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两京中央政府时期中华民国民俗鉴
[主页]->[析世鉴]->[两京中央政府时期中华民国民俗鉴]->[馮宗道: 曾經煙火人眩目——紹興故鄉童年瑣憶]
两京中央政府时期中华民国民俗鉴
彰往可以察來 · 顧後亦能瞻前
析世鑑
SINCE 2004
共黨份子
……
它的目的,
是想澈底毀滅我國五千年來的傳統倫理道德與歷史文化,
進而征服全世界,並奴役全人類,
其陰謀險毒,
雖李闖、黃巢猶不足相與比擬
……
許克祥: 「馬日事變」回憶錄
http://blog.boxun.com/hero/xsj1/109_1.shtml
今日時局之嚴重,爲民國以來所未有……若無喘息之機,仍再繼續作戰,則整個國軍,雖不辭任何犧牲,恐難免各個崩潰,全國有赤化之可能,不僅中國版圖變色,五千年之文化歷史亦將斬斷。言念及此,憂心如焚。……
民國卅七年白崇禧致黃旭初函
http://blog.boxun.com/hero/2006/xsj1/138_1.shtml
◆◆◆ 歲時記·中元節 ◆◆◆
◆◆ 華北地區 · 北 京 ◆◆
·鐘秋槎: 記當年北京的中元節之夜
◆◆◆ 婚俗記 ◆◆◆
◆◆ 山西省 ◆◆
◆ 晉 南 ◆
·裴尚苑: 婚俗瑣談
◆◆◆ 歲時記·年節 ◆◆◆
◆◆ 華北地區 ◆◆
◆ 雜 憶 ◆
·孔令朋: 過年記趣
◆ 北 京 ◆
·大 雲: 追憶北京過新年的舊時風光
◆ 山西省 ◆
·裴尚苑: 浮生散記——春節記俗
◆◆ 江浙地區 ◆◆
·阮毅成: 兒時春節
·馮宗道: 曾經煙火人眩目——紹興故鄉童年瑣憶
◆◆ 東北地區 ◆◆
·劉百非: 东北的年景與零食
◆◆ 華南地區 ◆◆
◆ 廣 州 ◆
·姜 魯: 穗市年景話舊
◆◆ 華中地區 ◆◆
◆ 雜 憶 ◆
·柳景開: 今不如昔的農曆新年
·浮海客: 在國內農村過舊曆年之憶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馮宗道: 曾經煙火人眩目——紹興故鄉童年瑣憶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析世鑑】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鑑】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鑑】發佈內容的各項聲明:

http://boxun.com/hero/xsj2

★ 【析世鑑】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或著作財產權受讓人等同意而略去原著述人、相關出版資訊等(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 囿於時間與精力,【析世鑑】所收數位文本之校對未能一一盡善,鲁鱼亥豕諒不能免,故我們忠告任何企圖以引用方式使用【析世鑑】文本内容的讀者,應核對有關文章之原載體並以原載體文本内容爲準,以免向隅。

★ 凡原文存在明顯字符訛誤或遺漏之處,【析世鑑】製作組採用【 】內按語方式隨原文標出,不再另行說明。

★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鑑】收入的數位文本,均是由【析世鑑】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 彰往可以察來 • 顧後亦能瞻前 ◆

   

曾經煙火人眩目

——紹興故鄉童年瑣憶

馮宗道

   

    我的童年處於二十世紀的二十年代。那時沒有電影,沒有電視,更沒有電動玩具。我家又比較保守,管教甚嚴,孩童時代不許可任意離開家去找小朋友。所以在我的記憶中,童年的歡愉節目便全賴古老的舊俗節日,例如過新年、掃墓祭祖、端午、八月中秋和除夕等等,使孩子的心扉開放隨大人們的活動而感到歡樂。

