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广斫鉴
[主页]->[析世鉴]->[广斫鉴]->[陳果夫: 民國十五年至十七年間從事黨務工作的囘憶]
广斫鉴
·黃仁霖: 大陸戡亂與金門抗匪的回憶
·楊文達: 八二三砲戰
◆ 海 軍 ◆
·黎玉璽: 八二三金門會戰海軍之作戰
·宋 炯: 八二三砲戰歷險記
◆ 媒體觀察 ◆
·劉毅夫: 八二三炮戰廿周年追憶
·于 衡: 震撼世界的八二三炮戰
·張廣基: 追憶八二三炮戰的中外記者群
◆ 推薦閲讀 ◆
風雨生信心
——八二三金門炮戰追憶之一
http://www.peacehall.com/forum/zwkl/354.shtml
——八二三金門炮戰追憶之二
http://www.peacehall.com/forum/zwkl/410.shtml
——八二三金門炮戰追憶之三
http://www.peacehall.com/forum/zwkl/413.shtml
◆ 台海對峙 • 海外觀察 ◆
·黃旭初: 一九五一年初旅东瀛雜憶
·黄旭初: 东遊見聞再記
◆◆ 征人回首來時路 ◆◆
◆ 新桂系領袖 ◆
·黄旭初: 我與李宗仁先生
·黄旭初: 李宗仁頭白,黃紹竑骨寒!
·黄旭初: 晚年的黃紹竑與我
·黃旭初: 我與白崇禧最後的關係
◆ 台海戰爭 • 反攻大陸計劃 ◆
·徐學海: 反攻大陸作戰的試探
·賴名汤: 一项没有实施的反攻大陆計畫
各位如果回顧二次世界大戰的歷史就會發現,美國政府提供俄國的戰機比提供在大陸時期的中華民國還要多,我所說的不只是提供俄國用於歐洲西戰線的戰機而已,美國也提供了八百餘架的飛機給俄國的遠東軍,當時這支軍隊根本部還未與日本作戰。由此可見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安全議題上,實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中華民國最後一次反攻大陸的機會是在1962年。當年大陸正好陷入全面性的飢荒,而且政治上嚴重動盪不安。一般認為,當年中華民國政府可以成功反攻大陸,獲得人民的支持,並推翻共產黨政權,因為大陸人民對共黨的不滿情緒已到達頂點……從1973年開始,為了將中華民國的軍力規模,侷限在防衛作戰的層次之內,美國不斷以「中國共產黨未來5年沒有定夠的能力攻擊臺灣」的理由來逐步縮減對臺軍售,而美國政府所說的「5年」,其實已被重複說了35年……
……許多人抨擊「白色恐怖」時期所受到的種種限制,但卻不願提起當時臺灣確實受到真正的軍事威脅——我想現在所面臨的是此當時還嚴重的威脅,而如果有任何改變的話,那是因為中共必須審慎評估大動干戈侵犯或摧毀臺灣,所要付出的代價及其後果。如果換成是當時毛澤東揚言血洗臺灣且已有能力做到的話,情況可能就有听不同了。換言之,如果當時中華民國在軍事及政治上發生任何破绽,而予敵人有可乘之機,那麼臺灣將可能產生災難了。
◆ 推薦閲讀 ◆
藍柏先生(L.J.Lamb)訪談
http://blog.boxun.com/hero/201002/xsj12/45_1.shtml
……我所隶屬的部隊是87軍原先它是青年軍重新改編而成的,下屬有第9師、32師(駐守金門陽宅)、我是隶屬第10師(師長是吳潤明少將,期間在彰化奉令建造眷村工程),一共3個師……在【民國】47年左右,我們部隊曾經奉令要開赴越南,計畫要從越南打回大陸,那時部隊的武器裝備悉數部準備好了,甚至我們這些人連遺書也寫好,最後美方不同意我們派兵前往越南,所以這項計畫便宣告終止。
花蓮市精忠七村 • 蔣順榮先生訪談
http://blog.boxun.com/hero/201002/xsj12/12_1.shtml
