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习近平的红色帝国复兴工程 ——三中全会政改泡沫破灭
·牟传珩:我与习近平打赌
·牟传珩:十八届三中全会绽放空心花炮——“2.0时代” 改革泡沫能吹多大?
·牟传珩:民众踏着“炸弹”做“中国梦” ——青岛输油管大爆炸震惊国人
·牟传珩:中南海进入神经衰弱时代──习近平设「国安委」谁紧张?
·牟传珩:当今中国真“政改”分野——“集权在党”还是“还权于民”?
·牟传珩:预警社会思变时代的到来——北京恐惧“政权安全、社会动荡”
·牟传珩:从“人权对话”到“人权对抗”
·牟传珩:习近平带头民间吃包子不如带头公开财产
·牟传珩:2014年中国“刀把子”开门亮刃——十八届三中会后镇压寒流骤起
·牟传珩:习近平高举分裂国民的旗帜
·牟传珩:2014年开局“刀把子”亮刃——评许志永案开庭
·牟传珩:全国“两会”风口浪尖上的焦点——揭开“深改小组”与“国安委”迷
·牟传珩:用五条准据判定习近平的真面目
·牟传珩:习近平“打右灯,向左转”——政治妥协的精髓不容阉割
·牟传珩:中国太子党集权世袭——习仲勋寿辰打开政治观察窗口
·牟传珩:全国“两会”前人权环境持续恶化——致死异见人士父亲迷案被推向风
·牟传珩:“一个分裂的国家,两个对等的政权”——由“王张会”引发的政治议
·牟传珩:中国“两会” 代表、委员同台演戏——谁把中共“权力关进笼子里”
· 牟传珩:聚焦微信封号与网特培训——中南海恐惧网络舆论颠覆
·牟传珩:习近平垄断国安委大权新动向——北京不再受理越级上访
·牟传珩:习近平反腐会指向江泽民吗?——全军统一悬挂五代党魁题词启示
·牟传珩:辨识一个真实的中国——北京警方大演练剑指群体事件
·牟傳珩:假象穩定」背後的「爆炸聲」
·牟傳珩:假象穩定」背後的「爆炸聲」
·牟傳珩:假象穩定」背後的「爆炸聲」
·牟传珩:习近平刘云山谁绑架谁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一把手工程”——中南海正在加紧向网络自由亮剑
·牟传珩:新“国安委”陷于“六四”纪念恐惧——北京向自由派知识分子下狠手
·牟传珩:国安会开创“反恐”、“打异”震慑维稳新模式——中国走向暴力治国
·牟传绗:习近平禁令下的“中国噩梦”
·牟传珩:邓小平为干预香港自治留天窗——“一国两制”白皮书验证“狼吃羊”
·牟傳珩:中國「死磕派」律師吹響集結號
·牟傳珩:中國「死磕派」律師吹響集結號
·鲁基:习近平发表国家主义网络宣言——网络自由不能封杀在主权黑箱里
·席卷中国的政治流言风暴——习近平“打虎”精于算计
·牟传珩:揭秘习近平的“反腐打虎”谋略
·牟傳珩:防禦紅牆倒塌的政治工程──中共北戴河會議前「反腐」新動向
·牟传珩:北京与香港当局联手做局——“8•17反占中”上演“群众斗群众
·牟传珩 ;最新毒性的精神产品:《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牟传珩
·牟傳珩:中南海為什麼恐懼「謠言」──剝奪民間自發信息權是一種罪惡
·牟传珩:评中共军队“严防政治自由主义”宣言
·“占领中环”鼓声擂响 ——香港“公民抗命”吹响集结号
·牟传珩:揭秘铁流被刑拘政治背景
·牟传珩:剥开习近平“尊宪”的华丽外衣
·牟传珩:“雨伞革命”宣告“一国两制”破产——香港揭开“公民抗命”新纪元
·牟傳珩:四中全會前習近平定調「鳥籠民主」──中共政治整肅運動加劇
·牟传珩:一党独大是法治的天敌 ——四中全会公报“依法治国”是个伪命题
·牟传珩:批判者宣言——永不给政府鼓掌
·牟传珩:中共四中全会时局诡秘──大陆意识形态狼烟迭起
·牟传珩:中共重提“依法治国”偷梁换柱——习近平倡导歌功颂德之风
·牟传珩:“绝不允许砸共产党的锅”——“依法治国”背后步步杀机
·牟传珩:中国特色十大怪——矮子翘脚喊自信
·牟传珩习近平:打造“党指挥枪”升级版——“古田会议”否定“以宪治国”
·牟传珩:中共“宪法日”昭示“文人牢狱年”——中南海的“法律工具主义”遗
·翻看“依法治国”硬币背面的污垢——聚焦中国“宪法日”光环下的阴影
·牟傳珩:「依法治國」牌照下政治生態惡化
·党喉舌岁末牟传珩:向“微博”亮剑——习近平时代网络封锁史上最严
·牟传珩:「依法治国」:「NGO」遭遇大喋血
·牟传珩:习近平漏报业绩“点赞”/牟传珩
·牟传珩:习近平领导的“新反右”斗争——民众被窒息在“中国梦”的黑箱里
·习近平大阅兵的领袖冲动
·牟传珩:中南海制造更多的反对派
·牟传珩:中南海集体学习不及格——习近平深陷“苏共教训”困局
·牟传珩:《穹顶之下》撞击“北京模式”
·牟傳珩:中南海顛覆「集體總統制」──習近平建構「金字塔」權力模式
·牟传珩:中共力挺“不投反对票”代表——中国“两会”因申纪兰抓人
·牟传珩: 全球走向民主的伟大历史进程——北京红卫兵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牟傳珩:二○一五年「兩會」政治打假
·牟传珩:中南海反贪腐政治化标志——打击“非组织政治活动”玄机
·牟传珩:习近平无法盘活“北京模式”的这盘死棋
·新文明论坛:高瑜案验证“依法治国”的工具本性——北京“六四”前再传镇压
· 重判高瑜习近平不知情——谁在护主心切指鹿为马
·莫斯科红场大阅兵的弦外之音
·牟傳珩:中紀委給畢福劍套上絞索──告密文化與特務政治相伴而行
·中华民族心灵至今无法结痂的伤痛——“六四”是“我们”和“你们”都过不去
·牟传珩:“北京模式”断子孙路与挖祖宗坟——“三个自信”对“两个生态”的
·牟传珩: “北京模式”断子孙路与挖祖宗坟——“三个自信”对“两个生态”的
·牟传珩:未来中国新视角──“红后”与“右后”的对决
·中南海的“六四”恐慌症——“一个提都不能提的日子”
·牟传珩:香港“公民抗命”议会取胜——北京“代理人治港”穷途末路
·牟传珩:“中国”因有共产党才有“特色”——“你国”一词何以风靡网络舆论
·牟传珩:中国人权虚构“巨大成就”──当政者包装华丽羽毛
·牟傳珩:香港公民抗命加深中南海「顏色革命」焦慮症
·牟传珩:围剿死磕律师背景下看“你国”——中南海维稳政治新动向
·牟传珩:围剿死磕律师背景下看“你国”——中南海维稳政治新动向
·牟传珩:腐败军头带出“腐败之师”——“钱指挥枪”奠基“豆腐渣长城”
·牟传珩:腐败军头带出“腐败之师”——“钱指挥枪”奠基“豆腐渣长城”
·牟传珩:习近平任内不会做三件事
·牟传珩:国旗何时为“8•12”冤魂垂首——“你国”大阅兵庆典还搞吗?
·习近平任内不会做的三件事
·牟传珩: 北京病态大阅兵——口香糖、模特兵、杀人武器大展览
·牟传珩:北京大阅兵后续冲击波──对习近平“面子工程”的开支追问
·牟传珩:“反对改革力量”聚焦舆论——谁是中国保守势力的总老板
·習近平扛不起的共產主義大旗──太子黨的合法性危機恐懼
·習近平扛不起的共產主義大旗──太子黨的合法性危機恐懼
·牟传珩:中共最严党纪 剑指“妄议中央”
·牟传珩:中南海四代“改革”幻想的破灭——亲身验证中国35年人权倒退
·牟傳珩:「習法治國」向維權律師亮劍──「央視審判」引發輿論強烈抨擊
·牟傳珩:中共喉舌主流地位淪陷──中南海最新推出「網站記者證制度」
·牟传珩:教育领域的新“反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三年的牢狱生活,我走到尽头了。大墙里的喜鹊飞走了,我的心也飞走了。
    这 年我在山东省监狱的盛夏,走到自由的边沿了。眼望老白扬树上繁茂的叶片,一层层地在阳光的沐浴中勃发生机,已是葱葱郁郁的了。我多想像喜鹊那样高扬着尾 巴,飞出大墙。从那时起,我的心就再也平静不下来了。这个署季,是我一生来心绪最浮躁、激动不已的季节了。离出狱还有一个多月,我就开始整理衣物,收拾行 装,尤如农夫喜盼丰收日,季节未到备好镰似的。一进8月份,我便开始处理文稿,清理衣橱,把不想带走的衣物,分给那些家庭困难的狱友。还有我饲养的那些已有感情了的热带鱼和花草,也要一一为它们找好婆家。
   