    過新年前後是孩子們最開心的時候。從農曆十二月二十日開始,過新年的節目一個又一個的接連降臨。最初是全家大掃除,連角角落落都得打掃乾淨,全家最忙碌的是母親和女傭,我和姊姊也跟在她們的後面轉,也想幫一點忙,但到後來總是越幫越忙,給大人添了不少麻煩。十二月二十三日是祭灶神。傳說每年這一天灶神要上奏天庭,報告這一家在過去一年來的善惡作爲,所以每一家都要以盛筵款待灶神,以賄賂的辦法讓灶神爲這一家說幾句好話。全家人向他磕頭之後,便把供在灶上的灶神像取下來焚去,把新買的灶神像供起來,算是新官上任。

    接下去的幾天,母親和女傭忙著包粽子,舂年糕,搓湯圓,做八寶菜,製酒浸雞和酒糟雞等等,這些都是過新年時必備的食品。我家所包的粽子,有尖角型的,有長方型的,也有一大一小抱在一起的。餡子有甜的豆沙、棗泥、紅棗,鹹的有火腿和鮮肉。姊姊和我覺得好玩,也要去嘗試一下,結果我所包的總是歪歪扭扭的不成樣子。粽子包完後,用大淘鍋煮熟,然後一串一串地掛在母親房間後面的一間屋子裏。舂年糕要用很重的大石杵在石臼裏把蒸過的米搗爛,所以要找雇工代勞。每年我家總要雇用他很多天,他的任務除舂年糕之外,也經常爲我家把穀子以牽礱的方式,去殼成糙米,又放在石臼裏以石杵舂捶,脫去糠而成純白米。這些費力的工作都在我家院子裏做,一天工作以後滿院了都散佈了細糠,夠女傭打掃半天的。我記得這名雇工長得結實粗壯,飯量很大,中午須供應一頓兩葷兩素的午餐和一壺紹興老酒。一天工作的酬勞好象是幾角大洋。

    過年時把祖先的神像按輩份高低在廳堂的牆上懸掛起來。這些以彩色精細地描畫,男女均以清代服飾盛妝打扮的神像、平日都卷起來放在一隻大木箱裏,放了很多樟腦丸以防蛀蝕,伏暑天還得取出來曝晒一次。到過年時或忌辰時便懸掛起來,讓子孫瞻仰遺容,慎終追遠,這是中國人不忘祖先的美德。在所掛的祖先神像之前,放著八仙方桌,供有祭品和燭臺。祭品都是比較耐久的水果和乾果如幹的龍眼、荔枝之類。燭臺很講究都是錫制的,每一桌須放五件祭品又名「五事」;兩件插花的錫筒,兩件錫制燭臺和一個銅制香爐。我家須供祭的祖先很多,所以錫制的祭器也裝滿了好些木箱。紹興家庭所用的錫器不少,除上述祭器之外,尚有大小酒壺、盛裝茶葉或食品的錫罐等等。這種錫器使用過數年之後,表面變爲黝黑,形狀也會稍稍變動,這時便會找一位錫匠來,化一天時間把舊錫器熔化了,再重新模制。我幼小時對錫匠的手藝也很感到興趣,只是熔錫時會有一種難聞的氣味,母親不許我在旁邊逗遛太久,並且把內室的門窗都緊閉起來。

    除夕那天晚上,祭祖、迎財神、守歲,節目很多。我是一家中唯一的男性,所以祭神時只有我才能代表全家向它三跪九叩祭拜。一年之中,只有這一天,我可以混到午夜才上床。第二天早晨一醒來,便可以在自己的枕頭下摸到祖母和母親所給的壓歲錢。

    新年的前幾天,孩子們穿了新衣、新鞋,隨大人到各親戚家拜年,一方面也招待來我家拜訪的親友,大家見了面要說恭喜發財,登門拜年須備禮品,通常都是由南北貨店買來的虎頭包,白糖、桂圓、荔枝、蓮子等等都是通常贈送的禮品,紹興土產糕幹、穌糖、蛋捲這些茶點也受人歡迎。禮品包都用粗草紙,包成長方形,表面較寬,背面稍窄,表面上貼一張出品店舖的紅色印金字的招頭紙。這些過年的澧品,轉輾相贈,張家送來的,改送到李家,在年節中流轉不息。到最後打開包裝時,也許已爲蛀蟲侵蝕了。