◆◆ 美國在中國 ◆◆
◆ 美國軍援與中華民國武備 ◆
·李法能將軍訪談
·黃世忠將軍訪談
·黃耀羽將軍訪談
·張輯善先生訪談
·徐學海將軍訪談
·萬子清將軍訪談
·潘承祜將軍訪談
·雷穎將軍訪談
·溫哈熊將軍談歷任美軍顧問團長與協防司令
·艾克維瓦先生(Vincent Acquaviva Jr.)訪談
·杭斯禮先生(Cecil Hensley)訪談
·楊恩上校(Mason J. Young,Jr)訪談
從我們當年看到的一切,臺、澎、金、馬地區是一個爭奪制空權極為激烈的地方。就我的感受而言,早年爭奪空權的激烈程度和戰時狀態幾無二致。
美國前援華軍官艾克維瓦先生(Vincent Acquaviva Jr.)
我在第34中隊共執行78次大陸偵察任務,其中兩次偵察經驗,令我永生難忘:
【民國】 49年11月19日,我奉命擔任正駕駛兼指揮官,與駕駛員柳克鑅、領航員汪長雄、電子防禦官高蔭松等空勤組員多人,以P2V-7前往大陸西安地區執行偵察。暗夜低垂之際,飛機由新竹起飛,經大陸沿海越過江西飛往西安,其中僅在江西一地就有6處軍事機場,佈置的都是攻擊性的米格機。
進入大陸不久後,即遭共軍雷達發現我機行蹤,當我窮於應付沿途緊追不捨的共軍米格17及19飛機時,卻不知另2架俄製TU式輕型轟炸機,已在在河南少林寺附近空域等待,準備隨時攻擊我機。
飛機上的電子裝置在河南附近,接收到共軍TU式敵機接近的訊號,發出「滴答!滴答!」的警示聲響,當我機電子裝置發出「滋!滋!」的警示聲時,顯示我機已遭對方鎖定,我立刻按下P2V-7飛機上的Spoil按鈕(Spoil可使飛機轉彎超過5度時,立刻自動轉換成60度),使飛機迅速下降並急彎轉換飛行方向,同時投出電子干擾錫片,敵機的機槍瞬間都射在干擾錫片上,順利躲避對方的追擊。但敵機緊咬不放,我甫爬升飛機高度,機尾立刻又被對方盯住,經過數次施放電子千擾和高速急轉彎後,已與敵機在高空中纏鬥約27分鐘,仍然無法擺脫對方。
經驗告訴我,帶頭攔截的第l架敵機,應該是共軍最有經驗、軍階較高的飛行員,第2架的飛行員經驗次之,列在最後的飛機通常是飛行經驗較淺的低階飛行員;於是我心中想好了誘敵的方法,繼續設法極力躲避帶頭攔截的敵機,等到後面經驗較淺的共軍飛行員接近時,再對敵機施展一個出乎意料之外的全新戰法。
來回閃避間,電子裝置不時發出被敵機鎖定的「滋!滋!」聲,這時飛機已經飛抵中嶽嵩山前方,但見眼前山壁矗天蓋頂而來,後有敵機緊追不捨,就在九死一生之際,我告訴電子防禦官高蔭松:「這次不要用電波干擾他(敵機),也不要扔錫片」。當我又聽到「滋!」一聲時,我立刻將油門關掉,迅速下降並穿越過一道山溝,回頭看到敵機機槍射出的子彈,全部打在山壁上發出一連串火光,緊接著轟然一聲,敵機來不及鑽過山溝而撞上嵩山頂峰,整個山頭頓時陷入火海。
接著我清楚的聽到共軍的通話內容,仍然派出飛機升空追擊,數分鐘後傳來一架敵機對地面的通話聲:「這小子我不讓他跑了,撞都要把他撞下去!」但或許是敵機飛行員心裡受到僚機撞山的影響,就在敵機鎖定開砲及我機干擾躲避不久後,通話器中傳來敵機飛行員的慘叫聲,這時我回頭只見惡夜漫漫無邊,卻沒看見敵機墜落何處。然後我聽到共軍地面指揮官大叫:「你們都給我回來吧!」
隨後檢查我機受損情況,雖有足夠的電力供應全機防衛系統正常運作,但左側發動機損壞l具,已經無法飛往西安執行預定任務,於是隨即返回新竹基地。返航途中,我請領航員汪長雄畫出這次驚險航程的安全航線,這條安全航線避開了我們所經過的大城市,以及遭遇到的攻擊基地和雷達高砲,用以作為後續任務航線的安全參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陳果夫: 民國十五年至十七年間從事黨務工作的囘憶

