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同是三八 — 背对丁玲]
徐沛文集
·“帝国应该分裂”还是“中共该解体”?
·批评廖亦武的好文
·陈迈平因莫言答廖亦武
·转发:“请推倒中国的柏林墙!”
·推荐:和高行健結婚離婚
·推荐:台湾与大陆的区别
·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
·谁看神韵?
·韩连潮致造谣者
无耻的洋人
·无耻的洋人 (自序)
·美人计与沙博理(Sidney Shapiro)
·无耻的洋人史沫特莱、左尔格等
·见证鲁迅的洋徒弟顾彬
·共产喉舌与德国之声
·共党的老朋友施密特及其他五毛
·《天安门》的红色烙印
·透视共产“中国通”库恩
·无耻的洋人 — 萨马兰奇
·王安娜和“七君子”的报应
·毛泽东的洋鼓手斯诺及其他
·毛妾江青的洋知己维特克
· 与狼共舞的施罗德
·身在夏天心系梅花
·毁灭者卡尔· 马克思—专访略伍·孔拉德教授
·列侬(John Lennon)是什么星?
·关于魏茨泽克的真相
·点评“坑爹”的德文翻译
推特言论
· 红墙内外的啁啾(Twitter)
· 上推特的又一结果
·28天中最受欢迎的推文
· 推特言论集锦
·把互联网当民主墙
·我在推特干嘛?
· 告别羊年
白梅邮件
·第一朵白梅
·第二朵白梅的第一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二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三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四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五瓣
· 中国难民潮 -从远志明谈起
·审视六四女性 (柴玲-盛雪)
·民运指南-复兴中华
民运不黑共特黑
·接过炳章火矩 — 迎接“中国之春”
·人生如戏 —致盛雪
·民运名人(张林—刘青)
·谁属民运阵营? — 批评不是不可!
·到柏林为民运大会跑龙套
·寻找阳光男孩
·独立笔会与柏林大会 — 谈海内外作家的选择(上)
·独立笔会与柏林大会 — 谈海内外作家的选择(下)
·请柏林作证
·就海外民运回敬袁红冰
·朱瑞和盛雪中了离间计?
·在三妹与盛雪之间  
·就唐柏桥募捐的回应
·就民阵纷争-谈真伪民运 
·就裸照作答
·与后生笔谈
·借推助民反共
·与推墙者共勉 -就张健作答
·坦克人与代言人
·两封值得公布的邮件
还未归类
·网海拾遗
·为自由而歌-邓丽君与彭丽媛的区别
·让亲友自豪 -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区别
·宁眼盲勿心盲
· 童心可鉴
· 借阿伦特扫描波伏娃
· 萨特与周恩来殊途同归
·宋美齡給鄧穎超的回信
·上推特6周年-围观郭文贵
· 就郭文贵对韦石的指控- 与博讯网友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同是三八 — 背对丁玲

   
   收读盛雪准备于三月六日发起全球万人同步绝食抗暴声援高智晟的邮件后,我曾回信建议她把绝食推迟到三八节,以便突出中共暴政下女人所遭受的迫害,毕竟联合国从1975年起就把每年的三月八日定为全世界妇女争取和平、争取妇女儿童的权利、争取妇女解放的节日。
   
   况且中共当年就是靠“解放妇女”之类的口号骗得无数受鲁迅等五四知识分子影响的“新女性”为受苏共操纵的中共颠覆中华民国而抛头颅、洒热血。丁玲(1904—86)堪称“新女性”的代表。她于42年在苏区首府延安发表了《三八节有感》后因此遭受的迫害就足以证明中共所谓的解放妇女其实是把女人异化成共奴,把丁玲们变成党代表。总之,以宣扬女“性意识”的《莎菲女士的日记》而登上文坛并被选为“标准女性”的丁玲在投身共产革命后居然写出“没有女主角、没有爱情”的《太阳照在桑乾河上》之类的党性宣传品。
   

   六十四年后的今天面对丁玲的《三八节有感》,我有很多感想,但笔力有限,只能略写几点。
   
   从丁玲的文章中可以获知,当年象她一样投奔延安的新女性主要从事医护工作。但“各种各样的女同志都可以得到她应得的诽议。”品头论足大行其道自然和在延安实行集体主义密不可分。那时已等级森严,有的“被逼着带孩子”,有的有着保姆。有保姆的女同志多半漂亮,因为“只要她走到那里,那里就会热闹,不管骑马的,穿草鞋的,总务科长,艺术家们的眼睛都会望着她。”这让我立即想到江青。同时在延安盛行离婚,且“大约多半都是男子提出的”,就是说共产党员多见异思迁。让我惊讶地是丁玲对“女同志”吃堕胎药、刮子宫一点不惊讶。就是说,新女性似乎不知道腹中的婴儿也是生命,更需要得到关爱。
   
   记得一次我和一位在德国之声工作的女同胞聊天,当我回答说我没有打过胎时,她表示不相信,因为在她看来打胎是大陆女性的生活经验。这何尝不是当家做主的中共蔑视生命的表现?
   
   38岁的丁玲认为“女人要取得平等,得首先强己。”对此她的建议是“不要让自己生病”、“使自己愉快”、“用脑子”、“下吃苦的决心,坚持到底”。
   
   丁玲既信奉共产主义,又宣扬女性主义,而我则在18岁时选择了后者,在30岁时抛弃了后者。就是说,我和丁玲的世界观相反。依我来看,男女生来就不同,如何平等?我不想和男人平起平坐,因为我乐于坐在心上人的怀里。我虽然也一直在“强己”,但只是为了完善自己,博得心上人的欢心,而不是为了要取得平等。
   
   丁玲的建议在我看来也行不通。首先,生病与否就由不得自己做主。她主张凡事“用脑子”,而我主张用心思考。想来她是为了鼓动读者为共产主义献身,所以号召“生为现代的有觉悟的女人,就要有认定牺牲一切蔷薇色的温柔的梦幻。幸福是暴风雨中的搏斗,而不是在月下弹琴,花前吟诗。”读到这儿时,我开始发笑,因为我一直带着“蔷薇色的温柔的梦幻”,年近不惑还不愿放弃;月下弹琴,花前吟诗,诸如此类,什么都可能让我感到幸福,但肯定不是“暴风雨中的搏斗”。这就是我两次因乡思而试图海归,但一见情况不妙便赶紧溜之大吉的原因。
   
   我只有逃到安全地带,躲在自由世界,才会在清水君、张林等男子汉的感召下想起我身为女作家该承担的社会责任,才会站出来挑战中共……我希望能帮更多同胞意识到在“党天下”人们只有猪权,助男女老少,尤其是腹中的婴儿象我一样获得人权。
   
   最后向特意在今天绝食声援高智晟的四川老乡邓永亮表示诚挚的敬意。如果这样的男子汉层出不穷,那么,我呼唤的蓝色革命一定会早日来临。
   
   我盼望着这一天的到来,因为届时就用不着我再辛苦地撰写檄文,毕竟我更爱写情诗。
   
   2006年3月8日
   于莱茵河畔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