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共党论衡
[主页]->[析世鉴]->[共党论衡]->[石 觉: 剿匪经验总结]
共祸论衡
「析世鑑」讀者指南(第1版·2013)
http://blog.boxun.com/hero/xsj2/
反共黨而不反共産主義,等於割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
——閻錫山
全世界共產黨徒,沒有一個是好東西,
特別是中共最殘忍,最狠毒,
什麼事都可妥協,
唯獨對付中共千萬不可妥協。
——閻錫山
1917年俄國十月革命成功後,閻錫山很驚異地對他的僚屬們說:“看吧,赤化全世界的大禍,快要來到中國!”那時一般見識膚淺的人們,認為這是杞人憂天。閻卻譏笑他們沒有遠見,不識世界大勢。後來閻常自誇其30多年前的遠見。自此以後,閻錫山常流露其對“赤化”、“赤禍”的看法,並提出如何防範的辦法。所以在1925年大革命以後,閻錫山就一貫支持蔣介石的反共政策,並以“防共”、“反共”為中日親善的前提。他還說國民黨的農工政策,是替共產黨做工作,應該趕快停止。
閻錫山的反共比之蔣介石、汪精衛和日本軍閥們,都要高明一些。
李冠洋(原中華民國山西省政府高級文官): 《對閻錫山的剖析》(西元1950年寫於大陸共區)
在中國,與辯證法唯物論有力的對抗着,是閻錫山先生的中的哲學。
……中的哲學是與「物產證券」,「按勞分配」,「土地村公有」等等獨立的政治經濟的理想相聯繫。中的哲學的系統的成立,是在抗戰以前幾年的事。他顯然是從兩種基礎上建立起來的。第一,他是閻先生幾十年來的政治經驗總結。在戰爭頻繁的時代環境中,能長久維持着治權的穩定,這一方面,固然要歸功於山西的客觀條件,而主政者的權變機巧,善於應付,善於利用內外各種勢力衝突的均勢,而使自己處於穩定的支點,這也是相當重要的,閻先生的統治立場和經驗,顯然就是中的哲學的基礎。儒家的「中庸之道」,「不偏不倚」,「執兩用中」的權術,顯然早就是閻先生治事成功的秘訣。他承認中的哲學與儒學的中庸之道,根本相同,而中的哲學本身,……在新的形式上來把中庸思想系統化了的結果。
對馬克思主義思想的鬥爭的要求,也是促成中的哲學的建立的原因。……中的哲學的建立,就是以這為重要的任務之一。……這就是閻先生所謂的思想防共。……因為中的哲學不是單純宣傳儒家的中庸之道,而且很苦心的採取了極其時髦的形式,創造了一整套近似馬克思主義而又不同的新的術語,新的論點,比之粗糙苯拙的唯生論,他的立論是巧妙,是高出了許多。就是在中國各派哲學中,他也是很深刻地運用思索力的一種思想產物。
中華民國三十年 艾思奇:《中的哲學評述》
西元2011年
◆析世鑑◆
年度推薦閱讀
·閻錫山: 共產主義的批判
·閻錫山: 共產主義的錯误
共產黨拿上
集歷史的
超歷史的
以水覆舟的動亂辦法,
用的是
暗的作法
迷的方式,
使我們的國家及友邦
希冀好的心念寬宏大量的作法,
反成了縱容的結果,
加深了人民的痛苦,
增大了國家的損害。
什麼是暗的作法?
就是說的是一套,
作的是一套,
以博得醉夢者之同情。
什麼是迷的方式?
使世人看見的是一套,
封鎖起來的又是一套,
使反對者失卻證據。
……
民國三十七年二月二十六日
閻兼主席伯川先生對西北經濟考察團歡迎詞
自抗日軍興以來,我關心共產黨,我也不斷的注視共產黨。當年我同周恩來會見之後時,我衷心覺著我們是不對,他們(共產黨)既然也是想救國想抗日,我們何不精誠團結,共圖振興國家大業,我所以不顧一切,一心的要想達到這個主張。可是到了抗日戰爭終始,大陸淪陷,以至波蘭、匈牙利的革命,是使我懷疑、失望、悔悟。
