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我所认识的牟传珩]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从杜勒斯到基辛格
·牟传珩 :后对抗时代俄罗斯重病缠身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德国处境
·牟传珩:跨时代的足音——新文明视野
·牟传珩:我的童年与文革
·牟传珩:推翻认识屏障
·牟传珩为市场经济改革打开的牢笼——反击新左派的“社会主义”紧箍咒
·牟传珩:散文诗三首
·牟传珩:走向电脑加谈判的时代
·牟传珩:创造大于问题——有关未来学研究
·牟传珩:历史这样诉说——“6、4”目前的花束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需要崭新的哲学
·牟传珩:枫叶——写在“6、4”纪念日
·牟传珩:亚洲的“柏林墙”何时能被摧毁?
·牟传珩:劳改制度之弊——山东省第一监狱里的“采风”
·牟传珩: “白脸盆提来的”往事
·牟传珩:“后对抗社会”语话——“双胜都赢圆和说”的由来
·牟传珩: 一掬幽思飘飘
·牟传珩:快餐小炒
·牟传珩:“三角一圈”宪政改革初探
·牟传珩:中国古代文化遗产的精髓——《太极图》与太极思维
·muchuanheng1:通往圆和时代的“未来之路”
·牟传珩:通往圆和时代的“未来之路”
·牟传珩: 古希腊神话的启示
·牟传珩:市场失灵还是社会腐败——中国“医改”失败
·牟传珩:走向理性大反思的后对抗时代
·牟传珩:心圆体和——有关人性的哲学思考
·牟传珩:中国经济发展的负面代价——环境恶化严重
·牟传珩:前文明时期——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期——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二
·牟传珩:新文明时期——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三
·牟传珩:前对抗时代——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四
·牟传珩:前对抗时代——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五
·牟传珩:共同妥协斗争观
·牟传珩:来自中共看守所内的“人权”经验
·牟传珩 :感悟历史——走向人类主义时代
·牟传珩:二合出三新思维—— 一分为二哲学走向末路
·牟传珩:飘散的野槐花(散文诗三首)
·牟传珩:大喋血后的苏醒——反思国际社会否定战争的历程
·牟传珩:走向“人类主义”新纪元——从阿尔温•托夫勒的观念谈起
·牟传珩:非法圈地与野蛮拆迁透视——中国土地制度走向危机
·牟传珩:现代社会使用暴力的原则
·牟传珩:理性社会的道德反思
·牟传珩:理性社会的道德反思
·牟传珩:被遗忘了的历史旧案——简说中共炮击“紫石英”号战舰事件
·牟传珩:风雨里的寻找——写在牢狱的岁月
·牟传珩 :当代谈判之道
·牟传珩:高智晟的渴望
·牟传珩:受伤的苍鹰——高智晟精神之歌
·牟传珩:走向思想燃烧的时代——为祝贺《自由圣火》改版而作
·牟传珩 :命运走向六弦琴(又二首)
·牟传珩:上访遭殴打,入狱被割舌——就一起人权惨案质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牟传珩:秩序都来自于自由——帕里戈金“消散性结构”理论的启示
·牟传珩:“妥协为你赢来了花篮”
·牟传珩:狱中诗三首
·牟传珩:有关人的精神活动思考
·牟传珩:仲秋回忆何德普
·牟传珩: 聆听春雨
·牟传珩:中国改革论战新解读——对抗哲学、竞争理论与制度主义
·牟传珩:日、蒋代表香港、澳门议和密幕——点评一次可能改写历史的谈判
·牟传珩:且看苏共政府曾如何欺负中国——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谈判之垢
·牟传珩:胡锦涛为什么要泡沫化“江选”
·牟传珩: 哲学认识论走势初探
·牟传珩:中国医疗不公透视制度本质——从罗漫•罗兰《莫斯科日记》谈起
·牟传珩:客观解读陈良宇被免职原因
·牟传珩:请《红色记忆》永远下课——写在中国“国庆节”前夕
·牟传珩:朝鲜停战谈判中主导权的争夺—— 提议与反提议
·牟传珩:朝鲜停战谈判中主导权的争夺—— 提议与反提议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上访制度悖论
·牟传珩:山东“不结社之友”祭悼林牧先生
·牟传珩:“红色记忆”追随的是什么道路?——读斯大林女儿给出的回答
·山东“不结社之友”祭悼林牧先生/牟传珩等
·林牧 牟传珩:新文明理论讨论通信
·牟传珩:缅怀“一个充满激情的人”——读林牧老惠书洒泪送行
·牟传珩:透视“林牧现象”
·牟传珩:中国民工的人权悲剧——聚焦“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资深民运人士牟传珩谈《半生为人》
·台灣中央廣播電台:訪問牟传珩先生
·牟传珩:从萨特的“匮乏理论”谈起——“满足需求 而不满足贪婪”
·牟传珩:认识逻辑的发展
·牟传珩:东方圆和新哲学创立宣言(上)
·牟传珩:东方圆和新哲学创立宣言(下)
·牟传珩:中共六中全会开错了药方
·牟传珩:世界“国圆际和”论
·牟传珩:从军事对抗到和平谈判——再现一场美苏首脑中程导弹秘密谈判
·牟传珩:中国民间护法维权的“双赢”战略
·牟传珩:“全球北约”刺激中共敏感神经
·牟传珩:当今中国劳工权益现状透视——从“领导阶级”到“五比四化”
·牟传珩:中国矿难频发的黑色警示
·馬銘:北約全球化的對比閱讀-兼談有關中國發展的對立觀點
·牟传珩 :苦菜花——写在铁窗下
·牟传珩:“思想自由”是自由文化的灵魂 ——对中国文化历程的灾难性反思
·牟传珩:人脑圆通与思维圆和
·牟传珩:中华主流文化走向堕落——时代呼唤新文明批判
·牟传珩:不枯的种子
·牟传珩:“网络实名制”的法理追问
·牟传珩:审判高智晟的政治背景——解读中共政治新动向的现实文本
·牟传珩: 圣诞的礼物——贺燕鹏就读神学院
·牟传珩:走出剧本的足印
·牟传珩:中国前沿政治解读——奥运前将强势打压群体维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所认识的牟传珩