   2004年8月9日那天,队长对我说,在监室休息休息,整好行装。我忽觉得一只脚已经迈出了大狱。还有三天,准确地说,70多 个小时,我就会彻底自由了,就会像冲出笼门的鸟,翱翔在兰天上了。那三天里,我分分秒秒地掐算,和所有交好的同犯纷纷告别,特别是老历,他仍被特别严管, 不准与人接触。我不管那套,将自己的部分衣物、橱子与被,交待给老历。那天我到队部拿便衣,正恰遇上大队教导员,他老远就打招呼说:你要自由了,祝贺你。 今后在济南有什么事,来找我办。他说着向我伸来胖乎乎的手。我与他握了握。教导员不知基于何种心态,对我表白说:怎么样,我们没打也没骂,终于转化了历广 强。历广强是山东省监狱里出了名的不低头法轮功学员。我心想:你们没打没骂的惩罚,比打骂更残酷,更何况老历转没转化,我比你更清楚。共产党治不了法轮 功,这在老历身上已得到了充分印证。
    8月10日那天,王金波在大院里找到我,向我道别,说他会在我走那天清晨,设法出来送我。我说不必,后会有期。金波仍对打他那几个犯人耿耿于怀,让我转告他父亲,他要绝食,迫使狱方再断续惩罚他们。我劝他不必与犯人呕气,保重身体,平稳出狱。
   
