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寻找宪政价值的公共认同
·牟传珩:中国户籍制度制造不平等——现代文明呼唤迁徙自由
·牟传珩:中国变革的两种宪政观冲突
·牟传珩:发生之发现原理——东方圆和新哲学(概要)
·牟传珩: “太湖蓝藻”的政治启示——点击“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死穴
·牟传珩:台湾民主政治大智慧——“一制”对“两制”是一步高棋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腐败分子反腐败”——从县委书记炮轰纪委谈起
·牟传珩:意识形态前沿交锋评述——中共“十七大”站在风口浪尖上
·牟传珩:邓小平“一国两制”紧箍咒——写在香港回归10周年
·牟传珩:公共权力的中国化癌变——“绝对领导权”岂能“执政为民”?
·牟传珩:揭开中共“十七大”面纱——胡锦涛“6.25”讲话评述
·牟传珩:胡锦涛会否定江泽民吗?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为什么“无直接利益冲突”会遍及中国
·牟传珩:温家宝“勒令”难敌制度铁律——中共“审计风暴”再次画饼充饥
·牟传珩:当代“民主控权制度”之道——内调外治“五法三禁两方面”
·牟传珩:深入公务员收入的“隐性黑箱”-- “它注定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牟传珩:胡锦涛脚踏“中道”左右排斥
·牟传珩:政府政策摆不平社会公正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黑心国企4000元解雇职工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与执政方式的演变
· 牟传珩 ; 等待春天
·牟传珩:毛泽东吹捧鲁迅为“一等圣人”
·牟传珩:重读梁启超的新史学——以史学借鉴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牟传珩 :诗眼里含着的脚印
·牟传珩:牢狱负枷读胡风
·牟传珩:如何面对血汗月饼-- 中国农民工现状堪忧
·牟传珩:胡锦涛是否为“文革”平反——温家宝的同学爆料批邓反江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前风起云涌——又一份“极左万言书”出笼
·牟传珩:“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人权观念的普世化脚步
·牟传珩:人权与特权的社会冲突
·牟传珩:克林顿的回答:人权与官权谁大
·牟传珩:《文明冲突论》忽略了什么
·牟传珩:十月的北京没有悬念——透视中共十七大政治走势
·牟传珩:如何面对“大国责任”——中共媒体新动向
·牟传珩:“全民医保”争论——质疑中共“执政为民”
·牟传珩:调研中国分配不公原因
·牟传珩:睡在主席台上的象征——中共“十七大”幕后解读
·牟传珩 :回望那样的时代
·牟传珩:令人“振奋”的时代远未到来 ——“表达权”并非“十七大”报告新提法
·牟传珩:中国急于应对“印度牌”——没有硝烟的新德里争夺战
·牟传珩:重阳节咏怀——再把希望拉成一张满弓
·牟传珩:美国为何举行中国血汗工厂听证会
·牟传珩:《律师法》修改设陷阱——中国法制遭遇大倒退
·牟传珩:谁在导演红色版的《大国崛起》——走进《复兴之路》背后
·牟传珩:祭送包遵信
·牟传珩:中国倡议"奥林匹克休战"应从推倒"意识形态监狱"开始
·牟传珩:灌输“红色记忆”与“恶搞”红色经典
·牟传珩:“向不可能挑战”——孙文广教授独立参选联想
·牟传珩:聚焦《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中国媒体腐败的“累粪运动”
·牟传珩:两种“软实力”较量——中共反击“价值观外交”
·牟传珩:来自中南海的“文化软实力”战役
·牟传珩:在记忆中连接
·牟传珩:现代中国两种“自由观”的对立-- 毛泽东与殷海光言论对比
·牟传珩:今日世界政治新主题——谴责共产极权与清算秘密警察
·牟传珩:我们已经没有了冬天
·牟传珩:中国官府腐败与“举报困境”
·牟传珩:中共的政党功能变异与资源流失
·牟传珩:经验政府政治黑名单——谁在阻挠台海两岸学术交流?
·牟传珩:人权是国家存在的基石——纪念“12、10”国际人权日而作
·牟传珩:“北京发展模式”的环境死局
·牟传珩:政府面对通货膨胀掩耳盗铃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后的外交困境
·牟传珩:全球最昂贵的政府——盘点中共执政成本
· 牟传珩: 普京恋权借助“中国道路”
·牟传珩:“全球公民社会”时代的到来
·牟传珩:“新中国”提前宣告成立幕后——斯大林的指示与中共建国
·牟传珩:全球“非暴力政权更迭”浪潮
·牟传珩:两个全球化:资本经济与人权政治
·牟传珩:中国需要一场揭露性的舆论风暴
·牟传珩:致死去的流亡的——我的博客日记(外二首)
·牟传珩: 中国变革的内在冲动-- 现代化整合濒临城下
·牟传珩:年关聚焦农民工“堵车讨薪事件”
·牟传珩: 中国的“顶戴文化”与“大盖帽”统治——“打出城管威风”联想
·牟传珩:写给铁窗前的胡佳
·牟传珩:2008年开局让“人民满意”的三件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八、双胜都赢新格局