我所知道的牟傳珩

   辛文明

   --------------------------------------------------------------------------------

   牟傳珩先生是一位人權活動家、思想家、理論家、國內著名持不同政見者。1955年,他生於山東省煙台市,現為山東省青島市人。他出身律師世家,父輩、兄、弟均為大律師。他的先父牟雪年先生民國時期畢業於「北平民國學院」法律系,得法學碩士。牟老深受「5.4」運動影響,崇尚教育立身、法律治國,只身創辦女學、興理義訟;抗日戰爭爆發時,賣掉房產,捐輸國難,在當地傳為佳話。49年共產黨執政後,牟老作為民主人士應邀出席政協會議。1957年牟老因發表不同政見被打成「極右」;1973年,不幸含冤謝世。牟傳珩先生在「右派崽子」的陰影下渡過了青、少年時代。70年代初,牟先生離鄉千里,參加濟南軍區建設兵團,幹起「修理地球」的行道。這是當時中國大陸「知青」唯一可選之路。他在山東建設兵團兩年有餘,後被選調青島市工作。他自幼深受其父犔眨釔畚膶W,崇尚法治,寫過不少詩文、小說,曾涉足文壇。但因性情不羈,他厭惡「三突出」、「高、大、全」等文藝教條。1979「民主牆」運動爆發後,他得助於一批摯友的響應,與邢大昆、薛超青、張霄旭、牟孝柏、李協林等30多位朋友發起了山東第一個公開走向社會的政治反對派組織──「民主志友學社」──,創辦了綜合刊《民主志友論壇》和純理論刊《理論旗》兩份刊物,並參與主辦孫維邦先生所創刊的《海浪花》,以「魯基」為筆名,倡導社會變革,力主民主開放。從此,他開始了人權活動的生涯。20多年來,他歷盡磨難,矢志不渝。1981年元旦,在「新中國」歷史上,牟先生代表青島「志友學社」第一個在政府集會的萬人廣場上,召集公民,堂而皇之地發表捍衛人權演講,徵求公民簽名,促進國家制定新聞出版法,可謂「大逆不道」。1981年4月,他與各地「持不同政見者」同時被捕入獄,歷時一載又一月。獄中,他得遐深刻反思,撰寫大量詩文、論稿,並完成了哲學著作《對規定的否定──我的多元非決定論》。出獄後,他一直都是中共界定的「內控對象」,但仍不斷與國內、外民運朋友廣泛聯絡,提出以「廣交友、不結社」原則回應中共打壓,並繼續筆耕不掇,向官方報刊發表了不少詩歌文章。然而,哪裡發表了他的文稿,哪裡的編輯就被「炒尤魚」,甚至連總編都「劫數」難逃。后来他轉而潛心研究法典,以求能有「仗義執言走天涯」之時。