    第 二天,刚立过秋的济南,阴雨不止。这天上午,张监区长突然来监区找我谈话,名义上是告个别,但话里话外,明显让我感到他在执行某种使命,劝我远离政治,明哲保身。他特别嘱咐我说,省监领导与队长都对你不错,如你出狱后还要写,就写看守所,可别写咱劳改机关。未了,他说要履行手续,检查一下我的行装。我把行 李包提给他过目,他重点检查我写得那些乱糊糊的东西。但他什么也看不懂,也未追究,便把我的包封存好,放在谈话室。他让我理解,说这是制度。
   
    这天傍晚,监室的犯人们都收工回来,为我和另一个要获释的犯人举行了简短的欢送宴,大家都拿出自己的食品,无非是超市上买来的罐头之类,以饮料代酒,相互祝 福、道别。当晚我担心会失眠,影响第二天出狱的精神,便早早躺下,但眼睛却愈闭愈亮。我在上下床一片呼噜声中,品味、体验着即将走出大狱的那种感觉,猜想 大墙之外可能发生的情境。我仰在床上,从窗口望去,透过白扬树茂密叶片的缝隙,看到星空就像万花筒似的斑斑点点,时隐时现,原本完整、辽阔的蓝天,被裁剪 的尤如“书法主义”创造的抽象作品。这夜对我来说,是特别特别地沉重,沉重的是三年来分分秒秒汇积而成海一样深的离难别愁;这一夜又是特别特别的轻淡,轻 淡的是黑云压顶的灾难,弹指间便灰飞烟灭,化一缕白云。三年的苦役,此时尤如被旭光舔化了的溃烂的夜,伴随着黎明的到来,我仿佛看到私家花园里那棵白丁香 树在向我招手。于是,我又想起了我曾写的《丁香》诗:
   
    拉开记忆的纱窗
    岁月里摇曳着丁香
    绽放的星点米小
    香苦的却那张扬
    凝在枝头上的微笑
    簇成白云飘流的故乡
    那口琴奏响的童年
    鲜活了梦幻中的丁香
   
    终 于,我从深重的夜,走向清朗的晨晓。全狱起床的钟声敲响了。我揉了揉一夜未能合上的双眼,竟精神得很,丝毫都没有失眠的迹象。这天的早饭,我根本就没心思 吃。当犯人出工的队伍高喊着“认罪服法,遵守规范,加速改造,走向新生”的口号,依次走出内管大院时,我想:噢!我也该我走了。于是,我急忙换好那身三年前被捕时的衣装,黑白兼织的T恤衫和米黄色的裤子。开庭时我也是穿着这行头的,出狱时我仍然穿着它。这表征着我——击不倒的牟传珩,依然故我地回来了。地球是圆的;我的理论是圆的;我的路也是圆的。这不,我的脚步又圆回来了。
   