    ——建立世界圆和新秩序
   
   美国早在1990年8月海湾危机爆发后就提出“建立世界新秩序”的主张,同年10月1日,布什首次在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时宣布:建立超越冷战范围的世界新秩序是美国义不容辞的责任。1991年4月,布什在亚拉巴州的马克斯韦尔空军基地更明确地提出了建立世界新秩序的4个原则:和平解决争端;团结一致地反对侵略;减少和控制武器;公正地对待所有国家人民(即强调人权的普遍原则)。
   

   针对美国有意主导建立的一元化国际新秩序,世界各国纷纷发表了自己的看法。首先是俄罗斯基于大国失落的心理,极力反对美国独到世界新秩序;而中国则基于自己的意识形态,提出与美国对抗的多极化新秩序主张,同时强调人权的首要原则是生存权和发展权。
   
   1991年11月5日,当宫泽喜一登上了日本首相的宝座后,突然提出了建立“世界和平秩序”的新概念;日本经济企划厅政务次宫田中秀征,解释了宫泽新提法的三点不同:其一,它有明确的目标、信念和价值,即建立和平的世界秩序;其二,它是包括政治、军事、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多层含义的综合秩序;其三,处于这一秩序中心地位的是联合国,而不是任何大国。“世界和平秩序”的大目标是:①销毁核武器,全面裁军;②保护地球环境;③创设遏制地区战争的联合国常设部队;④保护人权免遭暴政压制;⑤对饥饿和贫困实行救济;⑥向毒品和艾滋病等导致全人类毁灭的各种因素开战。
   
   此外,德国强调世界新秩序应划分两块:欧洲应归德国主导,其余归美国主导。法国则强调世界格局的多极化,在世界新秩序中起主导地位的应是联合国安理会。甚至英国也认为世界秩序不应由一国主导。发展中国家更是纷纷反对由大国主宰建立新秩序。
   
   其实,后对抗时代的圆动工具全球化变革,已经导致了世界格局的多元化发展,新的世界秩序已不可能再由超级大国独臂支撑或主宰,而是在代表世界发展方向的先进国家影响下,多元竞争,相互合作,共同推动发展起来的。这一崭新的秩序,正在由全球工具圆转,经济圆动、政治圆通所导致的世界圆和过程中形成。
   
   如前所述,在未来的世界新秩序中,不再把国际看作是黑白分明、划线分界的极的关系,而是把它看作一个和谐的圆体。全人类共同遵循“节约法则”,维护世界和平,它所追求的目标是世界物质、精神及规则、制度与秩序的全面圆和,即一个圆和的世界新秩序。
   
   主导未来世界圆和新秩序的,既不仅是某一种国际组织,也不仅是某一个国家,而是在全球使用同一卫星、电脑技术基础上,联合国组织和各国、各民族人民共同孕育出的、不以军事威慑和国防实力为潜台词的新文明安全观。
   
   世界圆和新秩序将架构在人类“共同妥协”的基础,通过对积极和平状态的认可,即不仅仅是销毁武器,全面裁军;更重要的是改变人与人对抗的意识,创设国际社会平等协商、消化纷争的规则、制度和秩序,以保证人在与问题(经济的、政治的、思想文化的)对抗中双胜都赢,从而实现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以及世界精神上的全面圆和。
   
    对世界圆和新秩序概念的理解,首先需要更新把世界秩序看作是简单的国家与国家的关系和主权与主权冲突的传统观念,而要从本质上把它看作是人与人的关系,是人与人合作起来解决问题的规则。因此,世界圆和新秩序的中心,始终是人与人的关系与规则,或者说是“一切人”与“一切人”的关系与规则。因而,保障人权才是世界圆和新秩序至高无上的原则。侵犯人权是导致暴力和战争的祸根。任何视人权高于一切的国家,都不可能在解决人的纠纷时采用暴力,更不可能发动战争。人权在世界上得到无一例外的普遍尊重之日,也就是世界实现了彻底的、积极的和平状态之日。世界圆和新秩序所要确立的基本理念就是:人权是世界和平之母。
   
   未来的世界圆和新秩序,将构筑在主权“共同妥协”的基石上和“人权普遍尊重”的前提下,全面贯彻以下六大原则:
   
   •在国际地位上贯彻“肯定——肯定原则”,即在国际事物中纷争的各方,在指导意识上完成从相互否定向相互肯定的战略性转变;
   
   •在国际交往中实行“合理化假定原则”,即产生冲突时各方都从对方的利益与要求思考,首先假定对方是合理的;
   
   •在发生具体纷争时遵循“先和解再求证原则”,即纷争的各方先缓和关系,再在友善的气氛中讨论是非曲直;
   
   •在谈判桌上奉行“针对问题不针对人原则”,即人与人合作起来向问题挑战;
   
   •在发生武装冲突时适用“无理推定原则”,即依据“谁也不首先动武原则”推定,谁最先动武,谁就为无理的一方;
   
   •在国际竞争中实施“弱势补充原则”,即帮助和保护弱者。
   
   最后,“用妥协换和解”,将成为21世纪人类建立世界圆和新秩序的主题。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