★【析世鑒】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鑒】有關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鑒】發佈內容的各項聲明: http://boxun.com/hero/xsj2

★【析世鑒】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或著作財產權受讓人等同意而略去原著述人、相關出版資訊等(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 囿於時間與精力,【析世鑒】所收數位文本之校對未能一一盡善,鲁鱼亥豕諒不能免,故我們忠告任何企圖以引用方式使用【析世鑒】文本内容的讀者,應核對有關文章之原載體並以原載體文本内容爲準,以免向隅。

★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鑒】收入的數位文本,均是由【析世鑒】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 【彰往可以考來·後顧亦能前瞻】 ◆

民國十五年至十七年間

從事黨務工作的囘憶

陳果夫

  一、接收中央組織部之前後

    自十五年三月二十日共黨陰謀暴發以後,蔣先生在粵幫助工作的同志更少,所以屢次電滬,命多邀人前往幫助工作。邵元沖、葉楚傖先生等應邀而去,並要我約藹士三叔和養甫同志同去。我把招募工作交代楊虎辦理之後,在四月底和藹士三叔等動身。五月初到廣州。藹士三叔在那裏祇住了半個月便奉命囘浙,和孫傳芳週旋。養甫同志奉命在粵創辦中央兵工試驗廠專造迫擊炮。我因爲是第二屆中央監察委員,要等到全體會議之後,才能分配工作。五月中旬,第二次中央全會開會,通過「整理黨務案」,五月底閉幕。中央常會爲實行「整理黨務案」「共黨之跨党者不得任本党部長」的規定,因此推蔣先生兼組織部部長,蔣先生就派我爲組織部秘書,前去接收。

    原任組織部部長譚平山,秘書楊匏安,都是共黨份子。在這個時期,本黨與共黨已經開始鬥爭,我能順利接收,要追溯到過去兩年情形。當十三年本黨改組以後,已呈分裂現象,那時我對黨務未加聞問。後來奉蔣先生之命,在滬担任招募及黃埔後方勤務工作,因爲職務上需要與各方面接觸,純粹本党同志與跨党分子,雙方均來問我對於黨務的意見。我除了答復『黨內不能有黨』的主張外,其他什麽也沒有表示。同時雙方面都要我登記,我都沒有參加,因此對各方面均無惡感,而能達成在上海的重要任務。等到發表組織部秘書以後,多數共產黨以爲我沒有直接辦過黨務,所以不甚注意。其知我者,也認爲我沒有參加過任何反共組織,是比較超然的人物。所以到中央黨部接收組織部秘書職務,毫無阻礙。就是我以中央監察委員之資格任組織部重要職務,也無人批評。接收之後,纔知我們的黨務好久無人顧問了。老同志中有不願與共黨合作而灰心的,也有被殺的,也有因互相鬥爭而離開廣州的,也有被共產挑撥離間而不敢問黨務的。中央秘書處由三個共產黨員林祖涵、譚平山、楊匏安在把持。組織部完全在共產黨之手。宣傳部也半入於共黨之手。其他各部均在共黨操縱之下,本党無法聞問。可以說本黨已經爲共產黨完全篡奪去了。在各省市方面,黨務大半爲共產黨所主持。即未爲所奪,也一定分爲左右兩派。常向中央互相攻訏,黨務不能進行。下層已無基礎可言,在這種情形之下,對於用人十分困難。我初入組織部的時候,部中同事共二十九人,從名冊及思想方面加以縝密的觀察調查,祇有三位算得眞正的同志,其餘都是跨黨份子,其中一部份又爲楊氏譚氏的族人。在此種情形之下,工作簡直無從著手。我請示部長,奉命與丁惟汾顧孟餘兩同志商量。丁顧兩先生就介紹段錫朋、王樂平兩同志加入部中工作,但部中並無空額。加進兩人,就不能不去兩人。當時去了的,一爲共党楊某,一爲文書幹事駱用弧。駱是同志,大家都知道的,就有何香凝同志等提出質問。其實就當時環境而言,初次更動人員,爲加入兩位同志,去了一位同志,也是不得已之事。對於駱,不久我們也另爲安置了。

