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文化大革命印刷品中的共党史料
[主页]->[析世鉴]->[文化大革命印刷品中的共党史料]->[彭真罪惡史]
文化大革命印刷品中的共祸史料
·王光美究竟是什么貨色?
·看!刘少奇的黑打手刘允諾的丑恶嘴脸
……
1942年夏天的一个晚上,他对他的一个秘书说:
“毛主席这个人很厉害。他好打击人。
现在延安发来的整风文件中,提什么
‘惩前毖后、治病救人’,
‘反对无情打击、残酷斗爭’一些话,
那都是一些冠冕堂皇的漂亮话,
还不是那一套?
我过去是尝过毛主席打击的滋味的。
你加入党的时间还短,
很多历史情况你不知道,
不要相信那些漂亮的话。”
……
“毛主席也是个普通老百姓。”
“也是一颗螺絲釘。”
“他过去在第一师范当一个学生,他有什么?
还不是一个普通学生,
……不依靠党,他能胜利呀?
……他沒有党,再有天才也沒有用。”
……
《陈毅反毛主席罪恶史》
◆ 陈毅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陈毅反毛主席罪恶史
·陈老总“外史”一段
◆ 原自新共干文献合编·揭批材料 ◆
·刘少奇、薄一波、安子文、刘瀾涛等叛徒集团内幕
◆ 薄一波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打倒大叛徒薄一波
·薄一波的肮脏灵魂和糜烂生活
◆◆ 林彪文献类编 ◆◆
◆ 揭批材料 ◆
·军事科学院战史研究部: 关于辽沈战役中两条军事路线斗争的问题
◆ 讲 话 ◆
·林彪同志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議上的讲話
·林彪同志在军以上干部会议上的讲话 〖校勘本〗
·中共中央批轉林彪同志“八九”重要講話
◆ 陶铸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陶鑄在家乡罪行录
◆ 四人帮文献合编·揭批材料 ◆
·中共国家计委核心小组: 四人帮是地地道道的洋奴
◆ 周恩来文献类编·讲话 ◆
·周恩来同志在关于高崗問題的座談会上的发言提綱
◆ 高岗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高岗绝不是死老虎——必須从政治上思想上把大反党分子高岗斗倒斗臭
◆ 高岗饶漱石文献合编·揭批材料 ◆
·向 德: 「高饶反党同盟」真相
◆ 习仲勛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三反分子习仲勋的罪恶历史
·高岗任红军政委時期强奸民女及习仲勛与高岗的历史关系
◆ 刘仁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反革命修正主义二头目刘仁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澤东思想的滔天罪行
◆ 万里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反革命修正主义头目万里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滔天罪行
◆ 邓拓文献类编·揭批材料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彭真罪惡史

前 言

    在党內头号走資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刘少奇的庇护和支持下,大叛徒彭真,长期以来隐藏党內,窃踞要职。在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領导的这場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級文化大革命 中,彭賊被揪出来了,这是光焰无际的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今天,彭賊已被淹沒在亿万革命群众的汪洋大海之中,彻底清算他的罪恶的时候到了!彭賊的历史,是一部大叛徒、大野心家、大阴謀家的历史。他是騎在北京市广大人民群众头上的大恶霸,是党內最大的走資本主义道路当权派阴謀篡党、篡政、篡军,复辟資本主义的急先鋒,是埋在毛主席身边的定时炸彈。他对党和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罄竹难書。

    为了配合当前对彭真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大批判、大斗爭的新高潮,我們根据《北京文艺战报》《彭賊丑史》《人大三紅》《彭真填履历表》及其他有关材料,編写了《彭賊罪恶史》供广大革命群众参考。由于我們掌握材料不多,編写的很不完善。望无产阶級革命派的战友,繼續补充改写。让彭賊的罪恶历史遺臭万年吧!

一、反动家庭

    旧北京市委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头子、大野心家、大阴謀家彭真,原名傅懋功,一九○二年出生于山西曲沃县垤上村反动富农家庭。其父傅維山,在清末当过“公持”,国民党时当过“閭长”、“編村”、“村副”,当地群众称他是十足的地痞、恶棍。其母卫桂芝,反动富农婆子,解放前后一直骑在人民头上吸吮人民血汗。她現虽身在农村,却有城市戶口,享受十七級干部待遇,每月供白面三十斤,油二斤,雞鸭魚肉,样样俱全,并且由公家僱一个保姆服侍。其弟傅懋信,是垤上特殊社員,仗势欺人、好逸恶劳、見錢眼开,曾貪污粮食二千多斤,渾号“傅三爷”(叔伯兄弟他排列第三)。其二弟傅懋惠,当过汉奸,后混入解放军,并鑽进党內,之后又开了小差。这小子一貫投机取巧,好逸恶劳,广交牛鬼蛇神、为非作歹。解放后彭賊給他两支枪,他更如虎添冀,无恶不作,人称“晋南二皇帝”。彭賊的臭婆娘张洁清,是北洋军閥、大买办张勛的孙女,滿腹坏水,鬼計多瑞,为虎作倀,助紂为虐。在生活上也是一个十足的資产阶級闊太太。

    彭賊一九六一年十二月和一九六四年四月两次“衣錦还乡”“探家省亲”,村里貧下中农被关在家里,根本不准接近,而与其狗母——富农婆子促膝訴说別情竞达四个小时,还带傾省、县大小官員为其狗爹上坟扫墓,在墓前低头默哀,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剝削阶級的孝子賢孙。彭賊趁机恶毒攻击三面紅旗,攻击我們心中最紅最紅的紅太阳毛主席,反动本性大发作,猖狂恶毒到了极点!