   1986年牟先生以優異成績獲得國家自學考試(法律專業)大學文憑。1987年,他又通過全國首次律師資格公考。然而中國改革開放至今,10幾年仍然不準他執行律師職業。更甚者,他們把他的工作權利都加以剝奪。旋後,牟先生借胞兄之名在省或國家級報刊上連連了發表了不少推動改革的理論文章。其中,《論中國律師制度改革》等文還得了獎,並首次在大陸《法制日報》上撰文力主個體律師開業。其觀點和理論得到了法律界的高度評價。1990年後從業於青島金城律師事務所,並先後擔任10餘家企業法律顧問。1991年,牟先生與胞兄(山東政協常委,中國大陸一級律師)牟傳琳先生,聯名出版了「雙贏」談判理論﹕《談判學研究──談判的理論、方法與技巧》(華僑出版社出版)。該書出版後,被全國10餘家報刊評為「樹幟之作」。《法制日報》還以《社會科學創立宣言》為題,發表了長篇專評。1993年,他又榮獲山東省社科優秀成果獎和山東法學研究一等獎。同年,他又在青島海洋大學出版社出版了《再贏一次──談判的決策與對策》一書,並先後出了三版。1995年,牟先生為弘揚以「共同妥協」為核心的雙贏新文明政治理論,出版了百餘萬字的谈判思想系列著作。但不久便遭中共當局緊急封殺。青島海洋大學出版社被罰停業1年,其正、副社長全部被撤職。這事並波及了身為山東省政協常委的胞兄牟傳琳被換屆「改選」掉,進而也導致了他自己的新著《中國應當言和》一書在出版社難產。引起港、台媒體以及法國国际广播電台的紛紛採訪與報導。特別《贏﹕贏新格局》一書,首創了「新文明思想體系」,被譽為「大陸拓荒之作」。1996年他用筆名出版了《經貿談判簽約與法律適用》(人民法院出版社出版)。1997年,他出版了200餘萬字的《中華談判法律實務叢書》(方正出版社出版)。同年被收入香港出版的《世界名人录(中国卷)》。此後,牟先生無法在大陸以自己的名字發表任何著作與文章。從1997年末開始,他便在互聯網上大量發表以《新文明宣言》、《二合出三圓和新思維》、《共同妥協圓和原理》、《中華圓和憲政變革論》為主幹的,「共同妥協,全民和解,民主無類,雙勝都贏」圓和新文明政治理論,並逐步形成了一種全新的民主思想體系,在「民運」圈內廣為傳播,引起海外媒體的採訪報導。最近,甚至中共也被迫接受了「雙贏」的提法。牟先生目前已被中共剝奪了公職,但仍筆耕不輟,執著於全新的民主理念研究,正在完善和發展他的雙贏圓和新文明理論體系。其近作《後對抗時代世界變局與中國變革》一書已經殺青。正與國外幾家出版社洽商,希望早日與讀者見面,更希望大家能夠在出版方面給予幫助。正如牟先生與林牧先生通信中所說的﹕世界上沒有任何理論體系可以一勞永逸,成為「放諸四海而皆準」的真理。真正的理論,總是在充滿矛盾、挫折和駁難的顛簸過程中成熟起來的。而且理論的生命力正在於對時代不斷提出的挑戰做出回應,和在與不同觀點的討論中豐富發展自己的,並能「在對方啟發下解決自己認識上的矛盾和含混不清的地方」。這也是使自由的思想與理論充滿活力、永葆開放、經常發展狀態的前提。衷心希望牟傳珩先生的新文明理論和思想能為中國的民主政治變革及世界政治新格局帶來新意。

   (2000年10月13日於紐約;E-mail[email protected]

   2000.12.20 a

    附: 《世界名人录(中国卷2)》645页(香港中国国际交流出版社、中国经济出版社1997年联合出版)“牟传珩介绍” 牟传珩 男,1955年10月生,山东青岛人。 青岛金城律师事务所顾问,出身律师世家,现为中华谈判理论创立人,为推动中国谈判哲学与法律理论的发展做出了贡献。他1971年参加山东建设兵团,1986年大学毕业,1988年考取律师资格。此后执著于谈判与法律理论研究,在省或国家级报刊上多次发表文章。1991年出版〈谈判学研究〉(中国华侨出版公司出版),获山东省社科成果奖、山东法学1等奖,被全国10余家报刊共认为“树帜之作”,法制日报还以”社会科学创立宣言“为题,发表了长篇专评。1993年出版〈谈判决策与对策〉,先后3次再版,1996年出版了100余万字的〈谈判系列丛书〉共5部(海洋大学出版社出版),引起包括港台媒体及法国电台的纷纷采访与报道,特别〈赢:赢新格局〉一书,首创了”新文明思想体系“,被誉为”大陆拓荒之作“。1996年用笔名出版了〈经贸谈判签约与法律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出版),1997年出版了200余万字的〈中华谈判法律实务丛书〉(方正出版社出版)。现担任包括地方政府在内的近十家大型企业法律顾问。

