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成败之鉴
[主页]->[析世鉴]->[广斫鉴]->[李金洲: 光复与平津接收见闻]
广斫鉴
·中國國民黨宣言宣佈中國共產黨罪狀
·中國國民黨宣言武漢會議當然無效
·告全國同志書
·國民黨爲什麼取銷共產派的黨籍
·漱 右: 何爲西山會議
·蔡元培等咨文
·警告蔣介石書(祕件)
·宣佈汪精衞罪狀(外一種)
·革命軍海陸將領之護黨之宣言
·四川劉湘等通電
·長沙唐生智等艷電
·貴陽周西城等通電
·馮玉祥致武漢汪譚等電
·夏斗寅等通電
·海 濱: 共產黨斷送民國與蘇俄之一斑
·海 滨: 苏俄與蒙古(外二種)
·緣: 北伐軍宜立即驅逐共產黨
·覺 生: 共產黨打倒之湖北
◆◆ 兩京中府時期社會聞人 ◆◆
◆ 杜月笙 ◆
·萬墨林: 杜月笙先生與民國十六年滬甬清黨反共
蘇俄共產黨
……
他們曾經有過一句話:
『假如把用在中國的宣傳費運動費,
和直接對付歐洲應用的軍費比,
那是省得多了!』
由此可見他們的目的,還在對付歐洲,
那裏有誠心幫助我們革命!
其次他們又常把在我國活動所得,
當作它們權利勢力看待。
國際間同情於他們的很少,
並且因爲他們的國家雖大,
而文化很落後,種種方面都不進步,
所以大家都輕視他們。
他們要增高他們的國際地位,
便把念頭轉在東方,尤其轉在中國。
他們以爲如能抓住中國,
歐洲各國凡事便不能不理他們,
這就是他們的勝利,
就是他們的本領。
所以
史丹林和托羅斯基一班人在爭權的時候,
互相跨耀自己的本領,
總是以自己對東方政策如何高妙爲辭。
而爭着要支配中國的革命。
試問表面上說幫助我們革命,
而動機却是第三國際幾個人在那裏爭權爭利,
在那裏增高蘇俄的國際地位,以對付歐洲,
便拿我們的國家命脈民族存亡
爲孤注爲工具爲犧牲品而已!
……
胡漢民: 革命與反革命最顯著的一幕
◆ 中國國民黨清黨 • 綜述 ◆
·胡漢民: 革命與反革命最顯著的一幕
·陳果夫: 共產黨自加入本黨以至清黨中間搗亂之經過情形
·陳果夫: 民國十五六年間一段黨史
·程天放: 清黨前後事實回憶——由鮑羅廷篡黨滅華陰謀到本黨清共與對俄絕交
共黨份子
……
使用不合我國國情的共產邪說麻醉青年,
高喊着「農工專政」的口號,
嗾使農工發動鬥爭清算,
殺人放火,四處暴動,
造成社會極度的恐怖!
它的目的,
是想澈底毀滅我國五千年來的傳統倫理道德與歷史文化,
進而征服全世界,並奴役全人類,
其陰謀險毒,
雖李闖、黃巢猶不足相與比擬
……
許克祥: 「馬日事變」回憶錄
◆◆ 中國國民黨清黨 ◆◆
◆ 寧漢分裂 ◆
·臧勺波: 寧漢分裂與共黨橫行武漢之憶
◆ 新桂系與与清黨分共 ◆
·黃旭初: 廣西李白黃與清黨之役
·胡宗铎: 广西李白与民国十六年反共一大关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金洲: 光复与平津接收见闻

勝利前後

