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共党论衡
[主页]->[析世鉴]->[共党论衡]->[石 觉: 剿匪经验总结]
共祸论衡
·林炎燮: 共黨「聖人」列寧不能見人的一面
◆ 共產國際 ◆
·漢 清: 第三國際面面觀
◆ 蘇共與中華民國 ◆
·沈雲龍: 民十六北京搜查俄使館之經過
◆ 地緣戰略 ◆
·殷海光: 堵住中國這個缺口
◆ 蘇共與中共 ◆
·隱 叟: 共產國際的私生子毛澤东——江西蘇維埃時代中蘇共關係珍秘
◆◆ 共産主義理論批判 ◆◆
·閻錫山: 建立中心思想
……有個美國記者也同我說,外間說你的兵農合一的事是不錯,恐是你的村幹部不好。我會答他說:那個人肯選上不好的村幹部來作此事,這都是反對者的一種說辭。如宋朝王荊公行新法,說者謂因用的是小人而失敗,其實那有那麽多的小人供荊公使用;況且同是一樣的人,不能說司馬溫公用上就是君子,王荆公用上就是小人。所謂荆公用小人的話不過爲廢止新法的上諭圓面子而已。從來小人病國而易糾,君子諊y匡,宋室之命運,斷送於君子,故國家不怕惡意的胡爲,全怕善意的乖錯。
……
兵農合一的這個名詞,是歷史上的名詞,當初定了辦法之後,因須起個名詞,才能呈報中央,當時我指示,挑上個歷史上的名詞,不必新創,使人费解,所以才用了唐朝府兵制的兵農合一名詞。
……
我以爲節制資本是最公道最圓滿的社會主義,如十五的月亮。資本主義是保護了不勞而獲,共產主義是抹煞了勞動能力之報酬,惟節制資本既不保讓不勞而獲,也不抹煞人的勞動能力之報酬。就是說:節制資本去除了剝削,按勞力報酬,鼓勵了人民。我認成我們的民生主義,應成爲國際的,不應成爲一國的。
我反對共產主義,我却佩服馬克斯。我說他的腦筋像带着顯微鏡,不過是他把社會問題推斷錯了!
——閻錫山
問:聽說共產黨佔領的區域內負擔輕,什麽稅的名目亦没有,不如你們麻煩?
答:負擔在政府是有一定數目的,規定出要多少,只要多少;共產黨在負擔上名目雖少,如軍隊的衣服、食糧、鞋襪各村造土地雷及麵種的負擔,就是臨時攤要而在規定負擔內,負擔的是一,要的是十;普通臨時攤派半月攤一次,一年攤到二十四次,需要多少要多少,現在共黨侵佔區各縣,一兩銀子,已攤到八十元現洋,合五石多糧,較我們的負擔重在四倍以上。共產黨會哄人,他是全憑哄人來壯大的,他的一切做法就是表面上是一種,骨子裹是一種,這話不只是我們說,恐怕英美的政治家無不公開的如此說。
民國三十六年閻錫山先生答美國記者衛樂士問
◆◆ 戡亂建國 ◆◆
◆ 閻錫山先生與兵農合一 ◆
·閻伯川先生為第一屆國大代表擬解决土地問題完成戡亂建國大業案原文
·立法院第三期後咨行政院文
·閻伯川先生答首都記者訪問團(三十七年五月三日)
·閻伯川先生一九四五年在重慶講兵農合一
·閻官長與白部長健生兄及鄧局長冷副參謀長諸同志對耕者有其田及迎頭趕上之商討(外一種)
·閻主任與山东省政府冀晋察綏考察圍諸君談話紀要(外二種)
·覆孔庸之諸同鄉先生子歌代電
夫共產黨者,世界之惡魔也。其居心至爲陰險,而手段至爲毒辣!
——曾 琦
◆◆ 中共論衡 ◆◆
◆ 早期陰謀 ◆
·陳能治: 黄埔建校初期中共分子的渗透活動
◆ 叛亂政略 ◆
·曾 琦: 共產黨之政略與戰略
·曾 琦: 共產黨撲滅國家主義者之策略
·盛 文: 共黨的政治措施
·張煥卿: 中共早期的「土地革命」(一九二一——一九三四)
◆ 防共政略 ◆
·殷海光: 共黨語言可以襲用嗎?
◆ 共區兴衰 ◆
·曹伯一: 析論瑞金共黨政權的崩潰(一九三一—一九三四)
◆ 中共内訌 ◆
·成圣昌: 富田事变与赤党内部分化
◆ 中共武裝 • 綜 述 ◆
·张仁征: 中共三十年来建军内幕
·牛敬亭: 「九一八」事变与中共反政府力量的坐大
◆ 中共武裝 • 抗戰時期 ◆
·劉鳳翰: 論「百團大戰」
·陳存恭: 中共在山西的戰爭目標與戰爭動員(1936—1945)
◆ 文化大革命 ◆
·殷海光: 這樣的紅衞兵
·殷海光: 紅衞兵是義和團嗎?
·殷海光: 自動的把膿包戳破了!
·殷海光: 狂徒的暴跳
◆ 中共人物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石 觉: 剿匪经验总结