   推介"中华圆和宪政变革论"杨 建 利

   《议报》创刊号发出去不久,就收到山东"不结社"核心人物牟传珩先生的来函。牟先生除了给《议报》高度评价和期望外,还把他两年前完成的近叁万字的大作"中华圆和宪政变革论"交给《议报》发表。这篇尚未公开发表的力作,对未来民主中国的宪政原则、政体与国体结构以及民主化的道路提出系统的构想,是作者和他周围的朋友近十年来在极端艰难的政治环境下,认真思考的思想结晶。虽然将"圆工具"和"转动圆工具"的发展归结为宪政民主发展的重要导因并以此划分後者的层次阶段缺少充实的哲学论述而显得有些牵强,但是,作者所提出的崇尚自然,以人为本,共同妥协,全民和解,民主无类,主权在民、大家都赢等"新文明圆和思想为 价值"的原则以及由此引出的具体制度与社会建构设想,无一不是我们中国人在进行民主变革和宪政民主建设过程中必须认真思考的重要课题,其理论和实践价值是不言而喻的。我们将这篇长文分八次连载,期望引起读者的热烈而深入的讨论。 在此,我禁不住要告诉读者朋友,牟传珩先生在两个星期前被捕,已被当局定性为"颠覆国家安全罪"。望读者朋友关注牟先生的命运。这样一位倡导圆和、全民和解的温和知识分子,竟遭到如此的残酷迫害,可见,阉割独立人格和独立思想的手在中国依然活跃而狠毒。今天当局的每一个类似的恶行都为全民和解制造了一份困难、都在宪政民主道路上设置了一个障碍。 (引议报) 全球共同捍卫的理性原则,并必然以此为核心,建立起人类"共同妥协"的世界圆和新秩序。中国是世界的中国,中国正在与全球一脉相通,圆和演进。象牟传珩这样的民运人士,在国内如此艰难困苦的条件下,扎扎实实地进行创造性的理论研究,努力为中国的文明进步和民主运动提供新观念、新视野、新方法,实在难能可贵。中国民主运动需要更多的牟传珩来做这样的思想理论探讨。(引议报)

   我思:在问题和主义之上——新文明理性批判小议姜福祯---------------------------------------------------------------------------------- 问题和主义应该是理性的裁体,我思离不开问题和主义,但长期以来人被问题和主义割裂得好苦。在非此即彼的正误选择中,每个人都成了潜在的对手。二战以来极权统治的建立,业已证明问题和主义同时也可以是非理性的裁体。 人类在哪里迷失 从雅尔塔秩序建立到柏林墙的倒塌,自由、人权、平等、博爱等一些普世的价值受到普遍尊重(同时也受到少数极权国家的歪曲)。思考者一般不会否认这些价值,在批判和弘扬某一问题和主义的同时人却屡遭否定——批判者的成功往往被看做被批判者的失败。青年作家余杰在检讨自己文章立言偏颇时讲到:“一元论和二元论的思维时时像猴子的尾巴一样冒出来。”并谈到王小波一篇文章中的“硬伤”——王小波在清算完老古董辜鸿铭之后写到:“重印他的书,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作者感情充沛却违背了言论自由的传统。这样的“硬伤”纵然大师们也难免幸免。简单、朴素、直线的一元思维和非此即彼、非进即退的二元对立模式困扰了人类数千年,直至“冷战”结束才告穷迫。第三次浪潮惊涛拍岸,正荡漾着农业文明、工业文明所积淀的所有陈旧观念。 布衣学者牟传珩先生多年致力于研究谈判学,业已建构了一整套以共同妥协、双胜都赢为基点的新文明理论基本框架,内容十分广泛。最近他又深入提出新文明理性批判原则。新文明理性批判的要义是:在澄清的前提下,批判始终对准问题而不是人。因为人类有共同的价值标准,一切问题和主义的澄清都应该朝向完善这些标准。人性中不存在共同对抗,以阶级分裂人性,以大我否定小我的意识形态已近终结。一切理性的批判都应由分裂的批判转向合作的批判,因此批判的焦点始终是问题而不是人。 我以为这种崭新的思维方式可以做为我们讨论问题和主义之前自我思考的一个基本前提。顺便提一句:对于故意歪曲人类共同价值标准,肆意残害人权的极权主义者及其帮凶、帮闲文人仍须进行道德追问。 我们长期把自由称为主义,是因为自由是一个遥远的期待,人们甚至把自由降落在主权和阶级的卵翼下,其实自由主义为其他主义创造了发展的基础而“真正自由主义者应该是把多元落实为一种生活方式。”(余杰《想飞的翅膀》)这种生活方式正是人类走出“奴役”和“自役”之路的绿色通道。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