到神佛和中国传统文化的神奇。看着同胞们要么接受不了,要么无法接触能让人亲身体会神威的法轮功,我无奈到了极点。

   如果我不炼法轮功的话,我既没体力立在风雨中审判江泽民,也没精力上网关注中国问题,所以我为杜导斌签名时特意注明我是法轮功修炼人。这点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因为法轮功在世界的传播是一件史无前例的大事,但由于中共执政后强加于人民的马列思想枷锁,以及99年7月前后对法轮功的诬蔑诽谤导致了人们的各种偏见和误解,甚至仇恨。我作为了解法轮功真相的作家就得不遗余力地用各种方式把法轮功与中国文化的紧密关系告诉大家。

   杜导斌是中国知识界中少有的敢为法轮功说公道话的作家,他的被捕促我继续努力,更望中国知识阶层因此不再对中共狼心存幻想。东郭先生的故事也属圣贤书之列。而天下兴旺匹夫有责更是圣贤们的至理名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