在抗日期間,共產黨襲殺唐聚五、趙侗,攻擊張蔭梧。此三人前二係我的學生,後一者係我之好友,我皆深知他們衷心抗日,不後於我。這當然應該是共產黨所謂抗日的同志了,爲什麼共產黨襲擊他們?當時我深感懷疑不解。今天我明白了,假如唐、趙、張三人,不是在華北非共產黨所佔的地盤之內,或者他們肯作共產黨的尾巴,那麼他們就會變爲共產黨口中的民族英雄。此不過排除異己而已!
……
行不顧言,當抗戰勝利,我心中仍存著幻想,哀誠的希望著國共合作,趁此好機會,奠國家於富強。屢次和談協商,皆歸失敗,在我想也許是我們恃強不肯遷就。等到南京淪陷,使我心中大爲激動。我也同梁漱溟是一樣的想法,當初國民黨是強者佔上風,今天是輪到共產黨的頭上,自然可以由你們了,合作不合作,團結不團結,這回是共產黨的責任了。好傢伙!共產黨的這一套,什麼戰爭罪犯,什麼贖罪立功,比著當年的國民黨凶惡的多了!把精誠團結、和平共處的精神,那裡去了?不過我當時還是存著一種幻想,中國共產黨是已竟(按:經)被史大林牽著鼻子,束康貌荒茏灾髁恕R挥袡C會,中國人還是中國人,他們會覺悟的。等到史大林死後,以至最近波蘭、匈牙利的革命,中國共產黨不但沒有正義的表現,更宣稱加強「一面倒」,反爲蘇俄作辯護,做定了小兄弟——兒皇帝了!那麼中共的朋友們,一定會說:請你睜開眼睛,看看我們的建設。是,你們修了幾條鐵路,建立一些重工業。可是我要問你,消耗了無數同胞的血汗,不顧人民死活,而從事那些所謂的建設,你們的存心是爲了中國大眾的利益著眼嗎?是不是爲了你們的蘇聯老大哥的利益著眼哪!你們也許會責備我是一個狹窄民族主義者,可是若不是爲了國家民族的利益,我們要抗日爲什麼呢?就是你們最崇拜的史大林,在對德戰爭時,不是也強調民族意識嗎?你們不也是十分崇敬 孫中山先生嗎?先生的三民主義第一章就是民族主義,那你們又怎麼樣的來解釋呢?
……
過去蘇俄大聲疾呼,叫的像那麼一回事的。說什麼扶植弱小民族,說什麼幫助脫離帝國主義的壓迫。我也曾爲這種好聽的聲音所迷惑。現在清清楚楚擺在我們眼前的是,奴役、摧殘、吞噬這弱小民族。中國共產黨不也是曾爲蘇俄吹噓過,說蘇俄是弱小民族的救星,今天你們替披著羊皮的虎狼,強顏作辯護,爲紅色帝國主義作幫凶。我是在同爲中國人的感情上,爲你們羞恥。在當年日本侵略中國時,凡是愛國而不甘爲日本作走狗的中國人,日寇都給加一個罪名,說是英美派,這意味著是英美帝國主義的工具或者說是順民。今天中共也學會了這一套,凡是不甘於蘇俄的壓迫,不忍坐視「一面倒」作風者,那麼你們就給加上一名罪名,是「美帝走狗」或者「美帝特務」。我借用費爾巴哈的兩句話來說:你們「若不是存心欺騙人,就是個糊塗蟲」。
……
人民不會永遠屈服在強暴的手裡,一旦覺醒,怒吼起來,那是什麼也攔擋不住的!過去的歷史,記載了不少的前例;不久的將來,時間會給我們帶來了證實。
張學良: 我對共產黨的觀感
◆◆ 中共論衡 ◆◆
◆ 中共綜論 ◆
·閻錫山: 共匪是最能迷惑人的九尾狐狸精
·閻錫山: 中華民國三十七年元旦首腦部團拜大會訓話
·閻錫山: 共產黨何以席捲中國大陸?
·殷海光: 中國共產黨与中國現代政治
·張學良: 我對共產黨的觀感
·石 觉: 剿匪经验总结
布爾什維克的奪權政變,
不僅對於俄國
而且對於全世界說來,
都是一大悲劇。
極權統治是一切罪惡的根源,
不論是在布爾什維克統治下的俄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石 觉: 剿匪经验总结

