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在德国与胡锦涛唱对台戏]
徐沛文集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德国与胡锦涛唱对台戏

   1 
   
   在胡锦涛出访德国前夕,在德的国际人权组织就已行动起来,其中一个题为《无耻地带》的巨型露天图片展最引人注目。一系列悬挂在巨大的象征监狱的铁栅栏上的巨型图片无声地控诉着以中共为首的共产国家奴役人民、侵犯人权的罪恶行径。那一张张展示中共迫害西藏僧侣、“六四”屠杀爱国学生、虐待法轮功学员的巨型图片让人触目惊心!《无耻地带》在德国各大城市巡回展出,也到科隆市中心的一个广场上展出了两天。我听说后特意去当了半天义务解说员,因为我希望观众明白中共不是中国,中共是个用暴力、谎言和特工篡夺了中国政权的马列政党,完全违背中国文化(儒释道)……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便以此为动力进一步向德国各界宣讲中共暴政的虚伪与中国的民主运动,尤其是“九评”引发的三退大潮。现任民阵主席费良勇和全德学联主席彭小明等各方仁人志士都和我一样各尽所能地继续曝光中共罪恶、推动中国民运。德国的法轮功学员也联合起来举办了各种活动包括酷刑展来抗议中共污蔑和迫害源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法轮功。
   

   以德国时代周报为首的媒体则专门发表对因在天安门示威,要求平反“六四”而被中共当精神病人迫害了长达13年之久的王万星的长篇专访。今年夏天,王万星在国际压力,尤其是德国政府的介入下获释并随即被押送上飞往德国的班机。王万星是中共学习斯大林,把异议人士当精神病患虐待的人证。而迫害他的安康医院将象秦城监狱一样成为中共罪恶的物证。
   
   11月9日正值柏林墙被推翻的第16周年纪念日,德国国际人权组织、柏林墙博物馆、民阵和欧洲大纪元时报出版社联合举办“中国未来发展国际研讨会”,而在胡锦涛11月10日抵达柏林时,迎接他的则是一场“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声援五百万勇士退出中共大游行和30个左右的抗议活动。
   
   施罗德虽还是总理,但见利忘义的亲共派的大势已去,无法象江泽民到德国时一样满足独裁者不想看、不想听抗议人群的愿望。所以,胡锦涛这次虽携带高额订单仍必须到处面对抗议人群的口号和横幅。与此同时,德国总统科勒、下任总理梅克尔和北威州州长陆特格斯都在欢迎词中客气地表达了对中国人权、民主自由的关注。州长甚至还引用孟子的话来证明人的尊严与生俱来,不是西方人的专利,就是说他们都在胡锦涛面前呼吁尊重人权和政治自由。
   
   我无暇赶去柏林,但胡锦涛到北威州首府杜塞尔多夫时,我特意起了个大早前去参加抗议活动。
   
   杜塞尔多夫和科隆相距三、四十公里,据称是两大劲敌,对此我至今没有感觉,虽然我在这两地分别住了7年和9年,或许是因为我在莱茵河边的两大城市里都如鱼得水。
   
   2
   
   听说胡锦涛到杜塞尔多夫住希尔顿宾馆时,我脑海里浮现出城边的一幢高楼,然而当我前去宾馆时,还没见到那栋楼,就目睹一群拿着统一的小红旗的大陆留学生和手持各式各样的标语、横幅的东西方法轮功学员对立在一条几无行人和车辆来往的街道两边,准备迎接胡锦涛的到来,顿时我明白选择希尔顿的一大好处是便于隔离和警卫。
   
   我先问候我认识的法轮功学员,其中一位临时负责人透露德国警方顶住了中共官员威胁胡锦涛会中断访问的压力而让他们与用大旅游车拉来欢迎的人群一起恭候胡锦涛的到来。可惜在机场则只准欢迎人群出现。我本想趁机与手持小红旗的学生交流交流,但我每次说完,“我叫徐沛……”就立即有人前来阻止。最后一次,我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不受欢迎”,他说,我们可以问,于是他便挨个儿问站在附近的学生,结果不出他所料,全部都答“不欢迎”。这一幕让我想起中共人大代表的全部举手赞成,于是,我笑着离开这些身在德国却还受中共操纵的学生。
   
   后来监控人不见了,我又作了几次努力,但几无成效。有一位自己承认他是愤青,声称了解“你们”,然后滔滔不绝;听一位对同伴说法轮功创始人没有文凭,不可信时,我走过去表示我有博士文凭,他则说,我信法轮功,所以就不可信了;最好笑的一次是我说完“我叫徐沛……”后,一个学生回答说“关我什么事”。
   
   我没有本事用中文和这类学生交流,便回过头来用德文与警察交谈,欣慰地发现我与德国警察交流起来畅通无阻,并很快了解到,胡锦涛已改道进入宾馆了!
   