    圆
    真理是睡在黑暗里的剑
    在夜这锈重的铁鞘里
    我用思想的力度
    抽出一个灿烂的黎明
    于是圆的学说
    迸出了耀眼的光亮
   
    这时,我在床前朝阳镀亮的窗玻璃上,整了整发形,感觉良好。那一刻,我又有种就要奔向战场的战士味道了。那童年口琴吹奏的俄罗斯民歌《小路》的旋律,又仿佛响在了耳旁: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一直通往迷雾的远方。我要沿着这条细长的小路,跟着我的爱人(感觉)上战场……
   
    2004年8月12日晨8点40分, 值班犯人喊我的名子。这是一次呼唤,随着那呼唤,我用坚实的脚步,夯响了大狱的走廊。年轻的小王队长,从队长谈话室里拿出了我的行李。我随王队长,一起走 下楼来。在楼门出口处,王金波真的就来送我了。我们用眼神进行了最后一次交流。他一直目送着我踏着脚下沉积成苔藓的囚徒故事,走出了内管大门,也即锁闭犯 人的第一道大门。就在这大门前,张监区长又来了。这天本不该他当班的,结果他还是亲自来把我带进了狱政科。
   
    在狱政科的小院里,我办好一切出狱手续,并再次接受搜身检查。张监区长对他们说,都检查过了,于是他们拉开我的提包拉链,又合上了。张监区对我说,狱政科领导要找我谈谈,便招呼我上楼。我边走边想:我都要走的人了,还有什么好谈的。
   
    楼上狱政科的沙发里坐着两位领导,见我进屋便客气地站起来,示意我坐在一旁,然后说他们受监狱长的委托,要与我谈谈。他们先是让我给监狱管理工作提点建议、 批评什么的,绕了好大的圈子,我才弄明白,原来他们是不希望我出狱后写有关监狱内情况的文章,与张监区长与我谈话的口径完全吻合。他们浪费了我一个多小时 的时间,简直让人啼笑皆非。这时,家属在狱外久等我不出来,便打进电话讯问。狱方神经兮兮地问我,谁的电话?我估计官方里外是有沟通的,他们极其担心有民 运圈子的朋友来接我。为此,他们故意拖延时间。本来八点半就该放人,他们竟然拖延至10点多才放行。
   
    当队长把我带出省监最后一道大门时,我长长舒了口气,就觉得天空是湛蓝、湛蓝的,皎白的云朵,仿佛卧在草原上的羊羔,就连我呼吸的空气,都有奶鲜气息。我忽 然觉得腰板竟直挺挺地成长起来。那一刻,我好想伸出双臂,仰望天空,大吼一声:我自由了!但大脑却一片空白,视野里全是省监门外大道上川流不息的汽车,和 作为背景存在在那里的高楼绿树。这世界原本就是喧闹的、热烈的、五彩缤纷和光怪陆离的。一时间,我就觉得作为主体的人,仅有两只眼睛,根本就无法全方位, 立体化,多角度地反应存在;人的精神也太无能,太僵化了,面对如此时空转换,竟六神无主,失之惘然。这感觉丝毫没有我几个月来千百次地品味、体验的那么激 动,那么亢奋。我就仿佛从精神王国的此岸,走向了彼岸,一切都那么陌生——景物与感觉全都是陌生的,麻木的;甚至生理上都不起化学反应。我就如同站在了一 幅印象派油画的面前,茫然无知,找不到艺术上的共鸣。
   
    正在这时,一个大个头的小伙子,悄悄地站在了我的身旁。他在我不知不觉时,接下了我的提包。随着他轻声叫了声“爸爸”,我冷不丁猛醒过来。这时,我与儿子的触摸,才是真实的、无间隔的。儿子指着马路对面一辆奶油色的轿车说:妈妈、大姑他们在那里等候。
   
    在 省监狱面前这条宽阔的大道旁,我立在这面,家就在那边,马路如同一条奔驰不息的河。我远远望去,模模糊糊地看不清。在那辆轿车上,除了家人,会有燕鹏吗? 我是希望着。孩子挽着我向前走。马路上车流如水,我们肩并着肩,径直向前闯,在一条横的大路上,印下了两行纵的脚印。我们纵着行,很危险。我们环顾着,也 犹豫过,但这里没有规则保障的人行通道。要自由,就只有向前走!向前走!不回头!走过去,身后就是这路了——一条自由之路。
    转载《人与人权》2006年01期刊 www.renyurenquan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