   

   

   

   

   

    不论是过去将来,不管是政略战略,问题的中心关键在民众,基础在民众,离开了民众,便谈不上剿匪,也谈不上建国。奸匪是无可比拟的凶残敌人,剿匪是空前无比的大战争,只有以民众为基础,才能造成一支大军队,从事这个大战争,赢得这个战争的最後胜利,千言万语,归结於这一点。

   

   

   

㈠对匪党性质之体认

   

    1.一切决定於党、一切贡献於军:⑴党是一元组织的最高权力机关,军是贯彻党决策的中心力量。⑵匪是在军的力量上发展的,军是在党的原则下存在的。⑶所有政治部门的工作,都依照党的路线和决策,以巩固扩大及发挥军事力量,取得军事胜利为目标的。

   

    2.以民众为政治基础,以民众为战争本钱:匪党认为人是一切的主宰,谁能掌握大多数的人,谁就可支配世界,所以他把党政军的基础,都建筑在群众路线上,他的战争思想是以民众为基础的全面性的总力战,亦即所谓「人民战争」,以人民为防盾为矛头。在匪统治下的区域,甚么人都纳入组织,他们组织、控制、运用人民,使都变成战斗员和生产者,所以军队扩充那样迅速,军队补给那样圆滑,作战行动那样便利,无论从那一个角度去看,苏区实为匪军战力成长和发挥的最理想的场所。

   

    3.全面的战争、永远的战争:匪党的斗争是多面的、是无人不战、无地不战、无时不战、无事不战的全面战争,也是主张对敌对己无休止地进行斗争。他们认为政略就是战略,平时也是战时,所以经常要动员,经常要战斗。他们认为敌体之内含有友体成份,友体之内含有敌体成份,必须不断的进行统战,不断的进行整肃。在军政运用上,在不利之时,以政治的和平,掩护军事的退却,在相持的时候,用政治制造矛盾,由军事来利用矛盾,在进攻的时候,用政治渗透来促进军事的突破,用军事进攻来掩护政治的扩张,他们以政治军事交互的作前锋及後卫,配合得非常灵活。

   

   

   

㈡戡乱战史之检讨

   

    八年抗战,国力损耗过甚,共匪利用抗战中扩充实力,抗战结束後,即行叛乱,我不仅失去战後和平建国机会,最後且失去大陆,此一血泪斑斑之史实,吾人似不能因有惨痛之一面,而忽略其有教育针砭意义之一面,为求将来之成功,不能不对此役作坦率之讨论。

   

    1.急於复员,并编军队:战後复员当然是对的,但另一个战争在开始,在心理及实际上,皆不容许松懈下来,在共匪全面叛乱之下急急复员,的确是不切实际的措置。与复员并行之并编军队,原则上当然也是非常正当的,但时机和方法则大有问题。假如以军队用於屯田生产,以我国幅员之广,自有容纳之地,以後状况需要成立二线兵团时,亦不至於一无所成。假如用缩编而不拆散的方法,亦当不致如此破坏军心,损害实力,影响那样深远,结果如此恶劣。

   

    2.重划省区,撤消地方武力:东北九省,在日治时期治安组织、户籍地籍之整理、交通通信、工业农业发展,俱有良好之基础。日军投降後,伪满各级地方政府,预发三个月粮饷,封存各种籍册,等待移交。我们在接收之前,即重划省区,变更疆界,此一措置,实在不合时宜,只增加接收困难与纷扰而已。又抗战中某几省地方游击部队,维持广大敌後政权,与敌伪共匪搏斗八年之久,胜利之後,一纸命令将该项部队撤消,如是共匪不费一兵一弹,填补此项真空,而奄有数百县份之广大区域。假如不如此做,共匪何能捡此便宜?我们何至如此吃亏?