    民國卅四年夏,日寇敗象已呈,在黔桂節節敗退,在太平洋上受美軍攻擊損失慘重,我國與美軍正計劃在東南沿海聯合反攻之際,政府對平津亦作收復準備,擬倣照東北各省政府組織,首先成立北平市政府,市長一職,已內定曾任天津市長之張直卿(廷諤)先生(現在臺灣),作者與張氏僅數面之雅,當時為發展後方工業,由河北同鄉多人在沙坪壩組織中華工業社,包括機器予翻沙兩廠,在綦江鐵礦附近,設一煉鐵廠,用改良煉鐵爐用土法鍊鐵,名為中華式鍊鐵爐,以出品優良,其他各地紛紛採用,皆延聘該廠工程師代為設計建造,一半為營業,一半為研究性質,對後方生鐵生產,貢獻甚大。董事會推中央工校校長魏明初(元光)兄為董事長,作者為副董事長,在廠內建有土牆小樓兩棟,為董事長眷屬宿舍,因明初兄有中央工校教職員宿舍可住,作者眷屬有河北民軍辦事處棲身。因而一棟為經理住宅,另一棟即由張直卿先生寄住。張氏與明初兄為北洋高等工業學校同班同學,亦為中華工業社董事長之一也。開董事會時與作者始行相識,一日張氏忽專誠來訪,稱北平市府決定即行成立,方才見過委員長請訓,奉諭市府暫設洛陽準備收復工作,不設各局僅簡派秘書長一人,組織簡單,秘書處可參照東北各省組織一組織規程及工作計劃,並推薦秘書長一人,簽呈行政院任命,此來即專誠奉邀區舊秘書長一職。弟與兄相識雖淺,而相知甚深,兄戰前曾在北平市服務,可駕輕就熟,抗戰期間,在成都重慶為同鄉服務,極為鄉人推重。又兼充北平市黨部主任委員許惠東兄之駐渝代表,正好互相配合。河北民軍已調後方整訓,辦事處僅餘例行公文,物須吾兄親自主持。弟之邀兄,純為事擇人,務望勿以交淺言深見拒。作者對張氏之坦白、誠懇,頗受感動。當將經過向河北民軍總指揮部報告,並請派人接替,奉電准由北平市政府借調,處務由秘書暫代,乃開始協助張氏草擬市政府臨時組織規程,工作計劃,連同秘書長人選簽呈,一併呈報行政院備案,並請發表任命。而轉瞬間,敵人已無條件投降,此案遂胎死腹中,外間知者甚少,附記於此。八月十四日下午,勝利消息傳到重慶,軍民歡欣鼓舞,舉市若狂,都在街上狂歡慶祝,以都郵街精神堡壘為中心,直至上清寺擠得水洩不通,全市鞭炮售賣一空,青年婦女多不敢外出,因遇著美軍官兵即被擁吻狂舞,甚至小腳老太太亦做了盟軍舞伴,令人啼笑皆非。美軍之軍帽更是滿天飛舞,小童多在街上撿拾軍帽,戴在頭上,凱歌而歸。八載流亡之義民,多有喜極而泣者,杜工部詩「劍外忽傳收薊北,初聞涕淚滿衣裳。」為當時最現實之寫照。行政院遂正式發表平津兩市政府人選,張直卿先生被任為天津市市長,杜建時兄為副市長。熊哲民(斌)先生為北平市長,張伯謹兄副之。天津市各局人選為社會局長胡夢華,警察局長李漢克,(湖北人,武昌文華大學畢業,戰前再曾延毅任天津市公安局長時,任特務隊長,公正廉明,頗受人民愛戴,後應天津英租界工部局之邀,任警務處華處長,整飭紀律,將昔日租界巡捕欺壓國人之積習,盡力革除。平津淪陷後,凡日人認為之反日份子、青年學生多由渠協助由津南下,留津我方工作人員,亦盡量加以掩護。後日人氣焰高,在租界橫行無忌,指李氏為抗日份子,要求英租界予以引渡,方離職南下,由香港輾轉到渝,頗為戴雨農將軍所推重,時正擔任中國陸軍總部外事處處長。)作為財政局長,黃子堅(南開大學教務長)為教育局長,工務局長馮某,因在病中,迄未到差,已忘其名字,不久在渝病故,馮氏天津人,年事已高,為工程界前輩,在交通部任工程師,公務員待遇微薄,而食指甚繁,日積月累,負債甚多,時政府出售黃金,初皆照數兌現,獲利甚厚,朋友輩為資助馮某,積資勸馮某購買黃金出售,除清償債務外,尚可貼補家用,殊不料正趕上勝利後任行政院長之某鉅公,建議政府勒令獻金百分之四十,馮某遭此打擊,債務無法清償,成本亦無法歸還,憂鬱成疾,而一病不起。此一慘劇,恐危千百萬中之一。