   

   

   

   

   

    不论是过去将来,不管是政略战略,问题的中心关键在民众,基础在民众,离开了民众,便谈不上剿匪,也谈不上建国。奸匪是无可比拟的凶残敌人,剿匪是空前无比的大战争,只有以民众为基础,才能造成一支大军队,从事这个大战争,赢得这个战争的最後胜利,千言万语,归结於这一点。

   

   

   

㈠对匪党性质之体认

   

    1.一切决定於党、一切贡献於军:⑴党是一元组织的最高权力机关,军是贯彻党决策的中心力量。⑵匪是在军的力量上发展的,军是在党的原则下存在的。⑶所有政治部门的工作,都依照党的路线和决策,以巩固扩大及发挥军事力量,取得军事胜利为目标的。

   

    2.以民众为政治基础,以民众为战争本钱:匪党认为人是一切的主宰,谁能掌握大多数的人,谁就可支配世界,所以他把党政军的基础,都建筑在群众路线上,他的战争思想是以民众为基础的全面性的总力战,亦即所谓「人民战争」,以人民为防盾为矛头。在匪统治下的区域,甚么人都纳入组织,他们组织、控制、运用人民,使都变成战斗员和生产者,所以军队扩充那样迅速,军队补给那样圆滑,作战行动那样便利,无论从那一个角度去看,苏区实为匪军战力成长和发挥的最理想的场所。

   

    3.全面的战争、永远的战争:匪党的斗争是多面的、是无人不战、无地不战、无时不战、无事不战的全面战争,也是主张对敌对己无休止地进行斗争。他们认为政略就是战略,平时也是战时,所以经常要动员,经常要战斗。他们认为敌体之内含有友体成份,友体之内含有敌体成份,必须不断的进行统战,不断的进行整肃。在军政运用上,在不利之时,以政治的和平,掩护军事的退却,在相持的时候,用政治制造矛盾,由军事来利用矛盾,在进攻的时候,用政治渗透来促进军事的突破,用军事进攻来掩护政治的扩张,他们以政治军事交互的作前锋及後卫,配合得非常灵活。

   

   

   

㈡戡乱战史之检讨

   

    八年抗战,国力损耗过甚,共匪利用抗战中扩充实力,抗战结束後,即行叛乱,我不仅失去战後和平建国机会,最後且失去大陆,此一血泪斑斑之史实,吾人似不能因有惨痛之一面,而忽略其有教育针砭意义之一面,为求将来之成功,不能不对此役作坦率之讨论。

   

    1.急於复员,并编军队:战後复员当然是对的,但另一个战争在开始,在心理及实际上,皆不容许松懈下来,在共匪全面叛乱之下急急复员,的确是不切实际的措置。与复员并行之并编军队,原则上当然也是非常正当的,但时机和方法则大有问题。假如以军队用於屯田生产,以我国幅员之广,自有容纳之地,以後状况需要成立二线兵团时,亦不至於一无所成。假如用缩编而不拆散的方法,亦当不致如此破坏军心,损害实力,影响那样深远,结果如此恶劣。

   

    2.重划省区,撤消地方武力:东北九省,在日治时期治安组织、户籍地籍之整理、交通通信、工业农业发展,俱有良好之基础。日军投降後,伪满各级地方政府,预发三个月粮饷,封存各种籍册,等待移交。我们在接收之前,即重划省区,变更疆界,此一措置,实在不合时宜,只增加接收困难与纷扰而已。又抗战中某几省地方游击部队,维持广大敌後政权,与敌伪共匪搏斗八年之久,胜利之後,一纸命令将该项部队撤消,如是共匪不费一兵一弹,填补此项真空,而奄有数百县份之广大区域。假如不如此做,共匪何能捡此便宜?我们何至如此吃亏?