二、狐朋狗党

    彭賊和党內最大的走資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刘少奇,是一丘之貉。他們早在三十年代就互相勾結,狼狽为奸。彭賊曾公开说:“刘少奇在一九三六年还不被許多同志所了解,在召开党的代表会議上,选择北方局書記,我就在代表中作了許多说服工作。”由于彭賊的竭力吹捧,造謠惑众,刘少奇这个老牌修正主义者爬上了領导崗位。哈叭狗搖尾,主人自然喜欢,要扔給一块骨头。在一九三六年的时候,北方局有人怀疑彭賊是特务、內奸,刘少奇就竭力打保票说:“我最了解他,我和他同过事。”并向別人介紹说:“傅懋功很有魄力,很能干,是一个老同志,是我的同事,我很了解他。”在刘少奇的庇护下,大叛徒彭真青云直上。

    彭賊和罗瑞卿、陆定一、楊尚昆結成一个反革命政变集团。他們密謀策划,妄图在某一天发动政变,达到他們复辟資本主义的罪惡目的。

    彭賊和刘仁,是穿着一条褲子的两个大坏蛋。他們一貫抗拒毛主席和党中央的指示,把北京市搞成一个水泼不进,針插不进的独立王国、实行資本主义复辟的基地。

    彭賊为了实現他篡党篡政篡军的个人野心,长期以来,实行一套封建帮会式的組織路綫。用封官許願的卑鄙手段安插亲信、重用坏人,网罗牛鬼蛇种、社会渣滓結成死党,为复辟資本主义招兵买馬,設营筑垒。如前市委書記郑天翔,常委、宣传部李琪,常委、付市长崔月犂等人,都是彭賊过去的秘書;常委、教育部长张文松,是彭賊的小舅子。这些人都被彭賊、刘仁破格提拔,青云直上。在前市委書記处和各部委的主要负責人中,市委書記处書記赵凡,常委、組織部长余滌清,常委、市人委付秘書长項子明,常委、政法部长刘涌,宣传部付部长张大中,市委付秘書长王汉斌,工业部付部长陆禹,大学科学工作部付部长宋碩等,都是彭刘的亲信、老关系、老部下。

    彭賊大肆网罗牛鬼蛇神,如大叛徒邓拓,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反革命分子,漏网大右派。他在《人民日报》任总編輯期間,犯有严重罪行。受到毛主席的严肃批評,被罢了官。彭賊却把他視为掌上明珠,安排为市委書記。其他如前市委書記处書記陈克寒,书記处书記兼公安局长馮基平,常委、市人委秘书长賈星五,市法院前院长王斐然等等,都是这一类貨色。

    彭賊还在哲学界抓了楊献珍;在文化界抓了周揚、許立群、姚溱、胡繩、林默涵、夏衍、齐燕銘、田汉、阳翰笙、邵荃麟等;在历史界抓了吳含、翦伯贊;在教育界抓了蔣南翔、陆平等,做为反党骨干,为他复辟資本主义制造輿論工作。姚溱是彭賊最亲信的“智囊”和“高級顧問”,和許立群一起.为彭賊搞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綱領。

    刘氏叛徒集团头目安子文、薄一波等,則早已是彭賊死党。

    班禪額尔德尼长期頑固地站在反动的大衣奴主立場上,反对共产党反对毛主席,妄图叛国。而彭賊却竭力掩盖班禪的罪行,吹捧班禪是“爱国的”,“是中間偏左的”,从五九年(已发現班禪的反党罪行)到六三年,彭賊几次安排班禪在全国人大、全国政协等大会上发言。一九六一年,彭賊还授意万里,为班禪精心安排了一个万人大会,让北京市的基层党的负責人都去听班禪的“报告”,以抬高班禪的身价,成为他搞政变的盟军。

    总之,彭賊就象一只綠头蒼蝇,那里最脏就往那里鑽,越臭越合他的脾味。他妄图依靠这帮狐朋狗党,实現他篡党、篡政、篡军的狼子野心。

三、罪恶历史

    一九二五年,彭賊“領导”石家庄机器厂的“买米运动”时,施出“釜底抽薪”計,搞“和平請愿”,結果斗爭失敗,旋即施出“金蟬脫壳”計,出卖石市地下党负責人高克謙,自己“安全脫险”。不久。他又騙取石市大兴紗厂工人运动領导权,制造工人队伍分裂,在紧急关头,保命逃跑。因他跑得快,故人們誉之曰:“快腿”。