而政府所售之美金儲蓄券,以六折交銀行推銷,購戶到期寄往美國,政府為維持國際信譽,由紐約中國銀行照數兌現,國庫損失之大,可想而知。且前者為藏富於民,後者為外匯外流,輕重倒置,莫測高深,此為抗戰期中,政府對人民之最大失信。勝利後改革幣制,禁止人民持有黃金外匯,限期向中央銀行兌換金元券。守法人民,在國家行局為開門即前往排長龍兌換,轉眼間而金元券開始貶值,使人民傾家蕩產,為勝利後政府之第二次失信於人民,終至於經濟崩潰。失信於民,亦為重大因素之一。馮氏病故後,行政院發表劉如松(現在臺灣)繼任。衛生局長陸滌寰,地政局長吳惠和,公用局長王錫鈞,在重慶勝利大廈開始辦公,由國民政府頒發市府即各局印信,行政院核發復員費四億元,即每日向航空委員交涉飛機,以作者對各部會較熟,由作者負責,差不多每天到航委會,但以飛機不敷分配,迄無結果,直至廿九日由委員長手令航委會,美軍已在天津登陸,限天津市政府人員在卅一日以前出發。乃於次日連夜整備行裝,卅一日晨即趕往白石驛機場後機,直候至下午一時許,方行登機,以時間過晚,不能直飛天津,不得已先飛西安,停留一晚,十月一日晨九時繼續北飛,下午一時左右抵達天津上空,因機場被敵人偽裝,地面又無我空軍地勤人員,在上空盤旋甚久,迄未發現,無法降落。正擬飛往北平,偶然窺見地面停有美軍機一架(因美軍亦漆有保護色,非低飛甚難發現)始安全降落張貴莊機場,津市各團體代表多人,已在機場迎候,美軍兩棲部隊第一師,已於數日前在津登陸,幸警察局長李漢元,以中國陸軍總部外事處長身份,搭乘美軍機先期到達天津,成立市政府臨時辦事處,時天津已在共匪四面包圍之中,以張貼偽市長張蘇接收天津之佈告,企圖在青黃不接 之時,進駐天津。李氏一面責成敵偽軍警嚴守崗位,負責確保津市治安。一面接待美軍,並要求在國軍到達前,暫緩繳敵軍武器,共軍曾數次向市區進攻,皆被擊退。津市在情形混亂、危如累卵之情況下,得以保全,皆李氏佈署有方之攻也。

接收瑣憶

    天津市政府職員,因機位關係,僅少數人員由市長張直卿先生率領先行飛津,十月一日到達任所,其他大部人員皆循水路由滬換船,月餘之後方行到達天津,九月二日即正式接收市府各機關,以人手不敷分配,作者單人獨馬接收財政局,因社會局長胡夢華未到,奉令代胡接收偽經濟局(偽市府無社會局組織),所幸舊職員以國土重光,亦喜亦懼,皆有戴罪圖功之意,工作不但照常,而且異常努力,公務按步就班未嘗一日間斷,直至兩月後市府大批人員趕到,方按院轄市組織法正式改組。依市府職掌,僅按收市政機關,但中央各部所派之特派員,人手不足,且因勝利突然到來,未能作詳細計劃與準備。財政部之財政金融特派員為張果為氏,重點設在天津,地區僅平津保三大城市(其他縣市甚少金融機構),比較簡單。交通部平津區特派員石志仁僅接收平津區鐵路局敵偽組織之現成機構,其他郵電機構亦皆各成系統,亦較易看手。惟經濟部接收特派員王燕謀氏,須接收平津區礦場、工廠、商店,及其他經濟機構,範圍極大,而王氏設辦事處於北平,北平雖為平津區中心,而經濟重點却在天津,如開灤礦務局,敵偽大小工廠數以千計,商店更以萬計,僅北平一區,王氏已感不勝負擔,如按步就班,一年不能竣事,而敵人工商業主已遵令造具資產清冊準備移交,聽候遣送回國,業務停頓,而員工薪資仍須照發,當時日人以戰敗國地位,財產主權業已喪失,我國員工以戰勝國民,氣焰萬丈,予取予求,祇有惟命是聽,國家所受損失之鉅,無法佔計,而尤重要者,為時已屆冬季,北地酷寒,所有工廠鍋爐水管,如果結冰,將全部損壞,後果更不堪設想。