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两情若是长久时]
徐沛文集
·就鲁迅致网友
女性系列
·鹏程万里?
·两情若是长久时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两情若是长久时

   
   
    从小学中学大学到学士硕士博士,上了不少课,听了一系列理论说教,多半左耳进右耳出,考完试就永远忘了,谈不上对我的人生有所裨益,纵观今生之路,觉得我在校门里结识的一男一女才算可让我难以忘怀。
    上四川外国语学院时,我们班有工厂派来陪训的客座生。有一位被我们用德文称作魔术师。很长一段时间他的成绩最好,他象大哥哥一样对待我们这些浅薄无知的正规生,深得大家敬重。是他用激将法促使我开始珍惜大好时光。有一次我的考分比他高,他替我高兴,把我邀到街上吃了一碗杂酱面,以资鼓励。“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就是从他那儿学到的。这在他当时是用来排解思妻之苦的良方。后来魔术师被招回了工厂,不再有任何消息,我们不曾再见,我们的缘分虽然不大,但我大学时的益友非他莫属。
    今生今世跟我最有缘分的则是我的一个高中同学。我们性格迥异,人生之路大相径庭。但我似矛,她是盾,无论我们相隔多远,分别多久,只要走到一起,还一切如故,我尖刻,她圆滑。

    我们同在四川的一所重点中学的尖子班时,她是我们班成绩最好的女生,我则是最不听话的学生。同班时,我倆没说几句话。十六岁时,我们才一谈如故,她躺到我的床上,我们第一次彻夜长谈。那年她考上了交通大学。
    我们都一米六,但她肩宽,是个游泳健将,一到暑假,就约我去河里畅游。一对乌黑的杏眼让她光彩照人。在交大她比校花更盛,有两名出众的男生为了赢得她的爱,甚至大打出手,因此,一个没拿到毕业证书,另一个被取消了研究生资格,只有她毕了业,也上了研究生。
    高中毕业后,我们主要靠书信交流,但只要有机会相聚,她总要躺到我的床上与我通宵达旦地畅所欲言,大谈各自心中的恋情秘史。她只大我几天,但在我大学毕业前,她一直比我看得远想得多。往往是她有主意,我有行动。八十年代初,她设计了两条紫色的花绸长裤,我穿上到处招摇,可她只穿了一回,就没敢再穿。
    研究生毕业后,她不服从分配去青岛大学任教,而跑去经济特区,想自我奋斗。没想到一名男身女相,笑面虎般的港商却让她作起了贤妻良母梦。去年冬天我在国内与她相会时,她还满足于过小日子,正忙着想要生个孩子。岂知港商早有外遇!今年春节,当港商借口工作,领着新欢在外游乐时,她在家伤心地用眼泪塟送了作了十二年的美梦。如同千千万万的痴心人一样,她不得不面对所爱之人的背信弃义。当我听说她跟港商分手时,一点不诧异,因为我早有预感,也曾委婉地告诫过她,但我无心也无力改变别人的命运。
    盾承受了今生最致命的打击后,杏眼更加明亮。这是我在法兰克福机场接到她后,她给我的第一感觉。
    象二十年前一样,盾又躺到了我的床上。在异国他乡,我闭着眼听她用母语讲着新的美梦。离异后,她每天都能在互联网上收到情书,而我却已心不在焉。人生如梦,我已梦醒,只想荡尽前世今生的红尘杂念,重回天国净土。
    第二天醒来,天已大亮。“德国的天真纯净!”她说。
    “你的眼力不错!我想在这个自由的天空下把我今生获得的至宝传给你,你也会从此变得纯净。”
    “我知道,你想让我学法轮功,我早作好准备了!”
   