    我家親戚不多,祖母不常在新年出門,在家中坐守。我和姊姊隨母親去有數的幾家拜年,也會收到好些拜歲錢,不過一等新年結束之後,母親便把我們收到的錢都收存起來了。平時我們是不准到外面亂花錢的。新年的前五天,我家也允許孩子們擲狀元紅這種小賭博,一年一度玩得特別開心。放爆竹也是新年中使孩子們最興奮的一件事,只是我膽子小,只敢玩那種最小的炮竹,或是點燃之後會嘶嘶地放火花,然後一竄上天或是在地上游走的那一類,但這些一也足以使我感到興奮和刺激。正月十五的元宵花燈乃是新年的最後一個節目。記憶中紹興的花燈並不太熱鬧,有時可以看到放煙火,黑暗的天空中彩色繽紛,令人眩目。不過紹興的煙火和在美國看到的不太一樣,有時會出現紹興戲中的一個畫面,在天空中停留幾秒鐘,然後又出現另一幅戲的畫面,這樣可以連續三次的畫面轉換,令人拍手稱奇。

    我在童年時也偶而隨祖母去看紹興戲。演戲的地點有兩處,一處是紹興的布業會館,一處是龍山腳下的大會堂。紹興戲的戲目和演員行頭,跟京戲差不多,只是腔調不同。不過紹興戲中有幾出如「目蓮救母」等大戲卻未見於京戲。這一類特殊的戲多在野台戲中演出,由出錢的主人特別指定,或是爲某一位菩薩的節日,由善男信女捐款演出以酬神。和我家相距不遠,有一所圓通寺,寺前過街處建有一戲臺,每年總有二、三次演出紹興戲。我家和璜溪叔祖家特別定做了兩張高腳長椅,可容四人乘坐。演出之前,兩家的女傭便會把高腳椅抬到廟前正對戲臺放好,佔據有利的位置。晚飯之後,全家便高坐椅上看戲。結束時常到午夜,我總是熬不到夜深,而由女傭先領我回家了。紹興戲開演時,一條原來就不夠寬的路,擠得水泄不通。鑼鼓聲更是喧鬧遠播。演出「目蓮救母」這些大戲時,臺上會演出下地獄各種場面,配上陰森森的名爲木蓮號頭吹出的音樂,會使觀衆 毛骨悚然。這場大戲可以演到天色黎明。最後的一個場面是:臺上有幾位扮演地獄的拘魂使者,手執鋼叉,在黑白兩無常的引導下跑下臺來繞寺一圈再回到臺上,表示已把這一帶的惡鬼都捉走了,世界太平了,觀衆才一哄而散。同樣性質的野台戲,年幼時也看過幾次,都是由紹興近郊村落中居住的親友們邀請的。他們都視此爲當地的一件大事,所以遍邀親友參加,客人到得愈多便愈有面子。看戲前後有盛筵招待。鄉下人的盛宴以大碗魚、肉取勝,一次上菜是兩大碗同樣的菜,堆得高高的,惟恐客人不夠吃。連點心也很扎實;通常是一大碗糖水煮蛋,每碗六個蛋。我在童年時胃口很差,並且非常挑食,看到這些大塊文章,幾乎無法下箸。