   就是说拉来的欢迎人群和我们都在冷风冷雨中白等了半天,而欢迎的人群此时正在一个手拿扩音器的愤青的领导下高唱“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民,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我正想给他们鼓掌,愤青又带头喊起了反法轮功的口号,于是我走过去,等他休息时对欢迎的人群说,“中国共产党才是最大的邪教!”人群中有人发笑,但没人反驳,队伍开始松散,毕竟早已过了午餐时间。
   
   法轮功学员获知我们白等了后,不仅不惊讶,还表示要坚持下去,直到前去参加2点开始的游行。于是,我继续去找警察交谈。法轮功学员没有白坚持,在欢迎人群散后不久,来了几个人,其中有人摄像,我上前询问获知是德国电视二台(ZDF)的工作人员。难怪这次在德国媒体的为数不多的对胡锦涛来访的报道中几乎无一不提到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活动。
   
   我和法轮功学员一起到火车站准备游行时,正赶上附近中文学校开课,于是我接二连三地碰到接送孩子上中文课的熟人,其中有几位已多年没有联系。等我脱身时,一个小时已过。我独自前往游行终点—市政府旁、莱茵河边的一个广场,那儿还有个集会,我用德文发表了题为《德国历史上的白玫瑰现在盛开在中国》的演讲。
   
   3
   
   在演讲里我简明扼要地把前东德、西德与现在的大陆、台湾相提并论,并指出“六四”屠杀后的大陆在外来资本支持下已膨胀成纳粹中国,它不仅在践踏中国人的人权,更在威胁着全世界。中共实行的国家恐怖主义是中国百姓苦难的根源,我们已经觉醒,认识到只有摆脱共产党,中国才可能成为国际大家庭中一个值得信赖的伙伴。我呼吁德国人民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不要继续被它利诱,应该支持中国人民的反迫害运动……
   
   这本来是我想趁胡锦涛访德之际为曾采访过我的德国西部电台撰写的一篇广播稿,可惜向我约过稿的节目主持人却表示法国巴黎的骚乱比胡锦涛到来值得一提。事实上,胡锦涛的到来确实不为德国媒体重视,多半都一笔代过,并且几无好评。德国电视一台(ARD)就差点没有直接表示不欢迎“暴君”!我也从与警察的交谈中获知胡锦涛远不如美国总统受到的警戒程度高。
   
   毫无疑问,也有欢迎“暴君”的德国人,比如德国经济亚太委员会主席冯必乐。是他出面在柏林举行晚宴招待胡锦涛。而我觉得冯必乐可能象一系列汉学者一样是因为热爱中国,而上了中共的当。至少从胡锦涛在晚会上的讲演,这也是胡这次在德国做的最长的一次讲演来看,胡锦涛向欢迎他的红色资本家隐瞒了他正在中国大力提倡马克思主义,相反,却在讲演中竭力推崇中国文化。他不仅透露“中国的炼丹术对德国的化学研究产生了一定影响”,而且表示“莱布尼茨歌德也很推崇中国文化”!与此同时他声称“中国拥有丰富的人力资源和巨大的市场,正在全面推进现代化建设”,就是说,他用中国文化和被绑架的人民作为诱饵,让冯必乐们上当受骗。他还接着宣称“自1978年实行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9.4%。”
   
   我是在中共媒体上读到胡锦涛这篇题目为《加强互利合作实现共同发展》的讲演,德国媒体没登也没提,否则,这篇讲演可供我用来揭露中共的虚伪。
   
   有两位这次见过胡锦涛的同胞对我表示,胡锦涛不错,比江泽民好,可我不以为然,要知清水君(黄金秋)当初就是怀抱对胡温新政的幻想学成归国,从此身陷中共大牢。这位爱国爱民,但不爱共的同行也成了数十位狱中作家的一员,见证着以胡锦涛为代表的中共对独立知识分子的迫害,而我则认定中共是披着羊皮的狼,决心以流亡作家的身份与胡锦涛唱对台戏,直到中共瓦解。
   
   2005年11月于莱茵河畔
   
   原载《中国之春》www.zgzc.org
   

此文于2012年04月1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