    自段王兩同志到職以後,開始辦理重行登記及調查等工作,同時對部內工作人員厲行考核。事務組有兩個姓楊的,工作都很勤奮,特予升級,以示獎勵。楊匏安認爲不應於此時升級,加以阻止。因爲我接楊匏安之職務時,部長曾關照有事多與楊商量,所以楊有理由來干涉。但命令已公佈,不能收囘。隔了兩天,那兩個姓楊的忽然辭職,據說被楊匏安調往他處工作去了。這是楊匏安怕他們爲我所用之故。不過無論如何,兩楊既走,部中總算空出兩個缺,便發表鄭異、蕭錚兩同志補充。有一個莫某,工作表現很好,我給他升了級。但照規則已無可再升,因此楊匏安來責問我,不應當破壞章則。我說:「工作特別好不能沒有獎勵,我想由我自己來補足他應得的薪給」。莫某受獎之後,頗爲感激,但楊很不高興。不久,又將莫調往他處,我要求免調,楊不肯,祇好准莫某走了。他的遺缺,我們自然又可補進一個同志。那時部裏面有一個幹事,專司民衆組織。廣州市民衆組織完全歸其指導。這位幹事姓譚,在共黨中佔有重要地位,他兼職太多,每次開會常常不能到部請示或報告。再三囑咐,始終不能履行。可是他竟怕見我的面。有一次重要會議,在開會前,我因爲關係重要,派人去找他囘來參加。沒有找到,隔了一星期他才囘來。因爲內心慚愧,祇好辭職,我立刻照準,改派曾養甫同志繼任,從此廣州市民衆的指導權,才轉入本党同志之手。經過這樣的幾次事件,章則已有改動,用人也自然比以前自由。遷到南昌之時,部中僅留有共黨三個,其餘都是純正的本党同志了。

    臨時中央全體會議推蔣先生爲軍人部部長,以我繼任組織部部長。我托丁鼎丞先生物色秘書人才,他提出路友于同志,我照委了。隔了十幾日,路又被派到北平去工作。他的思想稍偏於左。動身之前,在談話中露出口氣,知道共黨對我的批評還不壞。他對部中工作人員亦下了一個總評,特別注意到王宇春,認爲將來必有作爲,我因此拭合王宇春擬訂法規,也覺得是一個可造之才。

    共黨爲了人事問題,在上述幾件事之外,還有好幾次抱着干預態度。例如:每逢廣州「孫文主義學會」的同志有事來接洽,尤其關於介紹人員,事後共黨常常很快的知道他們所介紹之人,接着楊匏安就會來找我,攻擊某某之爲人,希望我勿用。此時蔣先生命我勿與共黨衝突。在他出發之前,更特別關照我要常和鮑羅廷接洽。因此我祇能抱定方針進行,同時遇有重要事項,隨時請示靜江先生等然後決定。「孫文主義學會」同志,對於我和共黨的關係,不明我用心所在,乃不免常有誤會之處。

    路友于去職後,秘書人選頗費研究。有一位吳倚滄同志,曾加入同盟會,有計劃,有作爲,辦事亦切實。就因多時沒有參加黨務工作,共黨和新進同志都不認識他。養甫兄與倚滄友好,很知道他能幹,鄭重介紹給我。我就托養甫去電邀請,於九月間到廣州。談話之後,我也認爲是個人才,便請他担任秘書職務。組織部人事經此不斷調整,並將各部門負責人逐漸改用本党同志,對外才得順利開展,而部內與各方表面接洽之事,完全由我自己負責,秘密工作則由倚滄同志負責,外人不知也。