天津市商會、工業會領袖及社會名流,為保護國家財產,聯合向市府請求組織天津市敵偽工廠接收委員會,範圍僅限蒸氣發動,或停工過久有損壞之虞者,由地方公正人氏義務協助,由市府組織公營事業管理處,作者奉令兼任處長,先擇與民生日用品有關者,前後接收華文打字機、味之素、機器廠、木器廠、肥皂廠、醬油廠、油墨廠、橡膠廠、廢棉紡織廠、製釘廠等十廠,向銀行借貸週轉金,短期全部復工,恢復生產,僅按再生產成本,銀行利息,員工開支,定價低廉,三年之中頗收平抑物價之效,僅全市警察膠鞋一項(僅按成本計算),即為市庫減輕負擔不少。關於財政局業務方面,首先封閉偽組織之重大財源──迴力球賭博場,並廢除苛捐雜稅九種及包稅制度,僅徵收中央規定之地方稅,經積極整頓,杜絕弊端,收入日有增加,連同國稅補助差可收支相抵,進而組織市銀行代理市庫實行公庫制度,全市收入直接存入市庫。在當時除國家行局外,存款額市銀行首屈一指,對經濟金融市場貢獻甚大。恢復證券交易所,通商利工,促進市面繁榮,三年之中,在幣制不穩局勢中,銀行號工廠商號一直風平浪靜,直至天津被圍,物價並無如其他城市之瘋狂上漲情形 (見本刊第廿一卷三期于衡先生大作陳長捷奮戰傅作義附逆一文),當時因幣值不穩,為顧及低級公務人員生活薪俸儘量提前發放,每月廿日前發放警餉,廿一日發放市立學校教職員薪俸,所有市府各局及其他機構經費統在每月廿五日前發放竣事,天津市政在敵偽時期道路失修下水道杜塞,第四區河東一帶向無下水道設備,常年在積水泥濘之中,張市長直卿先生受命之初,即決心完成河東一帶上下水道系統,在渝即聘美籍衛生顧問一人,並任命下水道專家過祖源氏為衛生工程處處長,工程浩大,需數目可觀之經費,非市庫所能負擔,乃由作者邀請地方紳耆徐端甫先生(徐總統世昌之弟)、莊樂峰(前法租界華董)、邊守靖先生(晉任前直胧∈∽h會議長北洋紗廠董事長)、宋棐卿光生(東亞毛紡幟工廠經理)、朱繼聖(仁利毛織廠經理)、周叔強(啟新洋灰廠董事長)等數十人,商討如何籌措建設經費,因事實需要刻不容緩,經出席人員大力支持,成立地方建設費徵收處,在房地捐上附帶徵收,不久即翻修馬路疏通全市下水道,而河東之上下水道工程亦開始動工,取之於民用之於民,市民亦樂於負擔,兩年時間工程已完成百分之八十,不幸東北危急,華北緊張,津市為未雨綢繆,開始建築城防及外圍堡壘,工務局及衛生工程處全體動員,其他工程不得不暫時停頓,先動用地方建設費,後徵城防捐歸墊,此一工程,日夜加工,短期即行完成,純由人民自衛自動,中央並未予補助,陳辭修將任東北行營主任時,曾派高級主管及瀋陽市長金鎮來津參觀,以後瀋陽城防即以天津為藍圖,城防工事,由工務局長劉如松兄主持其事,其魄力之大,工作之迅速確實,曾蒙政府嘉獎及人民之稱道,天津之防衛戰,由外圍戰鬪以至城破陷敵,固守一月有餘,全靠此城防工事為掩護,如松兄現在臺灣農復會服務,如能將天津築城經過寫一天津築城記,亦頗有其歷史價值也。天津市前後兩任會計長陳長興(味川)兄(後調天津市合作金庫經理)、朱如淦(鏡江)兄皆在臺灣,盼能將天津財政及計政詳情加以補充,鏡江兄為天津陷匪後化裝逃出,對天津市對匪圍攻彈盡援絕被匪攻陷,國軍與警察之奮勇殺敵壯烈犧牲情形均為目覩,如能加以敘述發表,亦足鼓勵人心士氣,對反攻復國不無貢獻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