    在童年時代幫忙母親晒穀子也是頗有興趣的一件大事。秋末自佃戶處收到穀子以後,我家都是先在穀倉間裏儲存起來,到冬季有陽光時便得運出去曝晒,以避免發黴。到時母親會找工人把穀子裝在竹籮內挑到我家鄰近的一片晒穀場上,然後把穀子倒在舖好的竹席上。母親和女傭會把穀子用木粑扒匀。於是就讓姊姊和我來看管曝晒的穀子,並且要我們經常用木耙把穀子翻動一下,使穀子的每一面都能接觸陽光。晒穀都是在冬季,我們早晨去晒谷場時,屋瓦和地上還都積有一層霜,所以母親會給我們準備好一個暖手銅爐取暖。紹興冬季時很潮濕,易於長凍瘡,我和姊姊雖然經常戴著手套,但手腳上的凍瘡仍是難免。當我們在晒轂場上的陽光下坐了片刻之後,才會有暖洋洋的感覺。除偶而用木耙翻動穀子之外,我們也把穀子放到暖手爐裏,不久它就爆裂開來成爲可吃的爆米花。傍晚前,工人會再回來把晒好的穀子運回傾入竹編的貯囤,可以維持一年內不會長霉。我家人口少,米的消耗有限。每當米價較好時,母親會安排雇工到家來把多餘的穀子縴成糙米,然後找米行的人來沽價售出。

    紹興乃是漁米之鄉,尚算富庶。著名的土產就是紹興酒。可是紹興的產米量不及江蘇省的無錫,並無多餘的米糧可供釀酒外銷。有些工商界人士便在無錫釀制紹興酒,釀酒師傅都是從紹興聘去的,並且也在當地覓得可以釀酒的水源,可以和紹興的鑒湖水媲美。戰前在上海及各大城市銷售的紹興酒多半來自無錫。紹興以產酒聞名,紹興人酷嗜杯中物的也很多。我家無人能飲酒,我更是聞酒即醉,有Alcohol Indicator(酒精試劑)的綽號。但親友中善飲者甚多,除早餐以外,每餐一定要喝上四兩或半斤才算過癮。芝薇的父親和昭儀的三姊就都是此道中人。喝紹興酒必須先在錫制的串筒中以熱水加溫,然後倒在錫制酒壺中送上桌來。喝紹興酒必須淺斟低酌,很少一仰脖子就乾杯,所以吃一頓飯至少得消磨一、二小時,三、五好友持杯傾談,也是人生一樂。

    紹興的工業除釀酒之外,尚有錫箔加工業,在中共執政以前,錫箔捐乃是紹興主要的稅收之一。紹興並未產錫,何以這種加工業會在此生根,殊屬費解。錫箔的唯一用途是供神祭祖,寧波、紹興甚至江南的大縣市都流行祭祖時燒銀錠。黃紙貼上薄薄的一層錫,裁成數寸見方的錠紙,也算是每家必備之物。當祖先生辰忌辰時,或供神送鬼時,爲了使他們在陰間有銀鈔度日,每家都會把錠紙折成元寶的形狀,然後在祭壇或靈前焚化。有些家庭會把焚銀錠的灰收集起來,積存相當數量出售給來收集紙灰的人,因爲其中含有微量的錫,可以回收。

    紹興賴錫箔工業爲生的人,直接間接的有十余萬人,錫塊進口後,由錫箔工廠千煉百錘而成爲極薄的錫葉,但都粘疊在一起。家庭婦女可以向錫箔工廠領取這種錫葉和黃紙,回家來以自備的竹制挑簽、木制輾板以及一隻鑲鋼片的滾筒把它製成錫箔。首先把薄如蠶翼而粘疊在一起的錫葉以竹簽挑開來,然後把極薄的錫葉放在黃紙頁上,以滾筒輾過,讓錫葉緊緊的粘貼在黃紙上,裱背好的錠紙計數紮好送回工廠,領取工資。通常每取回一疊錫葉時,工廠規定須繳回若干張錠紙,如果超過此數,便算是「褙紙人」的外快,乃是工資外的另一點收入。紹興有很多婦女以此爲專業,養家活口,但也有很多家庭婦女以此爲副業,作爲她們的私房錢。家鄉人民多數很節儉,刻苦耐勞,但也只能求溫飽而已。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