   

    3.接收漫无政策与纪律:胜利後接收陷区都市及工业区,只封存现品,使工厂陷於停顿,而不求维持及扩大生产,恢复经济之正常循环。某日人云:「你们只是接收物资,未能接收事业。」我们的接收当局听了此种评论,不知作何感想。又若干接收人员之化公为私,监守自盗,纪律荡然,尤令人齿冷。

   

    4.政治乏力与经济崩溃:我们的地方政治,仍沿用旧式做官那套办法,多数犯了命令主义、形式主义的毛病,所以政治的基础,不是一个正三角形,而是一个倒三角形,一遇共匪这样的敌人,因为掌握不到民众,便处处显得软弱乏力,无法对匪进行斗争。而後方省区之徵兵徵粮,亦未能满足军事要求。且八年对日抗战,财力已频耗竭,再加接收处理失当,浪费国家资财,及共匪叛乱,到处破坏,以致物价飞涨,军公教人员无法维持生活,民心士气俱蒙恶劣影响。

   

    5.单纯军事对匪作战:剿匪是一个总体全民全面的战争,我们单独以军事孤立作战,其他方面在观念及作法上,根本不是动员作战,而是牵制作战,尤其因为政治乏力,组织掌握不了民众,自然无法发挥运用民力,这样的孤军作战,自然难以持久。至军事全盘逆转时,再喊总体战,已经无补於事了。

   

    6.不当的军事计画与指挥:一上来就轻敌,对匪情判断不切实际,一再吃亏後,还是如此。同时因为匪情判断错误,作战计画也成为与实况不符的东西,而作战军之编组与指挥,也始终没有走上可胜的途径。我不明白为何老是将兵分散各地,让敌人一点一点的吃掉,而不能组成机动攻击的若干兵团,向敌人进击,将敌人击灭追散。我不明白为何不能授权最了解情况的前线指挥官,依战地具体情况,全权指挥军队作战,而由远离战场的司令部遥遥控制,作过时的处置,道理何在?

   

    7.匪党的组织与宣传:共匪最大的本领是组织与宣传,而组织与宣传两者是相互为用的,共匪的组织具有高度严格与秘密性格,对人、事、时、地、物也都发挥了积极作用。它能由无而有,由小而大,由弱而强,逃而不散,败而不灭,灭而复生,全靠此一特长。我们可以说:共匪的目的物是政权,工作对象是民众,工作手段则是组织,而宣传乃与组织平行的两支利剑,以宣传(教育)巩固组织,以组织扩大宣传,尽管共产主义的理论是落伍不堪的东西,但他的宣传甚至谣言攻势,对内发生凝结作用,对外发生吸收作用,则是不容忽视的一个事实。

   

    8.匪谍的渗透与埋伏:由组织宣传产生的另一特长则为渗透与埋伏,大有水银泻地,无孔不入之势;反转来说,也证明我们的组织太松懈。不容讳言的,在我们党政军的决策机关,都难免有匪谍的渗透埋伏,或导致政策之错误,或阻碍延缓政策之有效推行。我们的作战计画命令还未出门,匪已经先知道了,先布了陷阱,等我们去上当,这样而言与匪斗争,不吃亏真是奇迹。此外匪对农村、工厂、商店、学校等,都有自然或强迫(恐怖恫吓)的埋伏,今天说反共,必须要从这些地方反起才行。

   

   

   

㈢大陆失败的总因

   

    大陆的失败,不是共产主义的理论谎言把我们打败的,更不是民众信仰了共产主义而致我们失败的,而是共匪运用了组织,控制了民众,渗透了我们的阵营,施用了毒辣的谋略,加上我们自己造成的众多错误而致失败的。往者已矣,来者可追,我们党的主义和领袖是伟大光辉无比的,大陆民心思汉,亦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如何从失败的真象中,找出制胜的道理与行动来,是吾党每个人良心上的责任。

   

   

   

   

   ■■■■■■■■■■■■■■■■■■■■ 【以上全文完】

   

   

    以上《剿匪经验总结》,是以《石觉先生访问纪录》内同名一节内容为发布底本完成数字化处理;首发析世鉴。

   

   

   

    ◆如欲转载析世鉴各系列内容以广流传,请务必保留原著有关重要信息(如发表原文的期刊名称与期数等)并阅读HGC关于发布内容版权的声明!

    ◆除特别注明者外,凡简体字发布内容,原文均为繁体字。除有时对若干内文标题序数作技术性处理及将繁体字原文转换为简体字外,HGC成员对所有发布内容的正文均未作任何改动。凡原文固有讹误,均一任其旧不作改动,必要时另在发布文本中以符号“【 】”插入HGC校勘说明。

    ◆除特别注明者外,析世鉴各系列内容均是由HGC成员完成数字化处理与发布制作。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