   朝朝暮暮
   
    一入秋,窗边的绿树又开始变色,从带点儿黄,到黄色越来越浓,现在是半黄半绿。在西天的秋色中我又一次神游《西游记》。读到第六十四回的“夫人身难得,中土难生,正法难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时,我心里陡生幸福之感。没学法轮佛法前,古书中类似这样的句子,一直让我莫名其妙,而现在,无论我重阅哪本古书,哪首古诗,全都豁然明朗。在我眼前,神话故事都变得栩栩如生,成了事实。我太幸运了!
    “开饭了!”随着呼唤声,从厨房里飘来一股排骨味。
    自从把跟我如矛盾般亲密的高中同学邀到德国后,我的空门里就充满了烟火味。
    不少来访者到我门口时,会大惊小怪,有人直奔一匹立在客厅的汉代陶马,有人惊叹过厅里的西洋老椅,还有人在带有狮头蛇身浮雕的写字柜前驻足不前……于是让我意识到我的居室不象个人家,有人说它象博物馆,我没表示反对。事实上,我也不把它当作我的家,而是当作任我自由填充的空间。我六年前在科隆注了户籍后,总爱往外跑,人回科隆时,就喜欢折腾。我会一时兴起,买来大盆小罐的花草,让主人我能在丛中笑,笑够了,要出远门,就天女散花,把花分赠左邻右舍。下次再回科隆,听说后台老板收藏着汉马,就花言巧语借到我处任我赏心悦目,所以连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我的居室换了多少个样子,往往有朋友对我说,上次来,这堵墙上挂着一幅大油画……。尽管形式各异,但万变不离其宗,它不能让人感到温暖,因为我喜欢冷清空荡古朴。家用实物能免的我全不要,包括电视机。电气化的厨房也形同虚设,烤炉还是新的,冰箱也没用,玻璃厨柜里除了书外虽有不少瓶瓶罐罐,但里面没有东西,都是装饰品,连盐都颗粒无存,就不用说其它的调味品了!我能以瓜果为主食,原汁原味我吃着就很上口,即使是米,我也可煮熟了白吃,所以自比悟空,不少人则叫我仙姑。
    盾到科隆的当天,我尽地主之意,领她去下餐馆,却让她大倒胃口。盾在国内是外企的白领阶层,讲究吃香喝汤。于是,我向她保证,在饮食上我全部听她的。她要什么我买什么,她做什么,我吃什么。我陪她上街采购,提回大包小包的食物和调料。看着她把黄豆,绿豆,东北大米等东西装进我的空瓶空罐,我暗作奉陪到底的思想准备。
    我进了厨房后,赶紧把门关严。盾在我这儿做出的第一顿饭证明她的厨艺这么多年来没有长进。少女时她做出的拔丝苹果曾令我啧啧称奇。但尽管如此,无论上桌的是什么,我都大吃大喝,跟八个月前与盾在色香味俱全的上乘中餐前的拘谨形成鲜明的对比。
    今天盾熬了一大锅黄豆炖排骨,我二话不说,拿起骨头就啃,端起汤就喝。
    “天啦!你怎么变成了八戒?”盾站在差点现底的大锅前惊叹道。
    我拍着圆鼓鼓的肚子乐呵呵地回答,“我靠法轮功达到了理想体重,也有了肚量,否则,依我原来的脾气,我既不会容忍你在我这儿一会儿煮死猪骨头,一会儿炖死鸡,也不会跟着吃。现在则不会因为你的原因,我多吃了几块肉,就长胖,不信我明天早晨称给你看。”
    吃饱喝足后,我动手收拾锅碗瓢盆,又象过去一样发现盾的种种不是。我认真,盾马虎,如果我是悟空的话,盾就是八戒。过去我严于律己,苛于待盾,现在修法轮佛法,本该慈于待她,但因为她还象过去一样想跟我一起完善自己,所以我叙说起我从清洁妇们那里学来的手艺。“锅得这么洗,这么擦才会里外如新……”
    两个年近不惑的女人象高中生一样在一起说笑,拌嘴,不知不觉,一天又快结束。我把厨房的窗户大打开,关了灯,拉着盾边走边说,“我的炼功时间到了。你继续读《转法轮》吧!”
    第二天一早,我脱下睡袍,站在卫生间里的秤上对盾说,“你看,两个星期来,我跟着你每天吃肉,吃了那么多,体重还是象我吃素一样,没变-100斤。”
   
   2002年科隆大教堂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