   

    3.接收漫无政策与纪律:胜利後接收陷区都市及工业区,只封存现品,使工厂陷於停顿,而不求维持及扩大生产,恢复经济之正常循环。某日人云:「你们只是接收物资,未能接收事业。」我们的接收当局听了此种评论,不知作何感想。又若干接收人员之化公为私,监守自盗,纪律荡然,尤令人齿冷。

   

    4.政治乏力与经济崩溃:我们的地方政治,仍沿用旧式做官那套办法,多数犯了命令主义、形式主义的毛病,所以政治的基础,不是一个正三角形,而是一个倒三角形,一遇共匪这样的敌人,因为掌握不到民众,便处处显得软弱乏力,无法对匪进行斗争。而後方省区之徵兵徵粮,亦未能满足军事要求。且八年对日抗战,财力已频耗竭,再加接收处理失当,浪费国家资财,及共匪叛乱,到处破坏,以致物价飞涨,军公教人员无法维持生活,民心士气俱蒙恶劣影响。

   

    5.单纯军事对匪作战:剿匪是一个总体全民全面的战争,我们单独以军事孤立作战,其他方面在观念及作法上,根本不是动员作战,而是牵制作战,尤其因为政治乏力,组织掌握不了民众,自然无法发挥运用民力,这样的孤军作战,自然难以持久。至军事全盘逆转时,再喊总体战,已经无补於事了。

   

    6.不当的军事计画与指挥:一上来就轻敌,对匪情判断不切实际,一再吃亏後,还是如此。同时因为匪情判断错误,作战计画也成为与实况不符的东西,而作战军之编组与指挥,也始终没有走上可胜的途径。我不明白为何老是将兵分散各地,让敌人一点一点的吃掉,而不能组成机动攻击的若干兵团,向敌人进击,将敌人击灭追散。我不明白为何不能授权最了解情况的前线指挥官,依战地具体情况,全权指挥军队作战,而由远离战场的司令部遥遥控制,作过时的处置,道理何在?

   

    7.匪党的组织与宣传:共匪最大的本领是组织与宣传,而组织与宣传两者是相互为用的,共匪的组织具有高度严格与秘密性格,对人、事、时、地、物也都发挥了积极作用。它能由无而有,由小而大,由弱而强,逃而不散,败而不灭,灭而复生,全靠此一特长。我们可以说:共匪的目的物是政权,工作对象是民众,工作手段则是组织,而宣传乃与组织平行的两支利剑,以宣传(教育)巩固组织,以组织扩大宣传,尽管共产主义的理论是落伍不堪的东西,但他的宣传甚至谣言攻势,对内发生凝结作用,对外发生吸收作用,则是不容忽视的一个事实。

   

    8.匪谍的渗透与埋伏:由组织宣传产生的另一特长则为渗透与埋伏,大有水银泻地,无孔不入之势;反转来说,也证明我们的组织太松懈。不容讳言的,在我们党政军的决策机关,都难免有匪谍的渗透埋伏,或导致政策之错误,或阻碍延缓政策之有效推行。我们的作战计画命令还未出门,匪已经先知道了,先布了陷阱,等我们去上当,这样而言与匪斗争,不吃亏真是奇迹。此外匪对农村、工厂、商店、学校等,都有自然或强迫(恐怖恫吓)的埋伏,今天说反共,必须要从这些地方反起才行。

   

   

   

㈢大陆失败的总因

   

    大陆的失败,不是共产主义的理论谎言把我们打败的,更不是民众信仰了共产主义而致我们失败的,而是共匪运用了组织,控制了民众,渗透了我们的阵营,施用了毒辣的谋略,加上我们自己造成的众多错误而致失败的。往者已矣,来者可追,我们党的主义和领袖是伟大光辉无比的,大陆民心思汉,亦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如何从失败的真象中,找出制胜的道理与行动来,是吾党每个人良心上的责任。

   

   

   

   

   ■■■■■■■■■■■■■■■■■■■■ 【以上全文完】

   

   

    以上《剿匪经验总结》,是以《石觉先生访问纪录》内同名一节内容为发布底本完成数字化处理;首发析世鉴。

   

   

   

    ◆如欲转载析世鉴各系列内容以广流传,请务必保留原著有关重要信息(如发表原文的期刊名称与期数等)并阅读HGC关于发布内容版权的声明!

    ◆除特别注明者外,凡简体字发布内容,原文均为繁体字。除有时对若干内文标题序数作技术性处理及将繁体字原文转换为简体字外,HGC成员对所有发布内容的正文均未作任何改动。凡原文固有讹误,均一任其旧不作改动,必要时另在发布文本中以符号“【 】”插入HGC校勘说明。

    ◆除特别注明者外,析世鉴各系列内容均是由HGC成员完成数字化处理与发布制作。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