 二、各級黨部之整頓與幹部人才的培養

    就當時組織部整頓各級黨部的程式說,我們首先注意到廣州市黨部,和廣東省黨部。前者雖由本党同志主持,而內容腐敗,後者則本黨與共黨之間,暗爭頗烈,工作亦不易推進。至於整頓辦法,則從視察及指導入手。

    這一辦法逐漸應用於其他下級黨部。組織部內富於工作經驗的同志,陸續派出去担任指導工作。如段錫朋、鄭異之在江西,蕭錚,王宇壽,葛武棨之在浙江,郭春濤之在西北,陳希豪之在上海。在上述各地,本黨黨務均受共黨的把持,我們必須派人去,宣達中央意志,使各地同志明瞭重行登記之必要,同志與同志間聯絡與組織,及和共黨鬥爭的方法。湘鄂皖蘇各省當時沒有派人去,却分別電令派人到廣州來面予指示。貴州省党部改組,派張道藩同志率領同志三人前往主持。雲南方面,亦派了一二人去。至於北平方面,則有吳鑄人、童冠賢等,甘肅則有田崐山等,綏遠則有紀亮,福建則有丁超五同志等。到清黨時期,除派到浙江的王宇春,被共党利用,叛變處死,郭春濤隨着馮玉祥不返,可說是用人失當之一憾事外,其他都能達成任務。不久,浙江方面加派陳希豪洪陸東去幫助,上海方面調鄭異去協助,也都奠立了比較良好的基礎。至於各同志在各地所經歷的困難艱危,非本文所能細述,從略。

    本党幹部人才過少,而幹部訓練機構則大半操之於共黨之手。如毛澤東以農民部秘書的地位,把持農民運動訓練,以致造成後來多年共黨的禍患,就是一個顯例。我們當時亦顧慮到此,認爲必須培養若干新的人才,以充實黨的力量。我們擬訂了一份黨政訓練所辦法,提請核准設立。靜江先生爲吸收各地人才,又辦了一所舉術院。婦女方面,則由廖夫人設班訓練,宣傳方面亦由顧部長設班訓練,工人方面亦由甘部長設班訓練。

    黨政訓練所招收學生一百餘人,由組織部幹部人員全力辦理。共黨知道我們的用意,便派人參加受訓。不過一個月之後,學生內部就起了分化。我担任所長,因爲事忙不常去,但是學生對我感情還好。有一天查明有十二個共党份子從中作祟,便毅然以思想行爲不檢的理由公佈開除。共党銜恨在心,雙方的鬬爭便亦趨於尖銳化了。此時廣州市公安局長李章達,政治認識比較差,但和我是同學關係,又是在辛亥革命共過患難,對於我的事情還肯協助。我離粵之後,李完全受楊匏安利用,因爲此時楊担任該局政治部主任。每逢訓練所發生事故,總是左袒共黨份子。所以十二月學生發動第二次風潮,李竟沒有遵命派員警協助敉平。靜江先生,爲此請李濟琛下令將李免職。而訓練所內部同題,也就變成了整個的黨政問題,經過那兩次風潮,開除了的學生竟及半數。祇是留校的雖然是僅僅幾十個人,辦理期間也很短,對黨的貢獻却不能算差。尤其在十六年清黨時期,如甘肅,如福建,如廣東,如北平,如南京,該所學員都曾有相當的成績表現出來。

    到十五年十二月,廣東省及廣州市各級黨部大半已歸入本党同志的掌握,當時曾召開了一次省市代表大會,並由倚滄同志在廣州政治分會提請通過一種圈定委員的辦法,將兩党部實權完全收歸本党同志控制。江西省代表大會開會時,我和丁先生在南昌,便指示同志,以運用黨團方法辦理選舉,亦得到了勝利,我們更應用圈選辦法,並實施第二次全會所決議「共黨份子最多不得超過全體執行委員三分之一」的規定,使共黨無法逞其狡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