    一九二九年,彭賊騙取天津地下党第三区委书記职务。不久,党的組織遭严重破坏,嚇得他魂不附体, “快腿”不灵,以致被捕。在獄中逆来順受,屈膝投降,带头吃国民党公安局长送的飯,破坏絕食斗爭,并恭恭敬敬地說“謝謝局长”。当敌人要严惩絕食的人时,他跪在武装军警面前求饒;当敌人要搜身时,他赶紧解开衣扣讓敌人通身搜查,是一副十足的軟骨头。

    一九三一年,彭賊轉入北京第二监獄,因为出卖了王宗一、常平玉、王××等五位同志,得到敌人的信任和优待。伪公安局长雷进毅說:“象傅懋功这样的人才是很少的。”

    一九三六年,彭賊按照刘少奇的“指示”,自首出獄,当了可恥的叛徒。同年春,经刘少奇包庇和重用,当上了北方局組織部部长和××省委书記。

    一九三八年,彭賊任晋察冀中央书記时,积极推行王明机会主义路綫,以“一切服从統一路綫”为法宝,包庇了屠杀共产党人的創子手×××,为国民党又立一大功。

    一九三九年,彭賊带着大叛徒邓拓从晋察冀到延安,让邓拓写了一本名叫《晋察冀边区根据地》的书,大肆吹捧彭賊領导的晋察冀边区,为王明路綫歌功頌德,邓拓也因此得到了刘少奇的赏识。同年,他与刘少奇一起策划了一个大阴謀:借我党在延安集訓干部之机,把他們手下的人馬大批留在或調入延安,参加党校集訓,以保存自己的实力。

    一九四一年,彭賊写了《关于晋察冀边区党的工作和具体政策报告》,长达十万言,是其早期反党反人民罪恶活动的黑綱領。

    一九四三年,彭賊窃据了中央党校付校长职务,大肆吹捧刘少奇是白区工作的“模范”。

    一九四四年,彭賊任中央組織部付部长,“七大”前夕,刘、彭秘密訂立攻守同盟,包庇一九三六年伪北平军人反省院的叛徒集团。

    一九四五年,彭賊被刘少奇封为东北局第一书記。他上任后,积极执行王明路綫和刘少奇的投降主义路綫,疯狂抵制和反对林彪同志执行的毛主席的革命路綫。为了反对林彪同志,彭賊和林枫、呂正操“桃园三結义”。因其阴謀泄露,被調离东北。

    一九四七年,彭賊在中央工作会議上,大肆吹捧其后台刘少奇。并经常散布刘少奇的言論,阴謀策划为刘少奇編印《选集》。

    一九四九年,在刘少奇的包庇下,彭賊当上了北京市委第一书記,窃据了中央要职。

    一九五○年,安子文伙同彭賊把叛徒集团的档案“借”去,三年不还,秘密銷毁了很多罪証。还派人去北京图书館,把登在伪《华北日报》上的“反共宣言”挖掉,妄图为其叛徒行为灭証。

    一九五四年,彭賊又当上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員会副委員长。在七屆四中全会上,毛主席要彭检討他在东北时犯的右傾机会主义錯铡A跎倨媾滤涣斯兀盟ü龡钌欣ネ道匆恍┖诵牡蛋福⒂伤那仔诺送亍⒄耘舴伞⒗铉鳌⑼鹾罕蟮热税锩Γ谥屏艘桓黾偌煊懀苫旃亍

    一九五六年,彭賊与刘、邓合謀策划了“八大”政治报告,其中“国家政治生活”部分是他起草的,大肆宣揚阶級熄灭論,宣揚阶級合作。

    一九五七年四月,彭賊在旧北京市委召开的宣传工作会議上,对毛主席《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这部光輝巨著,大行篡改、污蔑、誹謗、攻击的反革命活动,竭力宣揚大叛徒赫魯晓夫“和平共处”、“和平过渡”、“和平竞賽”的烂調,抹杀阶級斗爭。

    一九五八年,彭賊利用职权,把大右派邓拓拉进北京市委,当上了文教书記。同年,旧北京市委反党杂志《前綫》出籠,彭賊亲笔写“发刊詞”,抛出了他篡党、篡军、篡政的黑綱領。

    一九五九年,党內的右傾机会主义分子在党的廬山会議上,向党中央发动猖狂进攻。彭賊大肆宣揚“阶級斗爭熄灭論”,說什么“要爭取一切知识分子,为社会主义服务,批判可少些。已经批了一年了,現在可以打打扑克,看看电影了……”麻痺人民的斗志,鼓动牛鬼蛇神出籠,为复辟資本主义制造輿論准备。

    一九六○年,彭賊随同刘、邓去莫斯科参加八十一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会議,趁机和赫秃亲吻拥抱,“友誼”大增。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